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众名士(下)
    衍圣公,这是孔子嫡长子孙的世袭封号。源自宋至和二年,历经宋、元、明、清、民国数个朝代。直到后来一九三五年民国政府时,当时的孔子第七十六代孙孔德成,改封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为止。

    奉祀官,在当时享受特任官的待遇。所谓特任官是民国时期的官阶,由大总统或国民政府主席特令任命。在当时,各省省长、各部总长、中央各院院长,都属于特任官,其官阶可见一斑。

    便是在此时,衍圣公也是位阶属于正一品,列为文官之首。不但享有极大的特权,更是士林清流的领袖。

    若是哪个士子文人能有幸入了衍圣公的眼,不啻于青云直上,立刻就能身价倍增。虽说不能立马跟身晋高爵显位的去比,但不可讳言,已经等若有了进身高位的基础了。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谢铎对苏默说的那番话了。正是因为对苏默的喜爱,才有了这一番婉转的提点。

    按说以衍圣公的身份,如武清文会这样的规模,还远不够资格请到孔弘绪。但是近日孔弘绪能来,却也是因为特殊的原因。

    孔弘绪本是景泰六年承袭的衍圣公,当时才不过十岁,正直英宗复辟后的时期。

    英宗当时甚喜他的进退有仪,举止有度,故而极是恩宠。而孔弘绪少受恩遇,加上又娶了个大名士的女儿,自然便有些飘飘然了。

    这一飘不要紧,行事便免不得有许多张狂无忌了。结果,到了成化五年时,被南京科道弹劾,说他宫室逾制、藐视朝廷,登时引得宪宗大怒。下旨剥夺其爵,废为庶人,以其弟孔宏泰袭衍圣公。

    可想而知,一个从小就高高在上的人,忽然一日变成了最低下的庶民,这种打击有多大。

    孔弘绪如今才不过四十岁,外貌却和六十多岁的谢铎似的,正是因为这种打击和长年的惊恐所致。

    而直到今年,也就是弘治十一年,才通过许多老友的联合走动,终于让天子下旨,复了他的冠带爵位。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苏默恰好弄出了这个武清文会。对于刚刚复爵的孔弘绪来说,急需通过一些特定的场合宣示自己的复起。这不但是为他自己,也是为了他的儿子。

    要知道他复起了,就代表着当年顶替他承袭衍圣公爵位的弟弟那一脉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大家族中,这种争权夺利极为残酷血腥。孔弘绪若是不能以最快的时间有效的掌控,只怕后果殊难预料。

    就这样,在听到这场武清文会的举办后,孔弘绪当即毫不犹豫的赶了来。不但他自己来了,甚至连他的儿子孔闻韶也一同带了来。

    而让苏默和李兆先惊诧的那个少年,便是孔弘绪的儿子孔闻韶,也是按正常顺序排的话,铁定是下一任衍圣公的接班人。

    此刻张文墨在郑重其事的引见过后,孔弘绪却并没过多的说什么。只是笑骂了几句旁边打趣的谢铎后,对苏默淡淡的劝勉了几句算完。

    毕竟嘛,他堂堂衍圣公再如何落魄,这身份的尊贵却是不容置疑的。因此,自也不能显出太过分的亲热,否则可就丢身份了。

    不过虽然他自己显得淡淡然,却暗示儿子孔闻韶与苏默多多接触,也算是一种回报了。

    孔闻韶今年跟苏默同岁,也是十六岁。本就同为少年人,苏默又顶着个老大的才子光环,两人很容易便亲近起来。

    也正是通过孔闻韶的片言只语,还有张文墨后面悄悄的几句解释,才让苏默了解了其中的隐情。

    了解之后,苏默也是不由的大为庆幸。这个机会对孔弘绪难能可贵,但何尝不是对他苏默难能可贵?

    他一直以来搞东搞西的,又是剽窃诗词又是献拼音法的,不就是为了邀名嘛。如今跟这衍圣公扯上关系,简直就等于瞬间加了一个老大的buff,这如何不让他窃喜不已呢。

    有了武清文会这事儿,如今再加上衍圣公的buff,苏默觉得便是正面对上李东阳,也有了几分底气了。

    至于李兆先?他斜眼瞟了一眼旁边,果然发现这小子脸色有些僵硬。眼光闪烁之际,已然多出了几分忌惮之意。

    评委席上五个人,除了已经认识的这四个人外,最后一个却是位真正的大儒。这位也是刚才苏默刚一上来时,对着他温和微笑颔首为礼的那人。

    这人姓胡,双名光建。却不是北方人,而是蒙化府人。蒙化府就是后世的云南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区,初为元朝所设,属于大理路。

    胡光建一直致力于教育事业,有心要在蒙化府那边开办一所正规的学院,以传扬儒学、教化各族。而历史上,就在明年,也就是弘治十二年的时候,他终于得偿所愿,成功的在蒙化府将学院建立了起来。学院的名字就叫“崇正书院”。

    而此时,他却还在走访各处,一边观察汲取大明各地书院的长处,一边顺路与各地名士交流拜访,为的其实就是寻找肯随他回去充任教喻的人选。

    此次他正好行至京师,听闻了武清文会的举办,顿时大喜过望。能一下接触大量的文人,不但能充实自己的学识,更让他选择的余地大了无数倍。

    故而,他可算是唯一一个主动要求文会请柬的。而当知道先前领头登台的人,便是此次文会发起人的苏默时,表露出那样的善意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此,几位名士大儒的身份算是全都介绍完毕。接下来,便是向几位大儒简单介绍下一帮小辈了。

    这个程序就不用张文墨了,而是由李兆先和苏默各自介绍自己一边的人。

    李兆先那边没什么波澜,除了他自己外,包括华龙在内,剩下的人无论是学识、声名,还是家世出身,真心都还不够看。所以,寥寥几句便过去了。

    但是换到苏默这边介绍的时候,却让几位名士彻底体会了一把过山车的感觉。

    首先就是张悦、徐光祚、徐鹏举这三位小公爷。张悦和徐光祚还没什么,毕竟刚才一上来,毛纪就已经叫开了。

    但是等到一脸吊儿郎当的徐鹏举徐小公爷时,众人都是大吃了一惊。

    其中,毛纪首先想到的就是,此次天子下旨彻查武清苏默一案的变化。所有人都认为苏默身后站的是英国公,最多再加上个定国公而已。却不成想,竟而还有一位世镇南京的魏国公。这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

    这样的变化,又将使得朝中会怎样的变化?毛纪不由的心中暗思,默默的揣摩起来。

    他在外人面前光鲜无比,提起来翰林学士、翰林侍读什么的听唬人。但他自己知道,在朝堂之上,自己渺小的完全不起眼。如今暗潮涌动之时,最保险的做法就是谨言慎行,多看少说,甚至只看不说。否则,浪要稍大一点,对他而言可能就是覆灭的灾祸了。

    这也是他明明看到李兆先等人的狼狈,却半个字儿都没提的原因。苏默一案中,虽然不确定李东阳是不是主推手,但是李东阳模糊的表态,还是让毛纪敏锐的从中嗅到了一丝异常。

    这种情况下,李东阳的儿子忽然出现在武清文会上,又和苏默这个风暴中心明显有着龌龊,毛纪要是再不知怎么应对的话,那就真是猪了。

    他这里心中百转,自有肚肠。谢铎倒也只是微微一怔,目光在徐鹏举和苏默身上一转后,眼中若有所思。

    他在南京隐居,如何能不知道南京小霸王的纨绔无状?可就是这么一个纨绔,偏偏跟苏默看似极为亲密,甚至隐隐以苏默马首是瞻的样子,不,不对,不单单是这个徐鹏举,还有另两位小公爷,也是同样的架势。这就令人费思疑了。

    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世子,再如何惊才绝艳,又怎么可能让三位国公世子奉为头领呢?这其中,究竟是苏默个人的魅力,还是说其人身后,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于是,谢铎也沉默着思考了起来。

    而相对他两个人不同的,胡光建是最无所谓的。他因为离着京城太远,涉及不深,所以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故而,对于徐鹏举和其他人并无不同,都是温和一笑,点头示意算完。

    但是在孔弘绪这里却是真的激动了。他眼下最需要的是什么?是支持啊!大势力、大人物、大名望的支持!说起来,在某种意义上,他其实和苏默的诉求是一致的。

    而眼前竟然有三位国公世子,还是国朝一等一的国公。可以说,随便拿出一个来,都让任何人不敢稍有半分轻视。而今通过这个文会,通过苏默这个小小的童生,自己竟然有机会得到三位国公的支持,这简直让孔弘绪激动的兽血沸腾了啊。

    确实,或许三位小公爷并不能完全代表三位国公,但也不能否认,这却是一条最可能接近三位国公的路子啊。

    如今,这三位小公爷显然和那个苏默极为要好,而苏默似乎跟自己儿子也颇谈得来。那么,只要自己儿子能加入这个小团体中,不就等于和未来的三位国公成了朋友?

    他自己再不济,凭着手段总能压制的住家中那些不安分的人。他一直以来担忧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可如今,有了眼前的这一幕,他忽然发现,那种担忧竟是如此轻而易举的便被打破了。

    好,好,真好啊!此次武清之行,真真是不虚了。嗯,还有这个苏默,一定要交好,要下大力气交好!他双目放光,暗暗的握紧拳头下了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