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谁欺负了谁
    傍晚时分,苏默和胖子二人才溜溜达达回了苏家庄。

    这一天过得很精彩。前半天又是打又是闹,有欢笑有眼泪;有偶遇有离别,还有一锅鲜美的鱼汤……

    后半天则很惬意。嗯,不过惬意的是苏默,胖子却只觉得很闷。

    原因是苏默顶了个熊猫眼,实在不好意思见人,在和徐溥、王懋分别后,索性在树荫下晒太阳,然后美美的睡了一大觉。

    而胖子则只能对着河水发呆,或者看蚂蚁上树什么的。看完蚂蚁继续看水,看够了水再继续看蚂蚁,直到太阳西斜,苏默醒来。

    所以,这会儿苏老师精神愉悦、神采飞扬,胖子则蔫蔫的,两只小眼睛里至今都是一圈圈的,如同那河水上的涟漪。

    “公子,您现在最好先别进去,找个地儿躲躲吧。”刚一踏进庄门,楚玉山偷偷摸摸的不知从哪儿转了出来,一把扯住苏默袖子,急急的说道。

    苏默愣了愣,胖子却先急了。还躲?这看了一下午的蚂蚁不够,莫不成还要再去数一晚上的星星?

    “老楚,怎么个情况?莫不是对头上门来了,好极好极,看咱去捏爆他的卵蛋!”胖子面孔狰狞,一伸手扒拉开楚玉山,急吼吼的就冲了进去,看那样子,眼珠子都红了。

    楚玉山愣住,胖子这是咋的了?平日里多好脾气一人啊,怎么突然这么暴躁了呢?

    “公子,他这是……”楚玉山有些不理解,愕然的望向公子求解释。

    苏默也有些不明所以,托着下巴沉思,变色道:“难道,被狗咬了?”随即又摇摇头,皱眉疑惑着喃喃道:“不对不对,下午没听到狗叫啊。”

    看楚玉山瞪大了眼,又拍拍他肩头安慰道:“放心吧,应该没事儿。想必是天儿太热,内分泌有些失调了。”

    楚玉山瞠目不知所云。

    “嗯,应该就是这样。啊,对了,你刚才说啥来着?”苏老师果断的下了判定,这才想起什么来,转头向楚玉山问道。

    楚玉山张了张嘴,不等回答,便见刚刚冲进去的胖子又闷头冲了出来,狰狞已经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慌张:“公子,快走!”

    苏默脸色大变:“对头什么人,你都不是对手?”

    胖子两手乱摇,“野生动物她爹来了。”说着,扯着他衣袖要走。

    苏默愣了愣,随即也是色变,转身就走。旁边楚玉山两眼发直,完全搞不懂这两人说的什么,只是看着胖子的眼神中,多出了几分羡慕之色。

    公子在他心目中天人一般,胖子跟在身边日子久了,竟然也是高深莫测起来。说的话自己都听不懂了,不过却觉得很厉害的样子,必然是受公子熏陶所致,真让人羡慕啊。

    楚玉山心中暗暗赞叹不已。

    “苏庄主真是好忙啊,都这么晚了,不知还要去哪里呢?”一个冷笑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苏默脚下顿时一个趔趄,整个人如同被点了穴似的。

    一点一点,如同慢动作似的将迈出的脚收了回来。下一刻,忽然转过身来,满脸的欢喜:“哎呀,我便说怎么今个儿喜鹊喳喳叫呢,原来竟是何老爷子大驾光临啊,这个真是,蓬荜那个生辉啊,太生辉了,嘎嘎。”

    出来混,终归是要还的。白天欺负了人家闺女,晚上人家爹可不就找上门来了。

    “公子,咋办?”胖子小眼睛滴溜溜直转,小声问道。

    咋办?凉拌!苏老师恨恨的咬牙。何拉拉太没品了!小孩子闹着玩的事儿,居然回去告家长,以后不跟她好啦!

    “随便啊,不是我说你,怎么就改不了这个毛毛躁躁的毛病呢?以后一定要注意。”心中腹诽,面上却转向胖子,痛心疾首的叹道。

    胖子张大了嘴,小眼也不转了,想不通自己又哪儿招着这位爷了。

    苏老师训完了道友,再回头对上何老爷子,顿时又笑的狗尾巴花儿似的:“让老爷子见笑了。这家伙刚才一看到是何老爷子来了,这激动的,都语无伦次了。非说要去拿最好的茶来待客,跑出来扯着我就走,这真是,哈,真是好笑,嘎嘎,嘿嘿,哈哈……..”

    “激动?”何老爷子霜眉一挑。

    “是啊是啊。”苏默点头如捣蒜。

    “语无伦次?”何老爷子目光如隼。

    “是啊是啊。”苏默继续狂点头。

    “去拿最好的茶?”何老爷子脸上露出几分嘲讽。

    “是啊是啊……”苏默感觉有点不太对了,笑的有些勉强。

    “哦,原来如此。那何以苏庄主刚才却是往外面跑呢?莫非苏庄主喜欢把最好的东西藏在庄外,嘿,老夫真是长见识了!”老头儿的讥讽再也毫不掩饰,目光冷的冰碴子似的。

    “是啊是啊,呃,那什么,咳咳…….”苏老师下意识的继续点头,随即猛省,不由的大声咳嗽起来,那咳的叫一个山摇地动,让人很担心他会不会把肺咳出来。

    “…….这孩子,天儿热的昏了头,连方向都分不清了。”苏老师咳了半天,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随即回身沉声道:“混账东西,一点儿定性都没有。还不快去泡茶来!哈,老爷子,咱进去说话,进去说话。”

    最后一句却是冲着何晋绅说的,那脸色从容的,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幻,根本没发生一样。

    楚玉山看的瞠目结舌,胖子抱头鼠窜,何老爷子努力的克制着,使劲闭了闭眼,再睁开,袖子一甩转身跟着进了厅。

    大厅上,张悦和徐光祚坐在下首,连福伯和韩老爹都在上首端坐着陪着,何言脸色复杂,又是无奈又是愤懑,看到苏默和老爹一前一后走进来,连忙站起身来,扶着何老爷子坐了,这才扭头狠狠瞪了苏默一眼。

    苏默一脸的无辜,目光迎上张悦,张悦眼中露出你自求多福的神色,随即把头转开一边。

    苏默好悬没背过气去。这就是兄弟,有这样做兄弟的吗?说好的两肋插刀呢?说好的赴汤蹈火呢?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哼!”

    上面一声怒哼传来,将苏默的不忿惊醒。一不小心竟忘了,这儿还有个大麻烦等着解决呢。

    施施然往主座坐了,手抬起来刚要说话,张悦忽然起身笑道:“哥哥这个真正的主人既然回来了,这里自然就不需要小弟了。呵呵,正好小弟那边还有点事儿,就先告退了。”说罢,冲何老爷子等人团团一揖,转身扬长而去。

    “我去练剑!”徐光祚哏儿都不带打一下的,利索的起身跟了出去。

    “呵呵,出来时间不短了,后面孩子怕是要闹腾,老奴也告退了。”福伯笑眯眯的拱拱手,又冲何言点点头,转身也走了。

    韩老爹面色复杂的看看苏默,起身硬邦邦的扔下句:“你苏家的事儿,与我韩家无关。”头也不回的走出大厅。

    瞬间,刚刚还坐满了一屋子的大厅上,只剩下何家父子和苏默这个主人了。

    “也好,嘿,敢问苏庄主,我何家可有对不起你苏家之处?”眼见众人走了个干净,何晋绅也不用顾忌面子了,立即就将火力全对准了苏默。

    苏默啊了一声,赔笑道:“老爷子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苏何两家一直交好,哪有什么对不住一说。”

    何晋绅铁青着脸点点头,又道:“那,敢问苏庄主,老夫或者我何家人,可有哪里冒犯了苏庄主?”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苏庄主连连摆手。

    何晋绅点点头,微微闭上眼,随即又睁开眼,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好,既如此,那请问,可是我那苦命的女儿做错了什么,犯了贵庄的规矩?”

    苏默就一脸的茫然:“咦,这是从何说起?有吗?我怎么不知道?没有……吧,应该没有啊。”

    何晋绅看他还在装模作样,不由的气的胸膛急剧起伏着,颌下花白的胡子都抖颤起来。

    “全都没有,那我家莹儿为何会哭着跑回去?你究竟把她怎么了?”下一刻,何老爷子彻底抓狂了,须发戟张的站起来,指着苏默大声喝问。

    苏默吓了一跳,蹭的蹦起来大叫道:“快停!老爷子,你说的都是啥,什么叫我把她怎么了。嗯?她哭了?她哭啥?”

    何晋绅和何言都是一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道:“你不知道莹儿哭了?不是你欺负她了?”

    苏默瞪眼瞅瞅老的,又扭头看看小的,忽然身子前倾,指着自己的熊猫眼,满脸悲愤的道:“如果您老说的是我被您那闺女打成这样叫欺负的话,那好吧,是,是我欺负她了,我用我的眼睛和鼻子欺负了她的拳头,怎么样,满意了吗?”

    呃,何晋绅和何言这才注意到某人脸上的伤痕,想想自家闺女妹子的性子,心中忽然不确定起来。

    今个下午,老爷子正和儿子在家里喝茶闲聊,猛不丁的却见闺女一脸泪痕的跑了回来。看见爷俩望过来后,也全不似往日那般彪悍,而是反常的小嘴一撇,委屈之色更重了几分,捂着脸便跑回房中,砰的一声关上房门,任谁来叫也不肯开门。

    自家闺女哭了?何家爷俩有些懵了。打从丫头懂事后,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曾再见她掉过一滴眼泪。可今日,今日竟然哭了!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爷俩儿在起先的愣怔后,随即便是无尽的心疼和滔天的怒火。这宝贝丫头在爷俩儿这儿,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平日里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

    可是今个儿,竟然哭着跑了回来。这让爷儿俩简直有种天要塌了的感觉。

    丫头今个儿是去了苏家那边,不用问,这摆明是在苏家被欺负了啊。而且还是被欺负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不然以自家丫头那要强的个性,怎么可能这般模样?

    想及此,爷儿俩哪还忍得住?何家看重你苏默不假,也愿意与你苏家合作也不假,但要是以闺女的委屈去换,那却是完全不可能!

    于是乎,爷儿俩当即便杀奔苏家庄而来,誓要苏家庄给个交代。这俩人一闹腾起来,单只张悦和徐光祚哪里应付的了?不得已,最终将福伯和韩老爹请了出来,这才勉强安抚住两人,直到苏默回来。

    但是,然而,此刻看了苏默的惨像,见他那一脸的悲愤,爷儿俩忽然觉得,似乎、好像、也许、大概自己忽略了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