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剥夺和赋予
    ,!

    苏默半倚着褥垫,身子随着车子的行进微微颠簸着。微微敞开的上衣袒露出的胸膛上,那块诡异的石头已完全不见了踪影。

    甚至若不仔细看的话, 谁都不敢相信,前几天那里曾被一块石头击中,并折磨了他大半个月之久。

    何莹对此极是忧虑,在她看来,那块石头已经深陷进了苏默体内,也不知以后将会留下什么样的后患。

    但是苏默自己却清楚的知道,那块石头是真的消失了,彻底的化为一缕缕不可见的气息,尽数溶入到了意识中的那团气团里了。

    对于脑海中这团神秘的气团,他自己也闹不清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针对气团对生物发挥的作用,他还给起了个贴切的名字:生命元气。

    而随着最后一缕生命元气的彻底溶入,附加在他身上的那种剧痛,终于也逐渐开始减弱,直到最近几天,已然只是隐隐有些感觉而已,终于脱离了那份煎熬。

    但是何莹不放心,仍是坚持让他呆在车上继续静养。至于这辆车,却是二人经过某处小村时,用沿路顺手打到的一只野猪换来的。与之前那辆抛弃用作陷阱的车厢不同,这辆车确切点说其实就是个带轱辘的平板。四下无遮无拦,风吹日晒的什么也遮蔽不了,只是用作代步罢了。

    当时那个小村子能用这么一辆破车换取一只野猪,整个村子都如过年似的,最终又奉送了半车稻草表达感谢之意。

    何莹对此很是不舍,一路上不知念叨了多少回赔了。苏默却是欣然应下,丝毫不觉得吃亏。这让何莹不知腹诽了多少遍败家,暗暗打定主意,以后对外银钱方面的事儿,自己定要好好提醒下韩杏儿注意,万不可让苏默掌控。倘若韩杏儿不行,那么便自己接手过来,否则便是金山银山也早晚被那败家只败光了。

    这妞儿在和苏默经历了这么多事儿后,已然很自然的将自己划到了苏家内人的圈子里了。

    苏默对此却毫无所知,他在想明白了此行的前后章程后,更多的精神都放在对生命元气的研究上了。

    两人摆脱了嘉曼的追踪后,一路翻山越岭,穿过了大片的原始森林的过程中,苏默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的熟悉技能的机会。于是,这一路上的野兽算是遭了劫难了。那只用来换车子的野猪,便也是由此而来。

    也正是在通过数次的演练中,苏默最终发现,生命元气的功能并不像自己想象那般强大。能抽取生物的生命力不假,但是却有个限度。一旦超过那个限度,便只能最大程度的削弱生物的生命力,但并不能对生物造成立即死亡,最多只是虚弱。

    便比如当日那只老虎便只是虚弱,最后还是靠着顾山和初五他们合力,这才最终击杀掉。

    至于说后来路上苏默初次试验时,一下子就将一株小草抽死,那完全是因为小草的生命力太低的缘故。

    苏默试验了多次后得出了个大概的数值。一般鸡啊狗啊这样的动物,被生命元气抽一次就能使其完全丧失行动力;而超出这个限度,比如黄羊、野鹿、野猪之类的,便都如当日那只老虎一样,只是大幅度的虚弱了。要想击杀,就必须补刀。

    弄清了这个能力的限度后,苏默颇有些失望。因为如此看来,他若要用这种能力去对付一个人类的话,其实是占不了太大的便宜的。最多就是让对方变得疲惫或者迟缓,毕竟生命力这种东西不会表现的那么立竿见影。

    当然,若是对付那些年纪大的,或者本身已经受了伤害或者患病的,那这种能力的效果就很可观了。一个不好,真可能造成立即死亡的结果。

    除此之外,再就是拿来阴人最合适了。即便是一个健康的正常人,若是被他来上一下,初时肯定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在之后的年月里,将会突然变得孱弱起来,然后很快的走向死亡。这种死法,绝对神仙也查不出原因来。真真的如同丧失阳寿一样。

    而这招发出后,抽取了的生命力也会转化成能量,壮大苏默自身的生命力。但具体能壮大到什么程度,极限又再哪儿,这却是现下难以揣测的。而且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麻烦,苏默也全然弄不清楚。

    但是他怎么想怎么觉得邪乎,这种能力某种意义上,很有些像是金大侠笔下的“吸星**”啊。不同的是,吸星**是吸取敌人的内力,他苏默吸取的却是目标的生命。

    可是换个角度想,所谓内力又何尝不是生命的一种表现形式?甚至严格来说,他这招生命抽取,比那吸星**更加邪恶恶毒百倍。

    所以苏默觉得,这一招最好是能不用就不用,免得遭了什么天妒之类的,不定哪天就给自己来个雷劫啥的给劈了。就算没那么玄幻,但吸星**不也有种种后患,到最后会无法控制,走火入魔吗?

    按照金大侠描述的那种走火入魔的下场,苏默代入己身想想,想到自己脑袋或许某天爆开的场面,就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

    死,在确实抗拒不了的情况下只能接受。但是死的那么难看,就绝对不能接受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招眼下却是他最犀利的杀手锏了,当做一种底牌实在再合适不过了。由此,对这一招抽取生命,苏默也取了个形象的名字:剥夺。

    具备了剥夺这个技能后,某种意义上,苏默那个仙师的名头,多少也算的名符其实了。夺人阳寿啊,那可不是神仙手段了吗?当然这种事儿决不能传出去,否则神仙立刻就会变成魔头。这天下除魔卫道的可不要太多了。

    有了这么个诡异的,却又说牛半不牛的技能,偏偏又不能随便用,让苏默很有些纠结。在纠结很久之后,忽然灵光闪现,他有了个新的念头。

    既然这种能力可以剥夺,那么可不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进行赋予呢?若是可以的话,那可就牛掰大发了。

    但是如果赋予的话,又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伤害的程度会是多大?他可不想为了装逼,弄的自己小命不知不觉的没了。

    所以,这几天来,他反复的思索着,却是从不敢去真的尝试。就在这种患得患失的臆想之中,何莹提示他,到了延水关了。

    转头四下打量着,眼前的延水关并不像中原其他关隘,有着高大的城墙,强悍的守卫之类的。确切点说,这个所谓的关,说白了就是个地名儿。真要说险恶,也只是前面那条湍急的大河了。

    这里与其叫关,更贴切的叫法应该是渡口。

    这个念头很快便得到了证实。此地在当地人的口中,其实就叫做“船坞角”,是一个天然的小码头。真正的关却是在过了河后又二十余里之外,那里有一处土岗,上面修有工事,才会有朝廷的一卫兵士驻守。

    眼前这个渡口虽然简陋,但却很是热闹。两边零散着修有一片片建筑,远远的延伸出去,形成一个规模不小的市集。其中小半是供往来之人歇脚打尖的茶肆酒铺,大半却是些货场买卖的货栈。

    整个船坞角里,往来之人也多是商贾行脚的,多有经过两人马车的,都对两人投来诧异的眼神。只是那诧异之中,却又带着明显的警惕疏远之色。

    苏默看了一会儿,略一沉吟,对何莹道:“找个地儿,把这马和车都换成银钱,然后找个歇脚的地儿洗漱一番再说。”

    何莹吃了一惊,讶然道:“什么?卖马车?为什么?”

    苏默坐起身也凑到车辕上,朝着一个偏僻的货场指了指,示意何莹过去,一边低声道:“太扎眼了。你瞅瞅四周,哪个像咱俩这样的?人家的马车要么专门是拉货的,要么就是专门坐人的。就咱俩整出个四不像来,一看就不像正经来路。这会儿还好些,若是去了河对面,只怕立即就能招来官府过问。咱们身上没有路引,一旦查起来的话,很容易就会露了馅儿。”

    何莹恍悟,但随后又面露忧色,转头看着他轻声道:“那……那你的身子……”

    “没事,我坚持的住。”苏默一挥手道,但随即又做出虚弱状,低声道:“只要你好生伺候着,多给些能量我不就行了?”

    何莹初时还有些犹豫,但听了他后一句顿时满脸通红,狠狠的啐了一口,丢下个俏丽的白眼,扬鞭驱马而走,干脆不搭理他了。

    这无耻的家伙,一路上不知玩了多少回“要能量”的把戏了。每次都把何莹弄的骨酥筋软的,虽不及于乱,却另有一种**滋味。何莹虽是心下也极喜欢,但碍于女孩儿的矜持,却怎么也不可能大明大亮的认了吧。

    如今这家伙又来这套,何莹当然不会去接茬儿,只是转过去的脸上却是眼波儿流转,心下莫名的火热起来,慌慌的也不知在期盼着什么。

    到了那处货场,自有伙计迎上来接着。何莹当仁不让的上前接洽,一点机会不给苏默插嘴。这货的败家行为,让何莹深恶痛绝。她很是担心,若是由着苏默去卖的话,得来的钱会不会够两人的盘缠的。

    苏默当然不会想到自己已经被打上败家子的名头了,看着何妞儿那么积极,便也就由着她去。往后面临河边晃了过去,纵目眺望两岸风景。

    此时天已黄昏,秋日特有的两头凉的天气,在这西北之地愈发明显。尤其是又是在临河之处,身处河岸的这边还感觉不出什么,但是远一些的对岸处,却起了一片薄雾,看过去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

    就在那片朦胧中,苏默忽然目光一凝,紧紧的盯向了某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