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禽兽不如
    ,!

    杨府的门房里,一行人大眼瞪小眼,人人脸上都是一副古怪至极的神色,看着相对而立的苏默和杨一清两人,实在是无语至极。

    之所以无语,是因为据说这位苏公子是被程家小姐赶出来的。苏默对此表示很愤慨,同时伴有淡淡的忧伤。

    谣言!绝对是谣言!什么叫被赶出来的?压根就是因为没人招呼了,无聊之下自己走出来的好不好。

    传播小道消息什么的最讨厌了,一点儿公德心都没有。

    之前在程恩屋子里,当终于弄清了内中的隐情后,苏大官人心中的阴霾尽散,得意之下不自觉的又开启了嘴贱模式。那一声娘子的称呼,换来的结果就是程恩彻底羞恼了,连何莹都不顾直接逃回后房去了。

    由此,屋里最终只剩下苏默和何莹大眼瞪小眼,傻坐无语能不无聊吗?咋办?只能走人了。

    只是蒙鹰还在前面厅上跟杨一清说话呢,按说苏默也大可再过去一起的。可惜没了程恩的招待,何莹也没地儿去了。总不能带着何莹一起进去吧?那样的话,不说何莹别扭,也等若是对杨一清赤果果的挑衅啊。

    若说和程恩谈开之前,苏默说不定还真会那么做了。可在跟程妹妹明确了关系后,这会儿再要那样做的话,那可真就是欺负人了。

    程恩这里没人招呼,大厅里又去不了,没奈何,只能往门房这边等着了。好歹这边还有胖子和草驴儿一帮兄弟们相陪不是。

    只不过苏默忘了,作为主家的客人,他忽然独自在门房这边出现,实在是太诡异了。胖子和草驴儿一帮手下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可是人家杨家下人不能当做什么也没生吧。

    本来旁边还有个何莹应该能提醒下的,只可惜何妞儿此刻受的冲击更大,直到现在脑子还在懵圈呢。

    这一路争一路闹的,最后终于是整明白了,却现原来自个儿才是小三,相争的对象还是正宫娘娘……

    好吧,实话说,何二小姐这会儿其实比程恩更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才好。太羞耻了,太丢人了,此中种种,让何二小姐情何以堪啊。

    于是,杨一清很快就得到了通报,然后跟蒙鹰两人就面面相觑了。蒙鹰活了大半辈子了,却从没有一刻如现在这样难受过。那真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啊。

    苏仙师啊,您这是要闹哪样呢?来人家府上做客,原来还是位娇客,结果愣是最后给人家小姐赶出去了,然后又跑门房那种地儿待着去了,这简直不要太玄幻了好不好?您这是怕难听的话传播不开吗?还是觉得这样打杨大人的脸比较开心啊?

    难道说,这就是仙人与凡人的区别之处?果然是吧?这可真应了那句俗语了:土地爷放屁,不同凡响啊。

    可您老人家不做凡响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下咱们这些凡人呢?作为跟着您老一起登门的人,面对如今这场面,您老让咱们这等凡人何以自处?

    蒙鹰两眼呆滞,感觉整个三观都崩毁了。

    杨一清面无表情的让人带着蒙鹰先过去,自己则提起衣襟就往后面去了。结果用脚趾头都能猜到,程恩都羞成什么样了,怎么可能跟他说什么?

    无外乎就是身体不适,想要休息这样的话,就把杨老头儿打回来了。

    杨一清快要抓狂了。这不明不白的,传扬出去还不定变成多难听的话儿了。更重要的是,苏默那小王八蛋究竟做了什么?莫非这小畜生轻浮放荡,对丫头有什么无礼之处了?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毕竟两人一路同行这么久了,真要生点什么早就生了,又哪用等到这会儿?

    扯过安锡禄问了,安锡禄也是苦笑着摇头,觉得应该不可能。不过杨一清随即又想,自家丫头那是生的多么美丽啊?难说那小畜生不会生出什么心思来。要知道,之前程恩可是一直扮作男人的,可这次相见因为是在家里,已然换回了女装啊。

    “这畜生!”越想代入越深,杨一清想到了最坏的场面,哪里还耐得住,当即就怒不可遏了,提着袍襟就来寻某畜生。

    “你怎么能这样!畜生!枉你还是个读书人,真禽兽不如也!”老头儿满脸涨红,须戟张,靠近某畜生低声咆哮着。那脸都快贴到某畜生脸上了,顿时某畜生便觉得甘霖普降,那叫一个狂风骤雨啊。

    “停!”苏默也怒了。抹一把满脸的甘霖……我靠!这味儿……老头儿中午吃大蒜了吧,太不道德了。

    “杨大人,为何出口伤人?学生怎么就枉称读书人了?又怎的禽兽不如了?”话到这儿猛的一窒,忽然想到后世这“禽兽不如”的典故,心中顿时不由古怪起来。莫非……

    不得不说,这货的思维有时候确实够操蛋的。都这会儿了,他居然还能有如此奇葩的联想。要是杨一清能知道他这会儿的想法,怕是什么也不会说,当场就能活活掐死他。

    “你!”老头儿当然猜不到他的想法,怕是神仙来了也猜不到,只不过老头儿总算还有着顾忌,怒吼出个你字便打住了。然后左右瞄了瞄,伸手一把拽着他往一边走去。

    旁边一圈观众也都回过神来,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状四散分开,只是仔细看去,便能现,每个人都把耳朵竖的高高的。八卦之火熊熊,杨府门房都快成老君的炼丹炉了。

    蒙鹰有心向另一个当事人何莹求解,却现这位当事人根本就是一副神游天外、魂不守舍的模样,当即不由心下咯噔一下,脑门上汗就出来了。

    没错,他跟杨一清有了同样的猜测。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在听到这种状况后都会不可避免的产生这种联想。只不过蒙鹰一直不敢往深了想,也不敢去信。

    可是瞅着这位何姑娘的模样,苍天啊,这完全是一副心丧若死,被伤到了极致的表现啊。

    对于何莹,他接触时间虽然短暂,但却很是了解其人的性子。那是一个极为豪爽开朗的孩子,一颗心只系在苏默身上,其他任何事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那么,什么事儿能让这位姑娘如此模样,还用再问吗?蒙鹰想到这儿,不由的一手叉住老脸,恨不得就此昏过去才好。

    胖子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眼角瞅见蒙鹰的模样,心下一动,不动声色的靠过去,将他扯到一边低声嘀咕起来。

    那边,杨一清拽着苏默,直走到无人处这才停下。扭头两眼通红的瞪着他,咬牙切齿的低声道:“说!把事情从头到尾给老夫说清楚!胆敢隐瞒丝毫,老夫便拼却了这条老命,也必不与你干休!”

    苏默吓了一跳,脚下不由的退了一步,心道这老头儿莫非被狗咬了,怎么跟了狂犬病似的。

    这般想着,急忙转头左右看看,直到确认没有什么可疑的动物,这才略略松了口气儿。

    杨一清满脸的鄙视憎恶,讥讽道:“原来你也还知道羞耻,也怕被人听到吗?哼,放心吧,这里没有人了。”

    苏默这郁闷的,自己到底怎样的罪大恶极了,用不用这么恶毒啊。憋屈之际不由嘟囔道:“确实没人了,只有一个倒霉蛋儿和一个神经病。”

    杨一清没听清楚,皱眉喝道:“大声点!好歹你也是个男人,敢做不敢当吗?”

    苏默气往上冲,他真是受够了。这无缘无故的,劈头盖脸的就挨上这么一顿,还一直不依不饶的,便泥人儿也有三分土性不是。

    “老头儿,你有病吧,果然是有病吧。有病就治,药千万别停。不论是狂犬病还是神经病,没治好前就随便跑出来,对自己对他人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嗯?不承认?啊,想起来了,你是管着什么马政的差事吧……我去,难道是口蹄疫?不是吧,口蹄疫这么恐怖吗?没听说啊。要不,属于变异性的,啧啧,这下麻烦了……”他手托着下巴,皱起眉头认真思考。

    杨一清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畜生在说啥?他……他他,他是在骂自己?他怎么敢?!

    “你……你你……”他哆嗦着指着苏默,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苏默皱眉看着他,毫不客气的打断他,撇嘴道:“我什么我,我好着呢。倒是你,突然跟了疯似的,不是有病是什么?你不是问我刚才的事儿吗?那成,说说就说说,只是我还真没想到,您老这一把年纪了,原来竟还有挖掘小辈间的**这种癖好。杨大人,您有这种嗜好,你的家人知道吗?”

    杨一清不光嘴唇哆嗦了,整个人都开始哆嗦了。胸膛急遽的起伏着,一张脸先是涨的紫红,然后又开始转白,再然后青,最后渐渐有往烟里转变的趋势了。

    苏默一通泄,总算是心中气儿顺了些。只是看着这老头儿眼下的模样,不由的又有些后悔。老头儿总是一番好心,这要气出个好歹的来,怕是程恩那里不好交代不说,自个儿心里也不落忍啊。

    这么想着,叹口气道:“得得,算小子怕了你了,您也别这么气,我给您陪个不是就是了。唉,说话儿的,要不是小子身板还算硬朗,就凭刚才你那一通,我早气死八回了。”说着,也不等老头儿反应,就将先前跟程恩间的话,简单的说了一遍。

    杨一清先听他服软道歉,总算是心绪稍平,没当场气死。听他又开始说起经过,哪还顾得上别的,当即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直到苏默一气儿说到程恩羞恼跑掉了,杨一清砸吧砸吧嘴儿,也开始思密达了。

    他是刚烈耿直不错,但也更是老谋深算。听着其中的经过,再如此前后一联系,哪还不明白是自己闹出的乌龙?

    小仙儿…….竟原来一直瞒着他?这小子原来竟一点不知道仙儿就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哎呀,这下……麻烦了……

    “咳咳,胡闹!”老头儿彻底整明白了,也终于明白了苏默刚才为什么说他自己没气死算硬朗的缘由了。只不过明白归明白,老头儿还是很郁闷,很生气。

    混账小子!就算我老人家性子急了些,可你又怎敢那么对待我老人家?那些个话真是,简直是太恶毒了,太刻薄了,太…….哼!一点都不知道尊老敬老。混账小子!

    老头儿最后又恨恨的暗骂一句。只是这事儿终是自己做的差了,偏偏又拉不下脸儿来认错,只得冷冷的叱了句胡闹算完。也不知这胡闹说的谁。

    “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吧。还有,你皇命在身,不可拖延!做好准备,早些出关去吧。”老头儿淡淡的吩咐完,背着手溜溜达达走人了。

    苏默傻眼了,这就完了?不是,那刚才…….哎,我去的!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