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面冷心热王老头
    极普通的黑底陶碗,里面盛了大半碗奶白色的鱼汤,鲜香的味道袅袅萦绕在鼻端,单只闻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用筷子将载浮载沉的一块鱼肉细细剔了,挑到老者碗里,看着他舒服的眯着眼喝了,苏默这才端起自己的那碗,惬意的抿了一口,微微闭着眼睛,让那鲜汤在口舌上来回的浸润了几遍,充分品味了那份鲜美后,才慢慢咽了下去。然后,吧唧了下嘴儿,发出一声快意的轻哼。

    对面的老者就怒视着他,不是为了他发出这般粗俗的声音。当然,这也是他恼火的原因之一。你喝汤就喝汤吧,吧唧什么嘴啊,真是没半点君子仪态。

    好吧,他恼火的真正原因是,这臭小子为什么区别对待?凭什么只给身边那老头又是吹凉又是挑刺的,伺候的那叫一个贴心,但是对于近在咫尺的自己,却是如同未见一般。别说伺候了,甚至连个眼神都不带有的,难道自己是死人吗?

    混账小子,太可恶了!太没礼貌了!太……老头吹胡子瞪眼睛,偏偏只能自己跟自己生气,这憋的。

    苏默为什么这样?因为苏老师看似平和一个人,实则却也是极傲气的。他如何看不出对面这个老家伙,起初对自己其实是很不顺眼的?

    臭老头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你不顺眼呢。要不是看你年纪一大把,哥又是个尊老爱幼的好少年,就刚才那样眼神看哥,直接揍你个五两银子的。

    一老一少无声的战斗,年老的老者看的好笑不已。眼睛眯的愈发厉害起来,胡子一抖一抖的,脸上那得意之色,更让对面老者忿忿不已。

    “兀那小子!”老头儿眼珠儿一转,忽然沉声喝道。

    苏默小指掏了掏耳朵,便似没听见一样,却仰头看向身边的老者:“老爷子,您贵姓啊?你看,咱爷俩听对眼缘儿的,却还不知对方姓甚名谁的。来,认识下,呐,我先说,我姓苏,单名一个墨,字讷言,今年十六岁了,就住在那边不远的苏家庄上。回头你愿意的话,去我那庄子上住两天,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他巴拉巴拉的说着,对面那老头就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这小混蛋竟然无视自己。这真是反了天了!多少年了,这大明朝天下还有敢无视自己的人?反了反了!

    老头儿胸脯急剧的起伏着,年老的老头儿却是更觉有趣儿,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也凑趣的故意不理他,转头看着苏默,伸手摸摸他脑袋,点头道:“我姓徐,你喊我徐爷爷就好。嗯嗯,乖孩儿,你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徐爷爷很喜欢。嗯?你说你叫苏默?做《临江仙》的那个苏默?”

    徐老头说到最后,忽然反应过来,略略睁大了眼睛,惊诧的问道。对面那老头本来正火大着,此时也是面现惊愕之色,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狼狈的少年。

    被人这么摸着脑袋……苏默觉得很别扭啊。这种待遇多少年没享受到了?那记忆实在太久远了,远到隔着一个轮回呢。

    “是啊,就是我啦。”不露痕迹的将头从徐老头手下躲开,苏默笑嘻嘻的应着,又笑眯眯的道:“老爷子也听过《临江仙》?喜欢吗?”

    徐老头和对面老者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闪过一抹深意。这才颔首赞道:“是啊,徐爷爷也读过。喜欢,很喜欢。只是很难想象,那阕词竟是出自你这么个十六岁的少年之手。若说是四五十岁的老人,倒是正常了。”

    苏默就一脸的得意,“天才,是不可估量的。很显然,我就是天才啊。所以不用奇怪,这个世界很大,总有无数的奇迹出现。只要你相信,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只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两个老者听着这话,不约而同的同时若有所思起来。细细体味着,眼底都有惊异的光芒闪过。

    “君子当谦逊自励,臭小子得意个什么。”对面老者先回过神来,偏看不得某人那嘚瑟劲儿,不由的出口打击道。

    苏默翻了个白眼,撇嘴道:“看,我这不就是努力在自励吗?你还想要我怎样?什么事儿都当适可而止不是,再过分就不是自励,而是自大了。老人家,自大,是要不得的。”

    这话说的,倒好似他才是年长的一方,对面那老头反倒是个毛头小子一般。而且话中隐隐影射老头针对自己,颇有几分劝勉之意。

    老者被噎的一窒,瞪着眼瞪他,偏又说不出什么来。徐老头再次哈哈大笑,张着那张缺了好几颗牙的嘴,那叫一个欢畅啊。

    老者就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想了想,换了个话题,板着脸道:“乡试在即,你既为士子,不好好在家温习,却跑出来闲晃玩耍,就不怕名落孙山吗?看看你那脸,是不是去调戏女子了,这才被人打了吧,活该!”

    死老头,嘴巴好毒!苏老师被揭短了,有些恼羞成怒。瞪眼道:“喂,老爷子,咱俩没仇吧,不许污蔑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调戏女子了?又哪只眼睛看到我被人打了?”

    老者冷笑一声,哼道:“不承认?若不是调戏女子,你这脸是怎么回事?你先前过来时说的,当我们没听到吗?”

    苏默词穷,憋了下,大怒道:“我说什么了?我……我这就是自己撞得,别以为你年纪大就有依仗了,再胡说我就告你诽谤!”

    老者见他怒了,自己反倒不怒了,哈的一笑,指着他乌青的眼圈大笑道:“自己撞得?自己撞得能撞成一只眼,莫不是你还事先找好了位置?真真笑死个人了。”

    苏默有些抓狂,梗着脖子道:“你还真就说对了,我就是事先找好了位置,我还就是自个儿特意这么撞得。怎的吧,你咬我啊。”

    好一副无赖相。

    老者有些傻眼,这辈子不知见过多少士子文人,哪一个不是极注重风度的?即便是有那无耻的,面上便是装也要装出个模样来。可像苏老师这般毫无顾忌,简直就差当场躺地上打滚的,还真是头一回见识了,这让他忽然有些手足无措之感。

    “哈哈哈哈……”旁边徐老头笑的直打跌,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笑到后面气儿都喘不匀了,咳咳的咳嗽起来。

    苏默连忙回过身来再次帮他擦拭,一边擦着一边还帮他抚着后背,埋怨道:“悠着点啊,还能不能行了?事关我的节操啊,很严肃的问题呢,你笑成这样,不太好吧。”

    徐老头又想大笑,咳的声嘶力竭的,好容易平息下来。苏默这回离得更近了,才发现老人的眼睛一片浑浊,不由微微的皱了下眉。

    这是有些白内障了,而且很显然眼睛已经花的很严重了,看着似乎在睁眼看人,实则却是毫无焦距。

    这老人给他极亲近的感觉,见他如此模样,他不由的有些难受。焦急中猛然心中一动,一个念头划过心头。

    对面老者却是被笑的脸上青红变幻,两老相交数十年,他当然明白徐老头笑的什么。他是在笑话自己,竟然跟一个小孩子较劲,不知不觉中掉入了这小孩子的话语节奏中了。

    想到这儿,自己也是老脸一红,不由的莞尔。只是脸上却不肯露怯,哼道:“你除了耍赖还会什么?堂堂少年才子,虚耗光阴,岂不知一寸光阴一寸金吗?你终究还只是个童生,乡试在即,如何不肯安心读书,这样如何能中?又如何能对得起这一份聪慧?”

    这番话一出,却是让苏默不由的微微一怔。老者看似仍是在训斥,但话中那殷殷劝勉之心,拳拳鼓励之意却是显而易见的。

    这是个外表严厉,而实则内心善良的老头儿。他悄悄的给老者下了定义。

    轻抚着徐老头的背后,又服侍着他喝了口汤,待他不再咳了,这才转过头看着老者,却又一言不发。

    老者初时还跟他对瞪,但不过一会儿就别扭起来。那双清澈的眸子,便如同被山泉不知冲洗过千百万次,透明遂亮的没有半分杂质。与这么一双眸子对视,似乎什么秘密都被看穿了。

    “咳咳,你看些什么?没话说了吧!”他借着发怒遮脸,狠狠的瞪了一眼,将目光移开。

    苏默忽然笑了,抱拳道:“老爷子,您贵姓啊?”

    嗯?老者一呆,不曾想怎么忽然这会儿问起自己的名姓来了。下意识的脱口回道:“老夫姓王,名…….呃,你待怎的?”

    苏默呲牙一笑,又再拜道:“不怎的,就是真心谢谢您老了。感谢您老的关护鼓励之心。”说着,起身恭恭敬敬的一揖到底。

    王姓老者忽然有些手足无措。方才这小混蛋跟自己没大没小的顶撞自己,他反倒没觉得什么。可突然这么一转变,如此前倨后恭的,却让他突然大不适应。嗯,确切的说,是有种被人戳穿了心思的尴尬。

    “哼哼……咳,咳咳,什…..什么关护鼓励的,乱七八糟的。少来这套!”老头昂着头,似乎满是不屑。但那眼角眉梢的欣慰,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其实,小子并不打算参加乡试的。”接下来,耳边忽然传来苏默幽幽的一句话,顿时让老者大吃一惊,霍然转过头来,脸上再无半分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