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东厂阴影
    武清县中,城西的一片小树林里,此时正散着几个一身短打的汉子。各自低头仔细寻找着什么,唯有一个面目森冷的头目样的人,独自负手站在中间。

    若是苏默此时在此,必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里正是那天夜晚他追踪掳去卫儿的那个烟衣人,随后由于其大战了一通的地方。

    说来这里虽极是偏僻,但也不是罕见人际的地方,偶尔也会有些拾荒者游荡过来。但是今日,这里突兀的出现这么一帮人,本来应是极为扎眼的事儿,但诡异的是,却偏偏没有一个人过来,那些拾荒者似乎一下子都全消失无踪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城外愈发喧闹的声浪,便在离着如此远的这里都隐隐传了过来。站在中间那人眉头蹙了蹙,扭头往那边眺望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冷然。

    就在他渐渐有些失去耐心的时候,四下里查探的众人也陆续的走了回来。

    “怎么样,可查到了什么?”那人待到几人都回来了,这才目光一扫,冷声问道。

    众人相互看看,其中一人上前一步,躬身道:“档头,时间过的太久,实在难以判断。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这里有过打斗的迹象。”说着,示意旁边一人过来,递上一根污秽不堪的木棒。

    那档头目光在木棒上扫了一眼,便又重新看向说话之人。那人连忙指向木棒上一处断裂的痕迹,恭声道:“档头请看,这里必是在争斗中折断的,而且咱们还在发现这木棒的旁边,发现了断裂的另一端,端头上仍残留一片布缕。”

    说到这儿,声儿却渐渐小了下去。他也知道,眼前发现的这点东西,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这地方偏僻肮脏的,便是有些盲流醉汉什么的打斗,也是常事。他们堂堂东厂密探,历来查的哪一桩不是惊天大案,却不是来查什么醉汉打架这般鸡毛蒜皮事儿的。

    眼见档头的脸色愈发不好看起来,那人额头不由见汗,一咬牙又道:“档头,不光如此,咱们还在这儿发现了一些怪异之处。”

    那档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哼道:“讲。”

    那人应了声是,这才微微转身,指着旁边一棵树下,小心的道:“此处似乎有过剧烈毒物存留,与别处相比,这边的杂草尽数发黄枯萎掉了。以小的经验,此毒极为可怖,绝不是寻常能见的毒物所致。但究竟是何毒,小的却实在看不出,还请档头恕罪。”

    档头目中寒光一闪,移步走到那人指的地方,微微弯下身子察看,半响,脸上也露出惊悸之色,皱眉沉思起来。

    这位档头不是别个,正是当日在船上和新任武清县令沈松,相对而坐的那位东厂卯课王档头。

    他们在和沈松一起到达了武清县后,却并没有随沈松一起入衙,也未惊动任何人,而是一下船就悄然离去了。却不知怎么今日竟出现在这个地方。

    此时,王档头沉吟半响,忽然转身看向另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冷声道:“狗儿,你确定这里和那老蛇的地方有关联?”

    那唤作狗儿的男子连忙一拱手,恭声道:“档头,错不了!虽然时间稍稍长了些,但是那股特异的气息,终还是留下了一丝痕迹,瞒不过属下。”

    王档头面色稍霁,轻轻点点头。其实他也只是下意识的问了问,对于这个叫狗儿的属下的追踪能力,还是非常信任的。正因为这个属下这种特殊的能力,才被唤作狗儿。也正因这个原因,才让这个狗儿进了他东厂卯课。

    此时见狗儿说的坚决,略略想了想后,这才挥了挥手,当先大步走出小林子。狗儿等几人连忙跟上。

    一路原路返回,待远远的看到了一处房舍,王档头这才定下脚步,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片刻后,轻轻的道:“之前咱们查到的说,那老蛇还带着个孩子对吧?”

    旁边最先那个回话的人忙应声道:“是。是个男孩,大约四五岁左右,和那老蛇同时失踪的。”

    王档头轻轻点头,眼中有精光闪动,低声喃喃的道:“楚蛇儿曾是宫里的人,李公公说了,他自幼便净身进宫了的,怎么可能有什么孙儿?这事儿肯定有问题。那苏默在楚蛇儿失踪当晚,竟然也曾出现过在这附近,难道真是巧合吗?”

    说到这儿,眼中猛然精光大盛,霍然转身,低声道:“对了,某记得,那个苏默家里,不是说也有个四五岁的孩子吗?你们立刻想法子查一查,苏默家里那个孩子,和这个楚蛇儿的孙儿是不是同一人。”

    旁边几人立即齐声应是,随即分出两人飞也似去了。王档头目光闪烁,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冷笑,轻声道:“有点意思了,若这个孩子是同一个人,那么这位苏才子可不简单呢。”

    他这话只是自言自语,旁边那个番子却随即接上,恭维道:“还是档头英明,竟然想到从近期发生的异事入手,这才能顺藤摸瓜,抓到这么一条大鱼。”

    王档头脸上便露出得意之色,旁边另一人也凑趣道:“可不是嘛,谁又能想到,一个大大有名的读书种子,竟然还和宫里人牵扯上了。若不是档头慧眼如电,如何能发现的这楚蛇儿躲在这儿?王档头真不愧咱们东厂干才啊。”

    有了这两人的吹捧,另外几人哪还不知怎么做。一个连忙也赶紧跟上,满脸赞佩的道:“这次咱卯课可要大大露脸了,回去后,督公必然欢喜,肯定会重重赏赐下来。王档头高升一步指日可待了,到时候,还请档头多多照顾小的们,小的们必当鞍前马后侍奉档头。”

    王档头脸上得色愈发浓了起来,不时的微微点头,嘴角含笑。

    剩下最后一人眼见好话都被同僚说完了,心中一急,猛地灵光一闪,笑道:“咱们档头升官发财这自不必说,其实以我看来,最重要的却是此番着实压了锦衣卫那帮孙子一头。小的听说,此番随着那牟都使来武清办差的,除了北镇抚司的魏千户外,还有上次那个得罪咱们档头的苗百户。嘿,他们可是奉了明旨来查苏默一案的,听说到了这儿好几天了,却是屁都没查到一点儿,牟都使颇为恼火。如今这又被咱东厂拔了头筹,可不是给王档头大大出了一口恶气?要我说,这才是最让人开心的。”

    众人听到他提到那个苗百户,面色都是一僵,王档头也是目中猛然划过一抹煞气。但随着听到后面,顿时又是一喜,颇为欣慰的看看最后发话的这人,脸上露出赞许之色。

    其他几人这才心中暗暗松口气,心中却齐齐大骂这厮可恶,险险没让大伙儿都跟着吃了瓜落儿。此时见头儿脸色欢喜,这才又再你一言我一句的狂拍马屁起来。

    王档头心中欢喜,待到众人又说了一大堆,这才轻轻咳了一声,摆出森然的架势,哼道:“行了,废话不必说了。都给老子瞪大了眼,用心把这趟差事办好,回去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众人连忙齐声应是。

    王档头又道:“那边都安排好了吗?”

    当先那个人忙道:“档头放心,有乔奎乔干事亲自跟着呢,绝对误不了事儿。嘿,那苏家子也是个不知死的,都这会儿了,居然还惦记着弄这些花活儿,莫不是以为会写几个字儿就能免了罪?咱大明朝能写字的可不知有多少,可到了咱东厂面前,哪个不跟孙子似的。叫我说,到时候请督公去跟爷爷求求,将那苏家子发给咱们东厂审问。届时就让那苏家子跪着给咱王档头先写几个字儿,写的好了,让咱档头舒心了,还可少遭点罪。不然的话,嘿,定要让他尝尝咱们兄弟的手段。”

    旁边众人又是齐声称是。

    王档头眉头一蹙,斜眼横了那人一眼,哼道:“麻四儿,你他娘的少在那儿胡咧咧。这案子让爷爷龙颜震怒,真要有事儿岂能小的了?又岂是你我能插得上手的?”

    麻四儿被他一喝,不由脖子一缩,脸上露出惊惧之色。惭惭的不敢再多说,旁边几人见他吃了剋,也是不敢多言,一时间俱都小心翼翼起来。

    王档头瞪了他一眼,领着几人继续走着。过了一会儿,忽然悠悠的道:“你们都是我亲近的人,什么话可说,什么话能说,什么事儿能做必须有个谱儿。

    且不说这事儿最终会如何,单就那苏默身后站的那位,他拿咱们督公没法,可是让他记恨上你们的话,你们想想自己能应付的了?

    眼下不比从前了,打弘治爷临朝以来,咱们厂卫的权利大幅减弱,这不是弘治爷对咱们不信任了,也不是不待见咱们了,实在是被那帮子文人逼的。

    爷爷贵为天子,为了大局,却也不得不受这帮腐儒的气,咱们这些天子家奴就更要如履薄冰才是。不为别个,只求别给爷爷再添堵就是。

    你们记住了,这次的事儿,千万要小心再小心,不要给人抓住什么把柄。要做就要把证据做实了,让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毕竟,咱们可没领到旨意,一个不好,别功劳没弄到,反倒把自个儿栽了进去。

    老子提前把话儿说明咯,此番要是谁给人揪住了手尾,那就痛快的自个儿了断了。别回头让督公难做,否则,督公的手段你们也当自个儿有数。”

    麻四儿等人闻言,脸上齐齐变色,相互看看,都是戚戚然。面上却是齐齐抱拳,恭声应是。

    王档头轻轻叹口气,看了看他们,面色稍霁,才待说话,忽见先前两个离去的番子正极快的走近,当即便将话收住,站定等着来人过来。

    那两人早望见这边,连忙小跑几步。待到近前,齐齐抱拳见礼。王档头点点头,淡然道:“如何,可查清楚了吗?”

    两人对望一眼,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王档头面色一沉,哼道:“怎么?”

    两人吓了一跳,其中一人连忙躬身道:“档头,那苏家防的甚紧,里面又有好手护着,委实是查不到啊。”

    王档头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另一人心中一急,不由脱口道:“档头,要不咱直接亮了腰牌明察?想那苏家子不过区区一个童生,安敢阻扰咱东厂办案。”

    王档头面色一僵,随即便狠狠呸了一声,怒道:“你他娘的脑子里生的都是大粪吗?那英国公世子此刻便住在苏家,东厂的牌子能吓住苏家人,可能吓的住那英国公?一旦闹大发了,打草惊了蛇,后果你担待的起吗?!”

    那番子被这一喝吓的脑袋一缩,低下头不敢再吭一声。王档头余怒未消的瞪他一眼,却也是一时无计,不由皱紧了眉头。

    旁边麻四儿眼珠儿转转,忽的靠前一步,低声道:“档头,眼下麻烦的不过就是那位小公爷。小的有一计,咱们不如这样,如此这般……”

    他低声说着,王档头先是一愣,随即越听眼睛越亮,待到听完,终是回嗔转喜,使劲拍拍麻四儿肩膀,欢喜道:“好,好,便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