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临风阁上
    ,更新快,,免费读!

    临风阁其实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阁,确切点说,只是一个八角形的三层亭子。

    亭子中每一层都修的有依栏石桌,倒是与后世一些公共景点差不许多。

    只不过这里最好的登高观景时节却不是此时,而是每年的春末入夏之时。届时,登高望远,空山蒙蒙,烟雨霏霏,端是人间好景致。

    所以,此刻整个临风阁并无他人,苏默一行便恣意的在第三层上坐了。自有蒙简取出毡垫等物铺了,又从食盒中摆出些点心吃食,倒似真的是来游玩赏景一般。

    小丫头簟儿勤快的帮着蒙简布置,能看出来那种自内心的欢快和轻松。只是仍然有些躲闪着苏默的目光,小脸儿也红红的,却是这厮在刚才一见面就胡说八道的后遗症。

    妙芸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布置,暗暗苦笑不已。自己这儿不知如何煎熬着呢,看人家这里却哪有半分紧张?心中由是不觉微微有些失落。

    只是再看到簟儿久违的那种欢快放松,又不由的心中一疼,代之而起的便满满的全是温柔和歉疚。这孩子跟着自己不知吃了多少苦,便能换得她此刻半日喜乐,也便是什么都值了。这般想着,那失落的心绪自也渐渐平复下来。

    苏默只是微笑看着,妙芸的神态变化全都没逃过他的眼睛。此时见她终于能自己调整过来了,这才呵呵一笑,伸手邀着妙芸入席。

    旁边便只留下小丫头簟儿伺候着,蒙简和胖子二人都退到下面警戒。

    “芸娘可是有怨怪我?”勉强耐着心思,被苏默劝着饮下一杯果酒,却忽然耳边响起苏默的问话,妙芸不由的心下一惊。

    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惊疑道:“公子何出此言?”

    苏默哈的一笑,摇头道:“nonono,不对,上次芸娘可不是这般称呼我的,还说没怪我?”

    妙芸愕然,随即脸庞一红,眼神有些飘忽的道:“奴不知公子说些什么。”

    该死的,上次心情激荡,别说称呼了,连身子都被你又搂又抱的好几回。眼下却又来提起,莫非还要让自己与他投怀送抱?这般想着,不由又有些羞恼。不过也只是羞恼,却并不是羞愤,甚至隐隐间,竟似乎还有几分期盼,这让妙芸不由的愈有些不自在起来。

    苏默饶有趣味的盯着她看,妙芸终是受不住这般赤果果的眼神,忍耐再三,终不由的抬眸羞恼的瞪了他一眼,嗔道:“公子!”

    苏默就叹息一声,做委屈状:“唉,用到人家时就叫人家讷言哥哥,这用不到了便成了公子了。”

    那语声幽咽的,再配上那副委屈的模样,妙芸和簟儿不由的同时激灵灵打个寒颤。这真是,太恶心了!

    簟儿有些怕怕的退后半步,惊疑不定的躲到小姐身后。妙芸却是又气又羞,什么叫用得着时用不着时,自己何曾那般现实过?再说了,自己又何曾叫过他什么讷言哥哥?完全就是瞪着眼说瞎话嘛。

    “胡……胡说!我哪有……哪有那样叫过?”妙芸气鼓鼓的辩道。

    苏默做悲愤状:“怎么没有,那你说你上次怎么叫我的。”

    妙芸恼道:“就是没有,最多只是叫了讷言,哪有哥……那个的?”

    苏默拍掌大笑,冲她挑挑眉毛:“这才乖嘛。哦,哥哥两字放在心里叫也是可以的,我感受的到。”

    妙芸气苦,这太无耻了,什么放在心里叫,还他能感受到,这分明……分明是在调戏自己。莫非之前都是在装作,便是如他也其实是看轻自己的吗?原本还当他是这世间唯一的奇男子,自己将一切都寄望与他,到头来原来终归不过是一场梦。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又是失望又是伤心,正想着随便应付几句便要告辞离去,却忽然脑中闪过苏默那双清凉的眼眸。那其中毫无半分亵玩和轻视,倒是让她敏感的捕捉到了一丝关切。

    这一下顿时让她一怔,随即便猛的省悟过来。他绕来绕去,不过是逼着自己喊他的字而已。虽只是一个称呼,却也是表明一个态度。要知道除了父辈师长外,唯有友人之间,才会相互以字称呼。

    他在暗示我,我和他是朋友,是平等的!并不是只因为上次的情绪激动而为,他待我也从来都是始终如一,从来就不曾有过半分轻视与我。

    想明白这点,妙芸顿时如同回过魂来,妙眸看向苏默的眼神中如同要融化了一般。只是转瞬之间忽然又生出几分气恼,这人就不肯好好说话,明明是好意,却总要用这种混蛋的方式。仿佛不惹的人着急生气,他便不甘心似的。

    由是,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却终是微红着脸颊嗔道:“讷言,这总行了吧。”

    苏默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一本正经的道:“嗯,好好,我收到了。”说着,还抬手指了指自己胸口,

    妙芸一呆,随即猛省。他这般举动,自是又在说自己在心里喊他哥哥呢。这人,怎就如此惫赖?

    将臻微微转开,索性不去理会。她算看明白了,跟这厮纠缠下去,永远都是缠夹不清了。只是想到缠夹不清四个字时,心中忽然不由的生出一丝窃喜来,这让她莫名的有些慌张起来。

    “伯父的事儿,我已经安排好了。芸娘且安心等候些时日,不日自有好消息。”正心慌慌的,猛不丁却听苏默的声音又起,先是一阵恍惚,但随即就是身子一震,霍然转头瞪大了眼睛。

    “你……你说什么?”她浑身颤抖着问道,连声音都带着压抑不住的抖颤。

    “我说,芸娘不必再担忧伯父的身后事了。我已安排人去了安吉,最多一两个月时间,自有好消息回报。”苏默收起了嬉笑,深深看着她缓缓的说道。

    妙芸嘴唇颤抖着,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却从那清澈的眼眸中没看到半分嬉笑,顿时不由的抬手捂住嘴巴,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日日想、夜夜盼,老父连死后都得不到安宁,这份愧疚和不安,折磨了她不知多少时日,直如同永生醒不来的梦靥一般。可忽然这一刻,眼前这个男人告诉自己,一切都解决了,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这忽如其来的喜讯,让她再也难以自持。

    手死死的捂住嘴巴,任凭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下,呜呜咽咽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似乎要在这一刻把全部的委屈和苦难都泄出来,怎么挡也挡不住。

    旁边簟儿也听明白了,紧紧的扑过去抱住小姐,放声大哭起来。亭阁上,两女抱头大哭,痛快淋漓的宣泄着曾经的凄楚和苦难。

    苏默轻叹口气,也不去劝,眼神悠然的望向远空,自顾自的自斟自饮着。眼前这两个可怜的女子压抑的太久了,能这样来一场痛快淋漓的宣泄,对她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前两天从小春园回来后,他第一时间便让胖子和张悦等人联系上了。并没像程恩预料的那样去找魏国公,程恩再如何聪慧,也绝对想不到他是一个从千年后穿越而来的灵魂。

    对于魏国公的处境,他比这个时代任何一个人都更了解。更不要说,此番来西北的,甚至都不是徐鹏举这个世子,只不过是魏壹等人而已。

    就不说魏国公根本不好插手这事儿,即便可以,通过魏壹去联系徐鹏举,然后再由徐鹏举去求老公爷,一层层下来,早不知猴年马月了。

    而相对于魏国公,英国公的势力并不差多少。而且通过徐光祚这个桥梁,定国公无论看在自己孙子面上,还是看在英国公面上,都不会坐视不理。有这两位国公过问,加起来的份量,怎么也要过魏国公的。

    而更出乎程恩所料的是,苏默虽然却是因着后世的习惯,对于官场有着惯性的关系理论,但他本身却仍是摆脱不了一个草根的出身。

    认为官场事必须要靠关系不假,但草根们实则心底深处,却是始终不相信官场人的。这是一种矛盾的自尊和自卑的心理,既期待又不信任。

    所以往往在一条路走不通的时候,草根们就会用最原始、最根本的方式:匹夫之怒。

    其实说匹夫之怒只是一种自我贴金,确切点说,倒不如说是困兽犹斗、垂死挣扎。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没有了退路的绝望之下,即便弄不死你也要狠狠咬上一口泄。所谓草根的悲哀,便是如此了。

    苏默亦然。所以在向张悦和徐光祚二人出求助的同时,他习惯性的又让胖子联络了道门。

    程恩唯有一件事没说错他,那就是苏老师在某些事情的细节上根本就没什么刻画,总是近乎是用一种野蛮粗暴的方式去对待。

    便如此次的安吉一事,他对张悦和徐光祚二人的要求是尽量讲求艺术,通过谈判沟通和妥协去达到目的;可是对道门的命令就截然相反了,唯一的要求就是得到伍父的骨骸。不问过程、不计手段,只要结果。

    这个指令一下,结果不问可知。真以为道门是明面上那般平和淡然吗?且看看自古以来,多少残酷的杀伐背后没有道门的影子?不用说远了,单就苏默自身遇到的,上次武清城头因为韩杏儿的那番争斗便可见一斑了。

    安吉那边好说好商量的肯将伍父的事儿办了也就罢了,否则的话,等到道门出手,说不得就要多少人头滚滚了。

    出家人讲究清静无为、慈悲为怀,殊不知便是佛祖既有普度众生,亦有金刚怒目。

    这一次,便让我为你,来一次金刚怒目吧。苏默怜惜的看了眼哭成泪人儿一般的妙芸,眼中倏地闪过一抹冷厉的寒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