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何言上位
    今天何言听了一大堆的密辛,完全超出了他以往的认知。紫you阁 但要说最让他心痒难耐的,还是这个老爹一再提起,却又始终语焉不详的“观察者”。

    何晋绅虽然没有明说,但何言却能感觉到老爷子深深藏在心底的那份忌讳。

    与裁决者不同,对于裁决者,老爷子似乎更多的是一种唏嘘嗟叹。便仿若面对着老人的迟暮,时光的流逝,还有着似乎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味。

    总得来说,就是一种似敌非敌、似友非友的矛盾之情。

    但是对于观察者,那绝对是一种敬而远之,甚至是充满了警惕防范的心理。

    这实在让何言的好奇心,前所未有的大增了起来。

    “爹,这个观察者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能抗衡裁决者,果然是大不凡啊。”

    何晋绅摇摇头:“抗衡裁决者?不,没有,严格的说,他们从没抗衡过任何人。不管是裁决者,还是咱们守护者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人。”

    何言愕然,“那……”

    何晋绅轻舒口气,悠悠的道:“先前咱们说了,裁决者是一帮子世代以重临天下,恢复往日荣耀为目的的疯子;而咱们守护者,是以保护延续炎黄种族为己任的孤臣孽子。所以说,咱们和裁决者都是有着明确目的性的存在。而观察者……”

    何晋绅说到这儿顿住了,似乎是在斟酌着什么,片刻后才缓缓的道:“而观察者,从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其实若不是有几件事儿实在是太大了,这才终于泄露出来,甚至都无从确认这观察者是否真的存在。”

    何言听的大是讶异,没想到老爷子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千万年下来,竟然不能确定观察者是否存在,那这观察者得隐秘到了什么程度?老爷子口中所谓的实在是太大了的事件又是什么?

    想着便忍不住问了出来,何晋绅神色愈发凝重,沉声道:“没错,就是不能确定。甚至连这个观察者的称谓,也只是一代代先祖们拟定的,根本没有得到过他们的承认。至于说之所以如此称呼,其实是从某些人遗留下的笔记中,里面有八个字来的。”

    何言更是惊奇,问道:“这某些人是什么人?先祖们干吗去留意他们的笔记?”

    何晋绅抬目看了看他,淡然道:“你以为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的,也配让先祖们去留意?哼!”

    何言惭惭,他刚才那一刻还真的就是这么想的。这得多无聊啊,才去没事儿扒拉一些死人遗留下来的笔记。还从中总结出“观而察之,以策左右”这语句来,要不要闲的这么蛋疼呢?

    是,这个世上曾经发生过很多大事,但那是放在整个历史长河中来说的。而一个人的生命相对历史长河而言,短暂的犹如微尘沙砾,更多的经历应该如自己现在这般,虽也会经历一些事儿,却怎么也称不上个“大”字的。

    不过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逝,在何晋绅的冷嘲之后他便反应过来,所谓某些人,怕是指的特定时期中,在里面起到了巨大作用的那些人。

    “是,还请爹爹指教。”何大少老老实实的认错。

    何晋绅又哼了一声,这才缓缓道:“太远的便不说了,只说大秦时的吕不韦,还有秦二世时的陈胜、吴广;再至汉时的陈平,西汉末的王莽,东汉时的张角兄弟。还有隋时的宇文化及,唐代的安禄山,种种诸如这些,你认为不值得留意吗?”

    何言终于动容,这一个个人名,哪个不是当时鼎鼎大名之辈?而且更是在后世引起莫大争议,被无数人深挖研究的。别说是何家的先祖了,就是许多博学大儒,也在整日考据其中。

    只不过或许他们并不像何家先祖那样,是为了寻找观察者存在的痕迹,而只是单纯的研究历史罢了。

    但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不得不承认,上述这些人的确有被重点关注的资格。

    只是这么想着,旋即便又闪过一道灵光,不由的豁然变色,失声道:“难道说他们都留下了那八个字?”

    何晋绅没说话,只是极缓极缓的点点头。何言面色微微一变,眸子急剧的紧缩起来。

    “不单单是他们,还有一些并不起眼之辈,也都发现了这种痕迹。或许不是这八个字,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是大同小异。也正是如此,才终于被人窥探到了蛛丝马迹,从而传出观察者这个存在。”

    何晋绅缓缓的述说着,似乎仍觉不够震撼,目光瞟了何言一眼,又道:“除了这些之外,先祖们还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每当朝代更替,又或者发生大的动荡时,这类人的出现便极为频繁,更是或隐或现的在其中发挥着莫大的作用。只不过有些人名声显于世间,有些人却始终默默无闻罢了。如何,听了这些后有何感想?”

    何言倒吸口冷气,终于是彻底变了颜色。老爷子话中之意,分明是说这些人在引导着一次次的政权更迭,行那改朝换代之事。

    引导甚至是推动一个朝代的更替,这得是多大的能量,又得是多深的谋划才能达到的?这样说起来,裁决者的诡秘,又或是守护者的古老,与之比起来真是完全不够看了。

    要知道,刚刚说的这些并不是特指哪一个朝代,而是从古至今无数个朝代都在发生的啊。只要想想这漫长的时间跨度,再想想牵扯到的人和事,真真的是让人不寒而栗,细思恐极了。

    “他们……他们究竟要干什么?”何言咽了口唾沫,语音有些颤颤的问道。

    何晋绅吐出口长气,目光悠远的望着远方,似乎没有焦距,轻轻的道:“不知道,没人知道。谁也猜不透他们想要什么,甚至在没被发掘出这些类似的资料前,连谁是他们中的一份子都摸不清。只从刚刚那几个人名上,你就应该能看出来,那几乎囊括了各个阶层。有文臣有武将,有商人有道士,有高官还有囚徒,不一而终。便只单这份底蕴,这份底蕴…….”

    何老爷子语声微颤的说着,到最后连连重复两遍,却终还是没有接下去。

    这些人来无踪去无影,不争于名,不显于世。但一旦爆发,便是山崩海啸、天地倒悬。而待一切平复之后,却又如同一阵清风也似,消散无痕。

    这世上事,再强大的敌人,再蛮横的力量都不可怕。而唯有未知,才是最让人恐惧的。因为你根本连面对的机会都没有,又何从谈起战而胜之?

    何言越想越是浑身发冷,之前对自家守护者的骄傲,还有对裁决者的忌惮,在得知了观察者的冰山一角后,尽皆化作了一股青烟消散不见。

    与观察者相比,裁决者再狠再诡异,也还是有迹可循,还是属于俗世凡人等阶。可是观察者呢,那才真的是如鬼如魅,那夜在杨家城外所见的黑衣人,简直是弱爆了有没有。

    心中这么想着,忽然一道灵光闪过心头,不由的豁然色变,蹭的站起身来,急急的道:“爹,你说这观察者,他们……他们会不会又开始动作了?”

    何言这下是真急了,想想之前发生在苏默他们那边的事儿,似乎总在某只看不见的大手下推动着。那种令人无所抗拒,只能被动应对的诡异,怎么想怎么不对头。

    原先还不是太过在意,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可是今天听了何晋绅一番讲述后,如果真是那观察者在背后推手的,何言是真的半点信心也没有了。

    可不管他有没有信心,自己妹子却显然已经深深陷入了这个局中。旁人何言不管,甚至苏默那混蛋都爱死不死,可自己妹子不能不管啊。所以一想到这里,如何不让他着急起来。

    何晋绅听了何言的话后,却半响没出声,只是怔怔的望着远处一动不动,似乎早已神游天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何言等了一会儿,实在没了耐心,不由的再次出声催促道:“爹!你倒是说说啊,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何晋绅终于眼珠一动,目光转了过来,静静的看着他,平静的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何言一呆,我想怎么办?我要是知道该怎么办,还用问您老爷子吗?这……这真是,怎的老爷子就不着急了呢?

    何言从不怀疑老爷子对小妹何莹的疼爱,虽然何莹其实并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这一点,从何莹被那恶僧掳走后就可看出,何老爷子头发都不知白了多少。而这两月来,甚至腰背都有些佝偻起来。

    何老爷子可是习武之人啊,虽然年事渐高,但仍能一餐吃两碗饭,舞动一柄近三十斤的大刀,仍是虎虎生风,便何言这般正直壮年的都不敢近身。

    而何老爷子也从来都是腰板挺直、满脸红晕,走起路来不说虎虎生风吧,那也是龙行虎步、顾盼生威啊。

    可曾几何时,如今竟如一个普通的老翁一样,这么散散的坐在椅子上,满脸皱褶,两眼浑浊的?还不都是因为心牵小妹所致吗?

    可是为何,为何现在很可能小妹要面对,比那恶僧更加恐怖百倍的观察者的威胁时,老爹竟似乎有些无动于衷了呢?

    何言百思不解,只瞪大了眼睛看着老爷子,希望老爷子能给他个答案。

    所以,老爷子的反问他没法回答,便也索性不去多费那脑子,直接摆明了态度,一切等老爷子决断。

    足足半响过去,何晋绅终是无声的长叹口气。慢慢的站起身来,负着手踱到厅门前站定,眼望着远空一会儿,有些飘忽的声音响起:“为父今日跟你说的可都记下了?”

    何言一怔,这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现在是事关小妹啊,您老人家莫非真的糊涂了不成?

    只是想归想,可是不敢真把这话问出来,不然,一顿老拳是妥妥的。所以,他也只能按捺住性子,闷声应道:“是,孩儿都记下了。不过,小妹……”

    “那你可知,为什么为父要告诉你这么多?怎的以前却从未说起过?”一句话没等说完,却被老爷子毫不在乎的打断了,接连两个问题又抛了出来。

    何言有些反应不过来,瞪着眼想了半天,这才迷茫的摇摇头,焦急道:“爹,孩儿愚钝,还是请爹爹明言吧。不过眼下却是…….”

    他还想继续说,却见何老爷子猛的回过身来,两眼中射出极凌厉的目光看向他,吓的他当即一个激灵,将后面的话又噎了回去。

    “你记住,事关三大隐脉之事,我何家祖训,非家主不可与闻!否则,死!”

    何老爷子冰冷的如同自九幽寒风般的话声响起,让何言激灵灵打个寒颤,连忙唯唯而应。只是刚点了几下头,忽然猛的反应过来,霍然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看向老爷子。

    何家祖训,三大隐脉之事,非家主不可与闻。那现在自己已经知道了,岂不是说…….

    想到了某种可能,何言这下是彻底吓住了。

    “你总算不是太蠢。”何老爷子淡淡的语声再次响起,话虽不太好听,但是其中欣慰的意味却是显然。

    “自今日起,这何家便交付与你了。望你能克忍求勤,兢兢业业,不负何家历代先祖之志,带领我何家兴盛下去。至于你小妹那边,嘿,老夫总算是一身轻松了,便正好走上一趟,且让世人瞧瞧,我守护一脉,终不弱于任何人!”

    这一刻,老爷子须发戟张,豪情万丈。那原本有些苍老佝偻的身躯,忽然间腾起冲天的气势,哪还有半分萎靡之相。

    何言彻底的面色大变,心中咚咚的如同闷雷一般。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