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各有所思
    ,!

    再次转回大帐,里面早有人收拾利索。? ? 周重负手站在案前,目光遥遥透过帐门望向远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

    身后脚步声轻响,刘统领从后面不知什么地方转了出来。看着周重的背影,抱拳躬身道:“将军。”

    周重头也未回,仍是沉默着。刘统领也不着急,转身从案子上取过茶壶,斟了一杯茶放好后便默默的侍立一旁。

    “子正,你怎么看?”半响,周重长长吐出口气,低声问道。

    这子正便是刘统领的字,刘统领大名刘全,延水卫所三个统领中,他才是周重真正的心腹。

    “不好说。”刘统领听到周重问起,沉吟了下,这才缓缓的道。周重一愣,霍然转回身来,诧异的看向他。

    自己这个心腹向来足智多谋,往日许多事儿周重都是与他商议,对其极为倚重。而刘全也不负所望,总是能给出精准的建议。但今天忽然说出个不好说来,让周重哪能不讶异。

    看着周重惊异的看着自己,刘全苦笑笑,摇头道:“这小家伙贼滑的紧,看似明面上嘻嘻哈哈,实则心智沉稳,便是经年老吏怕也不如。这一时半会儿的,属下实难做出准确的判断。还有……”

    他说到这儿,微微迟疑了下,脸上露出踟蹰之色。周重眉头一皱,不悦道:“还有什么,怎的吞吞吐吐起来,往日你可不似今日这般。”

    刘全目光闪烁了下,犹豫再三,这才长长吐了口气,苦笑着叹道:“将军休怪,只是此事属下也拿不准,偏又……咳咳,其实就是,属下觉得他似乎察觉到属下的存在了。”

    “什么?”周重猛然一惊,顿时睁大了眼睛。“你确定?莫非你不小心露了什么手尾?”

    刘全抬头苦笑:“将军当知属下的性子,怎么可能露什么手尾。而且属下也真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现了我,可就是有种说不出奇怪的感觉。那感觉……那感觉……”刘全皱着眉回忆着,嘴上却是没法形容出来。

    周重眉头皱的更紧,不由的也沉思起来。这个苏默,给他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将军,您这可确认了?”帐中一时寂寂,半响,刘全率先打破沉寂,忽然问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周重却毫不惊讶,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刘全一愣,定定的看向他。

    周重叹口气,低声道:“东西没错,应该就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可是偏偏他的回应不对,但却似乎又不像是作伪,老夫也是有些拿不准了。”

    说着,他移动脚步在帐中慢慢踱了几步,似解释又似自语般道:“他姓苏,祖籍籍贯也能对上,东西也没错,算算年纪也恰好合适,按理说不会错的。可为什么竟似不知道那句词呢?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不知道呢……”

    刘全目光随着他脚步而动,听着他的喃喃低语,也是不由的皱眉。想了想,才小心的道:“那将军之意......”

    周重顿住脚步,沉吟片刻,才轻轻摇头,叹道:“且莫惊动他,再看看,看看再说。”说到这儿,忽然又沉声道:“但一定要保护好他,明日他们便要上路了,你亲自去选一百精锐,挑个稳重机灵的带队,直到他和使团汇合为止。”

    刘全神色一凛,退后一步叉手应是,随即大步走了出去。帐中,周重目送着他远去,眼中光芒闪烁着,低声喃喃的道:“苏默苏默,你是他吗?”

    语气中,又是期待又是沉重,隐隐的,似还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兴奋来……

    与此同时,延水镇那处客栈的小院中,苏默此刻也在以手抚额,一脸的苦笑。

    面对着看向自己一脸拘谨的徐经主仆二人,他是真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一根筋的傻书生,从知道自己是什么钦差副使后,便完全没了先前的洒脱豪爽,不但不敢睁眼看向自己,便是他说个什么话,徐经也会立即弹簧似的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拱手回答。

    不唯如此,开口闭口的称呼苏默为“大人”,对自己也是自称“学生”,无论苏默怎么劝解,他都是唯唯称是,但一张口还是该怎样就怎样。弄的苏默浑身跟招了虱子似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至于那个小正太伺墨,这会儿也不敢炸刺儿了。小脸苍白着,两眼中全是绝望之色。这大恶人原先还是苏公子时,自家公子就有顶不住压力,准备妥协给自己改名的趋势。

    如今他竟一转身成了钦差大人这种传说中的物种,伺墨觉得自己已然离着那狗剩、猫剩什么的越来越近了,怕是再也没有回转了。这让小家伙心若死灰,彻底的垂头丧气了。

    旁边何莹却是抿着嘴儿偷乐。何女侠才不会多想什么身份之类的,在她的思维中,苏默便是苏默,哪怕他当了皇帝也还是苏默。既然他仍然是苏默,那其他的就都不重要。

    嗯,好绕口的说。这种粗疏到了极点后,以至于都透着些诡异的思维方式,是不是后无来者不知道,但绝对是前无古人而无可置疑的。

    所以何女侠很欢乐,尤其是当摸着怀中那一卷儿票票时就更欢乐了,以至于两只漂亮的大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了。

    那是五百两啊,财了!何女侠心中欢呼着。

    在苏默完全不顾廉耻的强买强卖下,在周重这个延水关无冕之王的强大威压下,关二爷的家财中很快就消失了五百两的额度。由此支出明细上也多了一行字:某年某月某日,购入魔镜一面,付银六百两整。

    嗯,等等!六百两?没错,就是六百两。苏老师可是深通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道道儿,本着有财大家,有钱大家赚的准则,将原先讲好的五百两再次提高了一百两,然后大撒银弹,顿时将跟着承办此事的一干官兵尽数击溃,并由此收获了广大官兵的一致好评。

    当然,已经被羁押下去的关二爷那儿会不会有不同的意见,苏老师很讲规矩的拜托给了官兵们,请他们一定要做通关二爷的思想工作。请关二爷明白,魔镜那可是宝物,非六百两不能购得。众官兵深以为然。

    而剩下的五百两,打从拿到手后便被何女侠以怕苏默大手大脚的理由,果断的抢到了掌控权。

    有了这笔钱,什么宝剑、革囊、披风的,岂不是想买啥样的就买啥样的?这简直不要太幸福了!何女侠甚至已经开始筹谋,是不是要购置整套装备的大计了。

    所以,此刻的她而言,苏默的尴尬也好,徐经的转变也罢,还有伺墨的绝望委屈什么的都是浮云。本女侠忙着哩,这一大笔钱,该要怎么花出去呢?

    如果苏默能知道何妞儿此刻所想,一定会大骂败家娘们儿的。可惜,他实在倒不出手来啊。

    “衡父……好吧好吧,我还是把事儿跟你说透彻了吧。否则你这起来坐下的,他喵的你不晕我都要晕了。”再次劝说无果后,苏默彻底表示败退。

    将自己从武清文会后,与沈松的争斗,一直到何莹被掳,再自己被掳,然后又到莫名其妙的横穿上千里到了这西北之地的种种,捡着能说的都说了一遍。而对于自己忽然被按上了这个什么副使的猜想也说完后,已然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

    口干舌燥之余,端起杯子将冷了的茶一口饮尽,这才长出一口气道:“衡父,事儿便是如此了。你想想,我一个连县试都没过的童生,怎么可能担任什么副使?这真的就是家里长辈为了保护我,求的天子给的一张护身符而已。这下你都明白了吧。”

    对面,徐经早已听的目瞪口呆。苏默这一系列的经历,简直如同玄奇的话本似的。

    能力提千斤的变异猴子、神秘诡异的老和尚、玄奥奇妙的地下暗河、千里追杀……

    良久,徐经大张着的嘴巴才缓缓合上,噗通坐倒椅子上,目露痴迷的低叹道:“恨不能也做此奇妙之旅…….”

    苏默就使劲翻个白眼。妈蛋,奇妙之旅?要不要你也试试被人追杀千里,在烟咕隆咚的冰冷河水中饿上几天的滋味啊?还奇妙之旅呢,我奇妙你妹啊!

    这么腹诽着,忽然见徐经猛然又站了起来,正气凛然的道:“讷言,如你所说,这副使之位可权且担之。但是一旦事闭,当立即主动请辞才是,万万不可贪恋不去!”

    苏默茫然,不明白他忽然激动个啥。

    徐经捶手顿足,大声道:“贤弟好糊涂!岂不知成化时的传奉官之事?你若贪恋此位,必惹天下人不齿,一世清名尽毁矣!吾辈读书种子,功名但从直中取,岂可行此下作之事!”

    哎呦我去!苏默这下明白了。可是明白归明白,这尼玛可不要太冤了?哥连科举都不肯参加,你怎么就认为哥要贪恋权位了?

    他喵的,果然不是真官儿就没威慑力了啊。瞅瞅这货,听明白哥这只是个权宜之计的假官儿,顿时就原地满血复活了,哪还有半分先前唯唯诺诺的模样?你他妹的,要不要这么现实啊。

    还有,那个什么狗屁的“传奉官”又是什么东东?听上去很拉仇恨的样子。他喵的,皇帝老儿究竟是个什么意思,莫不是这其中还有别的弯弯绕儿?

    被徐经一篇炮轰后想到某些可能后,苏默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