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分兵
    ,!

    柳岩登上了城头,终于看到了那对幕僚口中只有十余人的钦差副使队伍。但是确切的说,这队伍不止十余人,而是二十一人。

    二十个站着的,还有一个躺在一副担架上。这二十一个人个个都是衣衫褴褛,鞋帽破烂。若不是那面始终高扬的钦差旗帜,简直连乞丐都不如。

    那面旗子,哦,如果能称得上旗子的话。一根明显粗糙赶制的树枝,上面挑着好几块白色的布料拼凑而成的竖条形番子。然后再以暗红色的血迹书就的那几个字,这便是所谓的钦差副使的旗子了。

    而那二十一个人虽然人人都满面风尘之色,但却身形笔挺,即便是身上衣物破烂,却也都尽量收拾的干净利索,甚至连发髻都梳理的一丝不苟。虽只二十一个人,但往那一站,便整体透发出一股冲天的气势。隐隐间,竟然比四周围住他们的数百边军的气势还要足。这也是站在柳岩旁边那位韩将军面色凝重的原因。

    与柳岩这个文人不同,身为武官的韩将军,分明能感觉到这一队人身上那股子深敛的杀气。

    这种杀气,唯有一些边军中的将领才会沉淀出来。而眼前这些人,却竟是个个如此,这岂不让人惊骇?

    还有那个躺着的,看似浑身是伤,奄奄一息。但是偶尔目光转动,眼中流露出的光芒顿时让人毛发悚然。便恍如那身体之中,藏着一只亘古洪荒来的野兽,稍有不慎,便会跃起噬人一般。

    这,这绝对是一帮子百战余生的悍卒啊!便放在整个边军任何一支队伍中,都绝对属于精锐中的精锐。这样的兵,一向都只属于各主将的亲兵队伍才可能有,普通士卒是绝不会达到这种气势的。

    城上柳岩和韩将军在打量下面,同样的,下面的孙勇和江彬等人也在打量他们。

    孙勇身形挺拔如松,手按腰刀屹立如山。雄浑的气势之中,望着城头和四下围拢的军卒的眼底,略略透出一股轻蔑和不屑,嘴角也带着个微微向下的弧度,那是讥嘲的冷笑。

    就凭这些土鸡瓦狗,若是像自己身后这些兄弟,只要给他五百人,便可毫不费力的将他们杀羊一样的屠灭干净。但就是这些个废物,竟然敢在这儿拦截苏大人,真真是不知死活!

    满心不屑之余,脑中又回想起那日苏默各种安排的情景。

    何女侠那奇葩的开山怪的提议,自然是没有通过的。实际上这位女侠一出口后,就让包括孙勇、江彬等所有人都彻底凌乱了。

    而何女侠在说完后,看到众人的表情时,自己也有些惭惭了。显然她还是颇有些觉悟,知道或许自己的要求有些过于高端了。

    好吧,高端,何女侠就是这么想的。这些人都是些军汉大老粗,怎么可能理解她作为一个江湖儿女的崇高理想呢?所以何女侠眼见没人应和她,也只是耸耸肩后,决定不和他们计较了。

    还是自家男人对自个儿好,温和的笑着拍拍她小手,眼中全是宠溺和包容的温暖。只要他理解自己就好,至于旁人,不需去理会的。

    其实她却不知,苏默心中那会儿,完全将她看做一个孩子而已。本来嘛,十六岁啊,放在后世不过就是一个刚上高中的学生。对于一个高中生,你能去怪罪她的幼稚吗?谁十几岁的年纪时不会做梦?有梦想总是好的。那代表着对生活的憧憬,也代表了未来无限的可能。

    那一刻,苏大官人实际上是开启了苏老师的模式了。作为一个老师看学生的目光,可不就是宠溺和包容嘛。

    当然,这些想法,作为一个高情商的人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所以苏默只是拍拍小妞儿的手,便将自己的筹谋开始安排下去。

    “……兵家有云,出其不意掩其不备。究其本意,无外乎一个奇字。自兴县伊始,对方连番阻杀追击,但至我等被迫入边地之后,追杀之势便渐渐停歇。我这些天细细想来,料想其意似乎并不是真的非要我等的性命,反倒是有种驱赶逼迫的意味。

    这种驱赶逼迫背后的含义,我原先还想不明白。但是刚才孙护卫的一番话,却让我有了种模糊的猜想…….

    嗯,大家先不必多问是什么,因为暂时我也不太确定。且再看看,若是我所料不错,只要咱们不往回走,应该就不会再有太大的危险了。

    至于说前方忽然重兵陈集,究竟是有人脑子抽风,还是说只是某种巧合,咱们也暂且不去管他。因为无论怎样,他们总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咱们。因为他们可不比兴县阻杀咱们的人,明面上可都是我大明的军队。这便决定了他们只能暗中使绊子,却不敢明火执仗的对咱们动手。

    而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不过是欺负咱们没有钦差的仪仗。真要出了什么事儿,最多报一个误伤就是。想来若是苏某人都死了,朝廷也不会太过追究了。毕竟嘛,边军身负守边重任,一个不慎那是要动摇国本的。

    但是谁又能说,这钦差仪仗就非得用那些正规的?所谓事急从权,既然前有圣旨明发天下,许了苏默钦差副使的名头,那我苏某人便举一根光秃秃的竹子,也是代表了朝廷,代表了天子!

    所以,接下来,你们便整束一下,挑明旗号,直接摆明架势扣关而进。且看看某些人敢不敢为大不韪之事,真个对你们动手。”

    苏默侃侃而谈,这一刻倒是颇有几分羽扇轻摇的味道。看的何妞儿双眸放光,满是沉醉之色。但是孙勇和江彬却是面色一变,听出了里面的重点。

    “先生,您刚才说你们,那……那您呢?莫非您不是要跟咱们一起?这如何使得!”江彬从担架上抬起半个身子,满面焦急的叫了起来。

    孙勇也是连连摇头,坚决不肯附议。

    苏默从容的笑笑,摆手道:“此事勿用再议。君雅和另外几个兄弟的伤势,已经不允许再跋涉劳累了,他们必须得到及时的修养。

    而且,你们只想到我孤身而行有危险,但怎么就想不到我从此由明转暗,发生危险的几率也大大降低了呢?

    只要你们造成的声势够大,就越能吸引暗中敌人的注意力,那我便会越安全。说起来,其实你们的危险更大于我这边。”

    孙勇和江彬皱着眉头,总是觉得不合适,却一时找不到反驳的由头,不由的都是沉默不语。

    苏默看看他们,又笑道:“不须担忧,首先我不会傻乎乎的就这么露面,总是要伪装假扮一下;再者,我也不是毫无抵抗之力的无用书生。来,孙护卫,借你佩刀一用。”说着,向孙勇伸出手来。

    孙勇微微一怔,下意识的便摘了腰间环首刀递了过去,却是不明白苏默要做什么。自始至终,苏默都是在众士卒的护持之下,并没直接参与战斗。所以没人知道,在彻底激发了神视角后的苏默,一旦手中有了利器,杀伤力其实是极为恐怖的。

    苏默也不多解释,接过刀后便站起身来。放眼微微打量四周,随即将目光锁定在不远处的一株小树上。

    “那棵树看到了吗?”苏默笑着转头看向众人,手中长刀指着那株小树说道。

    孙勇、江彬还有何莹都是点头。

    苏默回过头来,眼睛微微眯起,暗中凝神,已是将脑海中那团神秘光团调动起来。

    霎时间,四周空间似乎一震,然后远近景物尽皆映入心田。便如同湖中映月,清澈通透,纤毫毕现。

    “看好了!”苏默猛然沉喝一声,瞬间激发了元气。

    孙勇三人但觉眼前一花,似乎空气中有那么一刹那出现了某种波动。惊诧之余,待再凝神仔细看去,却猛然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俱皆瞪大了眼睛,满面的震骇不敢置信之色。

    便在方才那一瞬,苏默竟然出现在了那小树的后方。而那棵作为目标的小树,此刻正微微摇晃了几下,然后轰然而倒。

    从苏默低喝声发出,再到发现他出现在另一方,期间短暂的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而那棵小树就那么被拦腰斩断,直到此刻才最终倒下,亦可见苏默的速度之快是何等的骇人听闻了。

    半响,孙勇和江彬才激灵灵打个冷颤,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中已是不由的多出几分惊凛畏惧之意。

    谁能想到,这个一直看似文弱的书生,一直被众人紧紧护着,生怕伤到一丝半毫的苏大人,竟然身负如此恐怖的武力?

    苏默装逼成功,笑吟吟的拎着刀走了回来。将刀还给孙勇,笑道:“怎样,这下可放心了吧。”

    孙勇和江彬相互对视一眼,都是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那……大人将如何行止?我们安顿好后,又如何与大人汇合?”半响后,孙勇终是接受了现实,转而问起后续来。

    苏默想了想,点头道:“让虎子挑出两个兄弟跟着我们就行,往哪里去我还要再想想,总要你们先吸引走对方的注意力才好。至于之后嘛,到时候我会让人跟你们联系的,且安心休养等候便是……”

    ……………………………………………………..

    大人这会儿应该安全了吧。孙勇收回来思绪,心中暗暗默念着。左右又再扫视了一遍,猛然提气大喝道:“某,出使蒙古钦差副使苏默苏大人麾下,亲兵队率孙勇率部经过。皇命在身,天子圣旨,何敢怠慢!还不开城,更待何时!”

    吼声震天,其余二十人齐齐应和。一时间,府谷县外,声如雷震,直惊的飞鸟升空、人人色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