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继续向西
    ,!

    “……好吧好吧,我承认,不去王庭确实是暂时而已。?  既然是暂时,当然不存在什么抗旨不尊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清楚?”

    “我……我这不是为了保密嘛。”

    “保密?对我保密?你……不信我!?我……”

    “不是不是,我去!你咋就钻了这牛角尖……唉唉,别哭别哭。唉哟,我不信谁还能不信你吗?这不是没来得及跟你说嘛。”

    “没…..来得及?那个妖女怎么就……就来得及了?”

    “啥?不是……我靠了!是她自个儿猜到的好不好?什么来得及来不及的!”

    苏默脑门子上冒出一圈儿的白毛汗来,决定回去后一定要翻翻古籍去,看看那窦娥长成什么样儿,会不会自己真跟姓窦的长的太像了。要不然咋总是自己这么冤呢?

    之前的何莹vs程恩,以程恩的爆大招“无视”,果断ko掉了何莹大半管血而轻松胜出。

    然后在苏默怕引火烧身,岔开话题催促众人赶路,以及其他围观众的响应中,彻底锁定胜局。

    再然后,就是何女侠一路对某人怒目而视,满面委屈下,某人终于举手投降,扯着她避在一旁解释,便有了上面一番对话。

    可是事与愿违,这越解释越缠夹不清了,几句话赶下来,何女侠便开始细雨蒙蒙了。

    细雨啊,无声的那种,淅淅沥沥的,就是一个连绵不绝。不过就在苏默气急败坏的说是程恩自己猜到的后,细雨忽然停了。

    “你什么意思?是在暗示我笨吗?是了,人家是知书达礼的有学问的,我便只是个会打打杀杀的野性子,自然是不讨你喜欢了对不对?对,定是这样的。当初你看泌儿姐姐时的眼光,就是这么色眯眯的。你是大才子,喜欢的也定是有学问的。所以,你从来都看不起我的对不对?我……呜呜呜……”

    细雨稍停,一番酝酿后,果断转为雷雨了。

    停!快停!苏默傻着眼半天,慌不迭的赶紧喊停。小脸儿都绿了!这怎么就扯到王泌头上去了又?还色眯眯的,真是日了狗了!那叫欣赏,欣赏懂不?

    咦,不对不对,我呸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己跟王泌不过就是一面之缘,话都没多说几句,说自己喜欢人家,这不扯淡嘛。

    刚才说啥来着?哦,对了,是看不起……我郁闷个天的!聊天不是这么聊的好吧,妹子哟,你到底会不会聊天啊?

    “我什么时候有看不起你来着?不许冤枉我!”苏默恨恨的道。

    “有!你有!”

    “没有!”

    “你有!就是有!”

    “我真没有!”

    “……..”干脆不说话了,全剩抽噎了。

    苏默瞪眼了,半响,长叹一声道:“你赢了!咱能先收了神通不?”

    “……..”没反应,继续抽噎。

    苏默脑门上豆大的汗滚下来,左右瞅瞅,这才又靠近些,低声道:“女侠,咱不闹了行吗?跟条活路吧。”

    “噗嗤~”女侠终于憋不住,破涕为笑。侧头甩了个娇俏的小白眼,哼哼道:“那你把计划告诉我,全都告诉我,才不要被那个妖女得意。”

    好吧,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转来转去的,就是想着跟那位别苗头呢。什么看不起的啊,喜欢泌儿姐姐啊之类的,都是花招!

    太狡猾了!太无耻了!苏默开始长考,这算不算玩弄自己的感情?果然是吧。那么自己要不要振一振夫纲,上点家法啥的呢?

    家法啊,是捆绑好呢,还是滴蜡好呢?要不皮鞭…….哎呀,那些都太邪恶了,还是不要了。嗯,打手板吧,啊不,是打屁股!一定要打屁股!还是得脱下裤子的那种…….

    想着执行家法时,那白花花、颤悠悠、滑腻腻的场景,不由的顿时心头火热。两只细长的小眼眯的都看不见了,“咕唧”一口干唾咽下。

    正想的满脸桃花时,冷不丁忽然感到不对。急忙睁开眼睛,眼前一张俏丽的娇靥,上面满是怀疑之色。

    “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还流口水了?”何女侠呲着牙问道。

    “啊?呃,咳咳,那什么,我……我在思考,啊不是,在整理思路。计划很庞大很复杂,总要理一理嘛……”不着痕迹的抹一把嘴角,苏默一本正经的回应。

    何莹绣眉微蹙:“怎么你的计划很……坏吗?看你的脸色很邪恶的样子。”

    唉哟我去!苏默好悬没从马上栽下去。脸色很邪恶?有吗?怎么可能!哥可是主角,是正面人物,怎么会邪恶呢?苏默坚决不承认!

    “好了好了,咱们来说正事儿,别的细节都不重要,不需要在意……我郁闷个天的,你到底要不要听了?”眼见何妞儿仍是一副迟疑审视的模样,苏默有些恼羞成怒了。

    “哦,你说吧,我听着呢。”为了不再被那程家妖女压一头,何女侠表示,任何小插曲都要为主旋律让路,乖巧的应了一声,竖起了小耳朵。

    “我的计划呢,是这样的……”苏默暗抹把汗,凑过去准备开说。

    踢踏踢踏,车轮碌碌之声响起。车窗上的帘栊一掀,靠过来的马车上,露出程恩那张清丽脱俗的小脸儿。

    “一路骑乘,二位想必也是劳顿了,何不上车来说话,也好歇息歇息?在下正好煮了些茶水,要请公子品评品评。”如花的笑靥,再加上温柔的软语,完全让人不能拒绝啊。

    苏默大喜,这骑马他只能勉强算个会,骑术什么的压根就不要提了。这一路下来颠的,感觉都快要成罗圈儿腿了。此刻佳人有约,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点了头。

    何莹柳眉倒竖,简直要气炸了肺。砰的一把扯住苏默袍袖,冲着程恩呲牙道:“男女授受不亲,这般同乘一车,怕是不太好吧。”

    苏默便身子一僵,就那么半拉儿身子偏着,如同忽然被人点了穴般保持着欲要下马的姿态,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程恩似乎一点儿都不在乎何莹的挑衅,只笑吟吟的睇了苏默一眼,这才看向何莹,淡然道:“何姑娘说的有理,确是在下疏忽了。如此,便请苏公子一人上来吧。至于何姑娘嘛,谨守礼法,可敬可佩。在下也就不敢唐突了。”说着,喝停马车,随即起身将车帘撩开,毫不避嫌的伸手将苏默扯下马来,往车中让去。

    何莹一时不察,竟被苏默拖了去,不由的瞠目结舌。及待反应过来,却见苏默早被拉进了车去。随后便听车中程恩清脆的一声“走”,那马车便又踢踏踢踏行了起来,只两三个呼吸间,便拉开她老远。

    何莹俏脸慢慢涨红,恨不得就此抽出剑来,将那个小妖女斩上个十七甘八块来。只是这想法终究只是想法,别说拔剑杀人了,就是真个撕破脸谩骂都说明自己输了。

    更不要说这其中还有着苏默的脸面,若真那样,怕是先苏默就要难堪了。这个时代的男尊女卑不是说着玩的,何莹虽自幼失秙,但《女训》之类的还是读过的。偶尔跟苏默使使小性子自是一种调剂,但若真个去做令男人掉脸面的事儿还是万万不敢的。

    左右踅摸了下,但见草驴儿等人俱都将脸扭向一边,仿佛对刚才一幕毫无所觉一般。

    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愈让何莹咬牙。恨恨的瞪了几人一眼,冷声道:“还不跟上,等着人家也请你们坐车去吗?”说罢,再不理会,两腿一夹马腹,泼喇喇便冲了出去。

    草驴儿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的都是脸上憋笑。

    “走吧。”草驴儿耸耸肩说道,率先甩开大步跟了上去。后面虎子和唐猛也相视一笑,赶紧跟上。

    当日从杨家城分开后,便仍是由他们三人跟着苏默。何言安排的秘卫,却只一路从后暗暗跟着保护,不到必要时候并不会露面。

    他们还有一个职责,却是等着接应几路为了救援苏默而来的朋友。至于都有哪些人是朋友,需要去通知,在苏默和何言见面后,自然也都差不多确定了。

    何家的势力,终于在这一刻显现出威力来。正是因为有这些手尾,何言才那么放心的单独离开了。

    “虎哥,你说她们会不会真的打起来啊?要是打起来的话,咱们要不要帮忙?”

    三人中,唐猛更耿直些。当日之所以挑了他出来跟着苏默,更多的是因为他的身手更好些。此刻,一边加快脚步跟上的同时,他不由的向虎子问出了担忧。

    草驴儿和虎子被他问的都是一愣,随即不约而同的噗嗤笑了出来。草驴儿摇着头笑道:“猛子,那按你的意思呢,咱们要不要帮啊?”

    唐猛认真的想了想,迟疑道:“我觉得……应该帮的……吧。”

    草驴儿大笑,“那该怎么帮?帮着何姑娘打程姑娘,还是帮着程姑娘打何姑娘啊?”

    唐猛就涨红了脸,头摇的拨浪鼓似的,“那不能,那怎么可以。我是说……是说帮着劝架,不让她们打起来…….”

    草驴儿就笑的愈大声起来,旁边虎子瞪了他一眼,无奈的看着唐猛道:“你个夯货!她们打不打的,还不都是为了少爷?你不让她们打,怕是先就要恼了少爷了。”

    唐猛啊了一声,茫然道:“不会吧,我看着少爷还是跟何姑娘亲近些啊。毕竟那程家小姐才认识几天啊?而且还不清不楚的。反正,我还是觉得何姑娘好。”

    他有些一根筋,怎么想就怎么说,虎子听的也是一阵的无语。跟这种浑人,就没法儿好好聊天。

    草驴儿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愈想逗他。挑着大拇指对他一晃,笑道:“有担当!只是要真打起来,你要帮着何姑娘的话,可能打得过那个铁奴?”

    唐猛一呆,脸上有些纠结起来。大家都是武人,虽不曾真个交手,但大致感觉不会错。那个铁奴少言寡语的,但绝对是个大高手。

    与他们这些军旅之人不同,铁奴身上应是江湖路数,放在战场上或许不怎么样,但是一对一的话,唐猛自问自己毫无胜算。

    而且不说铁奴了,便是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安管家,三人也曾嘀咕过,此人的气血悠长,浑身气息凝厚,怕是比那个铁奴还要厉害几分。

    跟他们打?唐猛摇摇头,但是随即便又坚定起来:“少爷说打我便打!”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但是草驴儿和虎子却都一愣后便即默然,不觉中扶在兵器上的手,也都紧了几分。

    凭着区区几人,即将要深入大漠,面对着不知多少险恶危机,三人虽面上谈笑自若,但何尝不是心中惴惴?但正如唐猛所言,只要苏默刀锋所指,那无论打不打的过,他们都将勇往直前,何计生死?!

    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这一刻,三人身上忽然冲起万丈豪情,彻底抛开了那一丝恐惧。

    边塞的秋风萧瑟,风中似乎隐隐传来金戈铁马之音,那是果毅营埋骨青山的英魂们的嘶吼。

    草驴儿三人知道,这些兄弟们从未离开,他们一直在注视着自己,陪伴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