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太无耻了,太卑鄙了
    打败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他狠狠的踩在脚下,彻底剥去他那些虚传的光环,这就是李东阳此刻想要做的。

    你苏默不过只是偶尔运气爆发,做出一首好词,又装神弄鬼的搞出几首俚曲小调,沽名钓誉的弄出个狗屁才子的名头来,不就是觉得可以以此为依仗,让人有所顾忌不好轻动你吗?

    那我便先打掉你这层保护,等到你大败亏输之后,倒要看看还有谁人肯看重你。

    没了才子的光环,区区一个小小童生还不是任自己搓扁捏圆?真到那时,且看看英国公、定国公还有那什么魏国公,在你没了价值,成了一个身败名裂的小小屁民后,还肯不肯为你和我李家翻脸?

    还有王泌那个贱人,到那时,又将会是什么表情?且看你一直维护的这个人彻底变成一文不值的渣子后,你还如何在本公子面前装清高!

    他咬牙切齿的想着,恍惚看到了自己打败苏默后的种种风光,脸上不由的闪过一抹奇异的红润。

    然而脑海中忽然又闪过方才另一个女子,不经意间说的那句话,顿时又是一阵的额头青筋直跳。

    “一直维护”四个字,便如一把刀子似的,不停的在他心上扎着、搅动着。

    那个贱人!难怪她一直不肯对自己稍加辞色。可笑自己当时还想防患未然,谁知道这奸夫**早不知什么时候就勾搭到一起了。

    奇耻大辱!这是奇耻大辱啊!他恨恨的咬牙。目光冷冷的掠过低头不语的王泌,不由紧紧的握紧了拳,心中杀机愈发大盛起来。

    这个苏默必须死!耻辱只能以血来洗!至于王泌这个贱人,等到把这个苏默踩死后,老子再来慢慢炮制你。老子要让所有人知道,敢羞辱我李兆先的人,终究会是什么下场!

    当然,这一切都要先对付了这个苏默后才行。至于说苏默会不会不肯接受挑战,李兆先不由的冷笑。

    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他苏默若是畏战退缩,那也不用自己费力了,立刻就会传出他沽名钓誉的名声。

    一个文人,若是名声臭了就等于彻底废了。到时候只要自己稍微示意一下,根本不用亲自动手,凭着自己的家世,更不知有多少人抢着帮自己踩死他。

    所以,无论他苏默接不接受自己的挑战,结果都是注定了的。至于说他自己会不会输给苏默,这个念头只在李兆先心中一闪便不再留痕。

    他李兆先是什么人?堂堂李大学士的儿子,京城有名的才子,便是父亲李东阳都常以诗书相和,若是还能输给一个数考不中,最后连生员都是靠着捐银得来的人,李兆先觉得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所以,这一刻,他彻底冷静了下来。看着苏默也不催促,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等着。

    苏默也看着他,平静的对视着。李兆先能想到的,苏默自然也都想到了。此战,避无可避。

    他之所以一直沉默不说话,不是因为害怕担心什么的,而是在飞速的盘算着胜负之机。

    好在这是文会,文会早注明了是以书画的形式进行。倘若是比参加科举的成绩,那苏默只能洗洗睡了。

    科举考的什么八股文、什么四书五经的,对于苏默来说属于近乎天书一类的存在。真要跟已将这些东西浸入骨子里的李兆先去比的话,那胜算连半分都没有。

    但是书画则不同了。画,苏默自负虽然不能跟当代一些顶级的宗师比肩,但一般的文人他还真不放在眼里。其实就算是遇上大宗师,他也可靠着完全和这个时代廻异的画技别出机杼,胜不敢说,但绝不会让人敢说自己败。

    而书,不过就是诗词书法嘛。好歹是接受了十数年的书画熏陶训练,书法之道怎么也差不到哪里去。实在不行,不是还有硬笔书法嘛,那也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这逼不得已了,拿出来糊弄下,跟画技一样,任谁也说不出啥来。

    至于说诗词,苏默就只能呵呵了。穿越者最犀利的金手指是什么?剽窃、抄袭啊!自己肚子里装了整整数百年的各家精粹,一个区区李兆先敢和他比诗词?别说李兆先了,就是他爹李东阳当面,怕也要折戟沉沙,掩面泪奔了。

    所以,算来算去,这胜负之数俨然超出九成以上。只不过,狮子搏兔亦当全力。最好能设计挤兑一下他,让李兆先自己乖乖的踏进陷阱才好。就算起不到这个作用,也要激的他心浮气躁才好。

    毕竟嘛,对付一个心浮气躁的人,总比对付一个冷静的要容易的多。

    想到这儿,苏默终于笑了。“挑战吗?也好,李公子要不要换一身衣服啊?”

    李兆先一愣,随即面上涨红,狠狠的看向徐鹏举。他只当苏默是故意提起先前他被徐鹏举吐了一口的事儿。

    “哼,用不着!”他冷冷的哼道。“我辈读书人,重内而不重外。比的是修养和学问,岂是浅薄的衣着。你便污了我衣,又岂能浊了吾心!”

    好家伙,这一番话那叫一个道貌岸然,那叫一个伟光正啊。配着他不俗的外表,再加上他的身世,顿时引得旁边伴当轰然一阵叫好。

    不但如此,众人几乎是齐刷刷的怒目瞪向始作俑者。徐鹏举再次躺枪,想怒又不敢怒,那个冤哦,简直犹如大江东去一般,真个是滔滔不绝啊。

    众人的轰然喝彩声中,李兆先心中得意,昂着头睨着苏默,想要看他窘迫的模样。然而一看之下,不由一愣,苏默别说什么窘迫了,脸皮都不带半点红的。

    不但如此,李兆先还发现对方的眼神看着自己跟看傻逼似的。简直就差直接问出口了:你是傻逼吗?

    李兆先这个怒啊,胸膛急剧起伏了几下,好容易平复下来,怒道:“你看些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苏默摇摇头,一脸的同情,转头对徐鹏举和张悦几人叹道:“看见了吧,做人千万不能太自以为是,太自以为是就会变成二傻子,那不但让自己丢人,连祖宗都跟着蒙羞啊。”说着,又回头看看李兆先,再次叹道:“智商是硬伤啊。”

    张悦几个坏种跟他混了这么多天,早已有了默契。哪还会不明白趁机捧哏?当下不约而同的齐齐点头,面色各种复杂变幻,直如教徒忽闻大道伦音一般,欢喜赞叹不已。

    几个家伙装模作样的表演,让本来在旁为苏默担忧的王泌也忍俊不住,脸上蒙着面巾看不见什么,但那连连不停颤抖的双肩,却将她完全的暴露了。

    李兆先脸上如同要渗出血来,双目喷火的瞪着苏默,藏在袖子里的手握的死紧死紧的。

    我说错了什么?为什么又被嘲讽了?难道他们不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耻辱吗?难道他们不该为自己犀利的言词折服吗?他们……他们究竟什么意思?李兆先要抓狂了。

    “你!是在侮辱我吗?”他眼睛通红,嘴角都快咬出血来了。

    苏默无奈的摇摇头,叹息道:“李公子,是你说要挑战我的对吧?”

    李兆先咬牙道:“怎的,你不敢?”

    苏默看傻逼一样看他,“既然要挑战,难道你不换一身利索点的衣服?那你怎么打得赢我呢?我可不想最后被你找这种借口耍赖。”

    李兆先顿时张大了嘴巴。打?什么打啊?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混蛋。

    正愣愣的不知怎么接口,苏默却猛然脸色大变,慌忙退开两步,颤抖着手指着他,悲愤的道:“啊,我知道了,原来你竟是打着那个主意。太无耻了!太卑鄙了!”说着,转头看向徐张三人。

    旁边徐鹏举张悦心领神会,齐齐点头同声叹道:“卑鄙!太卑鄙了!无耻!太无耻了!”

    李兆先原本就没想明白,自己挑战他跟换衣服有什么关系,又要打什么东东。这下冷不丁被他又这么一喝,脑子霎时间更凌乱了。下意识的茫然想道,自己难道真的智商有问题?为什么这苏默说的话,自己总是听不懂呢?为什么那些人却似乎都很明白似的?

    “你……究竟在说什么?”他弱弱的问道。没办法啊,被人鄙视智商了都,气势实在没法足了哇。

    不耻下问,圣人曰过的,这不算丢人。他暗暗的跟自己说。

    然而,下一刻几个声音同时响起,顿时让他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去。

    “是啊是啊,老大(哥哥),你说他无耻卑鄙什么呢?”徐光祚属闷葫芦的,出声的是徐鹏举和张悦。

    妈的!原来你们也不知道!你们既然不知道,却又异口同声的迎合。这……这…….太不要脸了!太欺负人了!

    李兆先要气晕了。

    苏默却一脸的怒其不争,恨恨的瞪了几人一眼,沉重的道:“不读书不看报,遇事就会瞎折腾。你们真的看不出来,他不肯换衣服就要跟我打,分明就是想借着鹏举吐的那口痰来恶心我,用这种卑鄙龌龊的手段耍流氓。唉,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呜呼哀哉!”

    李兆先呆呆的看着、听着,半响,猛地脸上红光一闪,噗!这下,真的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