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苏默推理
    “苏讷言,你到底要说什么?!”何言红着眼,怒发欲狂的喝道。若不是他还勉强留着几分理智,怕是这会儿直接上去饕以老拳了。

    苏默微微皱眉,沉声道:“先回答我的问题!”

    何言喘着粗气瞪他不说话,显然已是到了爆发的边缘。何晋绅忽然开口道:“有,不但有,还是很丰盛的晚宴。据说明府大人颇费了翻功夫准备,只是咱们爷俩儿想早点回来商议,才婉拒了。”

    说到这儿,起身走过去拍拍何言的肩头,示意他稍安勿躁,这才回头又看向苏默:“贤侄,可是想到了什么?”

    苏默两眼望着岸上无尽的夜色,淡然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换位思考,若是我掳了人后会怎样呢?看!”

    说着,他抬手指向上船这边的河岸,接着道:“与对岸相比,这边可供通过的地方要多得多。而且,一般人的思维惯性,都会以为有河必然要去对岸才对。可若是反其道而行之呢?谁又能想得到?”

    何晋绅眼睛一亮,但随即一蹙眉,想要说什么。却听苏默淡然的声音又起:“从这边登岸固然是一着妙手,但是同样的,这边人流更大,便更容易被人发觉。毕竟嘛,那可是掳了个大活人啊。所以……”

    “所以需要有人掩饰,那些准备晚宴采买的人!”何言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不由的大声叫了起来。

    苏默斜了他一眼,撇嘴道:“后知后觉马后炮!”

    何言讪讪的,也觉得不好意思。眼神儿躲闪开苏默的目光,咬牙道:“那还等什么,直接杀进县衙,去找那狗官要人!”

    苏默给了他个看白痴的眼神,撇着嘴不说话。何老爷子叹息一声,无奈的瞪了儿子一眼:“要人?你凭什么去要人?你当县衙是何等所在,一县之令又是何等样人,你无凭无据的就说去要人?”

    何言猛省,脸憋的发紫。兀自嘴硬道:“一个小小县令而已,怕他个甚。”

    苏默横了他一眼,暗暗摇头。这何大公子往日看上去颇是精明沉稳,怎的一旦牵扯到自身,就莽撞愚蠢到这般地步?

    何老爷子已是怒目喝道:“住嘴!小小县令?嘿,孽子,你好大的口气!一县之令,百里之侯。更是代表着朝廷脸面和大明法令,莫非你要造反吗?你若还不能给老夫冷静下来,那便不要再管这事儿了,趁早回去休息,莹儿自有老夫这般老骨头亲自去找!”

    何言手足无措,满面通红的低下头去不敢再言。何晋绅这才恨恨的又瞪了他一眼,随后冲苏默点点头表示谢意,立即吩咐人全都回去。

    既然搜寻无着,又有了苏默这番推断,那再留在外面只是空耗功夫了。要对付一个百里侯,必须要前前后后都思虑周密了才行。破家县令、灭门令尹,那绝不是说着玩的。

    众人再次回到何家,将下人都打发回去,何家父子请了苏默往厅中坐了,待到上了茶,何老爷子这才叹口气,对苏默诚恳的道:“贤侄,你莫怪言儿无状,老夫这里代他赔罪了。”

    何言更是无地自容,连忙起身冲着苏默一揖到底,羞愧道:“讷言,你知道我的,我不是对你,只是……”

    苏默哼了声,“只是怎的?我这人心眼儿小,别想让我就这么算完了。要不是打不过你,老子早大耳刮子扇你了。小样的,等着,等事儿完了,你要不给老子摆个十两银子的席面,看我不给你整出粑粑来。”

    他冷着脸儿一通恶声恶气的乱骂,何家爷俩先是愣住,只当他真恼了。但是听着听着,何老爷子面色便缓和下来,目光柔和的看着他,眼中满是欣慰之色。

    何言也是面色激动,头点的捣蒜似的:“成,都成,这罚,为兄认!必须认!什么十两,必须五十两,不,一百两的才行。”

    “一百两?”苏默不淡定了,两眼猛然一亮,脸上先前的冷然全都化作春风一般。搓着两手干笑道:“这怎么好意思,这样不好吧。太麻烦了,真的太麻烦了。”

    何言大手一摆,豪爽的道:“就这么定了,是你应得应分的。”

    苏默忙咳了两声,小声道:“真的太麻烦了,要不折现吧,折现似乎好一些。”

    何言就蓦地噎住,瞪大了眼看他。苏默讪讪的转过眼神,心中只是哀叹,没法啊,哥现在好穷啊。一百两虽然不多,但好歹蚂蚁也算肉不是。只可惜都是熟人,这个数已是极限,实在不好意思多宰啊。这真是,太郁闷了。

    “哈哈哈哈,贤侄需要银钱用度,但需说个数儿就是。我何家开的就是钱庄,别的或许不多,但这银钱却是从来不少的。五十万两以内,单凭贤侄取用。”

    何言被雷晕了,何老爷子却是个人精儿,放声大笑中,一张嘴就是五十万两。

    苏老师一口气没上来,顿时被呛得连连咳嗽起来。五十万两啊,你妹的,老子果然是个穷人。他喵的!老子果然是个穷人啊!

    苏老师无限哀怨,只不过人家都把诚意表露到这个地步了,他要再拿不出点干货来,可就真不好交代了。

    “咳咳,那什么,正事儿,咱先说正事儿。”苏老师咳咳两声,脸色一端,满面正容的说道。先前的那一脸市侩、满嘴铜臭便完全是另一个人,全跟苏老师没半分干系也似。

    何言瞠目结舌的指着他说不出话来,何老爷子也是满面苦笑,点头叹道:“好,正要请教。”

    苏默不再耍宝,略一沉吟后道:“沈松这个人,暂时不能动!”

    这话一出,何老爷子没说话,何言却一扬眉想要说什么,但是随即想起了什么,偷眼看看老爹,终是忍了回去,也定定的看向苏默,等着他继续说。

    苏默眼含笑意的睇了他一眼,何言就脸上一红,恨恨的回瞪了他一眼。

    “我说了,是暂时不能动。”苏默在暂时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接着又道:“此人来历神秘,身后更不知是靠着哪路神仙,面上又代表了朝廷,若无万全之策,一旦动了他,后果殊难预料。”

    何老爷子若有所思,缓缓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何言也是沉默,他毕竟不是真个鲁莽,此刻冷静下来,自然能明白其中的厉害。

    苏默端起茶轻啜了一口,细长的眼眸中忽然划过一抹寒光,“暂时不能动不代表永远不能动,若让此人钉在这里,借着县令的身份,早晚必成大害。所以,他必须死!至少,也必须将其设法搬开,决不能让他在武清留着。”

    说到这儿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喃喃道:“先是一个县丞,随后便是县令,嘿,这武清不过区区一个小县,何以如此?这里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他这里低声自语,落到何老爷子和何言耳中,却是不由的悚然一惊。联想起前时的县丞阚松,略一思索,顿时醒悟过来,二人脸上同时露出凝重之色。

    原本只当是个案,还只是担心忧虑着自家闺女妹妹,此刻却猛然发现,这很可能是一条线。

    苏默不知道何家的底细,但是何老爷子和何言却是明确自家的使命。二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和绝然。

    “贤侄,你是说那阚松和这个沈松两人…….”何老爷子想了想,抬头看向苏默试探着问道。

    苏默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也不是很确定,但这事儿也未免太巧了些。而且…….”

    说到这儿他忽然顿住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人必然是有关联的,但是直觉这种事儿又怎么跟何家父子解释?难不成真的去装神棍?所以也只能点到为止了。

    何老爷子眼眸缩了缩,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再深究下去。只是略一蹙眉,又道:“那贤侄如何想到今日这事儿的关联的?”

    苏默轻吐出口气:“老爷子可还记得,先前在何姑娘闺房中,小侄曾找到一根毛发,呃,就是何兄所说的,从何姑娘衣衫上勾落的丝线。”

    何家爷俩都是点头。

    “那应该不是什么衣衫上勾落的丝线,而是一根毛发,某种动物身上的毛发。”苏默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轻声说道。

    何家爷俩顿时吃了一惊,相互对视一眼,何言急问道:“动物?是什么动物,怎么会出现在小妹的房中?哎呀,你是说,掳走小妹的不是人,是……”

    苏默点点头,深深的看了二人一眼,沉声道:“虽然很难让人置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从现场迹象看,掳人的正是一只动物。也只有动物,才能让何姑娘失了提防之心,主动靠近,以至于被偷袭后掳走。也只有动物,才能在那高墙大树之上来去自如,几乎不留下半点痕迹。”

    何言一脸的不敢相信,喃喃的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什么动物竟有诺大力气?又为什么单单去掳小妹?这这,这说不通啊。”

    苏默沉默了一下,幽幽的道:“我有点比普通人超常的天赋,那就是六感更加敏锐些。从何姑娘房中的气息中,我嗅到了某种异样的气息。带着野性、带着暴戾,还隐隐有些香火气。至于说为很么要掳走何姑娘,呵呵,动物本身或许不会,但是若是被人操控的呢?我刚才说了,那气息中还有些香火气的,所以,必然是认为豢养的。”

    何氏父子听到这儿,不由同时倒抽口冷气。何言额头沁出冷汗来,脸颊抽搐两下,颤声道:“若是如此,那讷言可能确定,是……是什么动物?能将人一击打晕,还能拎起一个人行走如飞,这……这……莫不是山魈鬼怪?”

    苏默眼神望向外面夜空,意味深长的悠然道:“能杀人取脑,也能击人致晕却不死,这说明那孽畜必然据有一定的智慧;而据有如此智慧的,又能掳人而走的,则首推灵长类了。恰巧,前些日子我曾在码头有那么一番偶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