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相见欢
    ,!

    门外的这突然一声喊,把房内的三人都吓了一大跳。  何莹再顾不上跟苏默打闹,身子一横就先把苏默挡在身后,两手提起摆出防守姿态。

    草驴儿脸上的平和淡然瞬间不见,代之而起的是一股酷戾森寒,腰间微微下沉,后背弓起,宛如一只即刻便要扑击而出的猎豹。一股惨厉的气势猛然升起,狂涛骇浪般向门边笼去。

    何言脸上的兴奋之色顿时僵住,即将要踏进门槛中的脚猛然一个旋踢,借势将往前冲的姿态生生顿住。随后一脚后退,身形急往一边侧开,同时一手护在胸腹,一手虚握摆在面门前,做出防御态势。

    他刚刚在门外听得房内动静,一下子便分辨出了其中何莹的声音,不由的大喜过望,这近两月来一直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后顾之忧即去,忽然便生出了一股戏谑的心思,这才有了先前那句大喝。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这句话喊完后,兴冲冲的正想着进去后,看看苏默那张惊慌失措的脸时,猛不丁就被一股滔天的杀意笼住,顿时让他惊出一身的冷汗来。

    他可不是何莹那种整日幻想着行侠江湖的菜鸟,而是实打实的江湖历练出的老手。这一股杀意刚一暴起,他便敏锐的感觉的到了。

    而这杀意之凶猛,甚至连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凝滞阴冷了起来,其中似乎还带着淡淡的血腥之气。可以想见,这必然是一个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大凶人。倘若他真的这么继续冲进去,迎接他的绝对是毫不留情的凶悍杀着。

    这一惊岂同小可,直骇的他亡魂皆冒,好在仗着久历凶险的经验,第一时间作出了最恰当的举动。只是心中却也不由暗暗苦笑,小妹身边何时竟有了这种凶人?这算是久别重逢的一个下马威吗?

    不过只瞬间便又明白过来。里面的必然就是那支护着他们的百人队残余的士卒了。那支百人队在边军中颇有名气,号称“果毅营”的。

    一个区区百人队,竟然能有专属的称号,那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也怪不得能从那般险恶的袭杀中,还能最终杀了出来。

    这些念头说来话长,但实际上不过就是在他一转念之间。此刻身子定在房门一侧,动也不敢多动一下,唯恐招来里面那人的误会,这要是给自己来上一下,那可不是要冤枉死了。

    就在这么一动一静之际,房内的人也终于看到了门外的情况。苏默是毫无疑义的第一个明白过来的人,确切的说,他在何言那句话喊出来的一霎那,就已然明了来人是谁了。

    他此刻的神识何等强大,甚至已经达到了意在念先的境界。只不过他终究不是纯粹的武人,精神力量虽然因缘际会之下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但是身体的锻炼却远远跟不上这种境界,以至于虽然心中明白,但反射到身体上的举动还是慢上了一拍。

    但也正因这种慢了一拍,才看到了何莹最本能的举动。这个傻妞儿完全忽略了他当日显露出来的身手,想也不想的第一时间就是挡在自己身前。

    看着近在咫尺的娇躯,他心中猛然一股暖流涌动。能得佳人如此相待,更复何求?

    心中感念着,正想着开口提醒下,来的是自己人,何莹却已经也认出了何言来。

    “大哥!?哈哈,真是你,莹儿想死你了。”身形一震,美眸猛然瞪大,随后大笑着便窜了出去。

    多感人的重逢场面啊,太有爱了。只是,妞儿,咱能悠着点吗?忘了刚才怎么吃得亏了?苏默张大了嘴巴,抬手想要去抓,却终是抓了个空。

    哎呀——啪叽!

    一声惊叫,随即又是一声脆响,世界忽然安静下来。

    苏默张大的嘴巴合拢,手一点一点缩了回来,然后捂着脸低下头去。嘴角边一抽一抽的,这光听声儿……似乎就好痛啊。

    此刻房中的景象,定格出诡异的画面。无论是站在里面的两个,还是躲在门外的那个,都是一副见了鬼似的模样,满脸的震惊之色。

    而在三人中间的地上,何二小姐以一种五体投地的姿态趴伏着,两手兀自保持着前伸的状态,俨然如同某种朝圣的仪式……

    嗖!屋中忽然一阵风声响起,随即一道人影电也似窜了出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好吧,草驴儿果然不愧以狡猾著称,明白过来后,第一时间就立马闪人遁走,甚至连声招呼都不带打的。那度快的,那一种果断,苏默看的目瞪口呆,心中顿时有种高山仰止般的拜服。

    …………………………………………….

    “小妹,这个真不关我的事儿啊……”

    房中,何言哭丧着脸儿,呼天抢地的悲呼着,那声儿简直是闻者心伤,观者落泪啊。

    只是貌似底气不太足的样子,刚开始高亢尖锐,渐渐的却越来越小,及到最后竟是微不可闻了。

    这是怎么意思?好吧,剧情是这样滴:某妞儿丢人了,还是丢大人了,所以终于恼羞成怒了。

    郁结之下的结果,自然就是要找个宣泄的途径泄一下、迁怒一下,不然实在不爽啊。

    眼下的情况是,当前泄迁怒的对象有两个。一个是自家男人,还有一个是自家大哥。

    好吧,自家男人其实还不能算是自家的,某妞儿正努力将其变成自家的。为此目标,不惜一切代价!

    所以呢,这个目标肯定是不合适的。再说了,自己心中其实也是很有些舍不得的。

    二选一的选择不要太简单了。既然其中一个不行,那自然就只能是……嘿嘿。

    大哥一直是很宠爱自己的,所以偶尔冒犯一下应该是可以被允许的。而且这位大哥似乎从小就被自己欺负,这么些年下来,应该早就习惯了的,这标准的就是熟客嘛。

    所谓做熟不做生,何家是商贾之家来着,必须要遵守商业规则!虽然何二小姐是女儿身,但规则就是规则,这个不容改变。

    所以,这么看来,这位大哥拿来当目标的话,大小、长短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而且经验丰富,抗打击能力出众,应该也不会落下心理阴影之类的……吧。

    于是,何大哥的悲催就这么华丽丽的上演了。按照何二小姐的理论,何大哥属于熟客。熟客的含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可以称为惯犯。

    那么,最为一个惯犯,在逃无可逃的境地下,总是会有些下意识的挣扎。所以,“不关我的事”这句话,何大哥简直是想也没想的就脱口而出了。

    只不过在这话说出之后,何言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嘴贱的,本来就不关自己的事啊,哪里还要这样大喊大叫出来?这下好了,整的好像自己心虚似的,这不是上赶着作死吗。

    尼玛,这绝逼是一种病啊,得治!必须要治啊!何言心中的懊悔犹如滔滔黄河一般,只得把求援的目光投向亲爱的妹夫大人。好吧,是预定中的妹夫。似乎以前一提起这茬儿,那厮就会飙来着……

    这让何言心中有些虚,只是眼下也实在没法子了不是。江湖救急,这点基本的准则还是要的吧。果然是吧……

    心下这么想着,待到把目光投到那位妹夫身上后,何言却瞬间瞪大了眼睛,险些没当场一口老血喷出去。

    “莹儿啊,站了这么久一定累了吧。来来,坐下慢慢说,喝口茶润润嗓子先。看看你,都说了你好多遍了就是不注意,骂也好,打也罢,可前提是不能气着自个儿不是?乖啊,听哥的话,喝口水歇口气再继续,时间有的是,不着急哈。嗯,我帮你捏捏肩膀先……”

    啥时候的事儿?这王八蛋啥时候转到小妹的身后去了?瞅瞅那一脸的假模假样的,唉哟,能不能再恶心点?

    我查查你个圈圈的!喝口水喘口气再继续?时间有的是不着急?还帮着捏肩膀……节操!你他妈的还能有点节操不?

    自个儿刚才想什么来着?希望这王八蛋帮着说几句好话?这尼玛是生怕老子死的慢了吧。瞅瞅那架势,简直恨不得自己一露头,他就冲上来再踩上一脚啊。

    我你大爷的!

    “苏讷言!你……你你,我跟你拼了!”

    …………………………………………

    房门外,虎子和草驴儿还有唐猛三人面面相觑。听着房中不时响起的凄厉的惨叫声,虎子不由的面带忧色,低声道:“驴儿,这……这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旁边唐猛也是大头连点,憨憨的脸上全是紧张之色。

    草驴儿嘿嘿一笑,侧耳继续听着里面动静,低笑道:“淡吃萝卜闲操心,你有见过婆姨汉子打架有事儿的吗?嘘,别说话……哈,这热闹的,哎呀,这是那位大舅哥的惨叫吧,真是,啧啧……唉哟唉哟,这声儿……咱们公子的,嗨嗨,这叫的多亮堂啊,真不愧是咱家公子…….”

    好吧,有道是鱼找鱼、虾找虾、王八找了个鳖亲家,瞅瞅这货此刻砸吧着嘴儿,两眼放光的模样,这德性跟某人看热闹时的状态是何其相似啊。

    虎子和唐猛相对无语,默默的走到一旁。刚才他俩在后面,并不知道前面生的事儿。而后忽然见到草驴儿跟中了箭的兔子似的,连蹦带蹿的跑了来,还当出了什么事儿了。

    草驴儿定了定神儿,便嘿嘿笑着将刚才的事儿说了,然后便拖着两人又悄悄寻了过来。

    原本两人还当这货是怕出事儿呢,谁成想竟是来听墙根的,这可真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写照啊。

    正无语的摇头之际,忽然听到客栈外传来一阵噪杂之声,抬头看去,几个一身华服的人已是跨步迈了进来。目光看到他们几人后,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