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戏惩周才
    “你究竟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要比就赶紧,不敢比就趁早下台,滚回你的乡下去。”

    正隐隐的似把握住了某个念头,耳边忽然一阵气急败坏的怒骂声打断了他。

    苏默愕然抬头看去,却见对面的周大少满面怒容的冲这边叫嚣着。

    好吧,差点忘了这还有个二货呢。

    “啧!”苏默吧嗒了下嘴,摇摇头,遗憾的将刚才的思绪抛开。被这一打岔儿,再想抓住那一闪而逝的灵感却是不可得了。

    “我说周少爷,你是不是未老先衰了啊。都说了,这不正比着呢吗,倒是你这上蹿下跳的,嚷嚷啥呢。”

    周才不屑的呸了一声,撇嘴道:“正比着?比什么?比看谁转的圈多?那在下确实要甘拜下风了。不过今日这里却是比武招亲的地方,蒙大少爷所谓的这种比试,在下却是恕难奉陪了。”

    “哎呀,成语!我竟然听到成语了,周少爷大有长进啊,佩服佩服。”苏默一脸的震惊赞叹。

    周才一鄂,随即脸黑了下来。这尼玛,老子用个成语有什么可佩服的?这该死的混蛋,是在讥讽我不学无术吗。

    正待大骂,却听苏默又道:“不过周少爷说的也是,今个儿可是比武招亲来着,是咱们人类的活动。周少爷高风亮节,抛弃自己最擅长的本职而迁就我们,这必须要赞一个。”

    周才愕然,有些听不懂这话儿意思,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意思?”

    苏默拍拍脑门,叹道:“是是是,是我的不是,以周大少的智商,这不说清楚,你确实很难明白啊。嗯,简单说吧,围着石磨转圈那种,是驴们的专属技巧,其实在下是绝对不敢冒犯的。不过,周大少似乎误会了,刚才在下之所以转圈儿,只是周少爷太熟悉本职工作,自发的代入了。我保证,那真不是跟您比磨磨啊。”

    周才瞠目结舌,半响,才反应过来,这尼玛是转着圈儿骂自己是驴呢,登时不由气炸了肺。

    台上台下众人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不由的都忍不住的哄笑起来。台上安化王身边坐着的周昂脸色阴沉的如要下雨一般,阴毒的看了一眼苏默,轻轻咳了一声,瞟了旁边站着的礼仪一眼。

    礼仪哪还不明白这意思,赶紧走上几步,沉声斥道:“肃静肃静,两位,这里是比武招亲的擂台,无关言语还是不要在这里多说。赶紧抓紧时间比试吧,否则,便请下台去,不要耽误他人比试。”

    台下众人却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高声呼道:“无妨无妨,咱们不着急,二位大可继续,无论如何也得分出个胜负高低来不是。”

    “对对,继续继续,礼仪先生可以下去了,莫误了人家比试。”

    “就是就是,你这厮才是耽误时间,赶紧一边儿去。这尼玛多少年没见这种乐子了,若被你这厮叽叽歪歪的搞砸了,爷回头捏出你卵黄来。”

    好吧,这最后一句肯定是武勋家里的,言语粗鲁嚣张,顿时让礼仪涨红了脸,却又引得台下众纨绔少年一片声的叫好。

    礼仪局促无措,偷眼去看周昂,却见周昂也是面色铁青,却只能低头垂目,显然对眼前情势也是无奈。他虽是安化王近臣,权势滔天,但毕竟仍只是臣,还达不到一手遮天的地步。今日来此的,哪一家单独拿出来,分量都不会比他周家轻了,更不用说王爷如今所图者大,亦绝不会因为小辈之间的口角去得罪人。

    礼仪满心苦涩,左右看看,却见放眼都是一片兴高采烈的面孔,只得暗叹一声,老老实实的退到一边去了。这完全就是神仙打架,可不是他这个凡人能参与的,还是躲着点好。

    台上,周才耳听着四周的哄笑声,不由的气的发抖,却也不敢冲众人发作,只能把满腔怒火对着苏默去了。

    只不过他终归不算太傻,知道这个时刻肯定不能失了风度,是以努力压制住心中邪火,怒道:“姓蒙的,你除了逞口舌之利外,还敢有点别的吗?若是不敢比,也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台下众人听二人又对上了,竟不用人喊停,便纷纷安静下来,满是兴趣盎然的看着。这让台上的周家父子,又是不约而同的暗暗攥紧了拳头。

    郁闷个天的,事实证明,无论古今,最招恨的就是这些看人热闹的,简直让人不能忍啊。

    不过再不能忍也还得忍,否则若是招来众怒,那才真叫傻了。

    苏老师在后世也属于搬板凳围观众的佼佼者,当然更明白这其中的关窍了。尤其今个儿本就是来闹腾的,眼下这情形真是再好不过了,哪肯那么轻易放过。

    “看看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唉,年轻人性子太急,这不好。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哈,听我细细说来。”一脸的云淡风轻,可惜缺少把羽毛扇子,这逼装的未免不尽人意啊。

    “这是比武招亲不错,可是这个比武…….”说到这儿,他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话头顿了顿。

    周才顿时精神一振,下巴一昂哼道:“怎么?怕了?怕了就滚下台去,少爷大度,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

    苏默砸吧砸吧嘴儿,一脸古怪的看着他,摇头叹道:“周少爷,你莫不是脑袋坏掉了?这是病,得治!”

    周才就是一窒,方待张口,却听苏默又道:“上次在芙蓉山,周少爷一大帮人,对在下两个人,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又是吐血又是昏厥的,狼狈而逃。这才几天啊,咋就记吃不记打呢?比武?唉,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在下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这番话一出,台下众人顿时轰的一声炸了。原来上面这二位还有过这么一出啊,怨不得呢,这一对上就火药味四溅的。不过听上去周家那位好像吃了大亏啊,而且还是以众凌寡,看样子这个蒙家的侄少爷说不得真是把子好手呢。

    苏默一番含糊不清的言词,顿时误导的众人议论纷纷,俱皆猜测不已。

    周才简直快要气疯了,上次是对上了不错,也确实是自己这边人多也不错,可尼玛!尼玛咱们动手了吗?这个王八蛋以言语挑拨,使得自己一时气塞胸臆说不出话来,又加上旁边何凯那混蛋不出手,这才让这土鳖侥幸逃脱。现在却来投机取巧,拿出来说嘴,世上最无耻者,焉有是耶!

    “你,你放屁!上次是你耍诈……”周少爷怒不可遏,两眼发红的指着苏默,愤怒的骂道。

    苏默脸上就露出可怜的神色,随即一脸正气凛然的道:“周少爷,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大丈夫败则败矣,回头刻苦努力,下次再赢回来便是,有什么可讳言的?但如你这般,败了便找各种理由推诿,却不肯勇敢面对,岂不惹人耻笑?试问,你这样没出息,你母亲知道吗?你可曾想过令尊大人的颜面?你这样做,让令尊令堂大人何等失望!此,岂是为人子之道?”

    这番话说的,满含着正能量,充满了阳光劝勉之意。台上台下众人无不深以为然,暗暗点头赞叹。便是周昂,虽然仍是满心恼怒,却也不免心下认同,对自己这个儿子深深的失望。

    周才听着下面阵阵的议论之声,满眼满耳的都是指责和鄙视自己的面孔。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见父亲周昂也是紧皱着眉头,脸上满是不虞之色,不由的登时心中哇凉哇凉的,只觉得一股戾气怎么也压抑不住的升腾起来,瞬间便将理智掩去。

    “无耻小儿,我跟你拼了!”热血冲顶,周少爷只觉的眼前全是血红一片,昏懵懵中唯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掐死眼前这个混蛋。什么比武招亲,什么风度,一时间全都抛诸脑后了。当即便怪叫一声,如同疯了一般冲了上去。

    眼前那张可恨的面孔越来越近,近到甚至都能看清对方眼中那倒映的身影了。

    周才狰狞的咧开嘴,心中不期然的升起一种极致的快感,幻想着下一刻将如何痛快的咬死这张面孔的快意……

    然而很快,他便觉悟了什么叫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这句名言。

    似乎就在即将得手的一瞬间,眼前那张可恨的面孔上忽然露出讥讽的笑容,然后瞬间就消失在眼帘中,便仿佛那儿从来没有过任何人一样。

    突兀的变化终于让他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只是身体一时却怎么也调整不过来,仍是保持着一往无前前冲的架势。不但如此,脚下也忽然多出一只脚来,只那么轻轻一拌,周公子便发觉自己忽然飞了起来……

    又被暗算了!这是在飞起来的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的念头。然后不待这个念头消逝,眼前忽然显出急剧靠近的地面,比以飞起来更快的速度临近着。

    然后,轰的一声巨响,剧烈的疼痛瞬间袭至,让他不可自抑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怎么就动上手了?我是要跟他比文来着……在昏厥来临前的那一刹,周公子猛然明悟过来,满心悔恨的闪过这个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