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送行
    翌日清晨,武清凤水码头上,两艘大船静静的停靠。连着大船和码头的搭板上,下人们来来往往运送着大大小小的箱笼。

    毛纪、谢铎、孔弘绪父子,还有胡光建四人都是笑吟吟的,满面红光。

    今日他们都要离开武清,除了毛纪要去京城外,其他三人则都要往山东一行。

    武清县令沈松带着一干武清县衙的大小官吏,还有城中的各大家耆老都来送行。随行自然各有呈仪奉上,呈仪的厚薄从几人脸上的笑容就可看出一二。

    苏默等人也来了,只不过都自动站在另一侧,与沈松一干人显得泾渭分明。

    瞅着毛纪几人跟沈松亲热的说笑着,徐鹏举撇撇嘴,低声呸道:“读书人,这就是读书人,什么风骨都是狗屁。阿谀谄媚,瞧着就让人恶心。”

    苏默、张悦徐光祚如同未闻,唐伯虎却颇为尴尬,摇头苦笑道:“小公爷,这…….这有些以偏概全了吧。”

    众人就笑,张悦低笑道:“差矣差矣,岳元帅之恨非为风骨,只恨不能身在其中耳。”

    徐鹏举就斜眼看他:“悦哥儿,是不是想打架啊。”

    张悦耸耸肩,指着身旁的徐光祚笑道:“是啊是啊,三儿想和岳元帅切磋久矣,岳元帅切莫让他失望啊。”

    徐光祚目光便转过来,两手张合了一下,发出咔咔之声。徐鹏举面色一变,哼了一声,脚下往苏默身边靠了靠,这才鄙视道:“鄙夫,没脑子的鄙夫,爷跟你们计较那才叫失了身份。”

    这色厉内荏之态落在众人眼中,便又是一阵低笑。王泌见苏默也是一脸戏谑,不由咬了咬红唇,忍不住低声道:“苏少兄清雅,却莫小看了这迎来送往,其中关碍,却是日后少不了的。”

    苏默一愣,随即眼中露出柔和。他自然听得出王泌话中之意,是怕他孤傲清高,日后在这方面得罪了人。这份拳拳关爱之心,极是难得。

    微微一笑,略略歪头靠近些她耳边,低声道:“多谢泌儿妹子了。放宽心,哥不傻,这些道道儿却也是懂的。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哥哥我可不是那迂腐之辈。”

    王泌见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明眸一亮,随即垂下目光不再多说。只是脸上微感火热,心下很是欢喜。

    “好,好一个世事洞明皆学问,好一个人情练达即文章!讷言兄微言大义,真真好才学,佩服佩服!”

    冷不防旁边忽然一个声音响起,众人一惊去看,却是一个年约三四十岁的文士,正满面赞赏之色,拍着手掌站在身后。

    眼见众人看过来,抱拳团团一礼,目光在王泌脸上一转,露出几分若有深意的笑容。

    王泌眼中微有惊慌之意,忙低下头,脸上火辣辣的一阵燥热。身边小丫头鹿亭瞪大了眼睛,咦了一声待要出口,却被王泌狠狠一捏,将其扯到身后。鹿亭不明所以,大是委屈,撅着小嘴不说话了。

    苏默和唐伯虎却是对视一眼,随即抱拳见礼道:“原来是敬谦兄,昨日一别匆匆,甚是遗憾,不想今日便又再见,却是好大缘分。倘不嫌弃,待会儿便一同再去饮上几杯如何。”

    原来这人正是昨日才见的徐礼徐敬谦。当下便给张悦等人引见了,众人自是又一番见礼。

    待到寒暄过去,徐礼脸上露出遗憾之色,叹道:“正如苏唐二兄所言,昨日相见时短,礼也甚想多得盘桓。只是遗憾的紧,此次出来已久,今日却也是要返家了。不过若是诸位贤达不弃,他日若到了江南,可来礼家中盘桓些时日,届时礼必将扫榻以待。”

    哦?这便要走了?苏默挑挑眉,看了唐伯虎一眼,却见唐伯虎也是一脸的惊诧,当下笑道:“好说好说,如此便祝敬谦兄此去一路平安。你我兄弟,他日有缘再聚。”

    徐礼哈哈一笑,点头道:“如此甚好。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般好句,礼甚是期待,可莫要让礼等的太久才是。诸兄,礼这便告辞了。”

    说着,大袖一摆,深深一揖,随即转身大步而去。临到江边,径直跳上一艘小舟,那小舟便轻轻一动,顺水滑了出去。船头上,徐礼抱拳而立,只不多时便去的远了。

    这人突兀而来,又突兀而去,竟是干脆利索,洒脱至极。张悦不由啧啧称奇,赞道:“都说江南好人物,前有伯虎这般才子,今又见此人,果然不虚言也。”

    徐鹏举却撇撇嘴,不屑道:“亦不过一腐儒,算的什么好人物。倒是有几分洒脱,颇似本小公爷风范,却也差堪一赞。”

    众人听他自吹,也不理他,徐鹏举便悻悻住口。苏默想起方才和王泌的说话,转头看她,却见王泌微垂着头,两眼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心中奇怪,待要问上几句,忽然身边张悦扯扯他。一鄂转头,便见毛纪等人正大步走过来,连忙收了心思,带头迎了上去。

    “学生等见过学士与诸位先生。听闻学士与诸位先生今日要走,虽鄙薄不敢失礼,故特来送行,往学士与诸位先生莫怪。”

    毛纪呵呵一笑,伸手扶住,满面欣慰的看着他点点头:“讷言不必多礼。此番武清之行,得见如许多才学士子,心中甚慰。尤其是讷言,词、曲、画三道,堪称绝才,令我等大开眼界,实不虚此行啊。老夫此次返朝,必将着实上奏天子。陛下开明,爱才如渴,想来不用多久,必有旨意下来。如此,国家幸甚、社稷幸甚。讷言当好自为之啊。”

    旁边谢铎、孔弘绪等都是纷纷点头,捋须含笑。

    苏默赶忙抱拳躬身谢过,随即转身招招手,小七赶忙跑过来,手上捧着一个红布盖着的托盘。

    苏默抱拳道:“学士与诸位先生来去匆匆,学生未能有所请益,实为憾事。今日送行,不敢以俗物污浊耳目,今有学生亲手所制小物件,胜在一个新字,特奉上以娱学士与诸位先生,还望学士与诸位先生莫嫌粗陋,念学生一片拳拳之意,不弃收下。”

    说罢,伸手将红布揭开,露出一排五个檀木盒子。

    毛纪似要伸手推辞,听得苏默这番话只得作罢。再到看见眼前这几个盒子时,倒是起了几分好奇,暗暗猜测,不知这武清小才子能送出什么东西。

    苏默也不拿捏,径自将盒子一一打开,众人眼中看着,脸上诧异好奇之色更浓。

    盒子里用红锦缎铺垫包裹着一方同等大小的长块状,唯有中间凹下去一长条形凹陷。凹陷中,一支新式的苏笔正好嵌在其中。打开的盒盖中也有东西,却是一张如同折子般的物事。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几个名士都纷纷猜测着。旁边一直陪着的沈松也在暗暗思索着,只是思索之余,眼底有阴翳不时划过。

    这个苏讷言年纪小小,却是手段层出不穷,每每都让他感到缚手缚脚,几次交锋都被莫名其妙的化解掉。如今又搞出花样,这让他惊凛之余更是加了几分警惕。

    “学士与诸位先生都是当世大儒名士,平日里事多繁忙,或偶尔记起一些琐事,又或偶有所得,惜乎不能立即记下,而后或至以遗忘而抱憾。故此,学生针对于此,特制成这可随身携带、即取即用的硬笔。此笔可提前储墨,待到用时只要拧开笔帽,便可立即书写,胜在方便二字。学士与诸位先生轻看。”

    说着,伸手拿起其中一支,将笔帽拧开,就着小七托盘上一张白纸随手写了起来。

    随着那笔在纸上蜿蜒龙蛇,一行行飘逸流利的行书便跃然纸上。毛纪等人看的双目放光,纷纷围拢上来,口中啧啧称奇不已。便是沈松也顾不上再想其他,看着苏默手中的笔,眼中满是希冀之色。

    说到家,他骨子里还是个文人。对于这种对文人有着莫大意义的好东西,自然也有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好!好!好东西,好东西啊!讷言有心了。”良久,毛纪长出一口气,接过那笔小心摆弄一番,衷心的赞叹道。

    将旁边那张折子般的东西拿起,打开一看,又对照着苏默刚刚随手写下的几个字,了然道:“这,便是此种笔法的笔帖了吧。”

    苏默点头说是。毛纪几人便又是一阵赞叹,各自取了一只盒子,再仔细一看,却见这盒子上也是刻画了图案文字,或梅兰竹菊,或山水写意,极是风雅隽永,不由的都是爱不释手。

    这新式硬笔东西不大,但却如此精雕细琢,可见下了功夫。或许单纯价值不足一提,但这份心意却是实实的分量十足。更甚一点说,苏默送出的这礼物,从身份上,比刚才收到的所有礼物都要贴切贵重的多得多。

    “这笔可有名字?”便在毛纪几人喜孜孜的摆弄着手中笔的时候,沈松忽然开口问道。

    苏默眼神一缩,深深的看他一眼,待要回答,谢铎却抢先呵呵一笑,漫不经意的道:“不错不错,这等好东西确实该有个好名字。此笔一出,不知将惠及天下多少士子,意义之大,怕是与昔日制纸的蔡候堪与比肩了。”

    他这话一说,众人先是一愣,随即都纷纷点头。毛纪眉梢一挑,眼神斜了默然不语的沈松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冷然。

    旁边徐鹏举早耐不住,听到谢铎这话,大咧咧的拍手道:“还是你这老大人明白。这是咱老大制成的,咱们便管它叫苏笔。怎么样,是不是有种恰如其分的感觉?”

    这货一脸的得意,便好似苏笔的名字是他起的似的。毛纪等人也知道他的身份,哭笑不得的相互看看,纷纷笑着点头赞道:“不错不错,这名儿果然恰当至极,恰当至极。”

    旁边低着头的沈松,脸皮微微一抽,眼底一抹失望和恼火闪过。

    这似乎只是个小插曲,过去了便再没什么波澜。毛纪等人又再和几人闲谈几句,便纷纷登船而上。风帆扯起,浆板划动,不多时便已远去。

    码头上众人等两艘船去的远了,便也纷纷散去。沈松走的时候毫无异色,甚至还笑吟吟的和苏默点了点头。不知情的人,怕是绝难想到,这二人之间的龌龊。

    待到所有人都散了,码头上顿时清净了起来。有小舟驶了过来,在岸边靠住,唐伯虎转身与众人长揖作别,终是到了他离去的时候了。

    众兄弟间该说的话昨晚都说了,此刻倒也没多少伤感,反倒是互相调侃了几句,引得笑骂阵阵。之后,唐伯虎立在船头,长长一揖,小舟顺水而走,须臾便远去不见。

    送完了唐伯虎,王泌却是不乘船而是走陆路。一辆精致的马车早停在道边等着,何女侠当仁不让的跟着上了车,说是要一路保护云云。王泌上车前,只是深深看了苏默一眼,却并未多言。苏默却读懂了那一眼的含义,微笑着点点头。王泌便脸儿一红,低头钻进了车中,吩咐一声,马车便徐徐而动。

    小丫头鹿亭甚是不舍,眼泪涟涟的跟苏默告别,坐在车上走出老远,还能看到小丫头不停挥动的小手,让苏默心中颇为感动。

    站在道边,就那么目送着马车直到看不清影子了,苏默才微微一叹,转身招呼张悦三人回转。

    才走出两步,却忽见河水上一舟翩然而至。苏默等人目光看过去时,不由的都是一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