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她在丛中笑
    苏默终于动了,台上台下不约而同的响起一阵嗡然声,但旋即便又沉寂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苏默,心神呼吸都随着那条有力的手腕而动。

    与先前众士子登台竞技一样,苏默和李兆先的文斗也是先对着台下观众的。

    所以,此刻评审席上的几位名家,包括站到一旁的张悦等人也都看不到苏默具体写了什么。

    正所谓关心则乱,除了神经超级粗大的何莹,还有对自家老大完全脑残式崇拜的徐鹏举外,其他几人都显得焦躁起来。

    尤其是王泌,她可是京中出名的才女。此刻不但忧虑苏默是否能胜出外,更对苏默究竟写出了何等绝妙好词而好奇。

    而这种又是紧张又是期待的情绪,随着台下不时发出的低呼而越发浓烈。于是,本来还矜持着躲在后面的身影,竟不知不觉中快要走到前面去了。

    倒是张文墨身负监场之责,第一个发现了她的不妥。当即不动声色的微转身子,将她挡了下来。

    王泌目光忽然被阻隔开来,先是微微一愣但随即省悟过来,接着便不由羞红了面颊。

    张文墨目不斜视,只微微低头小声道:“姑娘不必着急,你且看那李兆先。”

    王泌一怔,顾不上羞涩,抬头凝目看去。却见李兆先两眼死死瞪着苏默挥毫的纸上,面上忽青忽白不说,脸颊也因为牙关咬的太紧不自觉的间或抽搐一下。

    能让李兆先脸色这么难看,唯一的原因就是,苏默必然是作出了一首完全附和画境的好诗了。

    王泌心中一喜,大大松了口气儿。只是旋即却又心中痒痒起来,恨不得能立刻走过去,先睹为快。

    不过想法终归是想法,她要真这么去做了,估计立刻就会被传为笑柄。

    好在,苏默作的这首词显然并不长。此时已然停了笔,也是后退两步,上下看了几眼,这才微笑着掷笔而立,对李兆先抱拳笑道:“李公子,请指教。”

    李兆先如同未闻,两眼只死死盯着眼前纸上,心中翻来覆去只一个念头: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有这种急才?假的,一定是假的!他只是个沽名钓誉的小小蒙童,连县试都几次不中的蠢材,如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作出这般贴切绝妙的好词?!我不信,我不相信!

    此刻的他,完全陷入了混乱暴躁的情绪中。眼前纸上那几行墨迹未干的字句,似乎瞬间化作咆哮奔腾的荒兽,又似乎转眼变成一张张嘲讽讥笑的面孔,将他铺天盖地的淹没其中。

    此时台下有人大声吟诵起来,抑扬顿挫的语调声中,不时的响起阵阵赞叹唏嘘之音。

    “快!快!快呈上来!”评委席上,纯粹学者的胡光建第一个忍耐不住,竟然抢在毛纪发话之前就不迭声的大叫了起来。

    毛纪微微一笑,倒也没有怪罪。只是冲着旁边侍立的衙役示意一下,那衙役便大步奔了出去。

    不多时,两幅字画同时被送到了众人面前。那幅画倒也罢了,但是苏默那副字一落到众人眼中,包括毛纪、孔弘绪在内,都是不约而同的吸了口气,瞬间瞪大了眼睛。

    三尺见方的大纸上,从右至左排着八行龙飞凤舞的墨迹。那字略作倾斜,大小恣意,满斥着不羁狂放之意。令人一眼看上去,就不由的凭生出一种气满胸臆,想要放声长啸的冲动。

    在座的几人皆是当世大儒,又哪里会看不出这八行字,分明是一种从所未见的字体?

    这字体行行逶迤、翩翩恣肆;笔架之间,虽稍嫌青涩,但却瑕不掩瑜,尽显一派豪阔壮逸的大气。

    刚劲处法度森严、遒劲磅礴;婉转处纵逸恣肆、灵动奔放。恍恍乎似见广阔草原间万马奔腾、气象万千;又似寥廓天空之上雄鹰振翅、欲待冲破青天。

    “这……这是……”毛纪也没了先前的淡定,死死盯着这些字,颤声说道。

    他身为翰林学士,本就见识不凡。又加上自身也是酷爱书法,此刻一见这种视觉强烈的新字体,顿时如同老饕见了肉食一般,再也难以自拔。

    “草体!嗯,似乎是以行草为基,又在其上多出诸般变化,骨神兼备,却又自成一体。妙!妙啊!”谢铎一双老眼也睁开了,瞪着眼前的字喃喃的说道。看到激动处,习惯性捋着胡须的手微微一颤,顿时扯下几根长须来,他却如同未觉一般。

    孔弘绪忽然在旁一指纸上,赞道:“鸣治兄,你看这里,这才是最难得的。”

    谢铎和毛纪闻声都凑过来看,一看之下,毛纪忍不住点头赞同,慨叹:“不错不错,灵性!这几个字间充满了一种灵动的韵律。正是这种灵性,才使得这字终成大体。”

    谢铎孔弘绪俱皆点头。

    正赞叹间,忽然只闻一声满是欢喜的赞声又起,却是那位最先抢着出声的胡光建胡大儒。

    “好词好词!真真绝妙好词!”

    这一声赞起,毛纪三人猛地警醒。是了,这是一首词!方才大伙儿一眼都被这种新字体吸引了,却是忽略了这词的本身了。

    此刻经胡光建提醒,再度凝神看去,不由的都是脸上显出惊容。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这是一阕卜算子,短短的八句长短句,看似平淡无奇,但再细细品味,却发觉回味悠长。直如老酒醇厚,茶香悠远,令人不知不觉中沉迷进去,欲罢不能。

    而整阕词完全扣住一个“春”字,而短短八句中,也连续用了四个春字。这在长短句中,堪称大忌,也极少有人敢如此运用。因为这样用字很容易拉低诗词的意境,非大智慧大才学之人,绝难驾驭。

    在古诗词中,通常多是以境而喻。比如要写山之高,往往不直接在诗词中出现“山高”的字眼,而是以“云似锦袍带”、“手可摘星辰”等等这样的暗喻。

    似苏默这首卜算子中,大规模的使用同一个字,委实算的上罕闻罕见了。

    但这首词明面上写春,实则却是写梅。不同的四个春字运用,却在平凡中寓出不凡,形成一种极强烈的冲突,从而将那实写的梅彻底烘托而出,堪称慧心巧思、别出机杼了。

    尤其是最后一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更是将诗词的意境更上层楼。从单纯的写梅、赞梅,一转变成赞美一种积极向上而浪漫的精神。

    这种转变不但不显突兀,反倒浑然天成,让人读来如饮醇醪,回味无穷。

    若说这首词是出自一个饱经世事的中老年人的手,也还算正常。但如今却是苏默这个不过才十六岁的少年,这可真是不能不让毛纪谢铎这些人震惊骇异了。

    便如当初那首《临江仙》一般,几乎所有人在初次读过后,都绝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少年人的手笔,但事实却铁一般的摆在面前,由不得人不信。这叫什么?这就叫妖孽!叫天才!

    几位名家再三读过,良久方歇。随后互相对视几眼,均不由的同时兴起一种韶华逝去、追驷不及的感觉。

    “百闻不如一见,百闻不如一见啊。”胡光建率先打破沉默,满是唏嘘的慨叹着。目光转到含笑而立的苏默身上时,又是酸涩又是欢喜,隐隐还带着一丝丝的敬佩。

    学无先后,达者为尊。作为一个知名的大儒,胡光建满满的全是激赏和赞叹。

    谢铎、毛纪也是心有同感,都是默默点头。孔弘绪的眼神也有了变化,看向苏默的时候,带着一种平等的意味。

    他原先对苏默只是一种俯视小辈的感觉,之所以来参加这次文会,又委下身段跟苏默说几句话,甚至暗示儿子接近苏默,全不过是因为他目前的处境而为。抛开这些原因,虽然苏默早有才名,在他这个衍圣公的眼中,其实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感。

    但是现在,在读过了这首卜算子?咏梅,又见识了这从所未见的毛体后,他才算真的从心里认可了苏默,有种将苏默看成与自己平等的地位。至少,在文学修养这个方面。

    挥手命人将两幅字画同时送到下面悬挂,也不理会下面各人的兴奋轰动,毛纪转头看看苏默,又再看向李兆先,微微一笑道:“贞伯贤侄,苏默的合词尚合格否?”

    李兆先眼角狠狠一抽抽,脸上全是一副便秘的表情,但众目睽睽之下,终是无法不要脸的耍赖,只得强挤出一丝笑容,点头道:“苏兄大才,佩服佩服。”

    毛纪哈哈一笑,大袖一挥道:“既如此,此局便给苏世侄一个甲等,诸位可有异议?”

    旁边谢铎、孔弘绪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唯有胡光建皱皱眉头,嘟囔道:“此等绝妙好词,当甲上才是,何以只甲?”

    对于这个只懂治学的书呆子,毛纪和谢铎二人都是不由的苦笑,也没法去解释,只能装作没听到。

    倒是孔弘绪低声向他道:“词是好词,字也确是好字。只可惜那字稍显稚嫩,终是微瑕,甲等也算中肯。”

    胡光建这才悻悻作罢。

    毛纪却又看向李兆先,那意思自是问他的意思。李兆先心中愤恨,如同吃了个苍蝇,面上却只得强笑点头:“当得,当得。”

    毛纪这才满意,自顾走到台中,大声向下面众士子宣布结果。随即,下面便山呼海啸般震天介的喝起彩来。

    台上苏默这边,张悦几人围着苏默兴奋不已,都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徐鹏举更是脑袋快仰到天上了,就似乎这荣耀不是苏默创造的,而是他徐小公爷创造的一般。

    王泌静静的躲在人群后,嘴中仍在低声诵念着那阕卜算子,美眸中异彩频闪,竟是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小丫头鹿亭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趁着小姐出神之际,也蹦跳着上来恭贺苏默。

    苏默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抬手拨弄两下她头上双丫,低声道:“哥哥能过关,这次全是鹿亭的功劳呢。”

    嗳?

    鹿亭迷茫了。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莫非是自己偷偷的为苏哥哥加油了,所以苏哥哥才赢了吗?是了是了,定是苏哥哥哄我开心呢。不过自己刚才很虔诚的祈祷来着,或许也起到了些作用呢?这样说来,应该也是有些功劳的吧。

    想到自己居然帮到了苏哥哥,鹿亭稚真的小心思里便全是满溢的欢喜。

    她却不知道,苏默之所以如此说,还真不是单纯的哄她。便在刚才他感受到王泌的注视后,回头看到的却不单单是王泌,更是同时看到了王泌身边的鹿亭。

    小鹿亭那会儿虽然着急,却也不知该怎么去帮忙。眼见苏默看过来,便唯有送上一个大大的笑脸,表示自己的鼓励。

    于是,就在那一刻,那一个明媚稚真的笑脸,便在蓦然回首中撞入了苏默的眼中、心中。也是在那一刻,主席的这一首卜算子,便自然而然的浮现在了苏默的心头。

    奇迹,横空出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