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三大隐脉
    ,!

    又出现了?又出现了什么了?自家老爷子这没头没脑的,让何大少完全懵圈了。?? ≠

    “爹爹,什么又出现了?那个金什么的…….”

    “金风未动蝉先觉!”何晋绅下意识的纠正道。

    “对对,就是这个金风未动蝉先觉,究竟怎么个意思?有什么不对吗?”何言微微皱着眉头问道。

    他犹记得当时苏默在听完这句话后,也是一副震惊的模样,然后就忽然怒了,再然后那烟衣人就走了。

    后来他也问过苏默同样的问题,但是苏默的回答是,那个烟衣人是跳大神的,那句话是戏文,是前伪元朝时的一个戏子编出来的。只不过这句话的下一句牵扯到鬼神,拿出来吓人很讨厌……

    好吧,何大公子对这种用脚趾头想都明白的胡话很是不屑一顾。不过苏默能用这么轻松的态度戏谑,他便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了。

    也正是因此,所以之前跟老爹何晋绅说起这些事儿时,竟忽略了某些细节。但是现在从老爹的反应来看,那句话代表的含义,只怕绝不会是什么小事儿。

    被骗了!肯定是被那个混账小子给骗了!何大公子暗暗咬牙,决定日后见面了,定要讨回这个场子才是。敢欺骗舅兄的感情,还要不要混了?

    他这里如何去想,又或者怎么咬牙切齿,何晋绅根本没顾得上去注意半分。

    听到儿子问起有什么不对,沉默半响,忽然抬起头看着何言,缓缓的道:“若为父没说错的话,那夜说出这话的烟衣人,应该是在这句话之前,还有些别的举动吧。”

    何言大惊,越痛恨起苏默来,点头道:“是,他跟跳舞似的,又好似祈祭。总之,很古怪的一些动作。苏默说,那是在跳大神。”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着牙道。

    何晋绅微微一鄂,“跳大神?”

    何言面孔微微涨红,羞愧的点头道:“嗯,就是装神弄鬼的意思。苏默是这样说的,我知道是被这混蛋骗了。”

    何晋绅呆了呆,不由的莞尔,倒是让沉重的心绪一松。“装神弄鬼吗?嘿,倒也不算是骗你。真要说起来,他们可不就是鬼吗。而且,还都是些经年老鬼了。”

    何言这个晕哦,两只眼睛里都全是圈儿了。太深奥了有没有?这完全听不明白啊。

    抓了抓脑袋想了想,赶紧从旁斟了一杯热茶,殷勤的递给老爹。这事儿必须得整明白!妈蛋,不然总是不明不白的,以后还是要被苏默那小混蛋整蛊,那可太丢面子了。

    何晋绅接过茶盏,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何言坐下。等他坐好后,又目光悠远的沉吟了一会儿,这才轻声一叹,喃喃道:“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这是宋末《名贤集》里的句子,多是收集自民间的一些传说、谚语、格言之类的。却又谁能知里面隐含的莫大隐秘呢。”

    何言就只觉得天雷滚滚,脸上的肌肉一个劲的抽抽。我屮!又被骗了,又被骗了!什么前伪元的戏子所编,尼玛,竟然是宋朝时就有的东西。该死的混蛋,这般耍人好有意思吗!

    其实这却是何言错怪苏默了。苏默还真就只知道这句子出自元?尚仲贤的一出戏剧《三夺槊》,至于什么《名贤集》,他那半瓶水的古文知识,真心是没听说啊。

    何言心中恨恨,不过这会儿也实在不好意思再多说了。这被骗的太狠了,捂着都来不及,再多说一些出来,老爹会不会认为自己的智商有问题?算了,这些不重要,不必理会了,还是关注下重点吧。

    两手扶膝,做乖宝宝状,认真倾听。

    何晋绅唏嘘一阵儿,神情似仍有些恍惚。过了一会儿,才又低声继续道:“世人都知道是这样,但却没人能清楚的说出,这句子究竟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更不消说,这句子前半句没错,只不过后半句却全然不对。只因这前半句其实乃是一句暗语切口,牵扯到的,也是一个极久远的大势力。”

    何言瞪大了眼睛,满脸都刻着“八卦”两个字。极久远的大势力?果然是大隐秘啊。

    “这句话真正的全句是,金风未动蝉先觉,暗影无常夜不收。而这后半句,便是指的那个大势力下的三股力量;暗影、烟无常、夜不收。”何晋绅语声低沉,但是说到那三股力量时,却不由的语声中带出几分颤音。

    何言喃喃的念叨了几声这三股力量,又急问道:“那这个大势力又叫什么名字?”

    何晋绅窒了窒,似乎身子也微微震了震。沉默了一会儿,才低沉的一字一顿道:“裁决者!他们自称为裁决者。”

    “裁决者?!嘶,好大的口气!”何言倒抽口凉气,面露震惊的失声道。

    何晋绅放下手中的茶盏,长长的吐出口气,似乎这一口长气也将心中的沉重吐了出去。人站了起来,在屋中踱了几步,脸色慢慢放松下来。

    “好大的口气?嘿,你若是知道他们做下的那些事儿,就不会这么认为了。”何晋绅停下步子,微微侧头看了儿子一眼,淡淡的说道。

    何言一愣,“做下的事儿?什么事儿?”

    何晋绅张嘴欲言,但想了想却又轻轻摇摇头,最终才道:“别的就不说了,你只要知道,百年前那场争霸之战,里面便有他们的存在就行了。能参与那种争战的存在,你说他们当不当得起那名号?嘿,若无他们,又哪来的这大明天下?”

    何言这下是真的震惊了,张着嘴讷讷了半天,终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只化作了一声吐气。

    何晋绅却不理他,自顾自的接着道:“裁决者,华夏自古以来多少征伐角逐,最后都少不了他们的干预。否则,真不知今日今时,又将是何等模样。嘿,裁决者,果然是裁决者!”

    他喃喃自语着,似叹似诉,说到最后忽然顿住,眉头又不禁的紧紧蹙起。

    “又出现了,出现在这个时候,又是为了什么?莫非……不对不对,不应该啊…….”

    何言听不明白,不由急的抓耳挠腮。忍不住问道:“爹,你究竟在说什么?”

    何晋绅一愣,这才省悟,不由摇摇头失声一笑。自己却不是有些神经紧张了?这些人又何曾真个消失过,只不过每次大动荡时,才出没的频繁些罢了。如今大明中兴,怎么看也没有亡国之兆,倒是自己过于着相了。

    想到这儿,微微摆摆手,又回身坐到椅子上,端起茶盏啜了一口,这才开口道:“这事儿你要上心些,多派些人手盯紧点。唔,不要去招惹他们,无论生什么,看着就好,千万别插手。切记,切记!”

    何言闻言皱眉,沉声道:“爹,若是他们对妹妹和苏默不利呢?难不成咱们也要视而不见?”

    何晋绅手一顿,随即摇头,叹气道:“你个痴儿,难道还看不出苏默与他们大有关联?有苏默在,他们又怎会与你妹子为难?我不让你插手,是怕你们不知轻重之下,一旦介入到他们和另一拨势力的角逐中,那可真就麻烦大了。”

    何言怔住,另一拨势力?难道还能有比这裁决者更牛叉的?那又会是何等样的存在?想到就问,今个儿既然说到了这里,怎么也得彻底搞清楚才是。

    何晋绅听他问起这个,面色不由的古怪起来。沉默了半响,这才抬头微微一笑,没回答他的问题,却先问道:“言儿,你可还记的咱们何家的身份?”

    何言一愣,但随即面容一肃,端容起身,正色道:“护我炎黄之种,万世长存不灭!”

    何晋绅欣慰的点点头,又道:“那何谓炎黄之种?便只是今日这大明朱氏吗?”

    何言大惊,猛的看向父亲,心中瞬时狂跳起来。老爹这是在说什么?这话一旦传出去,怕是立即就是泼天大祸啊。

    看着他惊慌的神色,何晋绅却是面色沉了下来,重重的哼了声,怒道:“一直以来,为父虽不曾明言与你,但你自己就不会好好想想?真的以为咱们何家是什么隐龙卫?是他们姓朱的安排的?嘿,如今这世上,又有何人有那资格安排咱们这一脉?”

    何言心下愈震颤,忽然不知怎的,脱口道:“那裁决者呢?他们也没资格吗?”

    何晋绅一愣,面色变换了几下,渐渐的却变成傲然之色,冷冷的道:“孽子!你以为呢?哼,裁决者又如何!自古以来,三大隐脉各有使命,又有谁真个胜出过?裁决者,哼!便是观察者也休想管道咱们守护者头上!”

    何言听得双目放光,心中不由的狂跳,只觉的今日所闻,怕是定要全面颠覆以往的观点了。便只老爹不经意间透露的冰山一角,又哪里是一朝一姓所能比的?先前自己的担忧惊恐,在这亘古悠久的历史面前,完全就是个笑话。

    “守护者?咱们……咱们何家……”他霍的站了起来,脸现潮红的颤声道。只是这话终究没彻底问出口,又急急的道:“那观察者又是什么?何谓三大隐脉?”

    何晋绅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语,脸上神情变幻,忽而追忆、忽而迷茫,忽而嗔目、忽而怆然。直到老半响,才长长叹口气。

    “三大隐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