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木拙的小园子
    ,!

    “……老朽没住在城里,而是在城外五里处的葬星山下修了个小园子,既是图个清静也算颇有雅趣。??  便请苏仙……先生委屈,暂时在此落脚如何?”

    两边既然都引见完了,便由蒙鹰带着往城南转去。一路上随口介绍着本地一些风光山色,也将自己的安排说了出来,征求苏默的意见。

    他虽属道门中人,但却是一位居士。对外的号为“木拙”,其实便是他的道号。这却是只会让同道中人知晓,外人是绝不会知道的。

    胖子和张悦分开后,通过本门联络,最终便是联系的这位木拙居士。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听了胖子对苏默的描述并不太相信。毕竟这么些年了,他从未见过什么仙人神人的。便是有些传说,也不过就是村夫愚妇以讹传讹罢了。

    所以,修道对他来说,更多的是求个心态平静,再就是可以延年益寿而已。

    但是在刚才一见了苏默后,这种轻视之心顿时便收敛了起来,再也不敢露出半分。

    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面前这个少年身上的气息晦涩,但却浑然如山、澎湃似海,竟似对他有着某种说不出的压抑之感,不由心下大为震惊。

    由此方知,这世上竟真有此等人物存在。此刻再对苏默百般恭敬,便也是在意料之中了。

    不过苏默倒是没去多在意他什么想法,听他问起便笑着点点头,淡然道:“甚好,客随主便,倒是劳烦居士了。”

    木拙连忙摆手,一迭声的不劳烦。心中却更是暗暗赞叹,这苏仙师果然是真人,待人接物竟是如此随和,哪像某些人似的,稍有点能力便眼睛都仰到天上去了。

    更可贵的是,人家苏仙师还这么年轻。虽然传说是轮回转世的,但终归本身还是个年轻人不是。一个年轻人,又是如此有大能力的,居然还能保持着这种谦和的本心,这才叫气度呢。

    这般想着,面上愈恭敬起来,和何莹一左一右伴在苏默身旁,但却始终落后半个身子,不敢谮越。而胖子则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一如在武清时模样。

    草驴儿三人却是分散开来,随时留意着前后左右的动静,这却又是军伍中的习惯使然。

    蒙鹰看在眼里便出声赞道:“先生这几个属下,都堪称百战精锐,端的不凡。”

    苏默就微微笑笑,倒也并不谦辞。一边随意听着这蒙鹰话里言外的奉承,心中却在暗暗想着程恩离去时说的话。

    杨一清?这个名儿似乎有些熟悉啊,想必应该也是个名人吧。嗯,程恩他爹是京城里的大官儿,在这西北有些官场上的朋友也算是题中之义。就是不知道这个杨一清有何来历,不然也不会给自己留下印象。

    想到这儿,脚下微顿,转头对着虎子一招手。虎子连忙跑过来,恭敬的一揖道:“少爷。”

    苏默点点头,道:“你跑一趟城里,去那位杨一清杨大人府上通知程公子一声,告知咱们的落脚处。嗯,仔细些。”

    最后这句话却是略略加重语气,虎子心领神会,躬身一揖转身去了。

    蒙鹰等他吩咐完,这才又再旁边引着,似乎是顺口道:“杨大人清廉刚直,是难得的正人。想来先生之友,必然也是君子之裔吧。”

    苏默眉头一挑,微微侧目瞟了他一眼。这话却是稍稍有些失礼了,毕竟双方不过才刚认识,如此说话便有些刺探的意味。

    “居士对那位杨大人很熟悉吗?”并没有直接回复他,而是转而反问起来。

    蒙鹰似乎也有些察觉,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抚须笑道:“算不得熟,只是见过几面。不过这位杨一清大人的官声极好,颇受本地百姓拥戴。甚至大多时候,百姓们有了纠纷不愿去有司衙门,却跑去杨大人府上。为这,据说很是被按察使司诟病,哈哈哈。”

    他说着这些哈哈大笑起来,似是当做一件趣事来讲。苏默不由的心下更是好奇,忍不住道:“哦?那倒是这位杨大人有些擅权了。”

    蒙鹰却摇摇头,笑道:“其实也倒是不算什么擅权。杨大人身为陕西巡抚、左副都御使,干的便是提举督察之事,偶尔过问下几件案子也是情理之中。只不过民案中多牵扯富贵之人,倘若按察使司处,自然会有些偏颇。可到了杨大人那儿,又哪里会顾忌这些?由此,自然引得怨怼起来。说到底,无外乎利益二字罢了。”

    说到这儿顿了顿,忽然又叹道:“杨大人还兼着督察马政之事,在这临近边塞之地,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边防军务上面。有传言说,天子曾有意属其三边总务的差事,不知为何后来又没了声儿。其实说起来,杨大人更适合这个位置,总是要比旁人务实些。可惜,可惜。”

    他边说着边摇头叹息,苏默却是猛然心里一道灵光闪过,终于想起来了这位杨一清是何人物了。

    杨一清,字应宁,号邃庵,别号石淙,明朝南直隶镇江府丹徒(属江苏)人,祖籍云南安宁,明代文臣、政治家。少年时被称为“神童”,14岁时就参加乡试,被推荐为翰林秀才。和他比起来,不知多少所谓如苏默这样的天才都要羞愧死。

    而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让杨一清名留青史的,是再往后明武宗朱厚照登基后的事儿。

    朱厚照登基后,宠信太监刘瑾等人。尤其是刘瑾,这位刘公公一朝登临高位,当即便大展宏图,立志要做一个青史留名的名臣。只不过此公志大才疏不说,伴随着冲天的志气的,还有更加冲天的贪婪。

    数年之间不但横征暴敛,花样百出的索贿受贿,更是对稍有不顺其意的,便是狠辣的打击压迫,简直像是要把前半辈子的风光全部找补回来似的。

    就这样,以杨一清的性子哪里肯惯他毛病?结果不问可知,直接被逼迫着辞官回家了。

    而后,安化王朱寘鐇叛乱,终于牵扯出刘公公的罪孽。于是,杨一清的机会来了。先是被朱厚照重新启用,联络泾阳伯神英以及自己当年的不下仇英,只十几日内便平叛成功。

    再随后,便是他亲自出面游说当年与刘瑾一起随侍朱厚照的太监,同为八虎之一的张永揭刘瑾,终于成功的将刘瑾拿下。而他也因此进位户部尚书、加太子少保。之后又改为吏部尚书。

    在吏部尚书任上,不余余力的恢复当年被刘瑾迫害的官员,收获了大把的人情;而后因能又加封太子太保、太子少傅、太子太傅。直至最终的武英殿大学士、内阁参赞位。

    可以说,这位杨一清杨大人的崛起,几乎全赖那位刘瑾刘公公之力,说起来也算是一桩奇事。

    苏默想到这儿,不由的有些玩味。这位杨大人似乎并不像表面上这般刚直不阿吧,否则后来他当上吏部尚书时,就不会那么不余余力的为那些官员平反了。

    要知道当时刘瑾虽然以权谋私害了不少人,但真要说起来,其中也绝少不了一些渣滓。

    可杨一清却依然全部给予了平反,此中缘由,固然是针对刘瑾的,但又何尝不是为自己造势积攒实力?否则后面又哪来的最终入阁?

    “狡猾狡猾滴!”苏默嘴角含笑,轻声嘀咕道。只是笑容刚展,忽又蹙起眉头来。隐隐的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儿。只是再去仔细思索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正恍惚时,旁边领路的蒙鹰忽然抬手指着前方,扭头笑道:“苏先生,咱们到了。”

    苏默猛省,抬头看时,不由的顿时心胸一畅。但见山石错落、花树有致。层叠的密林掩映之中,一片鳞次栉比的屋檐隐隐显露。一条清泉自山中流出,环绕着那掩映中的园子一圈,又哗啦啦的自东流去。

    如此山水相依、水木相衬,合着山中蔼蔼的薄雾,当真好一个神仙所在。

    这便是你说的小园子?苏默满眼迷醉的看了半响,不由的转头看了蒙鹰一眼,心下又是无语又是嫉妒。

    郁闷个天的!好歹自己那么费力的倾情演出,总算混了个神仙的名号。可看看自己住的地儿,再跟眼前这处园子比比,苏神仙忽然觉得自己好受伤。

    瞅着一旁的蒙鹰一脸强自压抑的得意,这股忧伤又迅转为了憋闷。得意个蛋!不就是一栋破宅子吗,老子以后也会有的。不,一定要比这还要好的!

    下一刻,苏神仙忽然又充满了斗志,满心的奋昂扬。

    言不由衷的随口称赞着,不多时已是到了门前。早有下人出来迎着,将几人的马匹牵下去安置。蒙鹰便亲自引着众人进了门。

    一进大门,迎面便是一面照壁。照壁上阴刻着云纹山景,中间一个大大的“道”字,令人一眼便有种出尘之感。

    待再转过照壁,眼前又是一番景致。花石错落、回廊曲折,更有朱色小亭隐露一角;及目处还可见一湾幽湖,在阳光的反射下,散着粼粼的波光。果然一处隐士的好所在。

    众人皆看的迷醉,一路跟着蒙鹰深入,倒也并不着急。待到转过回廊,却是一处拱形门户,里面正迎着两个侍女说说笑笑的走出来。猛抬头看到蒙鹰等人,不由一惊,连忙退在一旁敛衽施礼。

    蒙鹰也不在意,摆摆手自顾带着众人继续往里走。待到他们走过去后,后面随风传来断断续续的几句语声,似是在偷偷议论着苏默等人。这语声才入耳中,苏默先是并不在意,但随即又猛的停住,霎时间面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