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江阴徐经
    ,!

    野渡无人舟自横,这是大诗人韦应物山水诗中的一句名句。此诗静中有动,动静结合,极尽恬淡闲适之美妙意境。

    可是重点是前面四个字,一个是“野渡”,还得是“无人”。而在此刻的延水渡口的河面上,舟上不但有人,还有四五个人的时候,那舟也“自横”了,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要问为啥会这样,简单,因为罪魁祸首就是咱们的苏默苏大官人。

    这货闲的蛋疼去逗弄人家一个小书童,一个恶心的故事讲的那叫一个大声。于是成功恶心到了小书童的同时,却也将一船人包括艄公也一起恶心到了。

    这连艄公都趴在船舷吐的稀里哗啦的,那舟要是不“自横”才叫见了鬼了呢。

    “唉哟,一个笑话而已,你们这抗性也太低了吧。丫头,你没事儿吧?我可没纸袋给你啊。”苏默也有些毛了爪儿,先是冲着艄公抱怨了一句,连忙又来看何莹。

    “呕——你还说!”何二小姐吐的翻江倒海的,刚好一好却又听他提起纸袋,顿时又是一声干呕。

    船上其他几人也同时怒目而视。尼玛这是笑话吗?笑话是让大伙儿开心的,你他妹的这是拿大伙儿开心啊。

    众怒了,这是招致众怒了啊。苏默缩了缩脖子,臊眉耷眼的低下头,只作关心何妞儿状,轻轻抚着她后背同时低声安慰着。这会儿打死也不能接招哇。

    好在这段河面虽宽,水流倒也并不太急。船上众人一通乱后,艄公毕竟是水上讨生活的,最先爬起来,不迭声的对着众人赔了礼后,几下就将船调整过来,重新平稳的向着对岸驶去。

    只是这次再操舟的位置,却离得船舱远了好多。看向苏默的眼神中又是忿忿又是警惕。

    这郁闷个天的,人家客人说话自个儿好奇个屁啊,非要去偷听,却搞成眼下这结果,实在是想抱怨都没法儿啊。但是对于苏某人这货的面孔却是记了个牢牢的,下次便打死也不载他了。

    前面那文生主仆俩也消停下来,小书童抽抽噎噎的低泣着,一边帮主人取了水漱口,一边低声跟主人说着什么,时不时的转头仇恨着某人一眼。

    主人脸上便露出诧异的神色,随后又变幻成苦笑和无奈之色。只是再看向苏默二人这边的眼神,便渐渐频繁了许多,也多出几分玩味之意。

    何莹作为女人,特有的敏感让她很快察觉了异样,稍一琢磨便回过味儿来。低哼道:“你又再搞什么鬼?”

    苏默一脸的茫然:“什么搞什么鬼?你说什么啊,听不懂。”必须听不懂啊,欺负一个小正太,这事儿太没节操了,打死也不能承认。

    何莹见他不认,不由的微微疑惑。但想想这厮之前的斑斑劣迹,顿时就将那疑惑抛开,伸出小手抚到他腰间嫩肉,哼道:“你不懂才叫有鬼。快说,人家怎么招你了?”说着,妙目向着那边主仆二人瞄了一眼。

    苏默一脸的严肃,认真道:“不许污蔑我,我是那样的人吗?不认不识的,那童儿也不过是个孩子,你想什么呢。”

    何莹那发力的小手就渐渐松了下来。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可不是嘛,那主人打上船就没跟两人有任何交集,那书童才那么点大……咦?不对不对!

    何莹猛然想到一点,顿时没好气的瞪了这货一眼。那童儿小又如何了?以这货的操行,他会在乎吗?当初自己还不是被他整日气的要死?自己可还是个女孩子呢,看他何曾在乎过?何曾有过半点谦让?

    眼见这货一脸的正气凛然,眼珠子却是骨碌碌转个不停,何莹再次坚定了心中所想。只是这混蛋一副宁死不招的模样,她也不好太过逼迫。

    毕竟,男人最是要脸面的,他便再如何宠溺自己,自己也不可恃宠而骄,真个去忤逆他。所谓夫为妻纲,便是如此。

    何妞儿虽是彪悍娇蛮,但是在这一节上,却是跟这个时代所有的女子并没什么不同。

    当下只是恨恨的白了他一眼,随即转头冲着那又转头瞪过来的小书童奉上一个温柔的笑脸。

    她本就生的俏丽,有心之下,这一笑直如春回大地、百花竟放。而那小书童不过才十四五岁,也正是刚刚开窍,少慕方艾的年纪,眼见那美丽的女子忽然对着自己笑,顿时就是一呆,随即便羞红了脸颊,一阵的手足无措。

    慌乱之下,强自绷着小脸转过头去,却又不禁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觑着,一遍又一遍的,只盼着能再看一次那个让他怦然心动的笑靥。

    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之所以一上来就对苏默抱有莫名其妙的敌意,未尝不是因着这个美丽的女子的缘故。这无关好色品性什么的,纯是一种天生的雄性本能而已。

    自己书童的这种欲盖弥彰的表现,旁人或许一时还觉察不到,但是作为主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心下好笑之余,又不由的苦笑。这都什么事儿啊,自己受这池鱼之殃可不要冤死?

    不过那家伙也是,跟个孩子也不肯吃亏,竟用如此促狭的手段捉弄人,亏自己先前还赞他有君子之风呢。这家伙,有趣有趣。

    这么想着,忽然站起身来,径直往这边走过来。到的近前,微微一笑,抱拳一揖,朗声道:“贤伉俪请了,在下江阴徐经有礼了。”

    何莹猛不丁见徐经过来,心下就是咯噔一声。人家这是要来找场子了,这死人便是能生事,看你如何收场。

    心里想着,脸上却不显露丝毫,只是起身微微敛衽,随即站到苏默身后去了。

    在外人面前,该有的礼数必须到位。无论如何,自家男人在这儿,对外一切便当由男人应对。这是礼法,也是对自己男人的尊重。

    徐经看的分明,眼中不由划过一抹赞赏。

    苏默却哪里明白这些,这货除了记得一肚子古诗词和书画之类的外,对于古礼那是一窍不通。别说古礼了,就连这个时代最基础的四书五经,那也是全然的莫宰羊。

    所以这会儿,他虽然也有模有样的起身还礼相见,心底里却暗暗猜度着对方的来意。与何莹一样,他首先想到的也是对方是要来找场子的。只不过猜度之余,却也暗暗鄙视,就这么点破事儿也要找场子,这人心胸太狭隘了,太小心眼了,坚决不能和他做朋友。

    “咳咳,原来是徐兄,久仰久仰哈。在下武清苏默,有礼有礼。”心里腹诽着,面上却是丝毫不显,只是那回应的话却没半分真诚。

    徐经不由的气苦,这厮还能再敷衍点吗?好歹自己也是有名的才子啊,往常相见之人,哪个不是听到自己的名字后,都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敬服?可这厮,咦?等等!

    “你……你是苏默?武清苏默?啊,我的意思是,兄台便是那个武清文会上作天地奇画的苏默苏讷言?”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指着苏默叫了起来,甚至连基本的礼仪礼数都忘了个干净。

    嗯?虾米情况?这小子听过哥的名头?苏默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但随即却不由的颇是得意起来。

    看看,看看,原来哥的名声已经这么响亮了,便是身在如此荒僻的地方,随便跳出个傻缺都知道哥。呃,呸呸!一个傻缺知道哥的名头,似乎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吧。

    他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神仙也想不到他脑子里又开始歪楼了。徐经见他发愣,顿时醒悟过来,连连拍拍头,拱手道:“苏兄莫怪,是经冒昧了。但不知苏兄可还记得姑苏唐寅乎?”

    嗯?唐淫虎?那是什么鬼?苏默一时没反应过来,“唐淫虎…..咳咳,这个,徐兄啊,虽然说起来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我还是要申明一下,在下乃是圣人门生,所结所识皆君子辈。那位……咳咳,这个淫虎啥的,真心是不熟哇。”

    唉哟我倒!

    徐经听他犹犹豫豫一通说,先是一呆,随即反应过来。但是反应过来后却是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尼玛真的是伯虎口中那个惊世奇才吗?这就是那个通古博今、书画词赋无所不精的武清小才子?尼玛,连个助语都听不懂,这这…….还淫虎,我去的!这一刻,徐经真的是彻底凌乱了。

    “苏……苏兄哇,在下说的是……说的是姑苏唐寅,字伯虎的那个!不是什么唐……唐淫虎的!”好歹镇定下心神,徐经几乎是颤抖着语气重新描述了一遍,看着苏默的眼神儿,那叫一个幽怨啊。

    苏默一愣,恍悟道:“啊,你说的原来是这一只啊。认得认得,太认得了啊。哎呀,那你说的唐淫虎是不是他兄弟?他竟还有个名儿如此犀利的兄弟,骚情!太骚情了!回头再见到他,定要他给我引见引见……”

    咣当!

    徐经实在是受不住这种打击,脚下一个踉跄,当场就两眼一烟,直接一头栽倒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