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倒松(九)
    沈大县令带着大队人马出发了,自县衙开始往北门而出。沿路无数武清百姓纷纷驻足围观,指点着议论纷纷。

    对于县尊大人前些日子的纳捐,大伙儿给了充分的支持,县尊大人果然不负众望,竟然亲自带队去铲除那邪物了,这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要知道,县尊大人可是一个纯粹的文人啊。一个文人能不畏危险,为了治下草民的性命,而毅然领兵去对付一个极危险的邪物,这本身就值得人们敬佩。

    于是乎,随着街道两边人群越围越多,最终形成一股山呼海啸般欢呼声和赞美声。

    沈大县令面色潮红、意气风发,耳中听着百姓们的赞美,一颗心儿都要飞了起来。那心中的得意就不用提了,这番计策大为成功,此次之后,不但解决了手中缺钱的窘境,甚至连民心都彻底掌握了。从此之后,就算在这武清彻底站住了脚,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操控了。

    他骑在马上,抱拳向着左右连连拱手,不疾不徐的跟着队伍逶迤而行。

    人群中,几个不起眼的人各自打个眼色,悄然闪了出去,不知所踪。

    另一边,胖子也在看着,只是此刻的他眉头微微蹙起,脸上有思索之色。

    按照他们的设计,这一幕确实应该有,但那应该只是做做样子的队伍,而不是如今这般,竟而玩真的了。

    这个沈松难道真是个爱民的?前面的事儿难道是错怪他了?胖子忽然有些犹疑了。

    要不说,任何事儿虽然可以提前布置,但毕竟没人是神仙,不能将所有意外都算计进去。苏默固然多智,但也想不到眼前这一幕,更不用说他失踪了好多天了,更是猜不到会出现这种变故。

    这下有些麻烦啊。

    胖子暗暗叹口气,略一沉吟,转身钻出人群,冲着某处打个几个手势。

    不多时,一处偏僻的角落中,几个各色衣衫的人凑在了一起。胖子低声吩咐了几句,众人点点头,又纷纷各自离去。

    胖子目送着几人的身影消失,然后自己也深吸口气,忽然纵身而起,几个闪现便不见了踪影。

    没人察觉这里发生的事儿,连东厂的人都没发现。他们现在正忙着呢,以各种角色都围在主角身边。

    队伍浩浩荡荡的出了城,一路往北而去。队伍中,乔奎和狗儿紧紧跟着王义,三人都做了一番装扮,化妆成家丁模样。既然打定主意要拿沈松换富贵了,那就必须全力以赴。至于苏默那边,爱咋咋的吧。

    “头儿,这家伙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莫非真的要去除妖?我怎么觉得怪怪的呢?”乔奎喃喃的低声道。在外面,大伙儿都称呼王义头儿,不会喊档头。

    旁边狗儿也是一脸的迷茫看向王义。这次可不是拍马屁,而是两人真个看不懂了。

    王义却是一脸的笃定,闻听只是嘿的低声冷笑一声,小声道:“这有什么不好猜的?就算是做做样子,也要走上这么一遭的。若我是他,说不定还要安排安排,以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咦?嘿嘿,说不定,还真有些意思了。且看着,记住,咱们是来搜集证据的,其他的事儿一概不管。”

    他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神色变幻一番后,忽然低声郑重的嘱咐起来。

    乔奎和狗儿连忙点头应着,怕被人察觉,三人便不再多谈,只是慢慢跟着,以眼神间或交流一下。

    队伍中,何言也是满腹疑惑,眼望着前面骑在马上沈松的身影,狠狠呸了一声,侧身低声对何晋绅道:“父亲,你怎么看?”

    何晋绅老眼似睁非睁的,似乎要在马上睡过去一般。听到儿子问话,睁眼瞄了他一眼,淡然道:“沉住气!咱们怎么看不重要,咱们的事儿已经完了,剩下的要看那边了。再之后,咱们便只剩下一件事儿要做了。”说罢,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何言狠狠点点头,目光遥遥看向沈松,脸上透出怨毒之色。

    前方的沈松似有所觉,忽然扭头回望,正对上何言的目光,不由的心中咯噔一下,不觉一阵寒意从尾椎骨直升上来。

    与何家的死仇算是结下了,看来日后要想办法,早早除了这家人才是。他暗暗的琢磨着,眼底有杀机闪动。

    只不过片刻间,便又平复如常。忽然抬手让队伍停下,招呼众人聚拢过来。

    待到众人都过来了,他用马鞭遥指着前方道:“诸位请看,那里,就是武清北方这片最大的山林地带了。若说邪物藏匿,当是那里最佳。本县之意,大家各自将家丁散开,团团围了那处,然后剩下的人集中起来一起进入,诸位看如何?”

    众人闻言齐齐手搭凉棚望过去,看过一阵后不由的议论纷纷起来。有赞同的,有反对的,有跟着和稀泥的,半天也没个统一,这叫一个乱劲儿啊。

    沈松看在眼里,喜在心底。他要的便是这么一个局面,唯有这样,他才能趁乱取利,达成自己的安排。

    “明府大人,这样怕是不行。”众人争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由都把目光看向其中一人。这人却是个中年汉子,明叫张卫,乃是张家此番带队的家丁头领。见众人看向自己,便当即说出了看法。

    沈松微微皱眉,哦了一声,问道:“张管事,这是为何?”

    张卫摇摇头,指着前方的山林地带一划,道:“大人你看,这一带少说也得有十里方圆,咱们就这点人,即便围过来也是稀疏的如同虚设,根本不起作用。一旦那邪祟被惊动奔窜,根本连影子都看不到。所以,这围山的法子行不通的。”

    沈松的眉头就蹙的更紧,在马上遥遥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半响才叹气道:“若如此,那只能先保证咱们武清的安全了。这样,大家只围住靠近咱们武清这边的范围,即便那邪物要跑,也只能往外跑,再也回不得咱武清来。大家看这样如何?”

    众人面上都是一松,纷纷点头大赞。对于县尊大人的此番壮行,其实各大家的人并非都如表面上那般支持的。要知道那可是邪祟啊,凶恶的紧,谁知道逼急了会不会伤人?

    所以按照之前的安排,好多人都是不以为然,暗暗存了出工不出力的打算。这些人哪个肯拿自己的大好性命去冒险?

    而今这番安排倒是正中下怀,只把那邪祟驱赶走,危险度比起之前来大大降低,自是上上之策。

    于是乎,众人马屁纷至杳来。

    “大人高见啊,此正所谓兵法有云,围三厥一之策,大善!”

    “是啊是啊,明府大人虽只一文人,却是上马能带的兵的,如此文武双全之才,真乃罕见啊。”

    “就是如此说了,咱就说明府大人不会那般鲁莽的,这番计较才叫一个万全呢。”

    “对对,还是这样好,这样好。赶紧的,大伙儿分分吧,各自画一片儿守好了,可莫要放那个东西回来才好……”

    乱哄哄的一片声中,张家那位管事张卫不由微微皱皱眉头,斜眼看看面上得意洋洋的沈松,心中暗暗鄙视不已。

    他说的那种围山之法不行,可没说要用眼下这种狗屁法子啊。这个腐儒压根就是胡闹,什么都不懂,居然也敢带人出来除妖,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围三厥一?还大善,善个棒槌啊!围三厥一那是对于城池来说的,城池能跟野外相比吗?城池只有城门可行,敌人纵算要逃,也能计算出方向来。

    可这里是野外啊,那一大片地儿的,随便往哪个方向一窜,神仙也不知道究竟会是哪里,哪还厥个屁的一啊。

    只是这话他却不能说,此番他虽然代表张家而来,但毕竟身份却只是个下人。所以,只能将目光看向一旁默默不语的何家父子。

    何晋绅微微颔首,示意他心中明白,张卫便暗暗松口气儿。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两家出现龌龊,那样的话,怕是就算此番功成而回,自己的前途也完蛋了。

    他却不知道,何家父子现在压根就不在乎沈松会怎么做。两父子打定主意,无论这次结果是什么,只要达不到预设值,那就是他们出手的时候。这个沈松,他们绝不容许他活着!

    乱哄哄中,众人总算是各自分派好了位置。每家都留下一般人手,又让县衙一个捕头总领,各依方位去了。剩下的人齐齐围聚起来,在沈大县令马鞭一挥之下,一窝蜂般的向前方杀去。

    只是这一番去却不似先前般安静了,而是鼓号齐鸣、锣声震天,喊杀声铺天盖地的响彻起来。不等到得近前,早已惊得远处林中雀鸟齐鸣,扑棱棱振翅之音轰响,刹那间飞满了天空。

    “明府大人,你这是去除邪物啊,还是要给邪物报信呢?嘿,莫不是那个邪物是个傻子聋子,就只在那儿等着人来杀不成?”热闹中,何言实在忍不住,不由的出声讥讽道。

    沈松却毫不在意,面不改色的道:“那何公子可有妙计,能将那邪物具体的位置寻出来吗?岂不知兵法亦有云,打草惊蛇乎?”

    何言就是一窒,这还乎上了,老子乎你个老母啊!有心再说两句,一时却又词穷,只得悻悻不言。

    沈松却不肯放过他,淡然道:“本县身为一地父母,首要的便是保护一地的安宁。那邪物能击杀之固然最好,但若实在不行,驱其离开亦是上策。所以,但凡能达成此目的者,本县都可为之,名声不名声的,却在其次了。何公子,本县知你心系令妹,然一人之利岂可大于一县之地?还望何公子三思之。”

    这尼玛的!还上劲了不是!何言气的额头青筋直跳,手不由的便往腰间摸去。

    旁边何晋绅不动声色的伸手按住他,深深的看了面带不屑的沈松一眼,淡然道:“明府说的是,受教了。”

    沈松眼底一抹失望之色一闪而过,面上却打个哈哈,正要说话,猛听的前方众人齐齐发喊,连忙扭头看去,却见远处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树梢上,朝着这边遥遥望来,一阵大笑声远远传来:“狗子们竟真的寻来了,想抓爷爷岂是那般容易的?爷爷走矣!”

    狂笑声中,但见那人影忽的纵起,竟是凭空飞了起来,直往更远处落去。

    后面众人眼见这一幕,顿时齐齐惊呼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