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出书了
    唐大才子给弄出了个苏式系列,这让苏默很满意,往城中去的一路上都是笑眯眯的,拉着唐伯虎热烈的讨论各种苏氏产品的前景。

    唐伯虎很崩溃,天知道,他只是想讨个毁掉那副该死的画的承诺而已啊,这咋就一至于斯呢?

    “苏兄苏兄,那个肉啊蛋的什么的,咱们能不能先放一放?寅此来之意,其实是想…….”唐伯虎一头的汗。

    “放一放?为什么?你的意思,啊,明白明白,这个好说,都好说嘛。”苏老师先一疑惑,随即明悟了的样子。

    唐伯虎大喜,拱手道:“苏兄明白就好。那…….”

    “不就是共同署名吗?谁不想名标青史啊,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我懂,没问题。”苏老师大手一挥,特豪气的说道。“…….嗯,就叫苏唐笔、苏唐衣、苏唐肉、苏唐蛋,或者你的姓在前?唐苏肉、唐苏蛋…….呃,貌似……有些怪怪的啊。”

    苏老师吧唧吧唧嘴儿,感觉有些不好,摩挲着下巴开始长考。

    唐伯虎目瞪口呆,随即就是一阵阵的头晕。咬牙道:“是不是糖酥饼、糖酥鱼啊?”

    苏老师认真的思考:“这个…….可以有……吧。”

    唐伯虎只觉的手抖足颤,哆嗦着指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张脸憋的青紫蓝靛的。

    苏老师就奇怪的看着他,随即似乎又明白了,撇嘴道:“看你这点出息!淡定些,不就是冠个名儿吗,至于的啊。”

    唐伯虎感觉一口气直顶到脑门了,好悬没昏过去。“苏讷言!”

    “啊?咋的?干嘛喊这么大声?”

    “我…….我…….”唐伯虎胸口急剧的起伏,“至于你个脑袋!寅只想毁掉那副画!那副该死的画!”

    “那幅画?哪副画啊?”苏老师一脸的迷茫。

    “就是…….就是那副…….那副,咳咳,就是你昨天画的那副。咳咳,那副关于寅和魏国公世子的……”唐伯虎满脸窘迫,眼神儿乱飘。这个混蛋,居然装傻,非逼着自己说出来,真不是个东西!他心里暗暗的大骂。

    “啊,那副啊。”苏老师恍然大悟。想及昨天的情景,脸上不由的就露出贼贼的笑容。那笑落到唐伯虎眼中,自然不免又是一阵暗骂。

    “干吗要毁掉啊?我画的不好吗?是不是有什么败笔?啊,对了,伯虎也是此中大家,有意见就提嘛,我这人很开明的。”

    唐伯虎气结。画得不好?是画的太好了!要真画的不好,老子至于这么低声下气的吗?这混蛋摆明是在戏弄自己啊。

    苦笑着摇摇头,他叹口气:“苏兄,何必相戏?寅自问并无得罪之处,若此画流传出去,寅还如何为人?还望苏兄高抬贵手。”说着,站定深深一揖。

    两人并未乘车,就那么信步闲晃的步行。唐伯虎这忽然停步,郑重其事的大礼一下,顿时引得几个路人惊奇的看了过来。有认出苏默的,便也是停步施礼问好,却不免的看向唐伯虎的目光又多了几分诧异。

    这些人的诧异不过是惊诧于他能跟小苏相公交好,要知道小苏相公可是武清鼎鼎大名的才子,能和他在一起的岂不也是才子?对于才子这种稀罕品种,乡野村夫们自然便也就会有些敬畏和好奇。

    只不过此时此刻,这种神情落在唐伯虎眼中,不免的又成了疑心生暗鬼。只觉得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的糗事儿,人人目光都是那么的怪异,顿时臊的满面通红,手足无措起来。

    苏默看的好笑,从没想到后世传颂的风流才子竟有如此神态,哪还有半点狂放不羁的样子?

    笑着和众人摆摆手后,拉着唐伯虎赶紧离开。走出老远,唐伯虎才大松了口气儿,幽怨的看着苏默叹道:“苏兄,此番被你害死了。”

    苏默再也忍不住,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只是看着唐伯虎的脸色越来越黑,这才勉力忍住,摇头道:“伯虎兄,这可不像你啊。我自且行且歌,他人诽誉与我何干?你俗了。”

    唐伯虎一呆,随即苦笑着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自说的轻巧,反正又不是你出糗。”

    随即又哀求道:“行了,讷言,玩够了吧。那幅画便许我毁了好不好?不然,我便总觉得人人看我眼神儿都不对。”

    苏默哈的又是一声笑,看到唐伯虎哀怨的眼神瞅过来,连忙点头道:“随你随你,你想毁便毁就是了。”

    唐伯虎大喜过望,一把扯住他衣袖,大声道:“当真?讷言,我……我便知道,你不会对我那般无情的。”

    快停!这人会不会聊天啊?这话说的,太容易引起歧义了。这会儿可是换成苏默脸绿了。

    此时两人已然进了城,正走在文坊街上,来往的也都是文人士子。左右看看,果然唐伯虎这一嗓子,引得好多人看过来,人人都是一脸的古怪之色。

    完了,这下真是形象尽毁啊。明天的报纸会不会爆出惊天新闻:无情才子风流尽显,痴情男儿当街示爱。

    苏默想到这儿,不由的就是一阵的头皮发麻。一手提袖遮脸,一手扯着唐伯虎撒腿就跑。

    唐伯虎一时没反应过来,被苏默扯得踉踉跄跄的跟着,直跑出老远,这才在一处僻静处停下。

    “何…….何事如……如此惊慌?这……这跑的……累煞个人。”唐伯虎气喘吁吁的说道,脸上兀自一片懵懂。

    苏默狠狠的盯了他一眼,怒道:“你……你他娘的!会……会聊天不?我弄死你……好……好啊。”

    啊?唐伯虎一脸的无辜,眼睛眨啊眨的看着他不说话。

    苏默脸皮一阵的抽抽,无奈的败退。探出头去察看,见没人注意,这才一扯他衣袖,两人从僻静处出来,往笔墨制坊走去。

    “姓唐的,你搞明白一件事儿。老子只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懂?以后说话留神,不然我先弄死你五两银子的。”苏默眼神贼溜溜的四下乱瞟着,低声恨恨的威胁。

    唐伯虎一呆,随即也是大怒,涨红脸道:“我呸!你这话什么意思?寅堂堂男儿,爱的自然也是美娇娘,何曾喜欢过男……那什么。”

    苏默就鄙视的看着他,撇嘴道:“莫忘了那幅画。”

    唐伯虎气的浑身颤抖,大怒道:“你还敢说!还不都是你害的,那是污蔑!是……等等,你究竟什么意思?”

    他说了一半,忽的警醒,往旁躲开半步,警惕的瞪着苏默。

    苏默被他看得激灵灵打个冷颤,怒道:“少来恶心爷啊。你妹的!不喜欢男人,你刚才喊的什么狗屁话?没见旁人看咱的眼神吗?你是猪吗?”

    啊,唐伯虎猛省,顿时惭惭的。憋了又憋,强辩道:“我那是一时激动,是感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苏默呸道:“感什么激,还江南第一才子呢。就这表达能力,你不羞耻吗?听说你写了不少的文章,以后还是别写了,免得误人子弟。”

    唐伯虎这下真的不淡定了,说他别的可以,但是涉及到自己的才学方面,这个绝对不能退让半分的。

    “苏讷言,你话说清楚,唐某怎的就误人子弟了?某自学成以来,方十六便中秀才,能诗善画,所作不知多少达官贵人争相以求……”

    “得了得了,还争相以求呢。别的也就罢了,据说你很喜欢画那种画,而且还有不少相关的小文?嘿,那可是关乎人伦大事,就凭你方才的表现,我很怀疑啊。”苏老师两眼眯缝着,不动声色的开启了嘲讽模式。

    唐伯虎额头上青筋直蹦,咬牙道:“你怀疑甚?”

    “我很怀疑你写的东西会不会把人教傻了。嗯,就算侥幸没有,多半也都是寡淡无味,千篇一律吧。最多也就是学学某婆子传啊、灯草秃驴啊什么的,怎么样,我说的对不对?你敢说不是?”苏老师曳斜着眼道,不动声色的歪了楼。

    唐伯虎果然中计,皱眉思索着,想要反驳一时却找不到依据,不由的搜肠刮肚的回忆着自己写过的那种文章,暗暗比对起来。

    他这里想着,两人却是脚下不停,很快进了一家笔墨纸砚店。苏默便将图纸取了来,跟老板详细说了自己的要求。

    笔坊老板大是惊奇,再三问明细节后,让二人稍等,自己转身进去寻匠师开始尝试制作。苏默便和唐伯虎闪到一旁,静静等待。

    苏默设计的这种笔并不复杂,最多就是个新奇,又舍了最耗时的笔毫制作,故而不用多久就能做出个大致模样来。

    二人等在这里,就是等笔样出来后,加以确定,然后才能正式制作。

    等候的功夫,店中进来几波客人。苏默不经意之间,却发现这几人几乎人手都拿了一本小册子,有相识的碰到时,看见对方手中的书册,就会会心一笑,扬扬手中的书册,问上一句“某某兄原来也买到了啊”之类的话。

    苏默看的好奇,便趁着空挡上前相问。有那热心的便将手中的书册略一展示,笑道:“兄台还不知吗?这可是本次武清文会的印本。墨韵书坊那边刚刚印出了第一批,兄台若是现在去,或许还能抢到,否则便要等下一批了。”

    嗯?武清文会的印本?苏默一愣,随即大喜。张文墨的速度不慢啊,这就已然正式出书了。好,这可真是好极了。

    正心中想着,忽然似有所觉,转头看去,却见旁边一个年约三四十岁的文士,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见他看过来,微微一笑,上前来抱拳一礼,笑道:“果然是武清第一才子当前,在下徐礼,草字敬谦,这里有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