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鹿亭的忧虑
    苏默很愤怒,他愤怒于这个世界的污浊。这大明人的思想为什么会如此龌龊呢?

    保镖啊,难道不是要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雇主吗?二十四小时难道不就是每时每刻吗?这怎么就扯上侍寝了?

    晚上睡觉?晚上睡觉时,雇主榻上高卧安寝,保镖尽职尽责的彻夜立在门外守护,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记得三国演义上就是这么说的,比如曹操和典韦许褚,又比如刘备和关羽张飞,再比如孙权和周泰,都是如此啊。可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变成了侍寝了?

    不纯洁!太不纯洁了!简直是玷污如白纸一样的自己啊。苏默使劲反思几遍,终于确定不是自己的表达问题,而是归于胖子自身的猥琐属性。

    想想自己被楚玉山从饭桌上喊下来,兴冲冲的来见这个天机推荐来的保镖,却落得被恶心的吃饭的胃口都没了,苏默觉得很受伤。

    看看时间,再回去吃饭是来不及了,要赶去会场了。按照之前说的,将近当天结束的时候,就是他去当台展示才艺的时候了。

    一大帮人呼啦啦的再次出了门,欢欢喜喜的往会场而去。吃饱喝足了,再去看节目,多美好的生活啊,能不欢乐吗?

    可惜唯有苏默不欢乐,心情简直太不美丽了。哦,不对,还有一个人,心情也不太美丽,胖子随便。

    “退后,退后!再退一步!就这样,记住了!十步,必须保持至少十步的距离!不然打断你jj!”苏默恶狠狠的说着。

    胖子一脸的委屈,臊眉耷眼的在指定距离站好,然后再小心的保持距离跟上。

    “少爷啊,小的要贴身保护你啊。这么远…….”胖子弱弱的抗议着。

    “闭嘴!保护就保护,贴什么身?你贴身要做什么?警告你,趁早放弃那些不靠谱的幻想,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机会的!”苏默握拳,用力的挥动,以表达自己的坚定。

    胖子很忧伤,嗫嚅了几下,终是不敢反驳,只凄凄凉凉的低头跟着。

    旁边徐鹏举眼珠子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眼中有奇异的光芒闪动。这个胖子突兀的出现在家中,问什么都不说,苏老大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而看现在的情形,苏老大显然并不太待见他,却又不肯彻底将其赶走。给徐鹏举的感觉就是,似乎有那么点又恨又爱的意思。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蹊跷呢?

    “有古怪!”

    身边有人轻轻说道。扭头看去,何女侠一脸的八卦之火熊熊,眼中的光芒隐隐透着绿意。

    这女人,怎么好奇心这么大呢?一点不尊重别人的**。徐鹏举默默的鄙视之。

    “你也看出来了?确实有古怪啊。”心中鄙视,嘴上却不由自主的附和道。

    何莹惊疑不定的看看他,疑惑道:“嗯?你竟然能看出来?怎么可能?就你那两下子,啧啧。”

    她砸吧砸吧嘴儿,一脸的不屑加蔑视。

    徐鹏举大怒:“八婆,你什么意思?”

    八婆,这是苏老大喊出来的。徐鹏举不明白究竟什么意思,但是觉得好厉害的样子。而且朗朗上口,叫起来特顺嘴儿,堂而皇之的就拿来用了。一口喊出,果然神清气爽。

    何莹也不懂八婆的意思,不过这会儿她的心思却顾不上这个,只盯着胖子看,嘴上顺口道:“这个人……..给我一种…….一种,嗯,很危险的感觉。他或许,很厉害。你说,我要不要和他过过手?”

    何女侠苦恼的挠挠头,把发髻都抓乱了。

    徐鹏举呆了呆,原来两人口中的古怪差距这么大。随即便是一阵的鄙视,什么跟什么呀,这疯婆子除了舞刀弄棒的,还能知道点别的吗?智商啊。

    好吧,这词儿也是跟苏老大学的,同样的让他不明觉厉。

    没听到回应,何莹下意识的转头来看。一眼看到徐鹏举眼中的嘲讽和不屑,顿时大怒:“淫贼,你什么意思?”

    徐鹏举哈的一声,真是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刚才自己不正是这么问她的吗?看你个八婆还拽不拽?

    只是想想刚才八婆虽然很拽,最终还是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决定还是大度一次,不跟她计较。

    傲然的哼了声,这才将自己的“古怪”解释了一番。何莹听的目中异彩频闪,顿时兴趣大增。当前若说还有什么事儿比武功更让她上心的,那么,能埋汰苏默、打击苏默的事儿,便是当仁不让的不二选择。

    “眯眯眼怎么说,你没去问问?”

    “嘁,当然问了。我是谁,这点难道都想不到?”

    “那答案呢?”

    “……..苏老大不肯说。”

    “………..”

    “那你不会问问那个胖子?”何莹无语半响,又再出主意。

    徐鹏举迟疑了下,“这…….好吗?跟他不太熟。”

    何莹撇嘴,眼珠儿转转,凑过去低声说了几句。徐鹏举听的眉头耸动,大是意动。踟蹰一会儿,又偷眼望望前面苏默背影,终是重重的点下头。

    这两人心中有事,本就拖拉在最后。此时达成了一致,徐鹏举***步上前,凑到苏默身边,一边没话找话说着,一边不露痕迹的用身子挡住视线。

    后边,何莹装作无意靠近胖子,几个眼神开路后,不多时便自来熟的凑在一起,低声嘀咕起来。

    无数的事实表明,人在情绪低落时,往往很容易接受他人的善意。无论这个善意是真善意还是别有目的的善意。就像第三者插足一样,一般都是选在两方闹矛盾时插入的。然后,多半便是各种悲剧。

    而现在,显然胖子就走在悲剧的路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人了,笑死人了,真真笑死人了,哈哈哈哈哈。”

    拉成长溜儿的队伍后面,忽然传来一阵肆无忌惮的狂笑声。那笑声怎么听怎么让人有种一巴掌拍死的**。

    众人都是莫名其妙,齐齐回头看去。但见何大女侠抱着肚子弯着腰,笑的眼泪一把一把的,还不停指着这边苏默的方向,跟抽风似的。旁边站着一个胖子,一脸的惊慌不信,想要扑上去捂住这疯女人的嘴,却又碍于身份不敢妄动。只是一张脸涨的通红发紫的,脑门上大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淌。再到看见苏默的目光看过来,顿时面色一白,似乎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泌心中叹息,待要去把这个古怪的闺蜜拉过来让她消停下,却冷不防身边一阵恶风刮过,再看时,却见徐鹏举徐小公爷不知怎的,已然突兀的出现在何莹身边,口中不迭声的问道:“说,说,快说说,究竟是什么古怪?”

    何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拼命揉着肚子,一边断断续续的将自己打听到的古怪说了出来。

    这疯婆子生怕大伙儿听不到,说的那叫一个大声啊,若不是还在笑的畅快,简直跟诗朗诵似的。

    众人听着听着,一个个的都是张大了嘴巴,脸上肌肉抽搐,眼眶子乱跳,想笑又感觉不好,便只能努力的憋着,这通辛苦哟。

    苏默初时还没反应过来,待到也听明白了后,脸都要绿了。完了完了,自己的光辉形象啊,这下算是彻底毁了。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坏呢?怎么可以这么坏呢!

    还有那个王八蛋,那个胖子,丫不是来帮我的,根本就是来毁我的啊。

    还有那个死拉拉,我靠的,老子和你有什么仇,竟然这样埋汰我?老虎不发威,丫真当老子是病猫吗?不行,怒了,必须要怒了啊。

    “八~婆!”苏默咬着牙,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着。眼神儿如果能变成刀子,估摸着何拉拉立即就会真的变成死拉拉。

    何莹笑的直不起腰,使劲的摆手:“别…….别找我,不……不行…….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苏默这个咬牙啊,目光移动,落在浑身颤抖的徐鹏举身上。“鹏举!我的好小弟哈!”

    徐鹏举跟中箭的兔子似的,蹭的跳了起来,一溜烟儿跑了。远远一阵狂笑传来:“哇哈哈哈,哈哈哈,老…..老大啊,不……不关…..不关我事啊。哈哈哈哈,都…….都…….都是那个八…….八婆,哈哈哈哈。”

    两个罪魁祸首都躲了,苏默的目光终于转到胖子身上。胖子瑟瑟发抖,跟徐鹏举和何拉拉不同,面对着神仙身份的苏师,可怜的胖子半点抵抗力都没有。

    噗通一声,当场跪了,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更不要说辩解什么了。

    都到这地步了,还能咋的?苏默只觉满肚子气都忽然泄了劲儿,呆滞的看看王泌几个,包括通常一副酷酷神气的徐光祚在内,个个都是好似关公转世一样,那脸红的。

    不单如此,人人都好像忽然患了重感冒,这摆子打的,哆嗦的让人很担心下一刻就会倒地不起了。

    “笑吧笑吧,千万别憋死!”苏默这个悲凉啊,咬牙切齿的狠狠道。

    话音才落,顿时就是一片的大笑声暴起。苏默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满脸感动,定定的看向人群中一个角落。

    那里,小丫头鹿亭一脸的担忧,担忧的看着他,竟是唯一一个没有发笑的人。

    多好的丫头啊,世上还是有好人的。苏默感动了,大步走上前去,蹲下身子看着鹿亭,眼含热泪不停的点着头,竟是无语凝噎。

    鹿亭叹口气,两只小手抱着他的脸,难过的道:“大哥哥,那个胖哥哥太胖了,夜里他暖床的话,大哥哥会睡不好的。”

    苏默僵住了,片刻后,一头栽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