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神书初构思
    这小舟并不什么奇特之处,奇特的是站在小舟船头的人。或者说人也没什么奇特的,而是搭着那人旁边的家伙便显得奇特起来。

    那人是个和尚,满脸的皱褶,一身灰布僧袍,看上去有些陈旧却浆洗的很干净。

    和尚脚下,一只猴儿蹲着。猴爪紧紧拽着和尚衣角,身上竟没有任何绳索颈圈之类的牵绊物,便好似正常人家大人带着的孩童一般,毫无想要逃跑离开之意。

    此时见苏默等人停下脚步看他们,猴儿眼中露出警惕之色,冲着几人呲牙咧嘴的,以示警告。

    那老僧便伸手摸摸它头,猴儿顿时就收敛起来,两眼微微眯着,似乎极是享受。

    老僧安抚了猴儿,这才看向几人,一双浑浊的老眼平静无波,微微躬身稽首一礼,便带着那猴儿一步步远去。从头至尾并没说一句话,甚至连声佛号都没打,仿佛哑巴似的。飘然而来,又飘然而去。

    “嘿,这猢狲。”徐鹏举吧唧了下嘴巴,悻悻说道。刚才就他对那猴儿做鬼脸,才引得猴儿发怒。被一只猴子威胁了,徐小公爷觉得颇有些没面子。只是要跟一个畜生较劲,这事儿想想都掉份儿,徐小公爷有些郁闷,却也只能骂上一句算完了。

    张悦却笑道:“这和尚忒古怪,莫不是现在的出家人不再化缘了,而是改耍把戏了吗?”

    他说的耍把戏却是指的那些走江湖卖艺的,那些人除了自身耍些杂耍外,也多有驯养一些动物表演的,这可算是最初的马戏团吧。只不过和尚靠耍马戏为生的,却实实的是从所未见、闻所未闻了。

    苏默也觉好笑,招呼众人往回走,一边冲徐鹏举笑道:“你可莫小瞧了那猴儿,说不定那就是一个齐天大圣呢?”

    徐鹏举一愣,道:“齐天大圣是什么?”

    苏默就把西游记拿出来讲了一段儿,众人不由大感兴趣。这西游记此时还未正式出现,但却有雏形流传于民间。

    南宋时有《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金代院本有《唐三藏》、《蟠桃会》等,元杂剧有的吴昌龄《唐三藏西天取经》、无名氏的《二郎神锁齐大圣》等。

    后来吴承恩写《西游记》,便是以这些文艺作品为根基,重新编撰增删,终成一代巨作。与之前那些杂本比起来,《西游记》更加系统,更加连贯,趣味性自然也就更浓郁了无数倍。

    徐鹏举虽然是出名的纨绔,但他的纨绔更多表现在对女人的方面上。虽然也听过那些杂乱的话本戏剧的,却只是当时热闹,过后便忘,所以苏默说的齐天大圣云云,便也完全不知所云了。

    不过在听了几段苏默说的《西游记》后,终于是猛地省起,不由拍掌叫道:“我当是什么,这不是那唐三藏取经吗。”

    叫完之后,忽又皱眉道:“不对不对,那剧目却不曾有老大说的这般有趣,哎呀,我知道了,定是那帮戏子当时偷懒,不肯出力。该死的,竟敢糊弄本小公爷,回头定要打断他们的狗腿。反了天了,竟敢糊弄我的银子。”

    众人就一阵的无语。张悦一脸的怒其不争,叹道:“岳元帅,你是猪吗?咱哥哥拿手的是什么,你怎么就忘了?若我没料错,这定然是哥哥重新编辑的,原先那些个剧目话本儿的,哪有这般精彩的。你幸亏没去做官,真真是我大明之幸、万民之幸、举国之幸啊。”

    徐鹏举一窒,随即大怒,扯住张悦怒道:“姓张的你什么意思?凭什么我不做官就是这幸那幸的?”

    张悦抖手甩开他,斜着眼看他,撇嘴道:“你自个儿猪脑子,想不通事儿,却偏冤枉人家唱曲儿的偷懒不出力,便要打断人家的腿。如果你这样的去做官,正不知天下将多出多少冤假错案来,不知多少人要含冤而死。你自己说说,你没去做官这算不算幸运?”

    徐鹏举张口结舌,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半响悻悻的道:“爷是魏国公世子,日后堂堂的一品武勋,哪有功夫做那腌臜的屁官儿。你这根本就是悖论!”

    说罢,想想终是憋闷,便又指摘张悦言语粗俗,毫无国公爷的风范,这才是失了身份。又说张悦幸亏现在还没继承英国公的名爵,真是大明幸甚、万民幸甚、天下幸甚。

    众人不由莞尔,一路吵吵闹闹好不热闹,却是将唐伯虎和王泌离开的些许离意彻底驱散。

    “那个老和尚…….我看不透。”走着走着,一直没出声的徐光祚忽然开口说道。

    众人一愣,不明所以。苏默也是愕然,不明白徐光祚说的什么意思。

    “徐三爷说的是,那个老和尚是个厉害角色。”胖子随便忽然也插嘴道。见苏默目光看过来,又加上一句:“那个老和尚身上有功夫,不再小人之下。”

    苏默一惊,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安。这种情绪来的古怪,毫无缘由,按说根本不需在意,但苏默却不敢疏忽。

    在经过了多多那块石头的改造后,他曾几次有过这种感觉,虽然不像这次这么清晰,但后来发现,每当这种感觉出现后,总是会发生一些事儿。而这次出现的感觉比之前清晰了些,想必便是因为升级了的缘故。

    想到这儿,他略一沉吟,暗暗决定这些日子要多注意下。先前决定要做的几件事儿,要马上开始,不能再拖了。

    心中想着,已然是到了家。等众人各自分开回房休息后,苏默独自在书房中思索了片刻,将胖子喊了进来。

    “有没有那种可以毁尸灭迹的东西?”胖子进门后,苏默吩咐他将门关好,张口便问道。

    胖子吓了一跳,不知这位仙师是何意。

    苏默也觉得自己说的太突兀,想了想便又具体道:“嗯,我听说江湖上有种化尸粉,洒在尸体上可以将尸体消融成水,你有没有这种东西?”

    胖子这才明白过来,小眼睛眨巴眨巴,摇头道:“没有。不过,门中倒是有种神水,人触之便会融化,颇似公子要求。”

    嗯?神水?

    苏默一愣,随即大喜。“能不能弄点来,我急需这玩意儿。”

    胖子点头:“可以,三天,小的三天内就可以取到。不过公子所需究竟几何?那东西太过歹毒,据小的所知,门中留存似乎也不多。”

    苏默沉思下,皱眉道:“来个三五十斤的就差不多吧。”

    胖子当场就是一晕。三五十斤?老天,那可是神水啊,您老当是洗脚水吗?

    “这个,这个,公子啊,三五十斤有没有这个小的真心不知道。不过小的却是知道,那东西必须以特殊的手法炼制,每次所得都不多。这个…..”

    苏默吧唧吧唧嘴,想了想,无奈的道:“好吧好吧,那就一个人的量,必须保证能溶解一个人的量,这样能成不。”

    胖子一脑门的汗,溶一个人的量?那究竟要多少呢?话说这玩意在道门中,只是炼丹生成的副产品,从来没用于毁尸灭迹上啊。这位仙师竟然张口就要用来毁尸灭迹,难道仙家没有这种法术吗?

    胖子一脑袋问号,却是不敢多问,苦着脸想了想才道:“小的这就去传消息,想必……想必会有,呃,肯定能有的。”看着苏师的脸色不太好,胖子明智的将迟疑句改为确定句。

    苏默满意的挥挥手,胖子如逢大赦,如同中箭的兔子般窜了出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后面树林里埋得麻四儿尸体必须要处理干净,这种事儿要小心再小心,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苏默本来想自己制造点硫酸啥的,但苦思了好久,实在是不记得硫酸的制作流程了,这才打起了道门的主意。

    好在道门果然没让他失望,还真有这种东西。按照胖子的描述,想来应该也是一种酸。只不过没能见识到赫赫有名的化尸粉,让苏默有些小失望。

    或许,何莹那个拉拉会不会有呢?那家伙整天喊着江湖江湖的,貌似化尸粉这玩意儿就是江湖上传说的东西啊。

    苏默解决了问题,脑子又开始歪楼。好在没歪多久,总算是回过神来,伸手取过一张纸来,开始编撰筹谋已久的一本书。

    后世他在网上看到过一条消息,若说古代真有穿越的事儿,那么最可能的一个人,就在大明。这个人,叫邱濬。

    邱濬,字仲深,琼山人,明代中期著名的思想家、史学家、政治家、经济学家和文学家,被明孝宗御赐为“理学名臣”,被史学界誉为“有明一代文臣之宗”。

    此人历事景泰、天顺、成化、弘治四朝,先后出任翰林院编修、侍讲学士、翰林院学士、国子监祭酒、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等职,弘治七年升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

    弘治八年,死于任上,被追封为太傅,谥号“文庄”。而此人之所以被后人怀疑为穿越者,是因为他编撰的一本书。这本书叫《大学衍义补》。

    《大学衍义补》一书包罗万象,涉及之广泛、内容之丰富,令后人叹为观止。据说后面历代明君每每遇到难以解决之事,都要将这本书取出,从中找出解决之道。

    邱濬是不是穿越的苏默不知道,但是苏默觉得无论其是不是穿越者,既然他能写出这么一本书,那自己凭借着后世的学问、见识,应该也能写出一本差不多的来。

    苏默想要写的这本书不是真正的学术书,更多的却是类似《推背图》那样的东西。隐晦的提示、似是而非的描述,再加上一些能记起的各方面知识和后世的见识。

    这,便是他准备写的书。书名就叫《天朝开运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