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胖子的打草惊蛇之计
    “不见了?你说不见了是什么意思?”楚玉山瞪眼看着眼前的胖子,沉声问道。

    胖子一张圆脸涨的通红,他可是贴身跟着保护苏默的人。如今竟然把保护人丢了,真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先前他奉苏默之命,去县衙后面查寻那个老和尚,并准备监视其行踪以便找到何莹的踪迹。

    结果当他到了县衙后,竟然连老和尚的一根毛都没发现,这让胖子有些气闷了。

    以他的身手,自然不会让县衙里的那些差役发觉。所以他除了必要的绕开一些地方外,几乎是一点功夫都没耽搁。从茶楼离开的时候算起,到了这里不过也就是两刻钟的时间。

    这点时间,除非那老和尚未卜先知提前离开了,不然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老秃驴藏的很深很隐秘,隐秘到连自己都无法找到。

    那老秃驴找不找的到没什么,但是那老秃驴身上却干系着能不能找不到何姑娘,这个事儿却是最重要的。

    胖子旁观者清,又是一直都贴身跟着苏默的,自然是知道自家公子和那位何姑娘之间的暧昧。这谁说得准,以后那位姑娘不会成为自己的主母?要知道,人家何家都明白张了口了,貌似那位姑娘也对公子大有情意,绝不似表面那般不对付。

    这一点,胖子不傻,只从那日公子被暴打一事上就能看的清楚。只不过怕是公子自己都是当局者迷,并未察觉这些。

    胖子不会去多嘴,这是主家的私密事儿,无论他再如何贴身,都要谨守下人的本分才对。但是对于那位何姑娘,他却是比任何人都要上心一些。

    可是如今,没了那老秃驴的行踪,这如何去寻何姑娘的踪迹去?想想完不成公子交付的任务的后果,胖子就有股胆颤心惊的感觉。

    好,躲起来了是吧?那老子就索性大闹一通,看你究竟躲得有多深,究竟能有多沉得住气。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胖子原本是多平和的一个人呀,可就是跟了苏默这段时间后,遇到事儿不再是退避忍让了,而是首先想到闹腾一番,这实在不能不说是苏老师果然真的很适合当老师,那叫一个毁人不倦啊。

    在胖子的理解中,老和尚既然派猴子抓走了何莹,方才又确切出现在县衙中,那就等若是表明了是来帮沈松的,就像自己跟着苏默一样,都是同样的使命。

    将心比心,如果苏默有危险时自己会怎样?胖子很擅于换位思考,所以答案是肯定的。既然这样,那找不到老和尚的躲藏处,就不妨跟公子学上一学,也来个打草惊蛇,逼那秃驴自己出来。

    等老秃驴出来了,凭着自己的轻身功夫,还怕跟不上那老货吗?胖子很得意的想着,感觉自己跟在苏仙师身边这么久,还是很有长进的。

    所以说,世上事一饮一啄,或许真的是有些玄妙在其中。若不是胖子此刻的突发奇想,就不会引得那老僧来不及安置苏默便匆匆而回;

    而若不是苏默体质特殊,就不会提前醒来,也不会找到何莹。那么,后面一系列的事儿,都将不会发生了。

    可惜,此刻没人知道这些,始作俑者的胖子也是绝对想不到的。胖子同学这会儿正变身蒙面大盗,正在肆虐整个武清县衙的后衙呢。

    不过这位蒙面大盗还算有道义的,不杀人,只打人,而且还不打晕你,只打的你疼,疼的不能动却能大声哀嚎呼救。

    除此之外,便是放火了。从后厨那边开始,然后是柴房,杂物间,左右厢房一溜儿的排过去。总之,那架势任何人看了都能猜到,这明显是冲着沈明府沈大人去的。要不然,怎么只烧后衙,前衙却半点不带动的?

    骚乱很快让整个县衙混乱起来,前面大堂上正被何老爷子父子搞出的场面,折腾的头昏脑涨的沈松却是不惊反喜。

    简直是太及时了,这是哪位大侠路过,这么帮自己的忙?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于是,心中对这位凭空而出的大侠由此大爱。

    县衙出事,何家父子也是面面相觑,这和开始商议的剧本完全不同。看样子,显然是真出了事儿了。

    既如此,也只能暂时离开了,反正初步预计的效果已然基本达到,后面不过就是让沈松更难受些而已。如今既然不得时,索性离开,正好回去看看苏默怎么说,是不是继续按照前面计划的进行。

    前面众人兴冲冲而来,却一头雾水而去,多有不爽的,也有那忧虑怪物伤人的。而作为领头羊的张老家主,却是意味深长的瞄了何家父子一眼,只淡淡然吩咐一句,干脆利索的转身而去。

    老头儿绝对是老家雀儿了,贼的跟什么似的。有些话,有些事儿根本就不用多说。

    前面这边轰然散了,众百姓更是早因为怪物伤人案各自惊惧,这会儿忽然看到县衙都出事儿了,更是惊恐莫名,不等衙役赶人就一哄而散了,这种效果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却说县衙后面,正到处放火伤人的大盗胖子同学。这一路又是放火又是打人的,简直爽的不行不行的。要不说,每个人心中都有只魔鬼呢,干坏事时总是感觉很爽,便是这个道理了。

    等到胖子被震天的锣声惊醒过来后,再看看四周,到处都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的,还伴随着一声声凄惨的哀嚎声,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这貌似玩的有些过火了啊。他眼珠儿乱转着,当即果断的闪人,找了个地儿猫了起来。

    按照他的计算,若是那老秃驴还藏在县衙里,这会儿肯定是藏不住了。因为只要是稍微偏一点的的地儿,他都是重点照顾了一番。那火烧的,就算躲在地下的老鼠也得跳出来。

    可是左等右等的,沈大县令倒是很及时的出现了,但是自己预期的目标却仍是半点动静都没。而且他还敏锐的注意到了一点,沈大县令出现后,明显对一处所在很重视。

    在知道或许是有人要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仍然将保护他的一大票人在某个时刻刻意调开,然后自己一人儿钻进了一处偏僻的房屋中。

    但是不过也就是片刻的功夫就又出来了,出来后的脸色极不好看。愤怒中似乎还带着某种隐忧。

    胖子暗暗记在了心里,等沈松离开后,立即就潜了进去察看了一番。却见那只是一处空屋,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墙角处有个蒲团外,甚至连家具都没一件。

    但就算如此,胖子也能断定,那老和尚当初一定就是躲在这儿的。这从地上那个蒲团,还有这屋子明明如此简陋,偏偏却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迹象上便能知道一二。

    可眼下这里却仍不见老和尚的踪迹,那便只剩下一个可能了。就是老和尚不知为了什么,竟先一步就离开了。阴差阳错之下,却累的自己白跑了一趟。

    算了,已经这样了,也只能回报公子知道了。毕竟,这不是自己的错不是,公子应该不会怪罪的。

    当然,一些迁怒多半是逃不过的。对于这位仙师的某些恶劣习性,胖子同学经过这些日子来的相处后,已然有了充分的觉悟了。

    于是,很是失望又有些颓然的胖子转身而去了。他却不知道,就在他离开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道身影便迅捷的划空而至。那速度之快若是胖子看到的话,定然再不会为自己的轻身功夫为傲了。

    一路奔回茶楼,还不等进门就看到整个茶楼,上从掌柜的,下到跑堂的小二,人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自己。

    胖子虽说诧异,却也没空理会,只听说苏默已经离开了,便当即从后追去。

    可是按照茶楼伙计们指的方向,胖子直直跑出老远,也未能见到苏默。

    这时候,茶楼伙计们的古怪,就自然而然的浮上了胖爷的心头。莫不是,那茶楼有问题?胖爷很自然的联想起来。

    于是当即转身,又杀了回来。可是一回来就发现,就这短短的时间,那茶楼大白天的竟然关门了。

    有问题!果然是有问题啊!胖子心中咯噔一下,心中开始有种不祥的感觉升起。

    在这种感觉的刺激下,胖爷连番失落的烦躁已然顶了天了。也不废话,直接转到后门处,咣当一脚就将茶楼后门踹开闯了进去。

    茶楼掌柜的此刻正躲在后房里舔舐受伤的心灵创伤呢。哪成想这都不得安宁,苏公子那位“情人”竟然直接杀到自己家里来了。

    这太欺负人了!

    掌柜的也怒了。自己倒是有心做小三儿,可是毕竟只是想法,并未形成事实不是?况且,这被受伤的还是自个儿,你们俩背背打打闹闹的,却总来折腾自己,这还有地儿说理去吗?

    什么?你问为啥忽然关门?太阳你个老母的!当你被打击了,心情极度差的时候,难道还能继续没心没肺的开门营业吗?更何况,你丫的刚刚又折回来问这问那的,这简直是赤果果的刺激啊,这还不关门干毛!

    掌柜的莫名爆发,搞的胖子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最终还是弄明白了,这事儿跟茶楼无关。

    既如此,那看来是公子自己先回去了吧,他暗暗的想着。于是,便即转身往庄里赶回。

    可是进了门,左右一问,却都说苏默并未回来。这下子,胖子终于惊了。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他心中狂叫着。惊慌之下,努力迫使自己冷静,想着自己当初来时,就是楚玉山安排的,这才当即先找到楚玉山这里。

    听完胖子吞吞吐吐将事儿整个说完,楚玉山已然是脸阴沉的如要滴下水来。

    “……这个,是不是马上跟英国公世子通报下,看看怎么办?”胖子见楚玉山脸色吓人,更觉惭愧,只得呐呐的提示道。

    楚玉山想了想,微微摇摇头,轻声道:“不,应先禀知杏儿姑娘!”

    胖子猛省。

    张悦固然跟苏默交好,但这里是苏家庄,如果没有苏家别的人在的话,除了苏默这个庄主外,真正的主人,便只有已然定下亲事的韩杏儿才该是主事人。

    这,是里外之分,也是主次之别,绝对不能混淆了。

    咣当——

    楚玉山和胖子的忽然出现,又说出苏默可能出了事儿,韩杏儿笑吟吟的娇靥猛然一片煞白,手中捧着的茶盏当场摔落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