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苏老师教课
    蹲下身子翻开麻四儿的眼皮看了看,石悦抬头对苏默道:“昏了,没事。”

    苏默手指摩挲着下巴,轻轻点点头。张悦也凑过来看看,苦笑的看着苏默:“哥哥,要不要这么凶残?能只凭几句话就让犯人吓昏了,我敢保证,这要被刑部或是大理寺的人知道,必然会大礼来请你出山的。”

    苏默露出谦逊的表情,扭捏道:“看你说的,这怎么好意思。你哥哥我性子淡泊,名利与我如浮云。”

    张悦就无语了。

    徐光祚忽然上前一步,拔剑指着麻四儿咽喉,酷酷的道:“何必费劲,不说就杀。”

    苏默吓一跳,赶紧拦住。小心的挪开宝剑,埋怨道:“三儿,你是定国公世子,要注意身份,不要总想着用暴力解决问题。这个世上,不是所有问题都能用暴力解决的。”

    徐光祚收了剑,耐心的等苏默说完,然后冷冷的道:“我是怕被恶心死,所以才要杀了他。”说罢,不再理会二人,转身大步走了出去,竟是独自离开了。

    屋中苏默和张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对无语。苏默想了想,吧唧了下嘴,做结论道:“孩子长大了,总会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吗?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予支持和理解。”

    张悦就又没有言语了。苏老师这架势,完全一副长辈的口吻,只是他貌似只比徐光祚大了几个月而已吧,怎么就能如此厚颜无耻的楞装出个长辈样来?

    张悦对苏老师的这种强大能力,实在不知给出何种评价才好。随着几人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说话便也随意了许多,不再像之前刚见面时,虽透着亲近,却下意识的有些客气。

    徐光祚今日能这般说话行动,其实正是一种熟悉后的亲近表现,没把苏默当外人,至少放在以前按他的性子,是绝不可能开这种玩笑的。

    开玩笑?不错,就是开玩笑,虽然徐光祚一贯的冰冷。但正是这个冷石头般的家伙,居然也会开玩笑了。张悦想着想着,忽然感到不可思议,然后就笑了起来。好像,蛮温馨的感觉。

    苏默显然没有自己有多无耻的觉悟,站在昏过去的麻四儿身前不知在琢磨什么。

    张悦和石悦二人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几分担忧。他们很担心麻四儿被苏默玩死,话说这个世上,真的很少有人能承受住苏老师的摧残。那实在是太变态了,太恶毒了,太令人发指,太不可想象了…….

    好吧,总结性的结论就是:就是非人类三个字。

    非人类的苏老师又再琢磨什么呢?其实也没什么,他在琢磨火候到没到。

    这个麻四儿是东厂的人,作为后世人,他不知听过多少明朝厂卫的黑暗内幕故事。也被灌输了不知多少厂卫人员的坚韧酷戾。

    所以他认为,要想尽可能轻松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首先就要彻底摧毁对方的心防。唯有把对方摧残到精神崩溃的地步,才能达到自己的期望值。

    好吧,事实表明,这厮又一次被小说电影带沟里去了。真正的历史,实则完全是一知半解。

    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之前那番表现。也正因如此,麻四儿的苦难历程,也才刚刚拉开帷幕。因为苏老师长考之后,认为这点打击力度还是不够……

    没多久,苦难的大明密探麻四儿同志悠悠醒来。于是,大戏再一次开演。

    “那什么,怎么一直让人躺在地上呢?这大冷天的,冻坏了怎么办?犯人也要讲人道,也应该有基本的人权嘛。”苏老师化身正义的使者,谆谆教导一旁的石悦。

    石头一张黑脸越发黑了,只能默默忍着,不敢反驳一句。他很担心自己要是反驳了,少爷会不会打击报复,得空儿给自己身上玩一把。要是那样的话,石悦觉得自己三观都会被毁掉。

    所以,保险起见,少爷说的都是对了,少爷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这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至于说地上躺着的这个可怜人会如何,谁在乎?至少石悦不会在乎。

    于是麻四儿同学得到了人权和人道:站起来了,不再躺着。

    嗯,就是这样,就是站起来了,再没别的了。

    可怜的麻四儿同学,玩命奔逃了一晚上,又被生生从精神上摧残的昏了一回,正是身心俱疲之时,这会儿却连躺着都是一种奢望了。

    而事实上,麻四儿现在呀根本感觉不到什么疲惫了,他正惊恐的望着眼前这个少爷,看着他目光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打量,脸上时而思索时而点头,就像是屠夫在计算着如何给一只猪分尸一样。麻四儿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不好了。

    “听说你们东厂的都是太监对吧?”认真思索的少爷忽然开口问道,只是这个问题一出口,就让麻四儿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不但他不知该怎么回答,旁边的张悦也是一脸的迷茫,完全摸不到头脑。

    见没人搭理自己,苏默有些不乐意了。皱皱眉:“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回答,那后面更有难度的问题咋办?看来我要采取些必要的手段了。”

    麻四儿听的豁然色变,努力压下心中恐惧,颤抖着道:“不,不不不,不要,我回答,我回答。”

    他猛不丁一开口,声音发出后,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那声音全不似人言,简直如同锈透了的铁片摩擦一般,暗哑难听。

    苏默却不以为忤,立刻高兴的点点头:“啊,你能听懂我说的话?这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麻四儿这个委屈啊,大哥,你说的又不是多高深的学问,我怎么就听不懂了?至于这么开心吗?

    苏默搓搓手,来回走了几步,看上去确实很开心。然后突然叫道:“提问。”

    全场愕然,三个人齐刷刷的看着他,如同看傻子似的。

    苏默叹口气,抬手点点三人,悲哀道:“不读书不看报,没文化没知识,说的就是你们这样的。这都不懂,连人家一个日本的小和尚都知道该怎么应答,真服了你们的无知了。”

    麻四儿是犯人,再委屈也不敢表露一丝半点儿。张悦和石悦这叫一个冤啊,这算不算池鱼之殃?自己不过就是站在这儿,就被一起鄙视了,还是全没道理的那种,还有地方说理去吗?

    日本的小和尚?那又是哪一个?两人忽然发现,自家这位老大当真是高深莫测,随口一句话就让人一脑门子圈圈。怪不得刚才麻四儿表示能听懂他的话,他会那样高兴呢。

    张悦皱眉想了又想,他觉得自己或许不该呆在这儿。刚才三儿果断走人,莫不是早想明白了这点?哎呀,这家伙,看不出来,原来竟是这么聪明。

    “那什么,哥哥啊,你看天儿不早了,小弟就不在这儿打扰你了,先行告退,莫送莫送。”他想明白了,决定向三儿学习,果断离开为好。

    可惜,他忽略了苏老师的无耻程度。没有观众这戏还怎么演下去?自个儿唱独角戏?要不要这么无聊?

    所以,苏默很严肃的看着他,批评道:“人,不能没有上进心!不懂的就要问,就要学,怎么能遇到一点苦难就退缩?这样以后怎么报效国家,怎么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老国公将你送到我这儿,期望何等之厚?你就是这么对待老人家一片苦心的?你不羞愧吗?”

    张悦半张着嘴,呆呆的看着他,什么话都没有了。忽然之间,他很想弄清楚,这位哥哥的无耻究竟有没有极限。我爹把我送到你身边,还期望之厚?郁闷个天的,还能不要脸到什么地步?

    这一刻,张悦彻底败退了。拱拱手,一言不发的往旁一站。得,你老人家想咋的咋的吧。同样震惊的还有石悦,只是作为下人的他,更不敢炸刺儿,低着头站的跟小学生似的,比张悦缴枪投降的还早。

    “记住!当我说提问的时候,被询问一方应该响亮的回答回答。”苏老师毁人不倦,认真的教导。

    这话有些绕,张悦三人听的这个晕啊。反应了好半天才搞明白,又是郁闷又是哀叹。你这说了半天,就是这么一回事儿,至于的吗?

    没人敢质疑,都是垂头丧气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苏老师很高兴,老师都喜欢有悟性的好孩子。苏老师认为眼前这三个都属于好孩子,值得拥有。呃,不对,是值得教导。

    “提问!”高兴之下,苏老师再次大喝。

    “回答。”

    “回……”

    “……..”

    三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只是除了麻四儿外,发出一个单音儿的是石悦,张了张嘴,声儿在喉咙里打了个滚儿,终于憋回去的是张悦。

    两人总算反应快的,刚才苏老师说了,被询问的一方才要说回答。自己又不是,干吗要回答?

    苏老师不悦的瞅二人一眼,淡淡的道:“下次注意。”待到二人无奈的点头后,这才高兴的表扬麻四儿:“不错,很好,保持住,你很有天分。”

    “提问!”

    “回答。”

    “问,东厂的都是太监对吧。”苏老师孜孜不倦的重提旧问。

    麻四儿张了张嘴,犹豫半响,才嗫嚅道:“不……不是。”

    “嗯,果然是……嗯?你说啥?不是?怎么可能不是?是不是在骗我?小样的,敢骗我,揍你啊。”苏老师脸上的得意乍现又逝,有些下不来台的气急败坏了。

    啊?麻四儿吓了一跳,脸上又是茫然又是委屈,实在想不通自己哪里骗他了。

    苏老师怒目相视:“东厂不是天子身边的太监掌控的吗?那么太监下面的不是太监是什么,莫非还能是士子?还敢说没骗我!”

    麻四儿快哭出来了。这是神逻辑啊?谁规定的太监下面就必须是太监了?我不也是东厂的,可你难道看不见我的宝贝吗?太监有宝贝吗?有吗?

    想要出口分辨,又怕挨揍,急中生智,忽然想到一个方法。当下努力挺胸抬头,屁股不着痕迹的一动,又是一动,然后又是一动……

    苏默就震惊了,随即便是大怒。戟指着他,怒声喝道:“无耻的淫贼!安敢如此嚣张,竟对本少爷生出龌龊心思,做出这等下流动作…….”

    噗!

    旁边张悦实在憋不住了,一声笑当场就喷了出来,随即抱着肚子蹲了下去,笑声一声高过一声,在整间小屋中回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