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苏默的试探
    从外面看,任谁也想不到车厢中别有天地。车门正对着的箱壁上分成两部分,上半部分做成了书架;下半部分则是一排排的小格子。

    两边箱壁上,便在窗口两侧,则是悬着几幅字画,配上中间一张小桌子,显得书香气十足。

    脚下则是厚厚的长绒毡毯,一脚踩上去如同踩在云端上也似。苏默打眼估计,单这张毡毯的价格就能让一个三口之家满足一年的用度。

    这个徽州程家,果然是大户啊。

    苏默砸吧着嘴儿,在小桌子对面坐下。程恩看着他左右打量的神色,微微抿嘴笑了笑,回身从后面的小格子中拉开一个抽屉,掏摸了几下,再回身时,桌上便多了几样果子蜜饯。

    然后又从另一边打开一扇小门,却是从中又取出一只托盘,上面放着一只细腰瓷壶和几个瓷盏。

    苏默看的目瞪口呆,使劲盯着那些小格子看了看,他很怀疑这些小格子是不是口袋怪兽变身的,要不怎么能装下这么多零碎儿?

    “旅途简陋,便请苏公子将就着用些吧。倒是这壶清酒口味还不错,公子不妨品评一二。”程恩笑吟吟的看着他,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邀客。

    苏默眼睛眯了眯,对于这个程恩刚才竟直接就拉着自己进来的举动,委实让他有些惊讶。

    什么时候大明的风气如此开放了?还是说这个程家小姐入戏太深,真把自个儿当男人了?

    而起她一再的邀请自己进来,又是为了什么呢?苏默虽然很自恋,但也绝不相信是因为自己的魅力征服了这妞儿。倒要看看她究竟想要什么。

    苏默这么想着,眼珠儿一转,作警惕状。看看那酒壶,再看看笑眯眯的程恩,两手抱胸往后缩了缩,迟疑着道:“你……你想要做什么?我跟你说啊,我……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程恩的笑容顿时就是一僵,两眼瞪得溜圆看着他,满脸的不敢置信。

    这家伙,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你不是个随便的人,难道本姑娘就是个随便的人了?要不是跟你……哼,你便想沾沾本姑娘的边儿都是做梦!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家伙还有如此混蛋的一面呢?这说话太可气了!

    自己想着后面即将要应对更大的危机,双方要是继续这么生涩戒备着,实在是于形式不利。这才有了此番邀请,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尽可能的开诚布公,好把力量用到一起。

    枉自己一片心意,不远千里的离家跟来,暗中不知帮他清理了多少麻烦。就算他以前不知,但只是前次若不是自己的提醒,他又如何能再次摆脱那些人的追踪?

    可倒好,这混蛋非但感激的话半句没有不说,现在却还做出这么一副恶心样来愚弄自己。

    我想要做什么?我真要做什么还用想吗?只在家里等着就是,难不成你还敢毁约?哼,这个混蛋知不知道,要不是自己的坚持,爹爹和娘亲怕是早有了那心思了。

    程恩越想越是羞恼,其中大半倒是委屈所致。自己也是昏了头了,怎么就脑袋一热,干出了此次这样出格的事儿来?怕是爹爹知道了,定然要被气坏了吧。

    再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魔怔了,为什么就认了这个死理儿?按说以自己的身世条件,便什么样的才俊不是排着队等自己挑,却偏偏要劳心费力的认准了他?

    只是因为守诺?还是因为被他的才华打动?又或许真的是注定的孽缘?

    程恩想到这儿,眼神中不觉有了些迷茫。细思起来,似乎连自己都搞不清里面的因由。

    目光再次落在眼前这个男子的脸上,梦中无数次的臆想,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最终定格于这一刻。

    心跳的有些急,冥冥中似乎有某种东西在迅速发酵着,然后便氤氲这缠绕起来。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她忽然有些羞涩,又有些怦然心动。

    少女情怀总是诗。尤其是在这种早已知晓的情况下,那种朦胧便极快的具象起来,最终就那么重重的烙印在柔嫩的心间,再也不能轻易抹去。

    罢了罢了,且行且看吧。或许,这便是所谓的天意吧。至于说这家伙此刻表现出来的冷漠推拒,程恩在心思转变之后,头脑终于再次回归了清明。

    将心比心,双方换个角度思考的话,自己未必就不是这般模样。甚至,很有可能做得比他还要谨慎。

    毕竟,自己知道他的一切,也明白双方的关系,但是苏默他并不清楚啊。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关头,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稍有一点疏忽,就是身死命陨的结果。

    试问,这种情况下,忽然冒出自己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又对他表露出莫名的善意,怕是换成谁都会多出一些疑虑吧。

    在信息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自己按照自己的心思去要求他,可不是强人所难嘛。

    想到这里,她终于眼神彻底恢复了清明。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娇俏的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苏公子千里携美,正不知多么风流快活,便是程恩想要做什么又岂有机会?你那位美人儿可快要杀过来了呢。”

    她这话完全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但是刚一说完就不由的猛省,顿时又是懊恼又是羞涩。

    这话怎么听上去,都满含着一股酸味儿,哪里是她此刻身份不明时该说的话?只不过羞恼之余,又是恨恨的瞪了苏默一眼,若不是因为这个冤家,自己何至于如此尴尬?

    苏默也愣了。他先前那句话看似调笑,其实也是在表明一种态度。那就是大家虽然一路同行,但是还不太熟。更远没有达到这种,可以这样独处暗室,畅所欲言的地步。所以啊,菇凉,你这样做,哥哥实在是有些怕怕啊。

    而这个意思表达出来,他也相信对方一定能领会。这一路来,这位程家小姐的表现让他大为侧目,甚至可以说让他都有些钦佩了。

    各种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丝毫不乱不说,更是有种运筹帷幄,智珠在手的恢弘气度。也正是有了此女的局中调度,这才使得众人一路上没有遇到丝毫麻烦。

    更是因为这位程家小姐的果断聪慧,成功的将刚离开杨家城时,两个暗中跟随的尾巴引入了歧途,将危机在萌芽之初便彻底掐断了。

    不过也正是这件事儿,让苏默终于是摸到了一点端倪,从而大致判断出了此女的来历。

    只不过这种判断,苏默并未表露丝毫。因为直到此刻他也未能想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帮他。

    这个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一点,从后世穿越而来的苏默深以为然。所以,不到了弄明白其中缘故的那一刻,苏默是绝不会真正的相信这个程恩的。

    而包括刚刚那样的种种做作,其实都是苏默不断的试探。这个女子聪慧睿智,更是机警之至。要想让对方露出破绽,就必须触动对方的底线,或许才可能有所收获。

    便如刚才那番话,已然是明目张胆的调戏了。即便是苏默有心而为,也是颇为惴惴,很担心是不是太过了。

    果然,对方的反应很是明显。打从相见以来,头一回面色产生了明显的变化。

    只是那种种变化让苏默有些摸不着头脑。似是委屈,又似是愤懑;忽而羞涩,又忽儿迷茫。最让苏默心中惴惴的是,对方偶尔无意识瞟过来的眼神中,竟似温柔如水,大有情意的样子。这让苏默感觉整个画风都不对了。

    然而正在他暗暗思索,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胡思乱想呢,程恩却忽然冒出了那么一句话来,这下子真是让苏默瞬间瞪大了眼睛,汗毛都竖起来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魅力无限,穿越主角自带的绝世光环?这技能简直是狂酷拽霸吊炸天啊,自己会不会被大明朝的男人嫉妒致死啊?

    这货毫无节操的yy上了。

    但就在此时,车外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了进来。随即,车帘一掀,何二小姐带着一身的杀气,跃身闯了进来,登时让苏默瞬间清醒过来。

    “咦,居然有枣子?这个可甜了,杏儿就最喜欢了。苏默,这个你定是记得的吧。喏,你尝尝看。”

    何二小姐果然彪悍,进来后看也不看程恩一眼,就那么毫不掩饰的贴着男人坐下。目光一瞟之下,伸手从盘中捏起一枚蜜枣,转脸笑吟吟的看向苏默说道。然后顺手就将那蜜枣塞进苏默的嘴里。

    只是,要不要这么大力啊?

    苏默就脸上微微一抽抽。记得,这个当然记得。不过这妞儿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狡猾了?这话听上去似乎只是随口一说,可放在这个节骨眼上,那分明是说给程恩听的。

    别想着动什么歪心思,你可以无视我,但总不能无视韩杏儿吧?要知道,那可是两家长辈们已经定下了的苏默的女人。你程妖女想弄啥幺蛾子,那就先去搞定韩杏儿再说吧。

    当然,这话也同样是提点苏默的。你在外面这么沾花惹草的,可还记得家里苦苦等着你,为你担忧苦思的韩杏儿吗?

    好吧,何妞儿说话也开始高深莫测了。这成长的速度实在让人怵目惊心啊。

    苏默嘴里含着枣子,木然的嚼着。可是为毛就没品出多少甜味儿来,反倒有那么一丝丝苦意呢…….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