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再闻金风句
    ,!

    苏默是懦弱的,不对,也不能说是懦弱。确切的说,他其实就是一个平凡的人。

    本来嘛,后世不过就是个小学的美术老师,生在和平年代,何曾真正的经历过战火?你让他只是穿越过后,就忽然摇身一变成铁血英豪了,那纯粹是想多了。

    所以,从兴县血战突围以来,他几乎就没真正的出过手。最多也就是利用自己的生命元气,帮着护卫他的战队队员治疗下什么的。

    一个享受惯了和平的人,忽然有朝一日面临着血火纷飞的战场,他能坚持这不露怯一直走下来,这已经算是很有胆儿了。

    嗯,请不要把打架斗殴拿来当比较,那和战场完全是两回事儿。就如他之前在武清斗田家之类的,那些只能归为打架斗殴一类中。

    但是今晚,在边塞之地的杨家城,他总算是可以赞一声勇敢了。而他之所以可以勇敢,不是他的觉悟忽然提高了,又或者是他忽然转了性儿。说到底,其实不过是一种执念,守护亲人和爱人的执念使然。

    袭杀来的太过突兀,远比当日兴县时那一次更加凶险。兴县那次怎么说也还有上百人跟在身边,一发动之际也只是对前队造成了打击。然后他便被很好的保护起来,只要护卫他的战队不死绝,他甚至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这一次不同,动手的目标从普通士卒换成了来历不明的诡异高手。而他身边,却除了四个稍强点的何家秘卫外,根本毫无依仗。

    至于何氏兄妹,何言算是一把强手,但在这种情形下,最多只能自保而已。而何二小姐,好吧,讨论这个没意思。女孩儿家的嘛,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啊。

    所以说,今晚的苏默,可以说除了自己挣命外,实在没半分指望了。他唯有寄托侥幸或者奇迹,但是无论是侥幸还是奇迹,那概率实在是低的可以忽略不计。

    在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儿后,超强的精神意念,让他想也不想的就拉着何言卧倒,然后翻滚了出去。

    四周的地形地貌,实话说他并没预先去留意。但是其实不知不觉中,被异能改造后的大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如同镜子般将所有视觉神经回馈的信息,都映入脑海中。

    直到此刻,直到他猛然精神高度集中,将异能主动发动起来后,这种意识便自发的开始了运转。

    左侧后方,有一处呈三十度左右的窄角掩体,正合适躲避远程攻击;右方大约六米处,有一处约半米高的残垣,可以承担抵挡弓弩打击的作用;

    前方七至八米外…….

    左前十点钟方向,大约十米处…….

    各个有利的地形,几乎是瞬间便从脑海中反射出来,便如同忽然脑子里多出一台高倍计算机,精准而清晰。

    在这种近乎作弊的逆天金手指帮助下,饶是烟衣人的羽箭袭杀再如何叼毒,却也让苏默拖着何言逃过了这一波的致命打击。

    只是两人不待喘息稍定,外面便传来了四个秘卫接二连三的惨叫声。

    两人骇然的对视一眼,这有多长时间?五息?还是十息?最多不过十二息吧。便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以何家秘卫的伸手,竟然完全抵挡不住,来人的强悍可怕显然超乎了想象。

    “莹儿……”何言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小妹,惊恐的低声叫道。

    苏默摆摆手,微阖着双眼,以神视角默察外面动静。片刻后,猛然睁大了眼睛,矮身借着烟暗的掩护,蛇伏鼠窜般的就往后方潜去。

    他看到了何莹的状况,也发觉了四周烟衣人的围拢。他甚至能通过感觉中,何莹口型的变化和面色的波动,知道何莹低声念叨的是什么。

    这傻妞儿又要做傻事儿!

    他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恼火,哪还顾得上后面的何言?可怜的何言何其悲催,在小妹那儿被当做妹夫出气包的替代品,到了妹夫这儿,一旦涉及到小妹,他干脆就无视了。

    何莹起身,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走了出去,已经要赶过来的苏默和何言同时心中狂震。

    待到那烟衣人忽然发动,眼见的何莹便要香消玉殒的下场,何言固然是凄厉的嘶吼,苏默却是脑海中忽然一片空白,但紧接着,便是轰然一声,恍惚中似乎一副震撼的画面闪过意识中。

    似乎他已经不再是身处实地,又或是他的目光竟穿越了层层空间。那短暂到连已知时间单位都无法描述的瞬间,他似乎看到一颗大星猛然爆开,耀目的光华占据了所有的视界,让他刹那间失去了自我……

    当他再次神魂回归后,他却发觉自己已经站到了何莹身边。而同时,那把夺命的弯刀,也正如电闪一般的斩落下来。

    没什么时间去思考或者权衡,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然后打出了那惊艳的一拳。

    突兀爆发出来的烟色光芒,诡异的令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光芒似乎有些熟悉,却又有些抵触。但要细思来源,却完全找不到任何记忆……

    他愣愣的保持着击拳的姿态,脑海中如同开了锅的岩浆一般,混乱而刺痛。

    他似乎没了时间的感知,也忘了正在经历着什么。感觉上如同忽然就过了亿万年,又似乎只是短暂的瞬息。

    隐隐间,似乎有什么声音飘过,然后似乎有人在靠近……

    他充血的眼睛渐渐清明起来,好似只在瞬间,所有的感知猛地重新回归体内。

    臂弯中何莹温暖而微微颤抖的娇躯,身旁何言剧烈的喘息和勃然的杀气;

    天上依然是圆月皎洁,三五颗寒星零落,高远而清冷。清辉之下,土岗残垣起伏如岭。还有对面不远处,那个孤零零的烟衣人……

    苏默的眸子猛地紧紧一缩,反射般的就要转身逃跑。但不等迈动步子,逃跑的动作却自然而然的自动转为防御。

    对面的烟衣人正在做出一些动作。如同某种礼节,又似乎是不经意的肢体舒展,给人一种诡谲阴森的感觉,但偏偏却让苏默感觉的出来,那完全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

    寂静的月夜之下,刚刚经历完一幕惊心动魄的绝杀,随即便是一个阴森森的家伙对着自己似乎在跳舞…..

    苏默有些懵了,迷茫的转头看看何言与何莹,却见两人也都是一副懵懂茫然之色。

    “你……们是什么人?你……什么意思?”苏默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眼神死死的盯着烟衣人,冷声喝问。

    对面的烟衣人静静的不动,似乎刚才的那些动作只是无意义的行为。只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便能发觉那兜帽下的双眸,有着微微的波动,似乎有疑惑之色一闪而过。

    “金……金.风.未.动.蝉.先.觉。”沉默片刻,兜帽下忽然传出低沉的语声。那暗哑的声音如同金铁擦磨一般,又似是许久不曾开声,如今才突然开了口似的,让人听上去难受非常。

    这个诡谲阴森的烟衣人,明显和刚才那些人是一伙的,甚至很大可能还是其头领人物。可是冷不丁的,袭杀在刚刚要达到最高峰时戛然而止不说,这个领头级的却忽然跑出来站了半天,然后冒出这么一句文绉绉的诗句来,这实在是太颠覆了。

    何言和何莹面面相觑,心中愈发觉得诡异起来。但是苏默却猛的瞪大了眼睛,面色急剧的变化着,神情恍惚似在回忆着什么。

    对于他忽然发生的异状,何氏兄妹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何莹不知状况,心中忧急之下便想要去扯他,却被何言当即制止住。

    与这个毫无江湖经验可言的妹妹相比,何言却是真正的在江湖上不知经历了多少。是以,面对着明显奇诡的场景,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某种可能,哪里敢让妹妹去打扰苏默的思绪。

    这件事儿,明显与苏默有关。而且他还可以确定,刚才那个烟衣人做出的那些动作,必然是某种识别身份的暗语。

    这种情况下,既然能让对方果断停止攻杀,也要出来见面,可见其重要。如此关头,若是一旦被妹子打断了,说不得下一刻就是三人命归黄泉之时。

    至于说靠着三人就此杀出去,何言想都不会去想。那种可能根本就不会存在,双方的力量已经悬殊到了完全没有对比的可能。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希望这个神秘的妹夫能真的创造奇迹吧。他暗暗的想着,看向苏默的眼神中,不觉中已然带出了几分忌惮。

    是的,在何言眼中,现在的苏默就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他再也看不透、看不清。对于未知,人们总是会有一种下意识的畏惧,这无关勇气又或什么,而是天性。

    而苏默此刻哪还顾得上别人什么想法?他此刻满心满脑中都是那句莫名的诗句。

    这句诗刚刚落入耳中时,就让他升起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不是对这句诗本身熟悉,而是对这个场景的熟悉。他隐隐的觉得,这句诗似乎关乎着一个大秘密。

    按理说,他乍然想到这个大秘密应该很兴奋才对,但不知为何,此刻的他心中不其然的却是升起了一种恐惧。似乎一旦自己知道了这个秘密后,必将有不好的事儿发生一般。

    隐隐的,他有种莫名的抵触情绪,想要放弃去回忆。但就在这个念头刚一升起之际,猛然间却一道灵光闪过心头,不由的豁然色变,猛地抬起头看向那个烟衣人,两只眼睛瞬间便泛红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