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女侠出招
    “泌儿妹妹!”李兆先惊喜的欢呼一声,转身就向人群方向冲去。这一刻,什么魏国公什么张悦,什么苏默的都是浮云,全都抛诸脑后了。

    那喊声叫一个温柔,叫一个酥软,叫一个**啊。苏默等人齐齐不由的打了冷颤。

    一个大男人,居然能发出这种声线,尼玛,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啊。

    泌儿妹妹?这家伙原来和王泌这么熟吗?张悦和徐光祚下意识的都看向苏默,脸上那神气说不出的诡异。

    苏默一脑门的烟线搭下。你妹的,一个两个的这都是啥眼神啊?怎么看都有种同情中带着敌忾,好像苏某人头上忽然绿光大放一样。妈的,老子和那个王泌没关系好不好?苏默这个冤啊,太蛋疼了!

    这三人一时无语,徐鹏举却是如释重负。目光望向刚刚发出盛赞的何女侠,忽然发现这凶婆娘还是很可爱的嘛。你看,只一句话就给徐小公爷解了围,将火力全部吸引走了。好人呐!

    至于说又被喊“淫贼”了?这个,不要在意细节嘛。徐小公爷这一刻心胸忽然很宽广,非常滴宽广。

    王泌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微微向旁让开一步,淡淡的道:“哦,原来是李世兄。只是还请李世兄自重,王泌家教甚严,世兄如此称呼,实在是不妥。”

    她心中暗暗叹息,不是说此人被李东阳禁足了,要全力准备,参加这次的乡试吗?怎的竟会出现在这武清县城?早知如此,便给鹿亭也遮上面巾才是。

    她乃是极聪慧的女子,方才固然是因为何莹突然的一声喝彩将李兆先的目光引了过来,但真正因而认出了她的原因,却是跟在自己身边的小丫头鹿亭。

    小鹿亭毕竟年纪幼小,这一出一出的事儿目不暇接,让小丫头颇是惶惶,一直便死死的拽着自家小姐的衣襟。

    那李兆先自然是认得鹿亭的,方才目光便是先落到鹿亭身上呆了一呆,那再认出自己来当然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而小丫头鹿亭呢,这会儿固然是有些不知所措,但同时小心思里也充满了诧异。

    自家小姐不待见这个李公子没错,往日相见也都是不假辞色也不错。但两家终究是有些交情了,所以王泌虽然每次都是淡淡的应对,却从不曾像今日这般,一出口就给了李兆先这么大一个难堪。

    尤其是当着眼下这么多的人,小姐那番话不啻于狠狠的打脸了。而且,似乎还有些刻意显示跟这李公子不熟的意思。

    所以,下意识靠紧了些小姐的同时,鹿亭还是忍不住仰头去看小姐,大大的眼睛中满是诧异探寻之意。

    王泌与她朝夕相处,小丫头眼中此时那点疑惑哪里会看不出?心中没来由的忽然一慌,随即便又是羞恼又是不自在的。莫名的烦躁的瞪了一眼小丫头,心中却也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多出几分奇怪。

    李兆先果然被打击到了,向前的脚步顿时就是一顿,满脸的惊喜也瞬间凝滞僵住。下一刻,便由白转红,由红转青,然后便彻底烟了下来。一个身子也是不可自抑的微微颤抖着,望向王泌的眼中震惊之余全是满满的不甘和愤懑。

    这个贱人,这个贱人竟然如此对待自己!枉自己这般苦苦钟情于她,何以竟换来今日如此羞辱?自己到底哪里不好?哪里不好?!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他僵在了那儿,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心底宛如咆哮的火山一样呐喊着。

    这一刻,嫉恨羞恼之下的他,早没了先前那温润君子的模样,脸孔扭曲,表情狰狞,目中喷火直勾勾的瞪着王泌,直如同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这让小丫头鹿亭更是惊恐,死死拽着王泌的小手都不由抖颤了起来。不单是她,便是一旁的何莹也是有些心底发憷。

    只是何女侠毕竟是何女侠,哪怕心底再发憷,脸上也是不肯示弱的。女侠嘛,女侠会怕恶势力吗?必须不怕啊。

    不过,这么多大男人对几个弱女子凶神恶煞的相向,难道旁观那些人不该站出来伸张正义吗?对,他们应该如此,否则便不配为男儿!自己应该点醒他们,这是唤醒他们正义之心的举动,不是害怕。对,不是害怕。何女侠使劲攥攥米分拳,暗暗给自己找到了相当合适的理由。

    于是,下一刻,她的目光转向了苏默几人这边。

    “喂!苏小贼,你还是不是男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这恶人欺侮泌儿姐姐吗?亏泌儿姐姐一直维护你,你的良心真让狗吃了吗?”

    苏默顿时就是一阵的天雷滚滚,这尼玛躺枪可以这样中的吗?什么叫一直维护我啊,我和她才刚认识不到半天好吧,甚至话都没说的上几句,这咋就跟不是男人扯上了,还良心让狗吃了。你妹的,自己这得多衰的运道才能碰上这种奇葩事儿啊?

    苏默这个悲愤哟!死拉拉,你究竟要搞哪样?

    死拉拉显然并不在乎某人的悲愤,冲苏默喊完这一通后,矛头一转,又将炮口对向了另一个人。谁?徐鹏举徐小公爷。

    “淫贼,你方才说的倒是大义凛然的,怎的这会儿就蔫了?光说不练,莫非你就顶着张嘴吗?上,打倒他!去狠狠的殴打他、教训他!那才是言行一致大丈夫。”

    徐鹏举顿时泪流满面了。猪队友啊!这尼玛真真的就是苏老大说的猪队友啊!都这会儿了,怎么就调转枪口冲自己人开火了呢?糊涂了吧你,搞搞清楚目标好不好?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啊?

    唉哟不对!这婆娘不是糊涂了,这是祸水东引啊。徐小公爷心底哀嚎了半天,正幽怨的看向某队友时,不经意间却发现这位队友闪烁的目光,不由登时猛省过来。

    什么可爱,什么好人,全都是假的,假的!我要收回刚才的赞美,这婆娘压根就是天生恶毒、卑鄙阴险的产物!

    这一刻,徐小公爷觉得很受伤。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还是感情上的欺骗。哥好容易纯洁一次容易吗?酱紫真的好吗?

    徐小公爷面色凄苦,泪汪汪的看向苏老大,他很想求安慰啊。那婆娘,那婆娘这会儿了,还喊自己淫贼,她……她……她她……

    苏默叹息一声,同情的看了看徐鹏举,摇头叹道:“过了,真的过了。”嘴里低叹着,抬手拍拍徐鹏举肩膀以示安慰。

    张悦和徐光祚对视一眼,同时上前一步,抬手,然后做出同样的动作。

    徐鹏举傻眼了,这……这就完了?重点呢?重点是你们把招接过去啊,不能让我一个人扛啊兄台!

    苏默仰首向天,长长吐出一口气,满脸是说不出的抑郁,眼神看都不看他一眼。

    张悦徐光祚低头看着脚下,哎呀,有蚂蚁在打架,好有趣的样子…….

    几人忽然都不说话了,何女侠没等来预计的结果,不由的登时急了。眼珠儿一转,扯着王泌主仆干脆大步走了过来,一边大叫道:“好,果然都是好男儿。不用喊了,我们自己过来了。别让我们先走,我们不走,我们就在这里,在你们的身后为你们助威。看你们痛打这恶心的恶人!伸张正义!”

    何女侠一脸的凛然不屈,满面的赞赏激昂。苏默和徐鹏举好险没一头栽倒,痛打恶人?有吗?我们什么时候有说啊?你们不走?大姐,祖宗!你们还是走吧,求你走吧行不行?

    苏默这会儿确实想打人了,不过不是打恶人,而是打这个奸诈的死拉拉。

    对于对自己起了杀心的李兆先他当然不会放过,可那总要暗中进行好不好。毕竟人家身后站的是堂堂内阁大佬啊。要是真这么明打明的动手打了人,不啻于当场掌掴李东阳的老脸了。

    苏默绝不认为李东阳是属忍者神龟的,能唾面自干,被人打脸后能当没事儿发生。他也不相信李东阳会自律至严,真的去查明谁对谁错什么的。就算肯去查,那也是做给人看的把戏。最后的结果,绝对是将一大堆的罪名扣到自己几人的脑袋上,然后正大光明的明正典刑。

    这个死拉拉做侠女做的脑子秀逗了。她真以为李兆先会动手吗?那好歹也是当朝大学士的儿子好吧,就算再愚蠢,也绝不会做出这种授人以柄的事儿来。更不要说,是当众对几个女子施暴这种惹人非议的事儿了。

    苏默很鄙视何拉拉的智商,这眼力价儿、这手段简直太没技术含量了。在他看来,这种争斗,来不来的就直接对敌人进行**打击是最下等的手段。想法子打击对方的精神,摧毁对方的意志才是王道。

    显然,李兆先果然不是低能儿,人家对得起高能人士血脉的因子。

    目光随着王泌三人移动着,直到看见最终在苏默身边站定,脸上又是一阵血色涌起,须臾,那血色却渐渐褪去,只余一种铁青。

    脸颊不可自抑的突突抽搐着,咬了咬了,忽然闭上了眼睛。半响,才睁开眼睛望向苏默,冷冷的道:“你不是号称才子吗?那么,可敢当着天下人的面,接受某的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