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被掳
    胖子鼻青脸肿的走了,但即便如此,脸上的神色仍是一副满足到了极点的样子。

    茶楼的掌柜和小二们用诡异和鄙视混合的目光送他出门。早听说京中繁华之地,有着各种各样古怪的爱好者。但是今个儿亲眼看见活的了,还是引起了大伙儿的震撼。

    只是那位苏公子…….唉!挺好一人啊,怎的也染上了这种恶心的嗜好呢?

    喜欢男人,还是这种调调儿的……..呕——,众人齐齐感到一阵反胃。

    等到再看到施施然下楼来的某人后,那眼神不免就有些诡谲起来。

    苏老师满心的疑惑,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这种眼神看人。摸摸身上似乎没有散钱,便随手拿了块小银饼子付了茶资,却见掌柜的并不用手接,而是翻出根木棍来,将那小银饼子拨弄进钱匣里,脸上还带着明显的嫌恶之色。

    我操!这什么意思?苏默就怒了。瞪着眼看掌柜的,一言不发。

    掌柜的面色微变,脚下不动声色的退后两步,往后仰着身子也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谁也不说话,众小二眉飞色舞,很有默契的远远围了一圈。搬马扎,看戏!

    “你……”终于,苏老师先开了口。他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地位,跟一个商贾计较实在有**份,况且那么多大事儿还等着自己办呢,决定不跟这厮一般见识。

    “别,在下已经老了……”掌柜的面色狂变,两手拼命的摆着,口中狂呼着,身子都贴到后面的货柜上了。

    苏老师的手顿时便僵在了半空。这场景……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苏老师开始长考。

    好像,似乎…….

    猛然间,一个熟悉的场景闪过脑际。苏老师霍然抬起头来,面上一片狰狞。郁闷个天的!想起来了,当时自己捉弄何言和胖子时,不就是这样的吗?

    你妹的!这货竟然敢把自己当gay,真是混蛋啊!好吧,gay就gay吧,可就算是gay,你也不能赖钱不是!

    话说苏老师最近太缺钱了,只要涉及到这方面就会很敏感很敏感。于是,他爆发了。

    嘭!

    两手如同幻影一般,瞬间薅住了掌柜的衣领子。

    “不要啊——”掌柜的如同死了爹一般的惨嚎着,“放过我,放过我,求你……..”

    快停!苏老师脑袋上青筋都崩起来了。

    怒了,这是你的台词吗?这应该是某个美貌小娘子的台词才对!跟你丫的一老货,还是个老男人有毛的关系?太尼玛恶心了!

    “闭嘴!”苏老师快吐了,恶狠狠的喝叱。

    掌柜的身子一颤,随即从急剧的挣扎化作静止,脸上一片忧伤,就那么看着苏默。

    苏老师被他看的发毛,也是被这突然的变化搞的有些措手不及,不由下意识的问道:“看毛?咋不叫了?你倒是叫…….呃!”

    你妹的,台词错了!怎么就被带入戏了呢?看来自己果然很有演员的天赋,入戏太快了。快的都让自己察觉不出来。

    苏老师狠狠的赞美了自己一番。他认为又发掘出来自身的一个优点,优点就该被表扬。

    “生的俊是罪吗?”耳边响起掌柜的幽幽的话声。

    苏老师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的道:“你说啥?”

    掌柜的泪流满面,直直的瞪着他,忽然爆发道:“我在问你,生的俊是不是一种罪?是不是就该被你这种贵人**!生的俊又不是我愿意的,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苏默这下子是真的震惊了,满面骇然的看着大喊大叫的掌柜,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太强大了!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啊。自己那点天赋在人家这演技面前,简直就是渣渣啊。

    苏老师忽然意识到了差距,有些蛋蛋的忧伤。

    “来吧,糟蹋我吧,蹂躏我吧,鞭笞我吧,你不就是想…….”掌柜的忽然再次挣扎起来。只不过这次却不是挣脱,而是开始撕扯起苏老师的衣衫来。两只眼睛中,隐藏极深的兴奋光芒在闪耀。

    我操!这下轮到苏老师打寒颤了。不经意的发现告诉了他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轻易相信表象,便如背背这种生物,隐藏的或许很深很深。

    呯!

    又是一声大响,掌柜的猛地再次后退,撞到货柜上。不同的是,这次不是他自己退的,而是被人推出去的。

    “为什么?你究竟要怎样?”掌柜的伤心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两眼中满蓄着泪水。

    苏默激灵灵打个冷颤,退后一步抱胸指着他道:“警告你啊老玻璃,离老子远点!不然揍死你!”

    “你…….”掌柜的很伤心,同时很不理解。先前自己不肯时,这男人便要强来;可当自己主动送上门了,这男人却又拒绝了自己,这究竟是要闹哪样?莫非他只喜欢强上那种?

    “找——零!”苏老师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蹦着给出了答案。你妹的!喝个茶而已,收了自己一个银饼子啊,这得是金子做的茶吗?敢赖自己的找零,弄死你五两银子的信不信?

    这出无厘头的闹剧,终于在苏老师胜利拿到了足额的找零后结束。嫌恶的将手用手帕擦了又擦,才在掌柜的幽怨的眼神目送下走人。

    直到走出老远,苏老师忽然站住脚步,仰天长叹一声,脸上露出落寞之色。

    身后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公子何故叹息?”

    苏默下意识的答道:“人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罪啊。”话音儿刚落,猛的反应过来,急回身道:“什么人?”

    目光掠处,却见四周空寂荒凉,竟是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极偏僻的所在,而身后此刻并无一个人影。

    这一下,顿时惊出一身的冷汗来。难道真有鬼?他不其然的心中忽然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实话说,如果放在以前,这种念头他从来不会有。开玩笑,后世诸般科学的灌输下,作为一个传道授业的人民教师,当然是最坚定的无神论者。

    可是,在经历了穿越这种奇诡的事儿后,又有了多多那块神奇的石头切身带来的改变后,他不知不觉中再也不敢不信了。

    “出来!给爷滚出来!装神弄鬼的,爷……爷不怕你!”他两拳紧握着,摆出一个防备的姿态,左右梭视着叫道。只是到的最后,那声儿却不免带出几分颤音儿,将心中的惊惶表露无虞。

    “公子在喊谁?”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

    苏默但觉头发都立了起来,猛的再次回身。这次他终于看到了,只是一眼看到这人后,不由的顿时心中狂震。

    “你……你你……”他脚下连退两步,指着那人说不出话来。

    “公子在恐惧。”那人静静的说道,目光温和的看着他。“老衲能感觉到。唔,是在恐惧所谓的鬼吗?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公子莫怕,只要公子跟在老衲身边,便是恶鬼也不敢显形的。来来来,咱们这便去吧。”

    这人原来竟是那个老僧。只是刚刚看到他还在县衙那边,怎的忽然间就到了自己眼前呢?胖子呢?去了哪里了?苏默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绪,迫使自己镇定下来。

    很显然,眼前这老僧极度诡异,绝不是自己那点忽有忽无的异能可以应付的。没了胖子的保护,自己能依靠的便只有智慧了。而慌乱是无法发挥智慧的。

    “大师可是金蝉子转世?不知悟空何在?”苏默忽然笑了,开口问道。

    老和尚明显一愣,这是打从他出场后第一次表露出异样的神情。目光深远的打量了下苏默,那异样随即收敛,再次恢复先前的温和模样,合什道:“公子果然和我佛家有缘,竟知金蝉子。如此甚好,甚好,这便随和尚去吧。”说罢,伸出干枯的手臂,向苏默抓来。

    苏默头上冒出汗来,面上不动神色,心中却拼命的催发那种神奇的力量。

    可惜的是,这次无论如何也没反应。眼见那干枯如鬼爪的手便要抓到肩头了,只得努力向后退去躲避。

    老和尚却如同未见到一般,手臂就那么仍然伸直着,脚下似乎也并不多快,却在苏默一个恍惚之中,就觉的肩上一重,随即一阵沉重的眩晕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终于再次回到了身上。似乎是躺在地上,这从阵阵冷硬的感觉能判断出来。

    耳中隐隐有滴水声传来,似乎极远,又似乎极近。仔细分辨之下, 可以清晰的听到回音。

    这里,似乎是某处山洞吧。唔,似乎有些风,风中带着湿气和苔藓类植被特有的霉味儿。没错了,是山洞,还是一处离着水源不远的山洞。

    他闭着眼,没马上行动。在没搞清状况前,冒然的动作只会带来危险。冷静的分析一切信息,才可能增加逃生的几率。这是他从后世许多探险论坛中学到的知识。

    自己先前被那个老和尚抓了,那么,那个老秃驴呢?他抓自己来又是为了什么?

    他微微将眼睁开条缝儿,想要看看情况。然而令他失望的是,眼前竟然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这里,竟然不见半丝光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