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于冕之悔
    ,!

    于冕烟着脸,默然的坐在椅子上,两只眼睛空洞而无神。? 他保持这种状态已经很长时间了,或者说,从接二连三的传来的一些消息后,他就经常的陷入这种状态中。

    是的,他在恐惧。心中无时无刻的不被巨大的不安笼罩着。

    那个苏默所谓的钦差副使队伍竟然出现了,还是非常高调的进入了府谷县城。然后就那么一直呆在那儿,既没有联系他,却也哪里都不去,没人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至于说他们的钦差副使队伍的身份,虽然没有任何印玺等物的佐证,但是他们自身的身份就能很明确的证明这一点。

    打从兴县一战之后,保护苏默的整支百人队的情况,几乎都被透露了出来,至少像江彬这个苏默的门生是肯定不会错的。

    这且不说,这队人在进驻了府谷之后,立即便开始四下联络故朋旧友。在边塞之地,像他们这种老兵转战四方,总是在各处都有一些旧识。而且几乎都是曾经生死与共的袍泽。

    这种战友间的情分,很难被外力左右。这便使得整支队伍的消息,在极短的时间里便传扬开来,快的让于冕等人想起要控制消息时,却早已再也无法挽回的地步。

    但最让于冕心慌的是,这支队伍中最重要的人物苏默,竟然不在其中。而且至今为止,也没有人能知晓这位钦差副使大人究竟在哪里。便是于冕拉下脸派去的使者,也没能从孙勇和江彬等人口中得到消息。

    据他们自己说,当日苏副使只是这样安排了他们,对于他自己的行踪只是说了时机到了自会相见。

    这只小狐狸,恁的奸诈!于冕每每想及,都要在心里恨恨的咒骂一声。

    将自己的行踪隐匿起来,彻底由明转暗。而又让手下大张旗鼓的跳出来吸引所有人的视线。如此一来,一明一暗之间互为依仗,遥相呼应,任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这等于是无形中给了双方一个强力的护身符。

    便如孙勇江彬这边,若是没有这一出的话,只随便一个总兵什么的就可将其拿下,然后随便报个战亡什么的不要太简单了。边塞之地嘛,不但有鞑靼人的侵袭,还有如同蜂蚁般的各路马贼盗匪肆虐,战死几十个人真是太正常了。

    但是现在谁敢玩这手?谁知道那位苏副使会不会忽然跳出来,来跟大伙儿算算旧账?所以,边军众将领没有再肯出头的了。权势也好银钱也罢,如果没了性命那便一切成空。明哲保身,静观其变,绝不只是文官们擅于玩弄的把戏,这些个久在边地的老油子们更是个中好手。

    奸似鬼的小狐狸!

    于冕又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这哪里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郎?完全就是个久历官场的老油条的手段。便是于冕自己,都不得不在心中暗暗给一个赞。

    对于苏默这边的变化是这样,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消息也是让他坐立不安的原因。

    大同府境内,忽然涌现出四五股隐晦莫名的势力,其中有三股最是强大,还有两股,不,或许是三股或许更多的,虽相交这三股势力稍差,但却更加诡谲神秘。

    而三股最大的势力中,只有一股有着明确的出处。那就是英国公之子张悦,还有定国公之子徐光祚二人起的搜救队。

    这队人中,以张悦、徐光祚两个小公爷为。以西北常家的四个小子为辅,召集了一大批家丁青壮,在整个西北撒了开来,到处打听消息,寻找苏默。

    西北常家乃是当年名震天下的常十万的后裔,虽然之前子孙不肖,使得家道中落,渐渐退出了大明朝的政治架构。但是其在西北乃至整个军事体系中,却仍残留着极大的影响力。

    当今的英国公定国公两家已然是武勋中的顶级世家了,再加上一个暗中影响力极大的西北常家,这二者结合起来形成的势力,毫无意外的引了巨大的波澜。

    这无形中,有等于给了苏默一层强力的保护。也使得西北的局势愈混沌不明起来。

    除了这一股势力外,另外两股就相对有些隐晦了。其中一股大约有近千人的规模,个个一身烟衣,冷酷森然。一举一动中,都带着行伍气息。

    有传闻说,曾在其中看到带头的几人,颇似当年在边军中极有名的悍将魏壹几兄弟。

    魏壹?这人好像是后来跟了南京那位魏国公了吧。若果真是此人带头,那岂不是说苏默身后,还有着魏国公的影子?

    这事儿似乎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据说魏国公世子徐鹏举,就曾在武清苏府上住过一段时间,与那苏默相交莫逆。

    只不过徐鹏举毕竟只是个小辈,又一向以草包著称,远不如张悦和徐光祚二人在外的名声清正。甚至有传言,魏国公的老公爷曾有言说,希望徐鹏举的父亲能再诞下一个儿子才好。这话真假不去说,但其中的意义却是不言自明。

    所以,只是徐鹏举的关系,传言说背后支持苏默的还有南京魏国公府的说法,在许多人看来都是以讹传讹罢了。但是,如今这个消息的传出,显然其中大有蹊跷,很难说不会成为事实。

    至于说苏默一个区区下县举子,怎会会和这么多大鳄牵连上,甚而为他如此奔走出力,所有人都是讳莫如深,不敢妄加猜测。

    自古以来,官场最是险恶诡谲。在没翻开最后的底牌时,谁也不知道哪个人真正的底蕴是什么。

    这便是第二股势力的情况了,只有大体的猜测,却并不能百分百的确定。

    而第三股势力,却比前两股势力又多出几分神秘。这股势力的人数不明,领不明,来历也不明。只是似乎有传闻,是一个大官员的家族势力。但究竟是哪位大官员,却传闻甚多,根本无从分辨。

    唯一能知道的,就是其中似乎有不少贵人子弟,还有着庞大的资金实力,分布在各个行业之中。平日里从不张扬招摇,低调的如溶入大海中的水滴一般。若不是此次苏默的事儿,甚至都无人能触碰到这个组织。

    这股势力的名字叫“恩盟”。

    相对于这最大的,也是已然有所显露,可以算的上正常的三股势力,其他的几股势力则显得诡秘的多。

    如果说那个恩盟颇多神秘,那么另几个势力就是诡谲而阴暗了。就比如其中一股,几乎全是江湖绿林人物。不但囊括了北七省许多甚有名气的人,而且还有一些已经归隐许久的老家伙在其中。比如邙山的天眉道人,又比如关西的疯魔和尚。甚至连天山回春谷似乎也有人出现了。

    这些都还是或者曾经有大名声但只是隐世多年的,又或者干脆就是某些现今还活跃在绿林中的一些人的家中耆老,故而才能被传扬出来。

    而除了这些人外,更不知有多少连名号都不曾传出过的能人异士,都在这一段时间里露出了踪迹。而所有这些人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打探一个人的下落。这个人便是苏默!

    至于说再其他的一些势力,就更不用说了,连半分有价值的消息都没有。只知道似乎有那么股势力,曾在兴县之战后,狠狠的和袭杀苏默的那帮人战了一场。具体的胜负情况无人可知,但从事后遗留的迹象来看,不敢说战而胜之,却至少是旗鼓相当,不分轩轾。

    但便如袭杀苏默的那帮人一样,这股势力也是来无踪去无影的,便如同凭空出现似的,根本连追查都无从查起。所谓的事后现场,也只是一些折断的刀枪剑戟等物,尸体都没留下一具。这般干净利索的手尾,让人想想就不由的心中凛然。

    至于再有一些更小的,或者干脆就是几个人或者个把人的团体,相对来说就不值一提了。比如有个江南举子叫唐寅的,和他的同伴,江阴徐经一起,也在四处打听苏默;还有个似乎是某个山中猎户的人,带着十几个伴当亦如此。只不过这些人却是个个脸色哀伤,似有满腹悲愤似的,也不知是因为知道苏默被袭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总之,以上种种迹象表明,苏默这个曾经默默无闻的小童生,此刻已然成了无数势力交集的漩涡中心。其一举一动,都势必引未知的波澜。

    而作为在此次事件中有着不少小动作,甚至可以说正因为他的某些举动,而引爆了这次事件的于冕于大人,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了。那真叫如坐针毡,如被架在火堆上炙烤也似了。

    谁成想,就是那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小子,竟能牵连到这许多大人物?而悲催的自己,一旦真个出了什么事儿,又将如何面对这些恐怖势力的迁怒?

    于冕想到这些时,不由的浑身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想要去摸茶盏喝口热茶稳稳心神,却因为手抖的无法自控,以至于那茶盏一个歪斜,啪的一声落到地上,出清脆的响声,碎成了一片一片。

    这忽然的响声让于冕悚然而惊,呆呆的望着地上的碎片和淋漓的茶汤,眼中露出无限的悔意和绝望。

    当初,要是自己不那么傲慢,或者少一些清高该有多好?说不定还能因为交好苏默,让自己更多一些想不到的好处呢。

    可是如今,如今一切都晚了。苏默,苏默,你究竟在哪里呢?他木然呆坐在那儿,怔怔的出神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