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暗流
    沈松觉得自个儿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像如今这么憋屈过。豪情万丈的上任伊始,就在一个小小的蒙童手里吃瘪。

    自己付出了诺大的代价,隐忍了那么久,哪怕再满腹才华都不敢稍露半分,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真正的出人头地吗?

    什么叫出人头地,那就是掌控一方,挥斥方遒。是这一方天地的人都以自己的意念为转移,让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崇敬的看向自己。

    可是那个苏默,自己不过就是试探几句,竟然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他,简直半分恭顺的样子都不见。

    而之后自己刚想好好折腾下这小畜生,给他点颜色看看,结果还不等自己这边发力,那小畜生竟早已提前布局,让他万般算计顿时胎死腹中。

    这简直如同接连几个巴掌扇了过来,让沈松彻底的怒不可遏了,偏偏又无法奈何半点。不但奈何不得,还要反过来装出一副笑脸,主动踩进对方的局中。

    为此,当晚沈松被气得饭都没吃下几口,一整晚翻来覆去的,都是苏默那张假模假样的恶心笑脸。

    小畜生不知好歹,若不是恩主嘱咐自己查察这个人,他早一巴掌拍死这小畜生了。可自己不能动他,不代表不能借刀杀人。那小畜生得罪了旁人被人宰了,那恩主可怪不到他头上来。

    于是,就在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忽然来到时,他灵机一动,顺势邀请牟斌一起来看看这个小畜生搞出来的盛会。

    等机会那是没办法的做法,沈松自负的很,他要的是亲手去创造机会。

    所以,当一到了会场外围,看到那热闹的场面时,他便趁机扔出了那一番话。

    在他看来,锦衣卫此番奉旨查案,牟斌来了都好几天了,但却波澜不兴的,显然是没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如果这样回去,只怕是绝对交不了差的。而自己如今这么主动的将借口送上去,除非牟斌愿意回去承受天子的怒火,否则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他心中很是得意自己的手段。要知道这可是阳谋,哪怕牟斌明知道自己想利用他,在天子的怒火和一个蝼蚁的性命之间,也会知道该怎么选择。

    然而没想到的是,这混蛋牟斌竟然只是哈哈一笑,然后就完全没了下文了。不但没了下文不说,这会儿竟然还完全无视了他这个一县之令,自顾在那儿神游天外去了。

    这简直就是**裸的蔑视啊。不错,两人的官职差距是很大,一个才正七品,另一个却是正二品。但自己这个七品却是文职好不好,那是一个武职二品能比的吗?要不是锦衣卫属于天子亲军、皇家家奴,沈松甚至都可以当场发作,狠狠的给这厮点脸子看看。

    可惜,这其中终究是有个“要不是”,他沈松如果真扔了脸子,那可不是给牟斌难看,而是给天子难看了。给皇帝脸色看?沈松觉得自己还想多活几年,哪里肯做这种傻事。

    所以在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后,哪怕心里再如何不爽,还只能勉强挤出几分笑脸,强笑道:“牟都使,牟都使!可是发现了什么问题吗?需不需要下官配合一二?”

    牟斌被他一唤,眼神一清,这才省悟过来。但是回过神来后,只是冲他摆摆手,便转回身对着一个随从低声吩咐了几句。

    那随从脸上一惊,随即插手应诺,转身打马如飞而去。等那人去了,牟斌才转过头来,对着沈松点点头,沉声道:“沈大人,本都临时有急务处理,今日就不过去了,告辞。”

    说罢,也不等沈松说什么,拨转马头,一声低叱便纵马而去。身后几个卫士同时催马跟上,片刻间便去的远了。

    沈松目瞪口呆的看着,完全没反应过来。旁边那个武将打扮的将军此刻微微犹豫一下,冲他抱抱拳,低声道:“沈大人,看来牟都使方才定是发现了什么,公务紧急,末将也告辞了。”

    沈松如梦初醒,啊了一声,下意识的点点头,那人这才又一抱拳,呼喝一声,也领着几个兵卒催马而走,直追前面的人走了。

    小岗上,众马飞驰而去,只瞬间便剩下沈松带着几个衙役孤零零的站着。除此之外,便是那马蹄扬起的漫天灰尘。

    沈松坐在马上,两眼死死的盯着远去的尘头,两手紧紧的握紧拳头,因为用力咬牙所致,腮帮子都不由自主的微微抽搐着。

    又失败了,这是第三次了。

    若说第一次,他出招后被化解了;那么第二次就可以说连招都没出结束了。而这第三次呢,这次算什么?

    无视!完全就是彻底的无视啊!管你出招还是没出招,人家直接理都不理,连个结果都不带给的。

    这一刻,沈松真要抓狂了。

    怎么就这么邪性呢?回想一下,似乎只要是牵扯到那个苏默,就会发生各种诡异。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老爷,文会那边要开始了,再不走就要晚了。”耳边传来一个衙役小心的提醒。

    沈松心头就是一憋,长长吐出一口气,狠狠的瞪了那个衙役一眼,咬牙道:“回衙!”

    “啊?”衙役被他一瞪,不由一个激灵,但随即听到这个命令,却又不由一呆。

    不是要去致辞发言的吗?怎的这就突然回衙了?那说好的大热闹呢?说好的赏钱呢?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早知如此,贺老六要跟自己换班时,就答应他了啊。这下可好,全泡汤了。

    贺老六今个儿是巡街的差,听说要是派的会场维持秩序的,不但能看到从未见过的大热闹,还能领到不少的赏钱,这才巴巴的找自己换班,为此不惜许下请两顿四海楼的席面。

    结果,自己忽然听到县令大人点了自己的差,说是又要去参加文会了,大喜之余当即便果断拒绝了。

    原本想着,能跟着县太爷过去,到时候站位肯定是靠最前的。那样的话,不但热闹看的更清楚,便是那赏钱说不定比派去维持秩序的能更多。毕竟,自己这可是跟在县太爷身边的不是。这点眼力劲儿,那些个大户人家能没有?可是,可是如今这…….

    这位新老爷怎么这么个不靠谱的性子呢?人家来请他去他不去,一转眼又突然要去,可这都马上到了,忽然又要回。他娘的,这不是属驴的吗?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呸!

    沈大人郁闷,衙役觉得自己更郁闷。他真的很想揪住这位大老爷问问,你丫的究竟抽他娘的什么风啊。你抽风没关系,可能不能别耽误咱爷们发财啊?

    只可惜,想法只能是想法,永远不能变成现实。瞅着大老爷那阴沉的都快滴下水来的臭脸,衙役只能垂头丧气的应了声,耷拉着脑袋牵马转身往回走。

    那一步一叹息,一步一回头的模样,看的马上的沈松简直恨不得一脚踹过去。只是真要那样做了,可就太身份了。

    不计较,老爷我不跟个下人计较。老爷我是官,要有官的份儿。沈松默默的跟自己说道。脑子里却又不由的忽然想到牟斌。

    这姓牟的混蛋发现了什么呢?这猛不丁匆匆而去的,究竟去做什么去了?

    姓牟的混蛋这会儿正坐在了兵马司的公房里,两只眼睛精光闪烁着,死死盯着下面禀报的小旗,一张脸冷厉的如同结了霜似的。

    “你是说,那帮番子也来了?”良久,他冷冷的开口问道。

    小旗插手回道:“是,据说是卯课的人,带头的是王杨。”

    牟斌眼睛轻轻眯了眯,想了想,挥手打发小旗下去。扭头看向一边坐着的那个四十上下的男子,道:“义夫,你怎么看?”

    那叫义夫的男子微一沉吟,抱拳道:“都使,属下知道这个王杨。据说,他是那位李公公的人。这位李公公,与东厂督公陈准貌合神离。而陈准性子又有些软,不太管事儿,所以在东厂中,李公公的威势不小。所以,属下以为,这事儿未必见得就是东厂的意思。”

    这个义夫便是此次随牟斌来武清的千户,姓魏,大名一个敞,字义夫,是牟斌绝对的嫡系。因处事稳重,擅于思考,颇有些智囊的意思,深得牟斌信赖。

    此刻听了魏敞的话后,牟斌眼神蓦地闪过一抹寒光,嘿然道:“李广?”

    魏敞点点头,“对,就是李广。属下以为,这必是李广在背后撺掇的。此人近些年甚是活跃,野心不小。不但擅于察言观色,据说还跟那位天师学了些极厉害的术法,整日的为陛下祈福,故深得陛下信重。这次的事儿,属下觉得,或许是其想借着此事打击陈准,意在谋督公之位。”

    牟斌面上露出几分讥讽,冷笑道:“就他?嘿,他怕是还不够格。别忘了,陈准虽然软,可司礼监那位可一点也不软,岂能任他兴风作浪?”

    魏敞皱皱眉,沉吟一下,缓缓道:“都使,萧公公厉害不假。可是那李广有陛下的宠信,怕是萧公公也奈何他不得吧。”

    牟斌挑了挑眉头,面上冷笑之色更甚,撇嘴道:“宠信?义夫,咱们厂卫皆是天子家奴,所作所为也都代表了天子。若是安分守己,自然荣光无限,宠信倍至。可若是忘乎所以,岂不知爬得越高跌的越狠?李广那厮平日里的手脚哪个不知,他日一旦事发,怕是想留个全尸都是做梦。咱们离京之时,我听说他又鼓动陛下修毓秀亭。在万岁山上修亭子,嘿嘿,那边可是离着太皇太后不远啊。太皇太后最烦噪杂,短时间也就罢了,若是时间一长,啧啧,这老阉货,真是不怕死啊。”

    魏敞一愣,随即点点头。笑道:“都使说的是。这事儿估计必有变故,那位萧敬公公可不是个善茬呢。”

    说着,脸上的笑意大有深意,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半响,牟斌收了笑,森然道:“派人盯着,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要管,只是全都记下来,一丝一毫也别漏了。既然有人找死,本都岂能不成全他!”

    魏敞肃容起身,躬身插手应是,转身下去安排去了。牟斌眼望着虚空,面上神思变幻,眼神说不出的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