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风流才子唐伯虎
    唐寅的八美图幻想到底还是没有达成,这不废话嘛,小说中的人物这哪里去找?即便是真有,那也是人家段誉哥哥的菜好吧。

    于是,这下子换成苏老师要崩溃了。无他,被唐寅缠上了。

    苏老师太坏,想拿小说人物忽悠人,这叫说的一个天花乱坠。不但将王语嫣因为美丽而得的外号“神仙姐姐”说了,甚至说的太溜了之下,连大理国王子的段子都不小心溜达出来了。

    这让唐寅听的如痴如醉,这神仙姐姐得是美到什么程度,才能让远在南荒的大理国王子都如此痴迷?这个美人儿要见,一定要见到,一定要把她画进自己的八美图中。

    至于说这个时候,其实已然没了什么大理国的事实,迷迷糊糊之中他却全然忘了个一干二净。满脑子的全是四个字“神仙姐姐”。

    苏默开始吹的高兴,只是越吹越难以自圆其说了,最后只好支支吾吾左右言他,怎么也不肯再多说了。

    他这是标准的黔驴技穷,但是落在唐寅眼中,却越发认定了是敝帚自珍,不肯将那等神仙般的女子介绍自己认识,心中更加坚定了要挖出美人儿出处的心思。

    至于具体办法,就一个字:赖!彻底黏上这个苏讷言,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于是乎,会场上便能看到古怪的一幕:两个人满场游走,一个咬牙切齿一言不发,另一个却是亦步亦趋满面渴求。

    所有人都将心神放在一幅幅画作上,唯二这么两个家伙到处乱窜,很快便引起众人的不满,纷纷怒目而视。

    好在苏默这几天俨然成了明星,那张脸几乎所有人都认得。在发现这乱窜的人是苏大公子时,这才怒气稍抑,但也就是不再发怒而已。只拱手见个礼,便将精力再次转回画作上。

    本来嘛,这些画都是人家作的,当然不需要再来揣摩什么的。只是你们能不能不要打扰到别人啊,这太不道德了。所以大伙儿对上苏默不好有什么脸色,一腔子怨气便自然而然的落到身边的唐寅身上了。说戟指大骂倒是不至于,但是横眉冷对总是有的。

    唐寅却是毫不理会,眼珠儿都不带错的,就是紧跟住苏默,不停的哀求黏磨,苏默快要疯了。

    起初还耐着性子解释几句、劝慰几声,待到最后干脆一言不发,不理会算完。

    他满场游走是在找毛纪等人,如今该办的事儿都完成了,总要打个招呼才好闪人不是。不但是找毛纪,还要找到张悦他们,毕竟家里那边还有事儿要应对,那才是大事儿。

    费了老半天的时间,总算一头大汗的寻到了正研究画作的毛纪,左右一看,好在毛纪和谢铎、胡光建都在一起。于是连忙上前,说自己的事儿都完了,想要离开特来告辞。

    毛纪倒是没像那些士子们多问什么画法画技的,只再次重申一遍,整幅《天朝开运图》都要献于天子的事儿,苏默自是无有不应。说只待文会一结束,便劳烦毛先生亲自奉上就是。

    毛纪这才欣然点头。双方作别,苏默再次一头扎入人海中,寻找张悦一行人。

    又费了好大功夫,眼瞅着天色都开始渐渐昏暗了,这才逐一将众人寻到。

    此时的众人都是满面兴奋激动之色,苏默扯着张文墨单独往一边说话。唐寅却也识趣,见他有正事要办,并不上来打扰,只落后几步跟着,不让苏默离开视线就行。

    张文墨疑惑的看看盯着这边的唐寅,转向苏默带着疑问的神色。苏默郁闷的抓抓头,摇头道:“不用理他,那是个疯子。”

    张文墨心中虽诧异,但见苏默也只是烦恼,就也不再多问。苏默便将之前定好的方案再次敦促了一番,张文墨拍着胸脯让他放心,绝不会误事儿后便先行告辞而去。

    等张文墨离开后,苏默这才招呼众人回家。也直到此刻,众人才发觉身后跟了个尾巴。

    张悦以目示意苏默,苏默再次哀叹。想了想,回身招呼唐寅近前,给众人做了引见。

    张悦、徐光祚等人倒是没什么反应,只作恍然状,然后温和的见礼一番算完。便连王泌也只是遥遥敛衽,并无什么异色。

    唯有徐鹏举忽然愣住,皱起眉头满面思索之色,不时的还盯着唐寅仔细看。

    苏默看的奇怪,才待要问,却听徐鹏举忽然啊的一声大叫,指着唐寅叫道:“你是那个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的唐伯虎?”

    唐寅满面傲然,矜持的点点头,却又一言不发,那叫一个孤傲,哪里还有方才跟在苏默身边时半分猥琐之相?

    众人这也才明白过来,感情这位姑苏唐寅是个人物。说起来倒不是众人孤陋寡闻,这个年代信息传递远不如后世那般快捷,唐伯虎虽在南方有名气,但毕竟还只是个士子。而张悦、王泌等人都是北方人,还都是世家子弟,自然不会关注这样一个人。

    才子这种产物在大明朝的国土上不要太多,不看便是李兆先那样的,都能混个京城第一才子吗?

    而唐伯虎之所以后来那么有名,却是因着两件事儿而至。而这两件事目前来说,还都并未发生。

    第一件事儿便是即将来临的乡试。正是此次的乡试,唐伯虎一举夺得应天府第一名。乡试的第一名称为“解元”,这便是后人称呼唐伯虎为唐解元的来历;

    而第二件事儿也是因为科举考试,那便是转过年来的全国会试。这次弘治十二年的会试将发生一件极大的冤案。冤案的主角之一,就是这位唐解元唐伯虎。

    而案中另两位关键人物,其中一人还与苏默有着极大的关联。这人便是他娃娃亲的泰山大人,现礼部侍郎程敏政。

    此次会试之后,被人弹劾他和江南另一位才子徐经,向做为主考官之一的程敏政行贿,事先得到考题舞弊。天子由此震怒,当即下旨严查。

    接下来的结局不言而喻。本以为“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赏尽长安花”,殊不料锒铛入狱,身被刑具,还要面对如狼似虎的胥吏审问呵斥,遭受世人的指责唾骂。经过一年多的审讯,虽然最终没有判定唐寅是本次考场舞弊案主犯,但干系是摆脱不掉的,他被除掉“士”籍,发配到浙江为吏。

    也正是这次的凄惨冤案,最终使得唐寅绝迹仕途,成就了一个“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大明版柳三变。

    而这次冤案中,徐经的下场不用说跟他一样,更令人震动的是程敏政这位当朝大员,竟也是被下狱问罪,却不过几月之间便气怒攻心,背生大疮死在狱中。

    由此,唐伯虎之名才开始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再然后,随着这种关注,他的一些事迹、诗词、字画渐渐流传出来,终至成就后世闻名的风流才子。

    所以,总而言之,现在的唐寅唐伯虎只是小小的江南士子一枚,比之苏默的名气强不了多少。

    徐鹏举之所以能知道唐伯虎,也正是因为这里唯有他是南方人,这才能听说过唐寅这个人。而有趣的是,他之所以能知道唐寅其人,却又是因为唐寅擅长画春宫的名声。

    与后世不同,这个时代的春宫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反倒是一种风雅之事,很被认推崇。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普通百姓,只要是有婚庆之事,大多都会有一本这玩意儿,做为闺房指导。换而言之,这个时代的春宫图画家们,可算是性启蒙教育的引路者和开拓者。

    此时徐鹏举叫出唐伯虎的名字,张悦等人只是明白了唐寅的声名,苏默却是惊得差点咬到舌头。就这么个死皮赖脸没溜儿的家伙,竟然就是唐伯虎了?这简直是太颠覆了。

    “唐伯虎?你就是唐伯虎?”苏默两眼放光,上前一把拉住唐寅的袍袖。

    唐伯虎对着旁人可以傲然矜持,但对上苏老师却哪里还能傲的起来?且不说人家苏老师的画技让他望尘莫及,正想方设法的求着想学到手呢。便单只一个“神仙姐姐”的事儿,就足以让唐大才子放弃所有骄傲了。

    此时眼见一直对自己不假辞色的苏老师忽然如此热情对待自己,唐伯虎又是惊喜又是迷惑。只是这会儿却无暇细想,刚刚还骄傲的昂着的头瞬间低下,甚至连腰都有些略弯,谄笑道:“是是是,伯虎正是学生的小字。”

    苏默扯住他袍袖不放,仰天哈哈大笑两声,做欢喜状,但笑着笑着忽然猛的顿住,就好似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一般。这转的太突兀,以致让旁边的众人都不由的有种憋气的感觉。齐齐把目光看向这货,心中都是暗暗琢磨,这位爷又要发生么疯呢?

    苏默却不是发什么疯,而是他忽然想到了这位唐解元的一生好像挺悲惨的,而且还是跟科举有关。至于具体的详情他却完全不了解,但眼下马上就要乡试了,这才让他有所联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