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众名士(上)
    “贞伯,此人狡诈,待会儿上台后,不可令其命题,当扬己之长毙敌之短。”走在李兆先身侧的华龙以手轻扶李兆先,低声向他说道。

    李兆先深吸一口气,撇向苏默的眼底闪过一抹阴翳,定了定神,轻轻颔首。

    打从见到苏默后,就没有一件事儿顺利的,甚至一言一行都有种缚手缚脚的感觉。几件事儿之后,以李兆先的智慧不难察觉出,先前的种种,都是苏默刻意装傻充愣为之的。目的就是乱自己心神,进而打击自己。

    既如此,自己就不能再被其牵着鼻子走,否则就太被动了。是以,华龙这话一出,他便心下有了定计。

    台上此时又有四个士子挥毫泼墨完毕,几位名家逐一评点过后,在台下一片声喝彩中,由衙役捧着往下面棚中悬挂。

    台上四个士子亦是神采飞扬,躬身对几位大儒施礼后,这才在众人钦佩的目光中走下台去。

    而此时,苏默李兆先等人也已来到了台下。张文墨早得了李正的禀报,抢先笑着迎了过来。

    先是跟李兆先几人作揖见礼后,这才悄悄一拉苏默走开几步,低声急道:“讷言,如何至于此?”

    苏默两手一摊,耸肩道:“我哪里知晓,那家伙一副欲杀我后快的架势,我是不得不应战啊。”

    张文墨默然,叹口气无奈道:“也罢,以你之才,小心应对应无大碍。且先与几位大家见过吧,礼不可失。”

    苏默无所谓的点点头。张文墨便招呼了李兆先等人一起,从侧面台阶而上,在台上几个老幼各异的名士后面站了。

    评委席上共有五人。其中两人看上去得有六七十岁的模样,但却仍是精神矍铄,并不显老态。

    另外两个都是中年,其中一个坐在中间的,细眉长目,长髯飘飘,两眼开合间,隐然有威,似乎带着一种官威。

    另一个却双目柔和、温文尔雅,见到苏默等人上来,面含微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恰是温润如玉,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

    而最后一人却是让包括李兆先在内的人都微微一鄂。因为那人实在太年轻了,看上去不过与苏默差不多大。面如冠玉,长眉朗目,生的好一副俊俏相貌。

    此时见众人看来,微微欠身,笑着对众人抱拳一揖。举止之间,似乎经过无数遍的演练,一举一动都恰到好处,于不经意中将良好的家世教养表露无遗。

    这么一个年轻的家伙,居然能坐在评委席上,到底是什么来历?众人不由的都心中暗自揣度着。

    张文墨笑呵呵的上前一步,欲要给众人引见。却不料旁边一人已是一步抢出,对着中间那人先是一揖到底,恭声道:“小侄见过世叔,不想竟能在此见到世叔,实不胜之喜。”

    张文墨脸色微微一变,有些不好看了。这人正是李兆先,想不到竟与此人认识。他径直撇开自己这个主人去招呼对方,显然并不在意自己的脸面,这更是有些打脸的意味了,如何不让张文墨上火。

    更何况此人乃是这几人中身份最尊贵的,李兆先既与苏默结怨,现在又与此人相识,只怕对苏默有些不利了啊。

    他这心中暗暗想着,那人却已然微微一笑,颔首道:“原来是贞伯贤侄,好好。前几日还听令尊提起过你,道是也要参加此次乡试,以贤侄之才,想必解元定是手到擒来了,呵呵。”

    李兆先谦逊的道:“借世叔吉言,若侥幸有成,当请家父亲邀世叔过府一聚相谢。”

    那人便呵呵笑着摆摆手,眼底却有喜色一闪而过。随即,目光又看向苏默身边的张悦和徐光祚二人,微笑道:“不想今日这文会竟如此声势,连二位小公爷也引了来,可称得上是英才荟萃了。”

    张悦和徐光祚也赶忙上期施礼,齐齐喊了声“毛学士”,却是恭敬中带着疏离,不似李兆先那般亲热。

    毛学士似乎一点也没觉察,仍是如之前对李兆先一般,连说两个好字,这才将目光看向其他几人,最后在苏默身上停住。

    直到此时,张文墨才得以上前,一扯苏默,笑着道:“毛学士,这位便是此次文会的发起者苏默苏讷言了。”

    说罢,又转头对苏默道:“讷言,这位乃是当今名士,翰林学士毛纪毛大人。毛学士通古博今、学识渊博,陛下亦极为倚重,擢为侍讲学士,专为陛下及太子殿下讲经授学,可为今日最尊贵的贵人了,你快快来见过。”

    苏默心中微微一沉,脸上却不动声色,恭恭敬敬的行礼相见,恭声道:“学生苏默,见过毛学士。”

    毛纪眼神在苏默身上打量几眼,这才展颜一笑,点点头,温言道:“好好,果然少年英才,前途不可限量。听闻此次盛会,汝亦有才艺展现,老夫便拭目以待了。”

    他笑呵呵的说着,语气毫无起伏,似乎对苏默和李兆先等人并无二致。但苏默却心中更是警惕起来。

    李兆先和华龙几人脸上身上的狼狈根本藏不住,但这位毛学士却如同未见,不但没有半句过问,甚至连点惊讶的表情都没露,显然是心思深沉之辈。若是他有心偏帮李兆先,定然是极不好应对的。

    张文墨却没心思多想,对毛纪微微欠身,又将其他几人向苏默引见。一番介绍后,苏默这才明了了剩下几人的身份。

    两个老者,一个叫谢铎,字鸣治,号方石。天顺八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之职,参与修编《英宗实录》。成化九年,又进翰林侍讲。弘治初,再次召修《宪宗实录》。至弘治三年,擢南京国子监祭酒,但转年后,因病致仕,至今已在家闲居已五年多了。

    此老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在家闲居之余,便开堂授课,教授弟子。为人严谨清廉,深得弟子敬爱。

    而今乡试在即,此番却是趁机进京拜访老友,却被四海楼的伙计得了消息,一并下了请柬。

    而谢铎也是听闻了苏默的名声,又极其喜爱那首《临江仙》,这才有了今日来这武清文会之事,为的便是想亲自看看苏默这个小才子。

    如今见了苏默,见其清秀俊逸,举止得体;明明少年人,偏偏却眼神沉稳,透出一种别样的老成,心下惊诧之余,却也有些恍然。若不是有这种老成心性,怕是再如何天才,再如何受三国演义影响,也难能做得出《临江仙》那般好词吧。

    须知那《临江仙》一词的意境,博远深沉,绝不是一般的少年人心境能得的。却不知此子这老成是如何来的?他心中不免有了几分探究。

    故而,待得张文墨介绍完,苏默施礼过后,心中微动,便笑眯眯的捋须笑道:“小友何来迟耶?却让我这老朽等的辛苦。莫不是故意为之,恐不显才高乎?”

    苏默一怔,这话却不好答。要承认了,那等于是认了老家伙话里的陷阱,因为怕自己的才学不够,才用这种迟来的手段抬举自己;

    可要是不认,岂不就是说自己狂妄自大,有心怠慢在场的所有人了?这老家伙要干什么?为什么要难为自己呢?他心中电转着念头。

    肚里暗暗腹诽,面上却不敢怠慢。微一思量,抬手搔搔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讪讪道:“长者责备的是,是小子的不是。小子年幼,不知天高地厚的发起这般盛会,及到眼前才知,其中千头万绪都需仔细斟酌,生怕遗漏了什么,怠慢了各位贤达。结果手忙脚乱的,终还是误了时辰。还请长者宽宥,恕小子无心之失。”说着,又是深深一揖到底。

    谢铎老眼中蓦地一亮,心中对他的评价又高了几分。换成一般的年轻人,被自己这么一难为,要么是心中惶恐,讷讷不能言;再要么就是羞恼之下,直接顶撞了。

    可这个苏默却是坦言承受,毫不推避。不但不讳言己过,还能婉转迂回的解释,并且通过这种解释,又将自己全力以赴开办此次盛会的辛苦,不着痕迹的标榜了一番。

    沉稳、老道、机敏、智慧。短短的几句话,加上那搔头的小动作和微微尴尬的表情,登时将这四个词诠释的淋漓尽致,偏偏又让人兴不起半点不喜。此子,大不简单啊!

    老头儿心中暗赞,脸上便露出了欣赏的神色,满意的捋须点点头,不再多言了。

    旁人或许不知,他却是知道。听老友说,今上有再请自己出仕的意思,职位应是礼部方面的。那么,提前考察物色一些才俊,也好来日多些选择。这个苏默,不错!很不错啊!

    谢铎暗暗想着,一时忘了说话,旁边另一个老者却是有些看不过,笑骂道:“你这老货,何必难为一个后辈,真真老不羞。”

    谢铎一愣,这才省悟。既不恼火也不理会那老者,只哈哈一笑,对苏默道:“小友甚合老夫脾性,他日若是有暇,可往南京寻我府上,共论诗词之道,如何?”

    苏默一愣,随即一笑。躬身应道:“长者见召,敢不从命。若有暇,必登门求教。”

    谢铎大喜,亲昵的拍拍他肩膀,指着刚才发话的老者道:“这便好这便好。喏,快去见过那老匹夫吧,那老匹夫好大的名声,厉害的很呢。好生让他欢喜了,自有大好处。”说着,冲苏默挤挤眼,让苏默不由的一愣,随即心中好笑。这老头原来如此诙谐有趣,倒是先前错怪了他。

    心中想着,已然是转向那个老者。旁边张文墨这会儿却是脸上多出几分敬重,郑重的对那老者一揖,这才为苏默引见。

    “讷言,这位乃是当今衍圣公,孔公讳弘绪。字以敬,号南溪。乃孔圣六十世孙,你我皆读书人,当大礼拜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