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惊鼓
    “大人,大人!”耳边传来焦灼的呼声,沈松悚然一惊,抬起头去看,却是老管事沈通。

    沈通是沈家老人了,也是他唯一一直带在身边的人,这次出缺武清便也跟了过来。

    此刻老管事正满面担忧的看着他,眼中全是关切的神色。

    沈松心下温暖,定了定神,缓缓站起来更衣,一边问道:“外面是什么人胆大妄为,竟敢敲响鸣冤鼓?”

    鸣冤鼓,又名半城鼓。一旦敲响,声闻半城,故而得名。后世中的影视作品中,多能看到官府外击鼓鸣冤,然后官员开始上堂问案的段子。

    其实这是一种误解。

    鸣冤鼓的由来有三种说法,一是说宋代开封府尹包拯所设。旧制,凡讼诉不得径造庭下。拯开正门,使得至前陈曲直,吏不敢欺。后来各级地方衙门口,都设置有一喊冤鼓,供老百姓鸣冤报官之用;

    第二种说法是来自“敢谏之鼓”。 《大戴礼.保傅》云:及太子既冠成人,免于保傅之严,则有司过之史,有亏膳之宰。太子有过,史必书之。史之义,不得不书过。不书过,则死。过书,而宰彻去膳。夫膳宰之义,不得不彻膳。不彻膳,则死。于是有进膳之旌,有诽谤之木,有敢谏之鼓。

    这个“敢谏之鼓”便是鸣冤鼓的前身,《帝王纪》记载,这“敢谏之鼓”乃是尧帝所立。

    而第三种说法则是民间所传,说的是大汉皇帝刘邦开国不久,皇帝侄儿调戏京城女子苏小娥,结果被人当街刺死。

    随后杀人者被抓捕入狱治罪。苏小娥为救恩公,又因只是白身不能得见官吏,便想到一法。和同伴两人,一人身系小鼓,一人手持小锣,便就皇宫外敲锣打鼓喊冤。终于得刘邦接见,救出了恩公。而刘邦得了这个提示,遂推出了鸣冤鼓。

    而无论哪种说法,到了真正实施的时候,除了开始的时候还能执行,慢慢的随着时间的变迁,都将化为一种形式。

    鸣冤鼓亦然。

    官场潜规则,若有冤屈事,又或告状之人,可使人作讼文,而后呈递官府。官府有专人接收这种讼纸,然后递进衙里。一般都是先交由官员的幕僚过目了解情况,然后再汇报上官。由上官决定,是否要公开审理。

    而古时衙门审理案件,其实大多都不是在正堂,而是在偏厅处理。这种方式的好处,便是给予审理官员留下进退的余地。

    除非是官员觉得需要通过某一案件,宣扬某种立场或立威时,便是常说的那种升堂问案了。这种问案才会在正堂上,也就是那种会有两边衙役顿杀威棒,齐呼威武之声的场景。

    除此之外,再必须上正堂上问案的,便就是这鸣冤鼓了。因为这鸣冤鼓一响,几乎全城尽知,便是想瞒都瞒不住。

    如此一来,必然会给官员造成仓促,不及应对的尴尬。故而,各级官员对此可谓深恶痛绝。譬如许浒传中,但凡敲响鸣冤鼓的,无论有理没理,上堂必先挨上一通杀威棒,便是这个原因了。

    所以,一般人都会遵守这个潜规则,没人傻到还不等问案,就先把问案的官员得罪了。

    这也是沈松之所以方才惊的坐倒,这会儿又问何人大胆的缘由。

    “是……何家老家主何晋绅与他的儿子。”听沈松问起,沈通不由苦笑笑,回声禀道。

    沈松的动作一顿,霍然转过身来,目光炯炯的看向老管事:“谁?”

    老管事又再重复一遍:“老爷,是何家家主何晋绅和他的儿子何言。”

    沈松眸子一缩,随即一抹喜色极快的闪过。没想到何家父子竟如此沉不住气,这都急的直接敲鸣冤鼓了。自己本来还算计着要拖他们三五天来着,现在看来是不用了。不但不用,还要尽快安排,免得真逼急了何家,反倒节外生枝了。

    “这老家主真是,昨个儿才见还都好好的,怎的今个儿便有了冤屈事儿来了?可知究竟所为何事…….罢罢,你且先去使人照应着,好生安抚,莫失了礼数,便说老爷我随后就到。”

    他按捺着喜色,装作诧异的淡淡说道。组织的事儿乃是他第一隐秘事儿,便如老管事这般亲近人也不能使知之。

    老管事应了,转身下去。这边沈松心情愉悦的换上官服官帽、全套顶戴,这才一步三摇的往正堂而来。

    正堂上,两边厢早有衙役排好,各拄着一头黑一头红的水火棍,面容端肃,不言不语。

    堂上正中文案旁,记事、书记、通译等各就各位,仵作等其他相关人等则入偏厢等候。

    何言搀着老父,便立于大堂正门前,身后团团围着十几个闻鼓声而来的看热闹的百姓。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已是越聚越多,待到沈松走出来时,已然有了近百号人了,噪噪杂杂的,霎时喧嚣。甚至还有那贩卖小吃的小贩穿梭人群中,兜售自己的货品,怎一个热闹说的。

    沈松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可算是他的处女案了,头一回遇到这种场景,让他颇有些紧张,心中也隐隐有些不喜。但随即便反应过来,面上堆起温和的笑容,抢步上前抱拳道:“何翁,何以至此?但有什么为难事,本县还能不出力吗,竟使得您老亲自跑来击鼓。快,快快请进,来人啊,给何翁加一把椅子。”最后一句,却是转头对衙役吩咐着。

    旁边便有人连忙去了,何晋绅这才在何言的搀扶下走进正堂,先是对沈松端正行礼,而后这才一端面容,正色道:“老朽谢过明府大人厚爱,只是此番之事却是相关我整个武清县所有人的性命,岂可托与私室,必须于众乡亲当面才是。事态紧急,冒犯之处还望明府大人恕罪则个。”

    说罢,推开何言的搀扶,深深一揖到底。

    沈松笑容僵在脸上,那种不安的感觉忽然再次升起。正心中栗六,忽见何晋绅大礼,连忙手足慌乱的相扶,一时间却忘了这是在县衙正堂上,他此刻是该当坐到案子后面去了。

    何晋绅老眼微眯,心中暗暗冷笑,果然,果然跟讷言分析的一模一样。这个家伙哪怕再如何奸狡,但在官场上仍还只是个雏儿。只不过区区一个开场,就已如此失态,此番计较,又再多出三分胜算矣。

    “咳咳!”

    旁边老管事眼见自家老爷失态,连忙轻轻咳嗽两声提醒,沈松栗然一惊,猛地省悟过来。心中一时不由的又是羞恼又是不忿,深深看了何晋绅一眼,这才淡然点点头:“哦?既如此,便依何翁。”说罢,大袖一甩,转身往堂上坐定。

    随即啪的一拍惊堂木,低喝一声:“升堂!”

    两边厢衙役齐声应和:“威——武——”,手中水火棍也同时嗒嗒嗒敲击地面,如是两番,猛然一顿,全堂寂寂,凭生一股肃穆气氛。

    躲在外面人群中的苏默看的大感有趣,同时又对发明这种模式的人佩服不已。这完全就是最早的声光理论的运用嘛,古人的智慧果然犀利。

    今日的事儿,何家父子是主角,他这个幕后谋划者不适合出现,便偷偷躲在暗处看热闹。

    此刻,堂上程序走完,沈松才开始正式问案。

    何言扶着老夫在椅子上坐定,自己转身大步走到堂上正中,冲着案后的沈松恭恭敬敬一礼,朗声道:“明府大人,前日小人曾使人报知县衙,道是城西有数人无故失踪,不知大人可还记得?”

    沈松眼眸便猛然紧缩了一下,下意识的握紧了袖中的拳头。这事儿他如何会记不得?可是这何家是什么意思,怎的难道不是为了他家闺女被掳而来吗?怎么却竟提起这茬儿来了?

    哎呀不好!

    猛然间,忽然一个念头划过心头,顿时面色大变。急转目看去,果然见衙外看热闹的人群刹那间都是一静,随即便是一片嗡嗡嗡的议论声起。

    却听何言继续道:“大人先前应对,说是只是短时间不见,又无凭无据,算不得失踪。然而就在今日,我等却偶然在城外发现了其中两人的尸体。尸体脑部被开了个大洞,脑髓尽被掏空,死状极惨不说,更是诡异莫言。家父与小人商议后,都觉得此事非同寻常,或与邪异有关,必须要立即向明府大人报知才是。而这般恶行,又是针对无辜贫民而来,可谓与全城百姓息息相关,这才斗胆敲响鸣冤鼓,还望大人明察。”

    他当当当一番话毫不停留而出,沈松便是再想拦也拦不住了。不由的面沉如水,脸上虽然仍强自保持着镇静,但是隐在案下的双手却在不可自抑的簌簌抖着。

    完了,这下彻底打乱了他的谋划!这种事儿一旦传扬开来,必将引发全城的恐慌。届时人人自危,时时警惕之下,自己再想做些什么,都将事倍功半不说,还极大的增加了被发觉的几率。而一旦被人察觉,这事儿与自己这个新任的县令有关……..

    沈松想象下那个场景,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额头慢慢沁出汗来。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必须控制!必须控制住场面,至少要将影响控制在最低点才行。他听着外面阵阵的惊呼声和越来越大的议论声,暗暗的想着。

    “何公子慎言!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哪来的什么邪异!岂不闻圣人云:子不语怪力乱神?好了,此事本县将立即派人侦缉,必将以最快速度拿出个结果来。唔,外面的乡人也不必惊慌,料来不过是一些野兽流窜出来伤人而已。只要大家平日多注意些,少往城外荒僻处去,便自然无事。”

    他站起身来,先是大声呵斥住何言,随即又侃侃而谈,衙外众百姓果然渐渐惶恐稍抑,慢慢安静下来。

    沈松暗暗松口气,刚要抓紧机会结束这次升堂,却忽听一直在旁静坐不语的何晋绅忽然开了口,几句话一出,顿时让他面色大变,整个县衙内外也再次大哗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