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忽闻琴音来
    天边初升的月牙子稀薄如纸,时而还有几丝薄雾飘过,朦朦胧胧之间,使得这西北的月色显得愈发清冷。 23us.最快

    城中行人渐少,空旷的街道上除了偶尔有风吹过,再就是几声犬吠呜咽。零星几点昏黄点缀其间,却未能将黑暗驱散,反倒愈加显出几分萧杀。

    屋子里,月光如水般涌入,将一切层渲尽染。女子跪坐榻上,痴痴的仰望着半弦月,久久的一动不动,仿若雕塑。眼中满是迷茫和无助,又哪有先前在亭中鼓励侍女的绝然?

    世上事,往往便是如此,说易行难。她那番话固然是鼓励簟儿,但又何尝不是在鼓励自己?

    可当情绪退却,独坐空房之中,面对着这凄清的月色,那股子绝望死灰的心绪,便再也压抑不住,翻翻滚滚的汹涌而起,瞬间将她湮没。

    前路在何方?希望在哪里?或者说,还有希望吗?没有,一点儿都没有。自己此刻便如那挣扎在树梢上的黄叶,但已经明显时日无多了。

    或许明天,又或许后天,那叶子便该落下了吧。然后不知飘零在哪个角落,默默的腐烂成泥。一如自己的命运,终将也如那黄叶一般,挣不脱那狂风的催虐,在不远的某一刻彻底凋零、成灰、消散……

    眼前这片黄叶还有自己在此刻凭吊,可某一日自己逝去,又会是何人来凭吊自己?或许,根本就不会有人记得自己吧。哪怕曾经如何的芳华绝世,终不过是过眼云烟。

    良久,她似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抬手将脸上的面巾摘下。清冷的月光下,顿时如花胎初绽,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娇靥。这一刻,仿佛连月光都黯淡了下去,不敢与这容色争辉。

    是因着那份美丽吗?不,月儿如果有灵,一定会摇头否认的。不单单是那份美丽,更是为了这暗夜昙花般的美丽中,带着的那份凄绝与哀伤。

    于是,这月、这夜、这园中的花树,以及这屋中的一切,似乎都被这哀伤浸染,茕茕遗世,浑不似人间景象。

    “便绝世姿容,又有何人怜?便万般心事,更有何人知?只盼来世再无这般姿色,再没有什么才学,只愿身沦平凡,平安喜乐……”

    她轻轻摩挲着滑嫩如瓷的面庞,眼中满满的溢着自伤自怜的神色,似祈求,又似自语的低声喃喃着。

    旁边传来一阵呓语声,似乎是梦中惊厥,那呓语也透着浓浓的惶遽和惊恐。

    女子眼神一顿,转头看去,眼中哀伤的神色更浓。伴随着哀伤的,还有深深的痛惜和歉然。

    可怜簟儿小小年纪,跟着自己从没半日享福,却整日处在惊恐之中。上天啊,你若有灵,何不救救小女子这可怜的妹子,便千万恶果皆有小女子一人承担便是。

    她缓缓从榻上下来,走到簟儿身前,轻柔的抚抚那女孩儿的鸦发,微微闭上眼祈祷。两行清泪,终于不可自抑的滑落下来,月光中,宛如珍珠也似。

    “唔……小姐?你怎么还没歇息?”小床上,簟儿被脸上的清凉惊醒,迷迷糊糊的抬头看到自家小姐,便揉着眼要爬起来。

    “夜凉,当心受寒。莫要起身了,快躺下。”妙芸赶忙转过头将泪水擦去,这才回身温柔的轻声叮咛。顺手又将踢在一边的薄被拉过来,细心的为她盖好。

    簟儿露出个甜甜的笑容,但随即似又想起了什么,脸上笑容瞬间被惊恐代替。犹豫了下,轻轻摇摇头,伸出两手环抱住小姐的腰身,将小脑袋埋在那温暖的怀抱中拱了拱,轻声道:“小姐,我怕。我睡不着。”

    女孩儿弱弱的呢喃着,小身子也在不可自抑的轻轻颤抖着。妙芸心中猛的一缩,便似忽然被人一把攥住了一般,一股浓烈的痛惜涌了上来。

    簟儿才十二岁,连及笄之年都未到,还是个孩子。老天啊,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当真是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吗?可为何这世上,偏偏只是善者遭殃,恶人得福?你,不公啊!

    她心中呐喊着,反手将簟儿娇小的身躯抱紧,咬牙忍住心中强烈的情绪,只轻柔的拍着怀中女孩的后背哄着。

    簟儿的抖瑟渐渐平复下来,一时间只觉心中平安喜乐,梦中的一切都已远去。两个女子相互拥着,静静的体味着彼此的温暖。这仅有的温馨,已是她们抵御世间险恶的最后凭依了。

    寂静中,忽然有隐约的声音响起。淡淡的、袅袅的,恍如跨越了轮回,从九天之上缥缈而来。

    簟儿尚自沉醉于小姐的怀抱中未觉,但是妙芸却是猛的一怔,转头看向窗外,眼中有着一霎那的惘然。

    她是音律大家,那声音虽只是响起零星的几下,却也让她瞬间听出来,那是吉他的音色。

    吉他,她的眼前似乎显出一张明朗的笑脸。那笑脸便总是那样,笑的贼贼的,似乎从没半分正经过。但便是那贼忒兮兮的邪笑,却总能给她明媚温暖的感觉。

    也正是这张笑脸的主人,那个惊才绝艳的少年,创出了这种叫“吉他”的乐器。也正是那个人,让自命音律上从不输任何人的她,首次放下心中的骄傲,心甘情愿的认输拜服。

    想到那些往事,她白皙的面庞上忽然飘过两抹红晕,目光也不由的瞟向屋中的一处角落。那里,静静的躺着一个精致的木盒。木盒中,便是那把由他亲自画图制作,当做礼物送与自己的吉他。

    那时候,他还是在武清城,少年成名,英姿勃发,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难言的自信,似乎世间再没任何事能难住他。

    他是才子,诗、词、乐、赋俱佳,还有着一手超乎所有人认知的画技,使得无数人为他痴迷欢呼。这其中,便有她妙芸在内。

    但是,最令她欢喜沉醉的,却是他那种发自内里,毫无做作的真诚相待。

    他望着自己时,虽也时不时流露出**的目光,但妙芸却能感觉到,那其中大多是一种调笑,便似知交好友间般的玩笑。这种玩笑背后,却是明澈如水的纯净,不含一丝亵玩,没有半点歧视。

    似乎在他眼中,从未将自己青楼妓子的身份当回事儿。从第一眼相见时,就给予了自己平等的对待。

    他也没有因为自己身为女子,便如其他人那般只看重自己的姿色。而是在欣赏之余,更加认同自己的才华。

    他可以很放松的和自己谈天说地,臧否时物;也可以毫无架子的跟两个女子和一个稚童唱跳玩耍。似乎,世间的礼法从未能约束与他。

    他阳光、直率、豪爽、不羁。他浑身上下,从骨子里透着对自由的放纵,无所桎梏,毫无窒碍。

    他便如一块磁石,深深的吸引着一切。高贵如国公世子,低贱如侍卫护院,都那么自然而然的聚拢在他身边。似乎在他身边,宛如脱离于这个世界,自有一个独特的空间,让这世间所有的等级、身份都淡化无形。

    他便是如此的奇特,甚至便是妙芸自己,都发觉不可自抑的被他吸引着。然后,便是一步步的,不知不觉的沉迷其中,不愿自拔,不想自拔……

    可是,自己有那资格吗?妙芸想到这里,忽然自失的苦涩一笑。没有!自己早已没了那个资格了。从当初那件事儿后,从遇到那个命中的魔星起,自己便已身不由己,再没了自己了。

    一身罪孽,心染污垢,这样的自己,变死后也只能去十八层地狱,又哪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更何况,她的心早已破碎,不,是完全没有心了。在被那次重重的打击后,就已经不再有了。

    所以,最终她离开了。趁着那次魏国公世子的逼迫,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她不想连累了他,不想让他因为自己,而沾染上一丝半毫的污浊。

    本以为那次的离别便是永别,可怎么也想不到,前不久竟然震惊的发现,他竟然也到了西北,还身处巨大的危险之中。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出手了。是因为那份怦然不能自已的心动吗?还是因为那盖代的绝世才华?不,都不是!至少不是单单如此。还是因着那份明澈如水的真诚,那种知己友朋的温馨。

    他这会儿应该没事了吧,自己可是直到亲眼看着他突围而去才离开的,她暗暗的想着。但愿你再无危厄相随,但愿你的笑容永如初见时那般明澈、一生平安喜乐。只可惜,此生我再也看不到了,再也与你无相见之期了。

    她微不可闻的轻轻叹息着,索性拥着簟儿坐下,就那么静静的等着。她没想过那吉他声跟他有关,那是绝不可能的。毕竟这里离着兴县足有数百里远,而且她后来也知道了,他竟然做了官,此次是要去出使王庭的。

    王庭可是跟这边南辕北辙,他又怎会不顾皇命跑来这边呢?之所以此刻还期盼着再听听那吉他声,不过是爱屋及乌,聊以慰藉自己深埋在心底的那丝奢念而已。

    刚才那几声显然是在调音,接下来,应该是正式弹奏了吧。能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下,再听到吉他的音律,也算是上天对自己的垂怜吧。

    她这般想着,心中不觉沉静下来,便之前的千般不甘、万种悲楚,似乎都随着这忽如其来的吉他声渐渐淡去。

    果然不多时,那隐约的琴声又起,她脸庞上不由的露出笑容。然而那笑容还不等完全绽放,便猛的迅速转为愕然,再然后就是不可自抑的变成震惊,霍的站起身来,失声道:“怎么可能?!”

    

    


    


    公告付费标准调整公告

    《人民的名义》周梅森合集

    书单热门玄幻大盘点!

    专题最新热销小说力荐

    


    if(q.stora(readtype ! 2  (vipchapter < 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