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童言无忌
    当晚的苏家庄,灯火通明,热闹喧嚣。唐伯虎要回乡参加乡试,王泌主仆也要离开,这便是送行宴了。

    庄内主厅中,满满排了两大桌再加上一小桌。第一桌上苏默这个主人居中,然后左边坐了唐伯虎,右边却坐了王泌。

    张悦、徐光祚、徐鹏举、何莹各分两边依次坐了,再加上两位老爷子福伯和韩老爹两个。剩下一个座位却是卫儿小家伙,坐在两个老爷子中间,有模有样的小大人似的。

    另一桌却是以石悦、楚玉山和胖子随便三人为主,徐鹏举随身八健卒正好凑了一桌。

    苏家庄上从不讲那些什么阶级的规矩礼仪的,众人在这儿呆的久了自然也知道,所以只是略微推辞便也从容入座。

    剩下最后的一小桌,却是韩杏儿这个名义上的女主人坐了。同桌的有小丫头鹿亭、书童小七,加上平日里服侍韩杏儿的两个贴身丫鬟一起。

    这种排座法倘若是落到那些大儒眼中,绝对的是大逆不道、惊世骇俗之举了。不过在这儿,也就是唐伯虎和王泌二人初时惊诧了一番,随即便被一股热闹的氛围冲谈。

    随着酒菜陆续摆上,酒过三巡之后,唐伯虎已然微有醉意,不由的书生气发作,开口提议道:“今日欢快,当以诗词相和。讷言兄才学过人,又是主人,何不先作一佳句?”

    众人闻听,顿时都是叫好。苏默一愣,转转眼珠,忽然看向唐伯虎,悠然道:“作诗词什么的太俗套了,而且也不直观。我觉得还是作画吧,把眼前场景画下来以记之,有图有真相,岂不胜却单文字百倍?伯虎兄以为呢。”

    唐伯虎一愣,才要点头,猛的省起一事,连忙摇头:“那怎么成,今日并非只有你我在座,还有王姑娘和何姑娘在此,岂不有损二位姑娘清名?此事万万不可,还是作诗便可,作诗便可。”

    王泌聪慧,在旁看的了然,便只抿嘴笑笑,并不答话。何莹却是个维恐天下不乱的,拍手大叫道:“江湖儿女,要的便是快意无拘,那些小节何必在意?眯眯眼,画,快快画来。”

    唐伯虎就暗暗翻了个白眼,这位何姑娘生的甚是美貌,偏偏全无半分淑女风范,张口江湖,闭口本侠的,委实奇葩,与苏讷言这个离经叛道的家伙简直堪称绝配。只是不知月老如何竟似疏忽了,却将那小家碧玉的韩杏儿姑娘与其拉到了一对儿,完全没把红线抛给这两人。

    “这个,咳咳,何姑娘江湖儿女,自是无拘。只不过王姑娘却不是江湖中人,这个……不太好吧。”心中暗暗腹诽着,只得将王泌推出来抵挡。

    何莹一窒,这才省悟过来,连忙坐下抱住王泌胳膊,陪着笑脸儿道歉。

    王泌却不在意,轻轻摇头,低声说了几句,何莹便眉开眼笑,两女低声喁喁细语,顿时便将什么画啊的抛诸脑后。

    唐伯虎暗暗松口气,却听苏默轻咳一声,嘿嘿笑道:“伯虎兄的顾忌也算有理,那不如小弟便单为伯虎兄画一张好了,嗯,最多再加上鹏举就行。”

    唐伯虎顿时便是一激灵,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上次那幅画好容易让这厮承诺了毁弃了,刚刚一提画他就是想到了这点,所以才百般拦阻。好嘛,这一转头竟又来了,只画自己和徐鹏举……唐伯虎很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徐鹏举也反应过来了,头摇的拨浪鼓也似,却指着旁边的张悦和徐光祚嚷嚷道:“老大这却是你的不对了,何以厚此薄彼?张悦和徐三儿也是老大的兄弟,怎的你却不给他们画一个?您瞅瞅,他俩跟伯虎多配啊,还是给他们画吧。”

    唐伯虎脸儿都绿了,狠狠瞪了徐鹏举一眼,这标准的死道友不死贫道啊,真是太卑鄙了,果然不愧是苏讷言的第一铁杆小弟。

    徐光祚冷着脸不理会,只慢悠悠的饮酒吃菜。张悦却笑嘻嘻的道:“岳元帅往日说话泰半都是不靠谱,今日这话却也有些道理。单以外貌来说,我和三儿确实比岳元帅要好上太多,看来岳元帅也不是太草包,至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嘛。嗯,按照哥哥的话说,这也是一种进步,该当浮一大白。”

    这话便是埋汰徐鹏举了,众人都是哄堂大笑起来,徐光祚不说话,却是当先举起杯来,冲着徐鹏举一晃,仰头一饮而尽。

    众人一愣,随即又是一阵大笑。

    徐鹏举愣住,随即便是大怒,指着张悦大怒道:“姓张的,你太无耻了,瞪着眼说瞎话,你哪里比咱生的好了?小爷在南京城,不知有多少姑娘朝思慕想、投怀送抱,你有过这种风光吗?还生的比爷好,我呸!”

    张悦便露出难为情的样子,转头对苏默叹道:“哥哥,你看看你看看,岳元帅真是太不厚道了。有道是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哪有这么说人的?您得管管啊。”

    苏默认真的想想,缓缓的点头。徐鹏举急了,蹭的跳起来指着张悦要骂,张悦却忽然转过头来,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他道:“岳元帅,风度,要注意风度!刚才不是你说的,我和三儿比你更适合配伯虎兄吗?这不就是你自承不如吗?要不然,你就跟伯虎兄配啊,敢不敢?”

    徐鹏举气急,脱口道:“配便配,有何不敢。”

    张悦拍掌大笑,“哈,好极好极,便是如此。”笑着笑着忽然又一皱眉,摇头叹道:“哎呀,不行不行。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岳元帅,你怎知人家伯虎兄愿不愿意跟你配呢?悬,我看悬。”

    众人看着张悦给徐鹏举下套,都是肚中笑的快抽了。只是面上却拼命忍着,以免坏了好戏。

    两个老人家看的哭笑不得,对视一眼,却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慰之色。这几个年轻人要么是才学过人,要么是身份尊贵,却能相处的如此融洽,着实让人羡慕。便是一直以来有些郁郁的韩老爹,这一刻也是捋着胡须,满脸的笑容。斜眼看看那边一脸幸福满足的闺女,心中暗暗叹息,或许这真是命中注定吧。由此,那点郁结终于渐渐消散。

    卫儿坐在中间,听不懂众人的说话,但却知道似乎是在争着让大哥哥给画像。小脑袋左看看又瞅瞅,忽然举手脆声叫道:“悦哥哥举哥哥你们不要吵了,默哥哥说过,女士优先。你们应该让默哥哥和两个姐姐先画。哥哥和姐姐画的开心了就会在一起,就像我杏儿姐姐那样,以后还可以给卫儿生小弟弟小妹妹出来一起玩。所以你们就不要抢了好不好?嗯,就先泌姐姐跟哥哥画,然后再莹儿姐姐好了。等他们画完再和你们画,好孩子要有礼貌,不能这样抢的。”

    卫儿板着小脸,一脸严肃的说着,众人猛地一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古怪。

    苏默也傻住,随即不由的内牛满面。好卫儿,不枉了哥哥这么疼你,多好的孩子啊,真是太可爱了。

    王泌也是愣了,旋即便是大羞。一张莹玉般的娇靥,霎时间如同水染胭脂般晕红开来,连脖颈都染上一层粉色。

    若是这话换一个人来说,她必然要怒而呵斥的。但所谓童言无忌,总不好去呵斥一个孩子吧。

    为难之余,一时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说也不好不说也不是,索性低垂着眼帘,把一颗臻首使劲往胸脯里埋去做鸵鸟。只不过羞急之中,心底却忽然升起一种古怪的情绪,似是欢喜又似嗔怒,隐隐似乎还有几分期盼。

    这种古怪的感觉来的极其突兀,以至于让她有种措手不及的惊慌。一颗心咚咚的急速跳着,似乎下一刻便要从喉中蹦出来也似。

    她这边如此,何女侠那边也是傻住。在一起?生孩子?跟……跟那个眯眯眼?

    何女侠激灵灵打个冷颤,随即又是浑身一阵说不出的燥热。那燥热便如同积蓄已久的火山,只不过短短转念间功夫,便从里往外,瞬间爆涌而出,将她淹没。

    一张俏脸变幻不定,如同煮熟了的虾子似的,红的都要渗出血来。半响才慌乱的使劲摆手,张口结舌的道:“不…….不行的,我…..我……我不要生宝宝。啊,不是,我…….我…….我是女侠。呃,我…….”

    这位往日泼辣的如男人般的堂堂女侠,忽然做出这般手足无措、惊恐慌乱的样子,顿时让众人忘了刚刚的尴尬,不约而同的窃笑起来。便连王泌都忍不住噗嗤发出低笑,连忙伸手将她拉着坐下来。

    众人这一笑,何莹也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出了个大糗,羞的恨不能找个缝儿钻进去,转身抱住王泌,把脑袋拱进她怀中,怎么也不肯再抬头起来。

    那边厢,韩老爹把这一切看在眼中,不由的面现惆怅,幽幽长叹一声。

    而另一边,韩妞儿两眼如刀锋一般刺来,刹那间落在某个一脸期待兴奋之色的人身上,顿时间寒风凛凛,杀气森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