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贵族
    “你就是那个赖天鹅想吃蛤蟆肉的……什么……什么,呃,什么来着?哦对,蒙什么的那谁吧。赶紧的,自己把自己的五肢打断,别让伟大而高贵的弗朗西斯科爵士亲自动手。否则,就不仅仅是打断五肢那么简单了。”

    对面人群中,一人排众而出,虚点着苏默二人,语调古怪的大叫道。

    苏默和胖子面面相觑,胖子是一脸的凝重惊疑,苏默却是满脸的古怪讶然。

    这竟然是一帮外国人,这个时代,忽然冒出这么一帮外国人来,而且还敢堂而皇之的在大道上打劫,苏默感觉有些闹不懂了。

    要知道这时候可不是后面辫子朝时期,这个时期,西方列强刚刚开始萌芽,大航海时代初露端倪,远未到辫子朝时那般强大。尤其是对东方的大明,也大多还是停留在汉唐无比强盛时的认识。虽然已经有不少的人不远万里而来,但都是战战兢兢,俯首帖耳的。

    可是眼前这些人,竟然全无顾忌,还敢在宁夏这样的高城大邑旁边劫道,这画风严重的不对啊。

    弗朗西斯科爵士?苏默一手抚着下巴,上下打量着对面这个跳脚叫嚣的家伙,哦,圆滚滚的,跟咱家胖子都有的一拼。

    一身花里胡哨的欧式武士服,要扎巴掌宽的小牛皮带,上面除了挂着一把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弯刀,还有一串儿的玉佩、玉珏之类的饰物,这中西结合的,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倒是充满了喜感。

    尤其是这货还蹦蹦跳跳的,每当跳动时,那腰上别着的这些饰物就叮叮当当发出脆响,明白的知道是这货大概是以此显示身价的,不明白的,还当这是个贩卖玉饰的二道贩子呢。

    “少爷,这些……是什么鬼?一个个蓝眼睛红眉毛的,不似人形。”胖子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些人,脸上露出紧张警惕之色,身子却微微后仰,低声对苏默说道。

    胖爷不怕跟人斗,可对面这些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该莫是哪里跳出来的山魈精怪吧,要是这样的话,胖爷说不定就是人家口里的一盘菜啊。说不得,只能请少爷以法力降之了。

    胖子眼珠子乱转,心下暗暗打算着。

    “什么鬼?唔,洋鬼。”苏默仍在打量对方,下意识的顺口答道。外国人,可不是洋鬼子吗。

    “洋鬼?!”胖爷脸色有些微变,果然,这可不是胖爷能应对的范畴了,还是莫要逞能,等着少爷出手吧。

    胖爷背后毛都炸了起来,脚下不动声色的后移,把苏仙师露了出来。呃,不是,是给苏仙师让出攻击的通道来。

    对面的洋鬼见自己喊完,这俩人却仍是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不由的也是心中忐忑。

    这是什么情况?那位高贵的周公子不是说,就是对付个吃喝嫖赌的花花公子吗?还说自己等人只要一露面,差不多就要吓死对方了,到时候只要上去打断他们的手脚,再阉割了他们就行了吗?

    可眼下瞅着,好像有些不对头啊。那个胖子倒是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可另一个清清秀秀的家伙,那眼神儿怎么看怎么不对,哪有一点儿害怕的样子?到好像是对咱们很有兴趣似的……

    嗯?兴趣?!

    一想到这个词儿,弗朗西斯科爵士大人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下意识的夹了夹屁股,眼珠子也开始乱转了。早听说这个东方古老而强大的国家中,很多地方盛行男风,自古便有“龙阳之癖”一说。莫不是这么巧,竟然自己碰到一只吧。

    该死的,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可是高贵的贵族,这个家伙竟然敢对高贵的弗朗西斯科爵士动不该动的心思,必须死!他必须死!

    哦,不,不对,真是气昏了头了。既然这个国家盛行男风,这家伙又看上去清清秀秀的,那不如阉割了后,正好拿去给有兴趣的贵族玩弄,想来应该可以换回很多很多金银吧。

    哇哈哈,伟大的弗朗西斯科果然聪明睿智,这得是多少金灿灿的金子啊。对,就这么办!谁也不能阻止弗朗西斯科大人发财,否则就是弗朗西斯科大人的死敌!死敌!

    苏默正默默的打量这帮外国鬼子呢,哪里能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对面这位自称伟大而高贵的爵士,竟然脑子里转了这么一大圈儿?

    “该死的,你们这些低贱的平民,难道没听到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大人的话吗?还等什么,赶快按照弗朗西斯科大人的话做,不要惹弗朗西斯科大人生气。我跟你说,弗朗西斯科大人一旦生气了,连魔鬼都会颤抖。呃,不不不,甚至连弗朗西斯科大人自己都会感到害怕的。”

    弗朗西斯科大人既然有了新的小算盘,小眼睛转的瞬间增速了不知几千转儿,愈发严厉的恐吓起来。

    看着这家伙在那儿蹦蹦跳跳的活脱脱一个大蛤蟆似的,再想想他开头那句“赖天鹅想吃蛤蟆肉”的病句,苏默顿时也忍俊不住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这些人中,其他十几个从头到尾都沉默不语,看上去倒似颇有军伍之气,很有些不凡的样子。可怎么偏偏找了这么个带头的逗逼?难道说是老天看我心情不爽,特意派来娱乐爷的吗?

    这么想着,面色一板,严肃道:“对面这位……呃,弗朗……那个啥啥啥,你是爵士?嗯,是啥爵士?该不会只是个男爵吧。”

    嗯?弗朗西斯科听苏默这话,不由的一愣,心中顿时不由咯噔一下。这个东方人竟然还知道爵士的等阶,莫非也是位贵族?该死的,自己莫不是被那个狡猾的周公子骗了?

    虐杀一个奴隶或者平民或许没什么,但是若是对上一位贵族,那事儿可就完全不一样了。不行,要小心,一定要小心些才行。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大人可是来东方发财的,太危险的事儿还是不要去碰为好。

    想到这儿,弗朗西斯科也不跳了,眯着小眼睛仔细打量了打量苏默,这才伸手脱帽,在空中左右摆动着划了个之字,然后按在左胸前,随即微微躬身,小心道:“子爵,我是一位子爵,阁下。那么,请问,阁下是……”

    “这个不重要。”苏默不等他话说完,便粗鲁的挥手打断,继续道:“子爵是吧。那是哪里的子爵?葡萄牙?西班牙?还是法兰克,又或是英格兰…….呃,不对,现在应该是叫不列颠吧。嗯,说说,你属于哪一边的?”

    嗯?!苏默这一通问了出来,弗朗西斯科是真的彻底震惊了。此时的西方,各国之间混战不休,相互间的领土交错,很难完全界定属于哪一个国家。

    而对于整个西方,东方这边大都称呼为“大秦人”又或“大食人”之类的,几乎没人能具体到哪一个种族。更不用说像苏默这样,一张嘴就差不多把有数的几个强国摆的七七八八了。

    尤其是最后那句,大不列颠一词儿吐出,顿时让弗朗西斯科心中震颤不已。

    要知道现在的西方,虽然西班牙开始崛起,隐隐有着称霸地中海的趋势,但是比起英国,从底蕴上还是略微差了一等。要知道,当初的征服者威廉可是赫赫有名,一统英伦距今也不过四百余年,比西班牙彻底统一足足多积累了三百年有余。

    而苏默能如此如数家珍般脱口而出,说他只是个只知道吃喝嫖赌的花花公子,便打死弗朗西斯科也不信。

    只是惊惧之余,忽然又暴跳起来,涨红了面孔跳脚叫道:“不不!伟大的弗朗西斯科爵士是格拉纳达的公民,绝不承认什么狗屁的西班牙公国。伊莎贝拉那个**、贱货,还有那个叛国者费迪南,他们都该下地狱!下地狱!他们是无耻的侵略者、屠杀者!他们必将受到审判!拿撒勒的子民永不屈服!永远!”

    呃,反应这么大?苏默有些哑然。但稍一思索,便回过味儿来。西班牙历史上真正的统一并开始崛起的原因,似乎就是两个最强大的公国结合所致。而这两个公国的王,正是一对夫妇。也就是弗朗西斯科口中的**、贱人和叛国者。

    而这一对夫妇联合建立了西班牙公国后,对外展开了一系列的征服。好像那个什么格拉纳达就是其中之一,而格拉纳达的君主,就叫拿撒勒。不过具体是哪一任的,苏默就完全搞不清楚了。

    如此说来,这个什么弗朗西斯科爵士,根本就是个亡国逃亡者,所谓的贵族也只是个破落的贵族,空有个不知几辈子传承下来的头衔而已。

    郁闷个天的,还当碰上个大面鱼呢,没想到竟是个小杂鱼。而这条小杂鱼现在还敢嚣张的来触苏少爷的霉头……好吧,就是你了,孙子!

    苏老师手托着下巴,眼睛里开始凝聚危险的光泽。这正被媳妇儿娱乐的心情郁闷,想着找个目标发泄下呢。眼前这就有个傻蛋自个儿冲上来了,而且还是个外国傻蛋,这可比欺负自己人舒坦多了。

    对面的弗朗西斯科正满心等着对面这位贵族回话呢,哪里会想到这位贵族压根就没想着跟他讲什么礼仪?

    于是,就在他还不等反应过来时,就见对面这位贵族猛地向后一跳,随即伸手一指他,大喝一声:“胖子,上!关门放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