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有一种共鸣叫孤独
    一个集会的举办离不开两个方面。一个是发起者,还有一个就是承办者。

    这次的武清文会中,张文墨的墨韵书坊便是承办者。而苏默,自然便是那个发起者了。

    严格说来,发起者的地位应当高于承办者。毕竟一个是纲,一个是领。

    那么,作为发起者来说,大会当天的开幕词便理当由发起者来致。可是苏默这个发起者偏偏却不能去做这个出头鸟。

    这其中一来是他的年纪确实太小,资历不够;这二来嘛,刚刚上任的武清县令沈松,从上任伊始对他的态度便模糊不清。虽不说是恶意吧,但是那种眼底毫不掩饰的轻视不屑确实清清楚楚的。

    这种情况下,苏默再去出这种风头的话,很容易被人诟病,从而进行打击。

    所以,苏默只能忍痛放弃了这个机会。这让苏默有种淡淡的忧伤。

    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放弃了,张文墨的那篇开幕词就是他亲自捉刀弄出来的。这从其中几处都提及苏公子的名字上就可以看得分明。

    对于张文墨来说,这其实一种**裸的抢戏了。认真说起来,算是很有些下他的面子。

    但是张文墨毫无半分怨怼。在他看来,这次的风光本来就是苏默一手缔造的。他张文墨能搭上这班车,跟着享受无数的名誉已然是意外之喜,也全都是拜苏默所赐。如此再要不满怨怼的话,那真就是不知足了。

    所以,他心甘情愿的做这个绿叶。

    既然张文墨这个承办者是绿叶了,那作为红花的苏默苏公子当然也要有红花的架子。这不是傲娇,而是必须的肌肉展示。

    所以苏默并没开始就和其他人那样,早早的坐到高台上,而是在大会开始后,才和张悦、徐鹏举、徐光祚三人不慌不忙的踱步而来。

    徐光祚和张悦还好,一个沉稳一个冷厉,最多给人一些高傲不合群的印象。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身份,国公世子原本就该当是这个样子,也不算什么接受不了的。

    可是另一位魏国公的小公爷的表现,就让苏默实在是太伤心了。这货一路上贼眼四下乱瞄,目标全都是那些大闺女小媳妇儿们。

    这看也就看吧,原本也没什么。能出来抛头露面的,除了那些个青楼中的姐儿们,便是根本不在意那所谓礼法的。

    但是你看归看,能不能不要乱抛媚眼啊?一个大男人家,冲人家女眷眉飞色舞的不说,不时地还要做出些肢体动作,这让苏默很容易想到后世某部经典的影片中的场景。

    星爷和陈百祥等人扮演的江南四大才子,如同走t台般的从桥上走过。沿途众女子如惊散的鸟雀,四下奔逃。蓦然抬首,前方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如花…….

    激灵灵打个冷颤,苏默赶紧将脑中这段影像驱逐出去。尼玛,这太恶心了,不能想啊。

    努力将身子离得这货远一些,做出其实和那厮不太熟的样子,这边面含微笑,频频和两边相识或不相识的人群颔首招呼着。

    苏默后世只是个小教师而已,从没当过任何性质的公众人物。但这不代表他知道公众人物该如何行事。眼下他便将脚下的黄土路幻想成红地毯就行了,两边的人群也可以催眠成对自己欢呼的米分丝……

    一切都很好,很和谐。除了,除了那个离着他半米远的老鼠屎!眼见将将走到会场中心了,不经意歪头之际,苏明星猛然发现那老鼠屎,竟突然有朝某方位冲过去的迹象,顿时就一头的烟线搭下。

    这眼见的就要从杰伦哥变成冠希哥的苗头,怎能不让苏明星悲愤难抑呢?

    才待伸手拉住那王八蛋,却不料这人挤人的,旁边一声呼痛,一个大约**岁的孩子不知为何被人挤得跌了出来。

    这孩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虽然跌倒了,手中却仍紧紧的攥着一个烧饼。脏乎乎的小脸上充斥着痛苦之色,但那双清亮的眸子中却满是倔强的神气。一声不吭的艰难的要爬起来,却是不妨跌的狠了,竟是一时没能起得来。

    旁边无数的人围着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搀扶一把,反而都下意识的往后躲开了些。

    一个小乞儿,如同蝼蚁般的存在,谁会在乎他?扶他?谁知道他身上有没有病什么的。

    苏默眼中猛地闪过一抹怒火。孩子在他心中,永远都是需要呵护的对象。无论这个孩子是干净还是肮脏,是俊俏还是丑陋。也无论他是富有还是贫穷。

    看着那孩子坚定的眼神,紧紧抿住的嘴唇,苏默的心中猛地揪了起来。

    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大步上前,用力分开旁边的人,伸手将那小乞儿扶了起来。

    小乞儿一惊,眼中露出警惕之色,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缩去。只是下一刻耳边传来一声温和的问话,却让他蓦地一怔,眼中露出迷茫之色。

    “有没有摔到了哪里?告诉老……嗯,告诉哥哥,别怕。”这声音是那么的温和,充满了浓浓的关爱,一如当年娘亲还在世时的呵护。这种呵护是如此遥远,遥远的让他都快要遗忘了。方才让他摔得那么痛,都不曾流泪的他,这一刻,忽然怔忪间,眼底却禁不住湿润润的。

    “娘~”他张了张嘴,微不可闻的低声唤了出来。但是瞬间却猛的省悟过来,小脸上露出惊慌之意。

    娘早已死了,他亲手埋的,这世上又哪还有人会像娘那般关心他?这个人这般对自己又是为什么?有什么企图?莫不是要抓了自己卖给人牙子?

    他年纪虽小,却是早尝尽了世间的炎凉苦楚,深深明白世道的险恶。所以,对于这个扶起他,自称哥哥的人,不但没有感激之意,反而是生出莫大的惊惧来。

    苏默听他那声低呼,不由微微一怔,随即又见他眼中露出的警惕和惊恐,略一转念便即明白过来。

    心下微微一叹,缓缓站起身来。从袖中摸出四五个大钱,强拉着小乞儿脏兮兮的小手塞了过去,温声道:“这里人太多,你太小了,莫在这儿挤了。早些回家吧,以后若是有困难,可去城东外苏家庄寻我。苏家庄知道吗?”

    小乞儿呆呆的僵着胳膊,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是潜意识中却知道这几个大钱对他的意义,不由死死的握着。忽然听到苏默的问话,下意识的就点点头。

    苏默笑了笑,轻轻摸摸他头顶,叹口气转身大步去了。身后,小乞儿愣愣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猛然清醒过来。低下头,小心的张开手,看着手中黄灿灿的几个大钱,身子不由微微颤抖起来。再抬头想要寻找苏默时,却只见满眼都是闹哄哄的人流,却哪里还有那个哥哥的影子?

    他脸色黯然下来。重新握紧了手中的铜板,默默的站了一会儿,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苏家庄!城东外的苏家庄!他使劲的握了握拳,这个地方,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红尘十丈,人世间总会有无数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对于刚才那个小乞儿,于苏默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事件。他看到了,便去做了,如此而已。

    那孩子心中的抗拒和警惕,他也感觉到了,但他不怪那孩子。他心中唯有怜惜和唏嘘。那个孩子的孤苦伶仃,却又不屈不挠,何尝不是他苏默的写照?

    有一种共鸣叫孤独。

    在这个古大明时空,他也是这般茕茕一人、无依无靠。他也需要自强不息,挣扎求存。认真说起来,他与那个小乞儿毫无半分不同。

    至于说老爹苏宏,与穿越而来的他而言,其实不也是与陌生人并无二致。这个孩子,自己遇到了便是缘分,能帮便帮他一把。至于说为何不多给那孩子些钱,却是一种保护了。

    四五个大钱不算什么,可要是多了呢?一旦引起他人的贪婪,对于一个丝毫没有自保能力的孩子,那就是一场悲剧。那不是帮人,而是害人了。

    自己已经留下住址了,等那孩子去了,自然便会有妥善的安排。只是那孩子会去吗?苏默不知道。他看得出那个孩子的坚持和不屈,那是一种骄傲。那种骄傲,苏默懂,因为他也有。

    再次叹口气,抬头四望,张悦和徐光祚站在一边等着,望向他的眼神中又是惊奇又隐隐带着一种赞佩。

    徐鹏举跟在两个女子身边,吧啦吧啦的不知说着什么,脸上贱贱的,让人一看就像给他一板砖。

    两个女子低着头,脸上垂着面纱看不出什么,但是身子不自在的躲闪,显然是并不待见这只臭虫。可惜臭虫毫无这种觉悟,仍是腆着脸跟着。

    苏默又叹口气,他觉得今天的叹气特别多。摊上这种兄弟有啥法呢?

    冲张悦努努嘴,张悦会意。胳膊碰碰徐光祚,目光往徐鹏举那边斜了一下。徐光祚一脸冷厉,大步往那边走去。

    苏默脸现苦笑,抬步欲走,目光不经意一扫之际,猛的脸色一僵,心中哀嚎一声:“苦也!哥的形象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