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大奸佞
    ,!

    这一骑驰来,马儿鬃尾飞扬,蹄声如鼓。待到近前,许是为了避让行进的队伍,又或是马上骑士刻意为之,从外围绕了个弧形才过来,霎时间尘土飞扬,愈发彰显出这一骑的不凡。

    苏默眼睛微微眯起,暗暗打量。旁边孙百户却笑骂一声,转头对苏默告罪一声,这才骂道:“混小子,又来显摆个甚,休在大人面前失礼。”

    那骑士便发出一声朗笑,口中喝叱声中,那马儿只在堪堪离着车驾五步前蓦然停住。

    “叔父这可不是冤枉死孩儿,军情回报岂敢怠慢。”骑士大笑着应道,随即轻踢马腹跟上队伍,便在马上对苏默躬身见礼。

    苏默闪目看去,眼中不由掠过一抹惊异。这骑士原是个半大孩子,浓眉大眼、赤红脸膛,身量颇为长大。一身鸳鸯战袄下,胳膊腿上的肌肉棱角分明,再配上那顾盼四射的眼神,整个人便坐在马上,也似时刻在跃动一般。

    这是个不肯安分的主儿啊,苏默心中暗暗下了定语。

    “呵呵,苏大人,这是末将手下斥候队小旗,姓江,单名一个彬。自幼便在军中长大,性子野了些,却是一员不可多得的勇将。”

    孙百户的介绍声在耳边响起,语气中多有几分宠溺的意味。几句话介绍完,又转头斥道:“可探的使团动向?还不速速报来。”

    说到正事,江彬便面色一肃,应了声是,随即叉手禀道:“回百户大人,标下等远出五十里,但并未有任何发现。不过标下已命手下兄弟分出两人,继续往东搜寻,若是不出意外,再有一天功夫,便该有所发现。”说这话的功夫,他眼神往苏默身上一瞟,似乎意有所指。

    孙百户何等老道,闻言眉头一蹙,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随即也看向苏默这边。只是目光及处,却见苏默也是一副皱眉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下顿时咯噔一下。

    延水往大同方向,约有三四百里的样子,他们出了延水关至今,这已经是整整过去一天了。而早在出发之前,这边便已派出信使通知了大同方向,让已经抵达的使团或者就地等候,或者派人前来汇合。

    按照脚程,若是使团从接到报信就派人出来,那差不多应该与江彬他们遇上了。可是如今却毫无发现,此中便有些耐人寻味了。这也是江彬刚才在回报时,刻意说了句“若无意外”的原因。

    孙百户对边关地理极为熟悉,只不过稍一转念便明了其中的变故,之所以转头去看苏默,就是希望苏默这里或有些别的说法。结果却看到苏默也在怔怔发愣,这分明是苏默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再联想下围绕着这位苏副使的某些传闻,哪还不明白里面的猫腻?

    他只是个小小的百户,便打死也不敢参与到那些文臣们间的争斗中。可如今偏偏是自己摊上了这么个差事,怕是想要撇清都不可得了,这如何不让他变色心惊?

    只是他却不知,苏默此刻愣神的原因,却和这个消息半个铜板的关系都没。他之所以愣神的原因,却是源自刚刚听到的一个名字:江彬。

    我去!这貌似是个大奸佞啊!

    苏默对这段历史不熟是不错,但却不表示他一无所知。至少他就知道,明朝好像就在这个时期左右,几个特出名的人物。而这个江彬,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在他的记忆中,江彬似乎正是出身自边关之地,后来却一跃身居锦衣卫指挥使之职,权势滔天,被后世人将其与赫赫有名的奸佞,八虎还有一个叫钱宁的家伙并列。

    那个钱宁究竟是怎么回事苏默没印象了,但是八虎却是历史上那位有名的荒唐皇帝正德的贴身太监。而这位正德皇帝,此刻似乎也刚刚出阁,才不过是个十岁的孩童。

    算算时间,按照历史所记,这些人都要等正德正式登基后才会一个个冒出头来才对,所以苏默一直都没留心过。可是今天,却猛不丁的就见到这位,苏默惊诧之余便脑子飞快的搜索其关联的记忆。

    其实苏默的记忆并不准确,他果然是对历史很不熟悉。江彬确实是起自边关不假,但是这个边关是河北宣府,却不是延水关。而按照历史记载,江彬在宣府时,也是已经做到了指挥俭事的职位,绝对算的是高官行列了。

    而后之所以能得入京师,一来是因为日后的刘六刘七起义,他于其中镇压有功,再就是其时身处大内的钱宁举荐,这才入了后来的正德皇帝眼中。

    至于说随后成为了锦衣卫指挥使,首先要纠正的是,江彬并没有做到指挥使,而只是指挥俭事。只不过同时,还被正德授予提督东厂之职。

    如此,大明两大特务机构同时落入江彬之手,这才造就了江彬权倾天下的局面。

    顺便说一下,钱宁才是真正的锦衣卫指挥使。也正是因为两人同时为锦衣卫正副手,利益最终出现了冲突,才使得两人从最初的相互勾结,变成后来的反目成仇。

    只不过这些事儿,苏默压根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以他那少的可怜的历史知识,能记得这几个名字,并记得其人大概的走向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试问,在这种情形下,他便是再怎么去努力回忆,又能回忆起多少靠谱的事儿来?所以,在冷不丁的见到了这么一位日后的大头,他惊诧之余更多考虑的是,究竟要不要和这位交好,又或是找个由头先一步干掉他才好。

    而无论是交好江彬还是干掉江彬,他所有基于这个目的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身利益的考量。至于说江彬是忠是奸,他才懒得去费那个心思管呢。

    纵观华夏几千年的历史,越来越多的考据最终证明,许多名人曾经的评述都极不可信。其中固然有错误曲解、以讹传讹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充分诠释了“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这一定律。

    苏默并不是傻乎乎的热血愤青了,所以他既不会相信所谓的忠就是真正的忠,也不会固执的认定历史记载的奸就是真实的奸。所谓忠奸,无外乎是历史环境、身处阵营地位,以及利益最终所得而定位的。

    所以,他其实很明白,自己根本无法真的分辨那些所谓忠奸,那么,只要保证自己的利益才是第一要素。忠也好,奸也罢,与他有什么相关?说不定几百年后,他苏默的名字也会被人所记,只是就不知将会是忠,还是奸了。

    “苏大人,苏大人!”

    耳边传来呼唤声,将苏默从沉思中唤醒,迷茫着循声看去,却见孙百户和江彬二人都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这才猛然省悟过来。

    “哦哦,那个什么,呃,不错不错,你们做的很好。”他咳咳两声,嘴上随口胡乱应着。反正不管什么事儿,先褒赞人家一番总不会错的。

    孙百户和江彬面面相觑,这是闹什么鬼?什么就不错不错,什么就我们很好啊?咱们现在问的是要怎么办好不好?都说眼前这位的官儿,是走门路搞来的,现在看来果然不错啊。

    两人心中暗暗腹诽,面上不免就露出几分异色来。便是江彬此刻也不过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还远未到后来的狡猾。只不过那份天生的擅于察言观色,投机钻营的性子,却让他随即做出了最适当的反应来。

    “多谢大人褒赞,这都是咱们应当应分的。就是那使团不知怎么回事儿,到了这时还不见他们来人。如此轻慢大人,小人实在是为大人愤然啊。大人,您看咱们这会儿…….”他陪着笑脸儿先是恭维了一番,随即拉长了语调问道。

    苏默悚然一惊,这才搞清楚状况。按理说消息应该已经传到大同那边了,既然如此,使团那边却没有动静,难道是使团还未到达大同?亦或是人家根本不搭理他?若是前者倒没什么,但若是后者,那可就有些不妙了。

    想到这儿,他微一沉吟,抱拳对江彬微微一笑,又问道:“江统领是吧,这次真是劳烦了。但不知可能确定使团的位置?如今他们可在大同?”

    江彬唉哟一声,在马上哈了哈腰,赔笑道:“先生便唤小的名字便好,可不敢当先生统领之称。至于先生所问,据咱们探知,使团早在数日前便已抵达大同,只是对外宣称因筹措粮秣等物,这才迟迟未能继续启程,想来便是在恭候先生吧。毕竟若无先生这等才子同行,这使团的份量不免大为失色了。”

    这么说着,他眼神偷偷的瞄着苏默,眼中有种奇异的光泽闪过。往常他也见过一些个文人士子,但却从没有一个如苏默这般,待自己这般和煦的。

    在那些人眼中,武人都是些粗鄙之辈,根本不配他们正眼相看。江彬每每为此又是憋屈又是愤怒,但却终是不敢发作,只能忍着。

    而今天,这位据说是极有名的大才子,不管那官儿怎么来的,但终究也是钦差身份来着,却对他温言相向,这让他大为受用的同时,也不由的暗暗感激。

    他心思灵动,感觉更是极为敏锐。他能感到,苏默对他表现出的态度绝不是装出来的,甚至很自然的带着种平等尊重的意味,这让他又是惊奇又是激动。

    所以,刚才那番话固然有做作的成分,却也带着几分真心。以至于他连称呼都换成了“先生”的敬语,再不是之前的大人那样的公式化的称谓。

    数日前就到了?苏默哪里知道他此刻的心思,闻听他如此回答,眼神顿时就是猛的一缩,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升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