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谁坑谁
    李兆先走了,与初来时的趾高气昂不同,走的时候堪称凄凉。唯有华龙、徐宸等几个伴当陪着,再无任何人相送。

    掌声和欢呼都是属于胜利者的专利,失败者无人去关注。即便如他这般身世,在剥去了那层光环之后也只能沦为凡人。

    这一点上,苏默觉得古大明的人还是比后世人要可爱许多的。

    站在台上,笑呵呵的挥手接受众人的赞美。待到声音渐渐平息,苏默表示原本定于此次文会上的才艺展示,将在每天文会结束前最后一个环节进行。并预祝各位士子能在此次文会大展身手,以及在不久后的乡试中,取得好成绩。

    众士子欢声雷动,一片声的褒赞,苏默满面谦虚,拱手下台。何莹女侠很是不屑,“虚伪!伪君子!”这是她给出的评语。

    苏默懒得理她,这个拉拉怎会懂得他的风度?夏虫不可语冰,苏默只是淡然的扔下这么一句,转身和张悦等人去说话。

    何莹气的要发疯,无视什么的最讨厌了,哪怕是打上一架啊,都会让人很愉快嘛。

    王泌赶忙拦着,低声安慰住。轻移莲步走近苏默,微笑恭贺道:“苏少兄惊才绝艳,便单音律一道,堪称大家,奴佩服。”

    苏默一脸得意,严重赞同:“泌儿妹妹果然聪慧无双。”

    王泌就是一闷,这是赞美我还是赞美他自己啊?再次确定这厮绝不是个君子。君子温润如玉、谦逊自廉,哪有这般标榜自己的?

    何莹在旁连连呸呸几口,做呕吐状。

    苏默大怒,觉得有必要给这拉拉说一下正确的世界观。方待要走,旁边张悦伸手一拉他,努努嘴示意一下。

    苏默顺着看去,谢铎正缓步走来。顾不上再跟何莹斗嘴,连忙上前迎住,躬身见礼。

    谢铎伸手扶起,上下打量几眼,点点头,满脸欣慰之色。又拍拍他肩膀,提醒道:“需要呈送陛下的东西要赶紧弄好,不要拖。”

    苏默一怔,随即明白,重重点头:“先生放心,学生省的。”

    谢铎就点点头不再多言,只说日后有暇,可去找他盘桓一二,随即飘然而去。

    老头也很啰嗦,跟赵教谕有的一比。但是相同的是,都对苏默关爱有加。

    苏默对此很感动,也很沾沾自喜。这说明自己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潜质啊。

    一高兴,宣布今晚将亲自下厨,整治大餐以肴众高朋。王泌等女听的发愣,徐鹏举却是大声欢呼。于是在各种惊愕欢喜的混乱中,往苏府而回。

    与此同时,武清兵马司衙门里,牟斌面色凝重,低头看着案上摊开的篇幅,一遍又一遍。半响后,淡然道:“查清楚没,究竟谁送来的?此文属实否?”

    魏敞道:“来人送下东西就走,等咱们的人出去后已经找不到了。不过属下估摸着,多半和那位大学士之子有关。”

    牟斌挑挑眉毛没说话,魏敞又道:“文没错,确实是苏默刚刚于台上当众所作。只不过……”他说到这里顿住,微蹙着眉头若有所思。

    牟斌嗯了一声,转头看他:“怎的,可是还有什么内情?”

    魏敞摇摇头,迟疑道:“那苏讷言作此文前,曾有言是以此文为陛下颂。不过古怪的是,无论是原卷还是此卷上,均无半字提及。若说是他年少无知还情有可原,但是毛维之不可能不懂啊。更不要说还有谢方石和孔以敬两个老狐狸,就算是那位蒙化府的胡光建也该明白其中的问题。可如今仍是如此,难道是这些人都跟那苏默有仇?否则何以无人提醒他?属下觉得,其中必有古怪。”

    牟斌眼中闪过一抹赞赏,目光重又落在那阕《沁园春雪》上,默念几遍后,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

    “这是个坑啊。”他轻声说道。顿了顿又道:“就是不知最终是谁坑谁了,有趣,倒是有趣。”

    魏敞有些不明所以,略一思索,猛地一省,失声道:“大人,你是说他们……当真好大胆子!”

    牟斌哼了一声,看看他摇摇头:“他们?嘿,好大胆子不是他们,而是另有其人啊。”

    魏敞一呆,随即省悟过来,他以为牟斌说的是李兆先。李兆先让人送过来这阕词,不就是想着借此对付苏默吗?这里面利用的不单单是他们锦衣卫,更是还想利用天子,这如何不是大胆?

    想到这儿,不由恨声低骂了几句。

    牟斌斜眼睇了他一眼,也不纠正,由得他去骂。心中却对苏默的兴趣越发大了起来。

    他浸淫官场这么多年,身居高位,什么鬼蜮伎俩没见过?方才只不过片刻间便明白过来,这其中必然是苏默故意为之的。唯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决定这篇幅上究竟留不留题跋。而毛纪、谢铎等人最多只能提醒,却是无法越俎代庖的。

    而苏默也必然不是真不肯在上题跋,而是特意打了个时间差,引诱李兆先弄出这么一副看似大逆不道的东西呈上,而他只要在原稿呈送京师之前再把题跋写上就行了。如此一来,到时候天子御前两幅字一比较,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是有人要构陷苏默了。小家伙一言不发,不声不响的就给李兆先挖了个大坑,端的是够阴险的。

    牟斌心下赞叹着,却又不由的暗暗摇头。计是好计,只可惜还是稚嫩了点。他哪里会明白,这个世上许多事,关键都在“事在人为”四个字上呢?

    只要这幅没有题跋的字先送至天子案头,再有李东阳在旁略加挑拨几句,哪里还有他苏默辩解的机会?怕是到时候就算看到了填上题跋的原卷也没用了。

    他作为天子家奴,伺候天子这么些年来,最是了解这位弘治天子的脾性。

    天子外表上看似敦厚宽仁,实则却是心机深沉,端的是极厉害的城府。若非如此,又怎么可能一举压下万贵妃一党,顺利登基?又怎么能一手扫平外戚、内宦、妖僧内外勾结的奸党?

    弘治中兴四个字说起来不过简简单单四个字,但其中的腥风血雨、诡谲暗斗又有谁真个能知?

    天子或许能称上宽仁二字,但若谁真个认为天子敦厚,那可就离倒霉不远了。

    他心中转着念头,旁边魏敞见他不说话,不由试探道:“大人,既如此,那这个字卷还要不要呈送陛下?”

    牟斌被他打断思路,转头看看他,冷笑道:“当然要送,为什么不送?咱们锦衣卫的职责所在,不送岂不是授人以柄?”

    魏敞皱眉:“可是,这样岂不是被那小儿利用?而且显然其中另有隐情不明,一旦陛下知晓,怕是……”

    牟斌嘿了一声打断他,自顾转回案子后面坐下,端起茶盏啜了一口,冷声道:“怕是什么,天子早有谕旨,厂卫只有查察之权,不可擅自参与审议其中。如今即有人投送罪证,你我焉敢擅自隐匿不报?报上去,查或不查,又如何查,自有陛下定夺;若不报,却是你我之罪了。”

    魏敞默然,心中仍觉不妥,却不好再说。却听牟斌又道:“至于说利用,嘿嘿,世上事繁杂玄妙,谁人能知究竟是谁被谁利用?去吧,立刻派人快马呈送陛下。”

    魏敞若有所悟,连忙躬身应了,转身下去安排不提。牟斌独坐堂上,手中端着茶盏,目光落在案子上的字卷,但见有风吹来,那字卷微微飘动,纸上字迹便似活转来一般,透出一股躁动,不由眸子一缩,喃喃低语道:“起风了,要起风了啊…….”

    #################################

    苏府,客厅中一张大大的八仙桌上,七八个碗盏摆了一桌。张悦、徐光祚、徐鹏举还有何莹、王泌围着坐了,便是鹿亭,也在苏默的强制命令下,扭捏不安的在王泌身旁加了个座儿。

    对于苏默这种不分尊卑的行为,张悦几人早司空见惯了。在苏府住了这些日子,不但韩杏儿和卫儿都是和大家在一个桌上用餐,便是楚玉山、福伯、石悦等人,也经常如此。

    可是对于王泌三女来说,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鹿亭小丫头更是只敢在椅子上搭个边儿,怎么也不敢坐实落了。就算如此,也是一脸的惊慌不安,乌溜溜的大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往自家小姐身后瞄着,那里才是她熟悉的位置。

    苏默却似乎完全不明白她的不安,时不时的亲自给她布菜,笑眯眯的让她吃这吃那,还一个劲儿的说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敢缺了营养。

    营养是什么鹿亭有些不懂,不过苏哥哥给夹的这些菜可真好吃。不但好吃,就是样子都和平日里所见大有不同。王家也算是京里数得着的大户了,却也从所未见今日桌上这般菜式。这让包括王泌在内的三个女人,都是惊奇无比。

    也正因如此,王泌也没心思计较什么尊卑礼数了。只随口劝慰了几句小丫头听苏公子的,便将注意力都放在那些稀奇可口的菜肴上了。

    何大女侠就更不用说了,开始还时不时的挑衅几句,及到最后却是下箸如飞,哪还有工夫去理会什么苏默徽墨的,手中竹筷舞的跟宝剑似的,那叫一个凶猛啊。

    相比这只神经粗大的拉拉,整桌上便只有徐鹏举徐小公爷有的一拼。一边可劲儿的往嘴里扒拉,一边还要时不时的大呼小叫的跟何莹争抢。

    等到苏默再次举筷,准备去夹一块糖醋里脊时,却见盘子里除了一些汤汁外,别说肉了,连块蒜瓣儿都不带剩的。

    转头看看,除了自个儿眼前小碟中干干净净的,其他几人的碟中都有好几块,连王泌都不例外。

    郁闷个天的!这还有天理吗?干活的没得吃,不干活的却要多占。瞅瞅徐鹏举和何莹两个,每人眼前的碟中都是冒尖一大堆,顿时这个怒啊。

    “公主殿下,虽然你有着一颗男儿心,但是这幅皮囊终归还是女儿身。女人吃太多,是会变成猪的。”语重心长的劝慰着,筷子往何女侠盘中伸过去。

    按关系远近论,苏默决定暂时放过那个无耻的小弟,将第一目标锁定何拉拉女侠。

    啪!

    何女侠眼疾手快,手中筷子运转如剑,精准的将苏默的筷子拨飞出去,呲牙道:“眯眯眼,你想打架吗?”

    怒了!这还无法无天了!

    “喂!八婆,这是我家!这是我做的菜!”苏默瞪眼宣示主权。

    何莹不屑的撇撇嘴:“我是来保护泌儿姐姐的,入嘴的东西当然也要先尝,免的有些下流的小贼耍手段,干出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个暴脾气的,你什么意思?别以为是拉拉我就不敢动手,惹急了老子照打不误!”

    “哦吼吼吼,好极了,来啊来啊,且划下道来。”拉拉很嚣张,气焰滔天。

    不能忍啊!苏默拍案而起,开始撸袖子。

    门外楚玉山探进半个身子,隐晦的打出个手势。苏默一窒,哼了一声,放下袖子往外走:“等着,老子尿急,回来收拾你。”背着手溜溜达达出了门。

    身后,徐鹏举嘘声大作,何莹得意洋洋,王泌红晕满颊,轻啐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