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异能的变化
    ,!

    气息越来越轻,渐渐的似是停息了一般。四下里所有的声息都消失了,便如同整个人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脑海中渐渐形成一个画面,那是一种极致玄妙的感觉,明明知道这只是一种感应,却偏偏如同双眼直接看到的一般,一切都那么真实清晰。

    胸口那块诡异石头的形状,还有石头四周肌肤、血肉的跳动。甚至,还有某种无法描绘的物质,如同缕缕气息般的漫延着。

    放眼四周,整个视界都是血肉和那块石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精神的进一步沉入,脑海中反映出的这个世界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广,直到无边无际起来。

    到了最后,苏默甚至有种震撼的感觉,仿佛自己化身成了一滴水、一粒微尘,眼前那块原本只有拇指大的石头,此时已然变成了如同一颗星球般巨大,高高的悬在无垠的血海这种。

    星球四周不停的散发着丝丝缕缕的气息,这种气息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让他非常肯定的存在着。

    这些日子以来,他能明显的感到石块在不停的消融着,原本在他认为,消融的石块是融进了他的身体之中。但是此时当他彻底进入这种莫可名状的世界中才发现,原先的猜想根本就是错误。

    石块确实是在消融,只不过却不是消融于身体中,而是在血肉的侵蚀下,慢慢的汽化,最终化为那种诡异的气息,顺着某种玄妙的路线,一路往脑海中汇聚着。

    按照眼下这种速度,苏默默默估算了下,差不多还要至少十天半月的时间才能彻底完成。这让他不由的苦笑起来。

    果然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要付出一些。至少还有半个月的苦头,便是接受这块石头的代价了。

    半个月的痛苦啊,没人知道这种痛苦的滋味,实话说,若不是苏默意志足够强大,若不是他心中的执念太深,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愿承受下去。那种痛苦,让他真真的了解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算了,忍着吧。

    他弄明白了眼下的情形,只得无奈的认命了。接下来,要查察下,有了这块石头后,究竟获得了什么样的能力。

    首先试着感觉下六识。

    之前经过了多多那块石头的淬炼,使得他六识强大无比,超出常人不知多少倍。如今得了这块石头,更是直接融入了进来,想来能更进一步强化这种能力吧。

    他这么想着,但是才一催动,便不由的顿时脸色大变。六识不但没能强化,甚至连外放都不行了。在不直接以五官参与的前提下,所有的感觉全被禁锢在这块石头四周。

    这种变化让他不由的心头巨震,顿时将他直接震出了那种境界。随即,胸口处传来的剧痛,让他不由的哼出声来,满头满身的都是大汗淋漓。不过片刻功夫,整个人便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四肢不受控制的痉挛着,似乎浑身的血肉都要凝缩到胸口嵌入的那块石头中去。不但如此,此刻,整个胸膛也散发出红彤彤的眼色,乍一看去,便如一蓬火焰跳动似的,情形诡异到了极点。

    完蛋了!难道自己的猜想都是错的,这块石头并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超人的能力,而是真正的要命玩意儿?

    好半天,那种剧烈的变化才渐渐减退,苏默从疼痛中恢复神智的第一时间,不由的露出苦涩的笑容,对自己原先的判断开始怀疑起来。

    他却不知道,就在刚刚他催发的那一刻,远在京城中英国公府的某处后院里,一直蹲在卫儿肩头的多多,忽然背上的三道紫毛猛然乍起,霍的就那么直立起来。两只豆大的小眼中闪出莫名的光彩,遥遥望向西北方向。

    片刻后,就在卫儿的惊呼声中,小鼯鼠化作一道流光般的残影,瞬间窜了出去,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被这突兀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的卫儿,直到过了大半天才回过神来,顿时惊慌起来,放声大哭着奔向后房。

    不多时,整个后院便都被惊动了。苏宏、福伯、韩杏儿等人全都围拢过来。

    等到问明白情况,众人都是呆住。片刻后,苏宏首先按耐不住,起身就往前面跑。他要去找英国公告辞,然后去找儿子去。

    其实从杏儿等人来后,一知道儿子失踪时,他就想去了。但在英国公的再三劝说下,这才勉强按捺住焦灼。

    但是此刻,那只奇异的小鼠竟然突然跑掉了,这让苏宏心中顿时升起不祥的感觉。这种感觉毫无理由,却是让他片刻都压抑不住了。

    紧随在他之后的还有杏儿,与老爷子比起来,杏儿更了解多多和苏默之间的密切。如今多多忽然跑掉,莫不是真的苏默出了什么事儿?

    一想到苏默可能出事,韩杏儿只觉的整个世界都要塌了。想也不想的便跟着公公身后跑了出来,至于要去哪儿,又怎么去,却是脑中完全一片空白,似乎连思绪都在这一刻停滞了。

    这一老一少动了,顿时引得国公府鸡飞狗跳,一片的混乱。直到英国公张懋得了信,亲自挡在门口,劝说半响不果后,怒问他们往哪里去找时,这才好歹让两人安静下来。

    英国公府上的骚乱苏默不知道,此时的他被疼痛折磨的连动根小指头的劲儿都没了。

    六识不但没有强化,甚至完全被禁锢了,这个打击实在有点大,大到让他这种乐天的性子都有些接受不了了。

    “我圈圈你个叉叉的贼老天啊,哥是主角!主角嗳!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老子……嗯?!”

    他仰躺在榻上,身子因为剧烈的刺激,仍在时不时的反射性的抽搐一下,口中喃喃的嘟囔着,眼角却有泪水滑下。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原本要是没得到,倒也没什么感觉。可是这种尝到了滋味后,却忽然某一刻发现又失去的感觉,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尤其是苏默之前还报了那么大的期望,这种现实的反差,便愈发强烈了无数倍。以至于苦涩的泪水都不可自抑的流下来了。

    只不过那喃喃的抱怨才说到一半,猛然间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却让他的抱怨戛然而止。下一刻,微微闭上双目,脸上的颓废和苦涩,瞬间化为了狂喜之色。

    何莹跟着进山去打猎了,便拜托了村长照顾好苏默。刚才苏默因为疼痛,也不知发出多大的响动,他下意识的便侧耳去听。这种动作,完全是一种无意识的反应,以至于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

    只是就在倾听的那一瞬间,忽然从远至近、接连不断的各种声响的入耳,让他猛然惊醒过来。

    六识的强化不是没了吗?那这会儿的声音怎么会如此清晰?还有,自己明明已经退出那种玄妙的境界了啊。按照以前的经验,不在那种境界中,他是绝不会达到这种听力程度的。

    莫非……

    他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强压着心中的激动,再次侧耳听去。这一听,让他彻底狂喜起来。

    隔壁屋子里老村长儿媳的走动声,摇动纺车的噜噜声,还有外面院子里老村长跟村人的说话声,以及再远处狗儿的叫声、母鸡捉虫的咕咕声,村口树上的鸟儿蹦跳声,时不时的低鸣声,甚至更远处小溪中,鱼儿逆水而游的哗哗声…….

    这所有的声音,由近及远,都在层次分明的次第传入耳中。甚至,比在原先那种先进入空灵境界后,才能听到的声音还要清晰的多。至少,这种如闻声如眼观的层次分明,便是原先从未达到的。

    六识强化不是没了,而是不能在刚才那种状况下激发!还有,现在已经不需要刻意的去引导进入那种空灵之境才能达到,而是成了一种本能,一种在正常状态下就能自然而然运用的本能了。

    从地狱到天堂,这种剧烈的反转,简直让苏默欢喜的要炸开了一般。

    主角光环啊!哥们果然是主角啊。这种逆天的好事儿都发生在了哥身上,以后这么发展下去,哥们会不会终有一日,破碎虚空,真的成仙飞升了呢?

    这一刻,某人哪还有先前半分颓废的模样?满脸傻笑着,两眼放光,嘴角明显一道晶亮蜿蜒而下……

    许是老天爷也看不过这货此刻的猥琐样儿,胸口前的伤处忽然猛的大跳一下,霎时间将他从yy中痛醒过来。

    这一下来的极为突兀,以至于他毫无准备下,不由的张嘴便是一声大叫。

    这几天来,为了不给人家添麻烦,便是再痛苦的时候,他也只是咬牙发出几声低哼。这让老村长等人甚至觉得他的伤或许不重,只不过就是看着有些古怪吓人而已。

    但是这会儿猛不丁的一声喊,可真是差点没吧老人家惊的坐地上去。

    这是什么情况?前几天一直好好的,偏偏他那浑家跟着进了山,他这儿就出状况了,这让老头如何向那闺女交代?怕是到时候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了吧。

    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哦,明明是一片好心,后面换来的可不一定是好果哇。这一刻,老村长滴那颗心啊,拔凉拔凉滴。

    正满心惊慌的往门里跑,却听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一个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村长,村长,出事儿了!良子哥他们碰到了个大家伙,何姑娘被伤到了…….”

    什么?!

    老村长刚迈进门里的脚顿时僵住了,接着,身子一晃,已是一头往地上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