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大明灵异事件
    “……奴本富家女,也曾集宠爱于一身。只是后来,家父因罪罹难,家道中落,奴便也从此身落尘埃。然而今日种种,非只先父之因,殆由起始,却是因着另一个人……”

    轻轻挣脱了苏默的怀抱,妙芸脸色有些羞赫,抬手整理了下发鬓,这才缓缓讲述起来。

    故事并没什么新意,甚至可以说很老套、很狗血。但这狗血老套之中,却又透着几分诡异和玄幻。

    妙芸姓伍,湖州人。湖州人多以养蚕为生,伍家亦是如此。事情发生在弘治九年。那一年,湖州养蚕业越加发达,最终竟导致蚕的数量过剩,以至于喂养蚕的桑叶都供不上了。

    作为当地养蚕大户的伍老员外也面临着同样的窘境。于是没奈何,便让人杀掉了一部分蚕,然后又使人往临近县府去购买桑叶。想着如此一进一出,或许就能使得剩下的蚕成活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一趟采购仍是未果。不但他们本地的桑叶不够,附近几处县府也都是同样的状况,自身供应都不足,又哪里有余额卖给别人?

    几个伍家下人,只得空手而回。只不过心中发愁,这下回去却是不好向老爷交差了。

    于此回程之时,几人驾舟过河,待到船至江心,忽然水中蹦出一条大鱼,好死不死的竟落与舟中,被几个家人捕获。

    家人们大喜,想着如此吉兆,回去献给老爷定能让老爷高兴,兴许就免了一顿责罚。

    于是便将鱼置于舱底开始返回。然而将将要临岸时,忽逢巡检司的捕吏驾舟巡逻。见这小舟不大,上面也没什么货物,但却吃水颇深,顿时便怀疑其中有蹊跷,遂拦下查察。

    这一查,却是查出了惊悚的一幕。伍家几个下人一再声称没有什么违禁的货物,船上除了人之外,唯有在河中捕到的一条大鱼,就放在船舱底下。

    但等到捕吏带人打开船舱时,却哪里有什么大鱼?在水中一番捞取,却是捞上来一条人的大腿来。

    所有人都吓坏了。捕吏不敢怠慢,将所有人连带整艘船都押回县衙审问。

    这个时代的问案,可没有什么文明一说,几句话不招,立时就是大刑伺候。三木之下,几个家人早半条命去了,只得招认,自承杀人分尸之罪。

    再问尸首其他部分,几人哪里招认的出?无奈之下,只得胡乱指认,其中一人竟说埋尸处就在伍家后院。却是因为曾见自家表少爷在某个夜晚时,于后院埋过什么东西。

    县太爷当即派人冲进伍家,在那家人的指证下,将后院挖开,结果竟当真挖出一具男尸,而尸体上也果然少了一条腿。将船舱中的那条腿一对,正是完丝合缝。

    这一下,证据确凿,县令当即使人拿了伍家上下。伍老员外破天介的喊冤,声称那里只是埋过一些蚕尸,从未曾害过人命,而且还是自己的表侄亲自办理的。

    自己那表侄可不是个一般人物,乃是弘治三年的进士,姓袁名宗皋,如今已是兴王府的长史。其自幼与自家女儿青梅竹马,乃是指腹为婚的亲家。

    也正是如此,今岁袁宗皋回家省亲,这才曾在自家小住过一段时日,正好遇上此事,便主动承办了此事。试问如此人物,又岂会无缘无故的犯下这等罪过?

    伍老爷子一口咬定肯定是有人陷害,打死也不认罪。县令听闻袁宗皋的来路,也不敢轻易武断。当即便派人往兴王府寻袁宗皋取证,却哪知袁宗皋矢口否认,只是说当日为取悦未来老泰山,曾将两个随从借调给伍老爷子听用。但具体做了什么,却是并不清楚。

    县令又让将当日两个随从请出一问,却被告知,那两人回来后就请辞了,如今早不知去了何处。

    这一下,这案子便彻底成了死无对证。袁宗皋将自己摘的清清楚楚,又拿不出证据证明伍老爷子的清白,结果就只能是伍老爷子承担此罪了。

    这还不算,因为伍老爷子口口声声说,当时埋在此处的只是一些蚕尸,这话一经传出,顿时在湖州引起莫大波澜。

    大部分的湖州人都是靠着养蚕业生活,所以一向有供奉“蚕神”的习俗。当听说伍老爷子杀蚕埋尸,最后竟变成了一具人尸的诡异事儿后,都纷纷大惊,说这定是蚕神发怒了。

    由此,整件事完全走了样儿,从一件简单的害人案,变成了渎神的大事件。民议汹汹,全是要求处死伍老爷子一家的呼声。

    到了这个时候,当地县令也全没了拿抓。本来牵扯到兴王府长史,就已经让他极是被动了。而后袁宗皋那儿又没有任何证据,这案子只能着落在伍老爷子头上。如今又加上民意汹汹,也就只能顺水推舟了。

    结果就是,伍家上下尽皆下狱,主要男丁一律上报刑部问斩,女子则打入教坊司为妓。

    妙芸之母受了这番打击,当即昏厥,没过几天就撒手而去。剩下妙芸一个弱女子,凄惶无助之下,只得使劲浑身解数,偷偷请人去寻袁宗皋求助。

    其时,妙芸虽然悲痛,但却并没因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彻底失去理智。她隐隐的觉得,此事大有蹊跷,若说其中的关键,绝对和她那位未婚夫婿有关。

    只是两人自小青梅竹马,她也一向爱慕这位表哥,怎么也不信表哥会害她一家。之所以感觉袁宗皋在其中是关键,也不过是想着或许是表哥那两个手下的问题。

    她请人去寻袁宗皋帮忙,一来是唯有这么一个依靠了;二来却是希望表哥能发动人手,借助王府的权势,尽快抓到那两个贼人。只要将那两个人抓到,一切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而袁宗皋果然也不负所望,在妙芸请的人找到他之时,妙芸已被打入了教坊司。袁宗皋当即使动了王府的势力,虽然一时半会儿不能帮她脱籍,却仍是给了她最大限度的保护,并有了一定的自由。

    只是到了此时,以她的身份,再也不可能按照约定履行那份婚约了。毕竟,袁宗皋堂堂进士,又身为兴王长史,倘若娶一个歌妓为妻,不但会被天下人耻笑,更会坏了他大好的前程。所以,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袁宗皋重情重义,将妙芸纳为妾侍。

    事到如今,妙芸倒也并不怪他。毕竟两人有感情基础在,只要袁宗皋对她好,又何计什么名分?甚至妙芸自己,为了袁宗皋的前程,也会主动舍了那个名分的。

    而袁宗皋在帮助妙芸获得自由后,也承诺发力寻找那两个人,争取早日将伍老爷子救出来,还伍家一个清白。由是,妙芸更是感激不已。甚至在袁宗皋表露出想和她先圆房的意思后,她险些就把持不住应下了。

    好在最后关头,她终是个聪慧的女子,拼尽全力推开了他。并保证只要袁宗皋救回老父,要在老父的见证下,才将自己全无保留的交给他。

    袁宗皋当时没说什么,虽然有些不悦,但看上去也并没太着恼。只是很快,妙芸就知道不对了。

    先是有人来警告她,让她乖乖听话,按照吩咐去做一些事儿。但凡有半丝懈怠,或者没做好,那她在狱中的老父,就会被狠狠的关照一番。伍老爷子年岁不小了,这般特殊关照下,怕是连刑部公文都等不到就会痛苦的死去。

    妙芸大恐,连忙再去找袁宗皋时,袁宗皋却忽然变得极为忙碌,不是说去了别处,就是说兴王另有安排,妙芸根本就见不着人。再过几日,甚至连王府都不能靠近了,刚一露头就会被驱赶开。

    至此,妙芸终于是清醒过来。心伤欲绝之下,为了老父的安危,只能老实的听从吩咐,扮演着一个又一个角色,违心的做下许多缺德事儿。也是因此,她的艳名大炽,很快便红遍了江南。及到在武清见到苏默时,她已经是鼎鼎有名的第一花魁了。

    林中月色晦暗不定,妙芸幽幽的讲述着,声音空洞的如同失去了灵魂。面上虽然死寂般的平静,但是紧紧握住的手,却因过度用力,竟然指甲都陷入了肉中,有血丝开始浸出。

    旁边簟儿早已哭的稀里哗啦,见到妙芸的手出血了,顿时慌作了一团,手忙脚乱的取出手帕帮她包扎。妙芸却似完全未觉,僵硬的手指让簟儿竟扳也扳不开,不由的嘤嘤哭着向苏默求救。

    苏默叹口气,伸手将她又再揽过来拥住,另一手不断的抚着她后背,如是再三,终是让她渐渐放松下来,簟儿这才含着泪帮她包扎好。

    “这么说来,伯父现在还在牢里?”看着簟儿忙活完,苏默想了想,轻声问道。

    妙芸身子猛的一颤,顿时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旁边簟儿泣道:“老爷去了,去岁天寒,熬不住,就……就……”说到这儿,小丫头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苏默不由微微皱眉,有些犹豫的看看两女,嘴巴张了几张,却终是没发出声音。

    妙芸却似有所感,淡然道:“君是否要问,既已如此,奴为何还要自甘堕落,为虎作伥?”

    苏默一惊,连忙摇头,妙芸却凄然一笑,泪水大滴大滴的滑下,哽咽道:“奴是这世间最不孝的女儿,不能使老父生前得以膝下承欢,而在老父死后,尸骸也不得讨还。奴早该死的,万死莫赎!或许只有奴死了,才能让老父得以解脱。可是……可是,可是奴终是放不下,放不下啊。奴不畏死,奴只怕一死之后,更无人为老父安葬;奴也怕一死之后,只剩下簟儿一个孤零零无人照看。奴……奴……”

    她哽咽着说着,却是终语不成声,难以为继。旁边簟儿大哭,扑进妙芸怀中紧紧抱住。

    两女相拥而泣,直如杜鹃啼血。天上有云飘过,将半月再次掩住,林间霎时一片幽暗,唯余一片悲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