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将无耻进行到底
    比斗继续进行。

    大儒们甩袖而去,心中对台上两人的评价至此已是天差地远了。连毛纪这个之前表现的与李兆先亲近的,都随着一件又一件的变故,终于彻底失望了。

    李兆先欲哭无泪,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只是他没料到,这种打击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就在他招手将华龙等人聚过来,准备一起应对苏默时,台下正莫名其妙的等着的众士子,在看到了这一幕后,终于彻底大哗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多人上去了啊?”

    “嘿,这莫不是要以多为胜吗?不至于吧,李贞伯可是号称京城第一才子的啊。”

    “我呸,什么不至于,你看看,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不要脸,真不要脸,我辈耻与为伍!”

    “就是,这太无耻了!怎么几位先生也不管管?难道便任由这不公之事发生在眼前吗?”

    “管?嘿,那李贞伯是谁啊,当朝大学士、内阁次辅之子啊。管,谁敢管?难道就不怕人家找后账吗?”

    “唉,黑暗,太黑暗了!朗朗乾坤,昭昭日月,竟让如此龌龊堂而皇之的发生,真真羞耻也!”

    “算了算了,咱们都是身份,哪里管的了这些?更别说马上要乡试了,谁敢出这个头?就不怕被人……”那人说到这儿,话头戛然而止,话中之意却是不言自明了。

    众士子都是神色一震,脸上黯然下来。但这些也只是部分人,更多的却是群情激奋,冲台上的李兆先等人嘘声不绝。更有甚者,竟是直接怒声喝骂起来。

    台上站在一旁观战众人,也是表情各异。张悦和张文墨是面带冷笑,徐光祚目含杀气,孔闻韶一脸的难以置信,鹿亭小拳头握的紧紧的,小脸再没一丝笑容。

    王泌则是目含无尽鄙薄,手却死死拉住身边一个人。谁?何莹何大女侠!

    眼前这事儿是什么性质啊?红果果的不平事啊!一向以行侠仗义、替天行道的何大女侠眼见这种事儿就发生在眼前,若是不去挥三尺剑,铲除不平,那何以为侠耶?

    所以,第一时间,某只拉拉便暴走了。

    王泌跟她接触了这么些天,哪里还会不晓得她的性子?早有准备之下,当即死死按住了她。

    对于何莹气咻咻的那个何以为侠的问句,还专门拽了个文,加了个耶,王泌哭笑不得之余,好话歹话说尽都没能将其安抚下来。最后还是指着台上平静如常的苏默,说了句“你看苏默如此沉稳,必有计较。你若打起来,万一坏了他的安排岂不是反而不美?”的话,这才让何莹安分下来。

    倒不是何莹真怕苏默恼火,按何女侠的话说,苏默那就是个最最奸诈的贼丕。与其自己冲上去打生打死的,确实不如等等看,看那小贼又要施展什么阴谋诡计。

    王泌彻底败退。

    台上,李兆先听着下面一片声的喝骂,不由的满脸铁青,气的浑身发抖。怒目看向苏默,咬牙道:“苏讷言,这便是你的毒计吗?好,你成功了!可就算你今日得逞了,也终有一天,我必叫天下人识得你的真面目!”

    昂着头,再加上一脸的悲愤不屈。这范儿,妥妥的英烈一枚啊。只是那闪烁的眼神,终究还是将那份色厉内荏泄露无遗了。

    苏默叹口气,摇头道:“我说李大公子,你不装逼会死吗?你知不知道,这装逼其实也是个技术活,一不小心,装逼会装成傻逼的。啊,我倒是忘了,你的智商……”

    李兆先脑中轰的一声,尼玛!又说智商!你……我……

    苏默却似没看到他脸色,话头一顿,随即又道:“得得得,算我怕你了,下面人我去摆平行了吧。”

    李兆先脸色稍缓,然而随后耳边飘来苏默的嘟囔声,险险没让他当场脑溢血咯。

    “看上去不像智商的问题啊。哎呀,莫不是神经病?哎呀,太可怕了!神经病啊,这个真心不能惹啊。算了,赶紧搞完,离他远一点吧……”

    神经病是什么李兆先不懂,但是听着前面关于智商的前话,用脚趾头都知道,怕是比智商什么的更恶劣。

    李兆先活了三十多年来,感觉从未有过今日这般屈辱。要不是总算是之前经历了几次打击,多少对苏默那条恶心的毒舌有了点抗体了,这会真怕又要吐血了。

    不理他,我不理他!我不生气!不生气!口舌之利算什么?忍着,先忍着,等到当众打败他,剥去他所有的光环,让他一无所有了,再来狠狠的凌虐他,以报今日之辱!

    他深深吸口气,又再一口,又一口……终于勉强平复下来。

    那边,苏默已然站到台边,冲着下面众士子深深一揖,众人渐渐安静下来。

    “各位同济,诸位贤达,感谢大家对默的厚爱,默在此有礼了。”苏默口中郎朗而言,再次深施一礼。

    台下众士子纷纷还礼,凌乱的喊着。有表示愤慨之情的,有表示支持的,还有人喊着只要苏默一声令下,必将如何如何的,听的苏默这叫一个汗啊。

    你妹的,你这是帮我还是害我啊?一声令下,如何如何,嚓,怎么听着恁不靠谱啊?貌似很多造反的,都是这个调调啊。坏人,这厮肯定是坏人啊,不搭理他。

    苏默暗暗念叨着,抬手向下按按,示意众人安静。等到声音平静下来,这才又开口道:“我知道大家的愤怒,明白你们的怒火。是的,我懂。你们都是正人,都不畏于向不平而鸣,此,圣人之义也!然而,我辈读书种子,固然不掸不平而鸣,但何尝曾少了迎难而上的气概?若无这种气概,当年我太祖何以开天辟地?若无这种气概,我大明天朝又何以屹立百年不倒?默也不才,虽年幼亦有志,今日便要效那先贤一效,定要迎难而上!便请诸兄稍抑悲怒,且拭目以待,为我助威,看我苏默,战而胜之!”

    最后几句话铿锵有力,声若奔雷。台下众人稍稍一窒,随即便是震天介的喝起彩来。齐声大叫支持,战胜恶势力,打倒李兆先。

    李兆先初时听的莫名其妙,不是要解释为何要多人迎战的原因吗?这跟什么正义什么太祖的又有什么关联?然而待听到最后,又听到众人的呼声,顿时就不好了。

    心中只狂吼一声:好个奸诈叼毒的小贼!身子一晃,往后就倒。幸得旁边华龙等人手疾眼快,连忙扶住。

    李兆先悠悠回过神来,目光怨毒的盯着施施然走回来的苏默,简直恨不能扑上去,活活咬死这个无耻的小贼。

    你他妈的人前装大方,让我们一起迎战你,好名声全你得了。可一转头对着下面不明内情的众士子,却又一副被逼屈服,却仍要迎难而上的委屈样。你个王八蛋还能再无耻点吗?

    怪不得先前一口一个正义,一口一个正人的,合着如此说来,咱们都是奸人,都是恶人了?

    这小贼如此颠倒黑白,蛊惑人心,真真是好不奸诈!好不无耻!好不……

    李兆先觉得都没词儿形容了。这实在太冤了,太冤了啊!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对上了这么个混蛋呢?

    这一刻,李兆先的三观彻底被毁了。

    旁边华龙等人亦是气闷天膺,但眼前如此形式,却是谁也不敢多说半个字儿。这架势绝对是谁露头谁死啊,自个儿只是来打酱油的好不好,捧捧臭脚敲敲锣鼓的可以,打打杀杀的还是不要了吧。

    于是,几个人对下面的怒喊声充耳不闻,只连声安慰眼圈儿发红的李兆先。

    眼圈儿发红?没错,就是眼圈儿发红。这委屈吃的大了去了,千古奇冤啊,偏偏还没地儿说理去,这憋屈的,能不哭吗?

    就在台下连天的助威声中,在李兆先一腔的委屈酸涩中,也在华龙等人的惊惧胆颤中,苏默重新回到画架前站定。

    先是仰脸给了李兆先一个大大的笑脸,那意思:看吧,我多守信用,下面搞定了。

    李兆先哏儿一下,好悬没又昏过去。

    苏默却是完全没有半分这样太无耻的觉悟,自顾又拿起调色板和画笔,唯一沉吟,终于开始描绘起来。

    台下众人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到了台上那支与众不同的画笔上,随着那笔触的转动调抹,屏气凝声,唯恐打扰到挥笔的人。

    评委席上,几个老先生同时吐出口长气去。相互看看对方,又不约而同的抬手抹了一把,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个意思:总算消停了。

    刚才下面上千人的躁动,真是把几位老先生吓了一大跳。这要是一个不好,万一演变成暴乱,几位老先生的脑袋绝对就要换个地方了。

    还好,还好,总算是消停了。这次文会实在是太考验心脏了。这哪里是来扬名的啊,简直就是要命的啊。

    不说几位老先生胆儿颤着稍稍安心下来,旁边看着方才一幕的张悦等人也大松了口气儿。

    刚才要真是出了事儿,几位老先生固然落不下好,便是他们在场的人,包括苏默自己也必然是十死无生的结果。

    说实话,张悦几个懂的轻重的,这会儿都有些腿软。互相看看,都是不由的苦笑。便连徐鹏举也是小脸儿煞白煞白的,眼神儿都有些飘了。

    唯有何大女侠,兴奋的拉着王泌不停的夸奖着自己。看吧,那小贼,我就没一点儿说错了他,太奸诈了!太无耻了!太……那啥啥了!

    何拉拉有些语无伦次了。王泌和鹿亭则是两眼全是小圈圈,简直要晕倒了。

    同样也是两眼小圈圈的还有。是谁呢?不是别个,正是李兆先李大公子,还有华龙等人这一众帮闲。

    他们两眼小圈圈的原因却跟刚才的事儿无关,有关的是画,苏默眼下正在全神贯注画的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