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胖子归来
    ,!

    苏默最后具体说了什么无人得知,不过自这日后,或许是身份已然被识破的缘故,程恩往来调动恩盟西北诸地的命令愈发密集了起来。

    如此直到七八日后,安锡禄来后面相见。目光先在苏默身上转了转,笑眯眯的拱手问好,这才再向程恩见礼。

    苏默被他的热情搞的有些惴惴,总感觉这老家伙看自己的眼神儿哪里不对。只是转念一想,以为是程恩说的两家的交情所致,便也不再多想。

    “少主,前面便是宁夏城了。”安管事对程恩说道,眼中露出询问之意。

    程恩沉吟了下,转头看看苏默道:“苏世兄,便在此地可好?由此再往西去,便是甘凉;往东则为达延可汗所辖,宁夏正处相交之处,最适合做居中调应。而且,小弟这边也有些资源可用。”

    苏默点点头,笑道:“恩弟既有思量,便按你所说的做就是了。为兄也是个大概的框架,细节方面只能见招拆招,倒是没太多讲究的。”

    程恩便点点头,迟疑了下又道:“世兄的人何时能到?还有若是定在这里,那可有落脚之处?要不要…….”

    她说到这儿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不决。

    苏默心中了然,知道她是问需不需要帮自己安排。而且估摸着,这安排的事儿多半是要牵扯到旁人,可她又不想让人注意到和自己的关系,这才有些犹豫。

    当下便微微一笑,摇头道:“不了,为兄又不是娇生惯养的女子,出门在外的,哪有那么多的讲究……呃。”

    这话一出,顿时引来两双怒目而视的眼神。苏默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由的赶紧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这可不是当着和尚骂秃驴嘛。而且还是范围打击,没看眼下就有两位“娇生惯养”的女子当面吗?

    “咳咳,我是说吧,那什么,我的人来了后,肯定也会有所安排,就不必麻烦贤弟费心了。嗯嗯,等我这边安顿下来,就使人去通知贤弟。到时候,一切按计划进行。为兄这背后之事以及生死,便尽付与贤弟了哦。”

    赶紧岔开话题,先安抚下一个再说。至于何女侠,那妞儿一根筋,可比这位程家妹子好骗的紧。

    果然,说到正事儿,程恩也顾不上再计较了。似嗔还喜的给了他个俏生生的小白眼,这才扭头对一旁一直笑眯眯看着的安管事点点头。

    安管事便微微一躬身,转身自顾去了。只是临走前那宛如长辈看小儿女似的眼神,让程恩白皙的面庞上,不由又是微微一红。装作不经意的睇了苏默一眼,心下忽然就是莫名的一甜。

    其实这却是她自己着相了。便如后世中许多陷入初恋的小女生一样,便是身旁之人的一个眼神一个小节,都会被她引入到自己的遐想中,然后或者欢喜或者哀愁。

    所以,她这突然而来的甜蜜,固然是认为安管事在取笑自己和苏默,更多的也是因为苏默刚才那番话最后的一句。

    生死之事,尽付与己!这是不是说,这冤家终于对自己放开了心怀了呢?这般想着,心下便暗暗欢喜着,连面上都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美妙的弧度。

    好吧,如果苏默知道自己为了转移话题的忽悠,竟有这种效果,怕是立即就要仰天狂笑了。

    只是,得意且收着。这货可忘记了,身边可不是只有程妹妹一个。他这话程妹妹是满意了,可另一位何妹妹就绝对不会太喜欢了。

    “生死相托啊,真是情真意切呢。这是不是说,我便是你的累赘了?你这是在暗示我吗?”何妞儿微微靠近他耳边,语声幽幽的低语着。

    耳畔低语、暗香袭人,这本应该是多么旖旎的事儿啊?可惜,苏默半点也没觉出什么旖旎,反倒是心下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这妞儿,啥时候学会了这一手了呢?原本的神经大条……呃,不是,原本的直爽大气呢?随便一句话就沾酸捻醋的,以后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忽悠了?

    想想当初那个整日介跟自己顶牛儿,三两句话不过就直接上手开打的彪悍妞儿,恍然再也不可见了,不由的就是心下叹气。

    这便是成长的代价啊。

    涎着脸将这妞儿拽到一旁,说不得是一通软语厮磨的手段下去,这才让何妞儿转嗔为喜,眉花眼笑起来。

    这般正闹着,那边安管事也匆匆返了回来。目光在苏默和何莹二人身上扫了扫,才在程恩耳边低语了几句。

    程恩点点头,转头淡然的看了苏默二人一眼,冷然道:“好了,苏世兄,在下这便先去了。你是跟我们一起先进城呢,还是要在这儿继续?”

    好吧,这话儿说的,咋听着就那么别扭呢?貌似这称呼也又恢复原样了。听听,叫声世兄都要连带着姓了。原先的小弟也成了在下了,这明显是闹情绪了嘛。

    苏默讪讪的,偷眼瞄瞄何女侠,却见这妞儿一脸淡然的模样,脑袋虽然转向一边,两只小耳朵却是竖的高高的。

    这一个两个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啊,苏默心中不由的哀嚎着。尼玛,不都说古代三妻四妾是常理的吗?而且好多中,甚至大婆还主动帮自家男人纳妾什么的。这郁闷个天的,为啥到了自己这儿,咋就这么轴呢?

    心中叹着气,却终是苦笑着摇摇头:“贤弟便先去安顿吧,为兄再等会儿,他们也该是要到……咦?说曹操曹操到,那可不是来了吗?”

    话说到一半,忽然一愣,脸上露出惊喜的指向城中来路的方向。那边,两个一胖一瘦的身影正联袂而来,甚是快捷。待到苏默话音儿落下,已是到了近前。

    “少爷,小的终于是见到您了。呜呜呜,您知道,这些日子可是担心死小的了。这下终于好了,终于好了,呜呜呜…..”

    来人中,胖的那个一脸激动,不等其他说话,上来就噗通跪倒,抱着苏默的大腿放声大哭起来。

    众人一片愕然,苏默却是脸上越来越烟。

    “死胖子,赶紧给爷松开啊。你妹的,少跟爷来这一套,那都是爷玩剩下的了……卧槽!鼻涕往哪儿摸呢?你大爷的,还来……起开!赶紧给老子起开!我的衣服啊…….”

    大道边,苏默恼怒的声音合着胖子凄厉的惨叫乱成一团。草驴儿三人看得齐齐目瞪口呆,差点把眼珠子瞪下来。这位就是少爷说的高手?咋这个德行呢?这实在太颠覆了,完全是毁三观的节奏啊。

    而与这三人不同的是,原本一直默默的跟在程恩身后的铁奴,在见到胖子二人来的那一霎,忽然猛的抬起头来,两眼中射出极凌厉的光芒。同时,身子踏前一步,站到了程恩身前的侧方,隐隐的将程恩护在身后。

    安管事眼睛眯了眯,不动声色的靠近他,微不可闻的道:“不至于。嗯,跟你应该在一个等级上。倒是那一位,不可小觑啊。”

    说着,目光落在随着胖子一起过来的那个瘦削的老者身上。似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老者极快的回过头来,对着他微微展颜一笑,轻轻颔首为礼。

    安管事心中一凛,面上却也是微笑回应着。双手却不自觉的笼入袖中,似乎抓住了什么。

    程恩在旁看的皱眉。她虽不通武事,但也不是没眼力,自然能看出来的这两人,都是极为高超的武者。这一点,她跟着舅父时早见识过不少。

    只是此时此刻,自己跟苏默的关系哪用得着如此戒备?更不用说被人发现了徒惹耻笑,也等若自己这边露怯了。换在平时倒也没什么,她可不是那种肤浅的性子。可是眼下当着那个何氏的面儿,她却有些不愿露一点下风。

    “苏世兄,既然你的属下都到了,那么小弟就此告辞了。你若安顿下来,可使人往杨一清大人府上寻我。”看也不看挡着自己的两人,她直接踏步上前,语声清脆的对苏默说道。

    她这猛的一出声,顿时让那边闹着的两人戛然而止。胖子一溜烟儿的窜到了苏默身后,歪头好奇的打量着程恩,脸上干干净净的,却哪有半点泪水什么的?更不要说什么激动悲苦之色了。

    这演技顿时让草驴儿三人惊为天人一般,互相对视一眼,同时轻轻点头。

    高手!果然那是高手啊!我等不如!

    苏默也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笑着点头称好。直到目送着程恩登车而去,背影彻底进了城门不见这才收回视线来。

    “你个混蛋!这么多时日不见,怎的越发惫赖了?家里其他人如何了?悦弟他们呢?是不是也来西北了?我爹呢?杏儿他们呢,都还好吗?”他看着胖子笑骂着,口中一连串的问着,但众人却都从中听出了浓浓的欢喜之意。

    旁边那个老者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对这主仆二人的情谊又重做了一番评判。看来,苏仙师果然是个重情义的,倒是以后对那胖子还要更重视一些才是。

    这么想着,却并不急于上前。毕竟苏默跟胖子分开日久,还是需要一些必要的交代的。

    如此待到又一盏茶的功夫后,两人才终于简单说完了。知道了亲人兄弟们都没事儿,苏默也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胖子便又上前先和何莹见礼。他可是看得明白着呢,这位和苏仙师的关系,已然不似先前在武清时那样清白了。不用说,肯定日后也是自己的主母之一。嗯,跟杏儿姑娘一样的。他这么想着。

    何莹面对着胖子,倒是有些小尴尬了。毕竟,以前的事儿,别人不知道,胖子这个苏默的贴身护卫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如今境过事非,颇有些情何以堪的意味了。

    胖子倒也机灵,见何莹有些放不开,见完礼后便干脆利落的转身去跟草驴儿三人寒暄了几句。待到一一见礼后,这才面容一端,冲那个老者颔首,引着他走到苏默面前。

    “少爷,这位便是我派在此地的联络人。姓蒙名鹰,字长空。道号木拙。”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