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出路
    “延……延安府?怎么可能?”大堂上,何晋绅父子瞠目结舌,一脸的不敢置信。

    沈松一战如今顺利收官,两父子正满心忧虑何莹安危之际,却忽然接到张悦派人来报,说是有了苏默的消息,当即便匆匆赶到了苏家庄。但却没想到,得到的确实消息竟是自家闺女和苏默曾出现在延安府。

    延安府,那可是横跨了整个山西,已然进入了陕甘地区,达到边疆了。离着武清所在的顺天府何止千里之遥,尤其是山西地区道路崎岖,若说这个消息属实,那岂不是说这么多日子以来,那两人都是一直在一路向西不停的行进?

    可是问题来了,在明知道这边众亲人都担忧他们安危的时机,这俩人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竟然不先回来,反倒一路往西而去呢?

    面对着何家父子的疑问,张悦和胖子相对互望一眼,都是一脸的苦涩。因为这个问题,他们也很想知道。

    “何老爷子,此事我等也是不知。但以我们得到的消息说,此次似乎是以令爱为主,我家哥哥却好像有些不妥,一直都是呆在车中。所以,想要搞清楚究竟怎么回事,看来是要往西边走一趟了。”张悦苦笑着说道。

    何言眉头微蹙,脑海中瞬时间涌上七八种猜测,却是怎么也抓不住重点。

    何晋绅却猛然长身而起,哈哈大笑道:“走一遭便走一遭就是,只要知道他二人都安好,便是一切都好。也罢,老夫这老胳膊老腿儿久未活动了,此番便老夫亲自走上一趟。”

    此言一出,何言大惊失色,慌忙拦住道:“父亲,这如何使得!延安府距此千里,一路更是险山恶水、道路崎岖,父亲年事已高,怎受的颠簸。便由孩儿走一趟,定接的小妹安全归来。”

    何晋绅瞪眼,怒道:“放屁!老子不过才六旬不到,何来年事已高之说。区区山西而已,当年,老夫我……..”

    快停!何言脸儿开始发白了。老爷子这是听到女儿还活着,高兴的过头了,要疯的节奏啊,又要吹嘘他当年的英雄事迹了。只是那个当年,您老才二十不到好不好,可眼下呢,你都快六十岁了,再拿那时候的风光来吹嘘真的好吗?

    “父亲父亲,是是是,父亲英勇不减当年,这一点没人敢于质疑。只是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孩儿正当壮年,正该替父分忧,岂有自己安坐家中,却让老夫辛苦之理?那岂不是让天下人骂?还请父亲允准,交由孩儿可好。”何言一头的大汗,苦苦相劝。

    何晋绅瞪着眼看他,何言咬牙硬顶,毫不退缩。半响,何晋绅才悻悻哼了一声,终是让了步。老头儿其实自个儿心里也明白,真论起体力来,自己确实差了儿子好远了。拳怕少壮,岂是说着玩的?

    好歹是将老爷子安抚住了,何言这才转头向张悦问起详细情况来。张悦脸上苦涩愈发浓郁起来,只是摇头道:“何兄,我们所知的已经都告诉你们了,就是前些日子有人见到令妹带着一辆大车,曾在延安府附近出现过。只不过似乎很急着赶路,连车都未下,只问了路途方向后便急急走了。据当时情形看,应该是一直朝延安府而去,至于究竟为什么去延安府,又怎么出现在那儿的,我和你一样,现在都是完全猜不透啊。”

    何言瞪眼,想了想又道:“那报信的人呢?他怎么能确定那是舍妹?”

    张悦和胖子对视一眼,略一迟疑才道:“确切的说,应该说报信之人不是认出了令妹,而是认出了我家哥哥。嗯,更准确的说,是认出了我家哥哥身上的一样信物。至于令妹么,却是咱们根据对方描述,确定了令妹的身份。”

    何言听的不清不楚,越问反倒心中疑窦越重,还待再问问清楚,旁边何晋绅老爷子怒道:“问问问,问个屁啊还问。赶紧追过去,岂不什么都清楚了?磨磨唧唧的,有这时间,这会儿都出城百八十里!”

    张悦等三人大汗。就这么点功夫,能出城百八十里?老爷子您确定那说的是人,不是神仙?

    不过这话谁也不好明说出来,显然,老爷子在听到了自己闺女的消息后,已然彻底失去了淡定的心态了。谁要这会儿去触他霉头,那才叫一个傻逼呢。

    而且,张悦这边其实也心急的不得了了,在通知何家父子来之前便已做好了准备,随时都可以出发了。只是这事儿不交代清楚,实在不好一走了之。如今老爷子这么催促,倒是正中下怀。

    当下,两边不再废话,何言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带着七八个随从,各骑健马,一个时辰后,便与张悦胖子几人汇合,轰隆隆冲出了武清城,直往西边而去。

    而也是与此同时,京城之中,一队不起眼的小型车队也同时出了城门,同样往西边而去。

    没人知道,这两下的动作意味着什么。更没人能预料到,这一去,整个西疆因而风云激荡,将演绎出何等浩大的一场大戏出来。

    那么,作为整个事件的中心人物、始作俑者,苏默和何莹何二小姐,又是怎么出现在延安府的呢?

    时间,回溯到那一日山洞之中……..

    轰轰轰,黑暗的山洞中,发现失去了目标的猴子狂性大发,暴躁的拔起一块块大石,向着四面八方胡乱砸着。

    在这种漫天石弹的威胁下,苏默只能尽力躲避着,如同汪洋大海上一叶小舟一般。

    何二小姐已经昏过去了。在发现了意中人忽然突兀的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这妞儿就幸福的昏了过去。

    也难怪,这不饮不食的硬熬了两天两夜了,又经历了精神上的大起大落、各种惊吓,猛不丁又来一个刺激,就算是神仙也得昏了。

    可是,这个关头,何二小姐昏的幸福了,苏老师可是彻底苦逼了。本来一个人对上阿修罗这个变异的怪力猴子就很难了,现在还要再带上何二小姐这么个拖油瓶,这完全就是作死的节奏啊。

    苏老师其实很想问问她:你是猴子请来的虐我的吗?要不然怎么这么会如此凑趣儿?

    真心不能做朋友了!苏默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好在猴子就是猴子,哪怕再如何开窍,终归还是不能真个跟人比。这阿修罗暴躁之下,一味地只顾发泄,虽然洞内飞石乱溅,却也等若帮苏默掩饰了移动之际发出的动静。

    黑暗中仍能目视这个bug,终于发挥出了应有的威力。苏默努力将精神全部集中到目力上,觑准空挡,一点一点往外移动着。

    在洞里呆了这么久了,他的适应能力更强了,总算是大致分辨出整个洞穴的走向。

    他清醒过来的那边显然就是进来的通路,只不过如今却被阿修罗堵住了。这猴子灵智已开,虽在暴怒中,却仍下意识的将唯一的出路堵住,随手扔出的大石头都是往里面乱砸着。

    而除了这一条路外,何莹原本呆的这个洞里,还有几条大小不一的洞口,只是搞不清究竟都通向何处,又或者干脆就是死路。

    如果换成一般人,这真等于是十死无生了。可在苏默这个身负变异六感的人身上,却终于显现出九死一生的生门。

    洞内有微弱的空气流动,还有隐约可闻的滴水声,那只要搞清楚这两种声音的来源处,那里,就可能是另一条出路!

    将六感的感触开到最大,终于在极度的狼狈中,苏默猛地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

    右侧第三个洞口!

    那里,就是那里,滴水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至于风声,好吧,眼下整个山洞里都是石头飞来飞去的风声,实在是无法分辨了。

    将何莹背在身上,想了想,又将其放下,重新换到身前抱着。如果背着的话,他背后又没长眼,很难说能准确的躲避飞溅的碎石,不会对背上的何莹造成伤害。只能抱着,这样有他当作肉盾,才能让何莹不受丁点儿伤害。

    可是如此一来,他的行动势必受到更大的阻碍,远没有背着人来的利索。

    但他没的选择,在忽然知道了何莹的心意后,哪怕原本心中即便对这妞儿没半分感情,此时此刻也是不可避免的留下了痕迹。

    而世上大多的刻骨铭心,往往都是从这种痕迹开始的。更何况,他对何莹的感觉更是复杂的多,既有男人对漂亮女人的幻想,也有两人种种缠夹不清的纠葛;更因为后来韩杏儿的一番话,引发了他心底的一丝旖念。

    这种旖念,终于在不小心听到了何莹的心声后,迅速发酵起来,终于凝成了最初的一缕心动。

    呼啸的石头划过空中的风鸣,时不时的有碎溅的石子弹射到身体各处,伤势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先是肩头处,一颗拇指大的碎石迸射而至,火辣辣的感觉中,苏默不由的低哼一声,但随即就是大惊。

    他虽是抱着何莹而走,但却是抱着何莹的双腿,让何莹的脑袋搭在肩上,紧贴着他的勃颈处。

    刚才那一下,从感觉上离着何莹的臻首不过是咫尺之距,这要是再稍稍高上一寸,一个不好,何妞儿那小脑袋怕是要开个大窟窿了。

    想想美妞儿脸上忽然多出一个大窟窿的场面,苏默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连忙将她平放下,换成公主抱的方式。可这样一来,再次将他躲避的难度成几何倍数的提升了。

    果然,没走几步,呜呜风声之中,小腿上再次中招。这一下可比刚才那下狠多了,不但将他打的一个趔趄,更是硬生生带走了一大块皮肉,霎时间鲜血飞溅而出。

    猝不及防之下,饶是苏默坚韧的意志,也是终于忍不住闷哼出来,噗通一声单腿跪倒。

    但就是这一声,也终于让阿修罗察觉到了目标所在。黑暗中,石子飞溅的声音猛地一顿,两道幽幽的眸光,瞬间照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