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交锋
    苏家子在干什么呢?苏家子正坐在县衙的后堂上呢。

    武清县令换人了。庞士言一点都没说错,沈松当晚便到了武清。庞士言也在当晚摆下酒宴,带着县衙一众大小官吏相迎。

    所有相关交接文书等,早在他接到这个消息后便已收拾好了。所以,就在第二天上午,两方交接完毕,庞士言便动身离开了武清。

    沈松也是有来有往,亲自带着众衙役相送。除了县衙的人外,无论是士绅百姓,再来相送的便只有苏默一人了。这让庞士言又是激动又是感念。

    一个仙人啊,居然来送自己这个区区凡人,这得是多大的面子,祖上烧了多少高香啊?

    所以,临别之际,庞县令难得的雄起了一把。给沈松郑重的介绍了苏默认识,又一再的表示自己对苏默的看重和尊敬。话里言外,甚至隐隐对沈松露出几分威迫,这份底气自然也来自庞大人即将高升的正六品官位,顺天府经历。

    对此,沈松表现出极大的豁达,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庞大经历话中暗示的威胁,对苏默表露出充分的好感和尊重。

    于是,庞大人心满意足的走马上任去了。在他走后,沈松便也顺便邀请苏默往县衙小坐。

    苏默本就想来拜访一下这位沈县令。无论这位沈县令究竟是敌是友,毕竟人家现在是武清的父母官,苏默明面上属于人家的治下之民,就必须保持必要的尊重。

    “看来庞大人真的是对苏公子很看重啊。方才要是本县稍有不虞,怕是庞大人都有跟本县拼命的心思了吧?哈哈哈,如此说来,日后本县依仗苏公子之处怕是极多,到时还望公子莫要吝于臂助啊。”

    笑着请完茶,沈松首先开口。半开玩笑的话语,似乎一点没有官对民的威势,仿佛便真如朋友相对似的。

    苏默却是心中暗暗提防,拱手笑道:“明府说笑了,学生区区一个蒙童,何敢狂悖说能给明府什么臂助?庞大人只是和学生相处的融洽些,多有偏爱罢了,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沈松一摆手,“嗳,怎么当不得真?本县可是听说,庞大人极有识人之术。若非苏公子有真才,岂能令他如此?更何况,便是天子不也盛赞庞大人举荐良才吗?啊,哈哈哈……”

    两人本来只是带着说笑性质的话,可他忽然抬出天子来,却让苏默不好接话了。若说承认,那方才明显就是推搪人家,往深里想可不是有看不起沈松的意思?

    但要说不承认,那岂不就是说你苏默觉得天子不圣明?那你觉得天子不圣明,是不是就意味着你认为自己比天子圣明呢?还是说,你苏默压根就是藐视圣上,心存反意呢?

    如今这锦衣卫来武清是干啥的?不就是来查你苏默是不是真的在妖言惑众、意图不轨吗。

    这种情况下,要是真给人落了口实,扣上一顶藐视君父的帽子,苏某人的脑袋,估摸着离着菜市口就不远了。

    只简简单单的通过几句说笑,就不落痕迹的布下陷阱,给苏默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偏偏还让人完全说不出什么来。这手腕手段,简直浑然天成,让苏默霎时间出了一身冷汗,同时立刻将此人列入最危险的范畴之中。

    “好吧,明府大人是官,学生是大人治下之民。大人说什么便是什么好了,学生可背不起那不知尊卑的罪名。大人还是饶了学生吧。”苏默面上装作惶恐的神色,站起身来拱着手摇头苦笑。

    沈松眼底划过一抹精芒,心中对眼前这个少年的评价又高了三分。少年人最大的弊病是什么?是冲动!尤其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最是受不得人激,受不得人捧。若再有些才华,哪个不是骄傲的没了边了?

    若再加上真正弄出点成绩来的,怕是许多人都要狂傲的了不得了。即便是有那沉稳的,或许面上谦逊,但眼神动作终是还能露出些痕迹来的。

    可是眼前这个少年,沈松方才留心观察,竟然毫无半分上述那些迹象,完全不像个十六岁少年的表现。尤其是最后看似示弱的言词,却是连消带打,将自己刻意设下的陷阱不落痕迹的就绕过去了。这要是换做个三四十岁的老吏还情有可原,但眼前这小家伙,只有十六岁啊!十六岁,这简直就是个妖孽!

    沈松心中暗暗凛然,面上却不露半分,也是哈哈一笑揭过。只是初次见面,话到了这个程度就可以了。再要继续就过分了,也等若明着告诉人家,自己有心对付人家了。沈松不会去犯这种低级错误。

    “坐坐,呵呵,玩笑而已,何必如此。对了,苏公子家中还有什么人啊?”沈松主动转了话题,仿佛随意闲聊般问起苏默的家世。

    苏默正规正矩的谢了坐,重新坐下,这才回答道:“学生不幸,家母早亡,如今唯有与老父相依为命。”

    沈松哦了一声,忽又脸现疑惑道:“咦?不对啊,本县怎么听说苏公子买下个大大的园子,家里颇为热闹呢?据说有老人有孩子的,莫非是族中亲戚?”

    苏默心中咯噔一下,这家伙看似简单随意的话,却是步步陷阱、处处惊心啊。

    且不说他话中的真实意思,单就是他一个刚刚来武清的人,居然就能知道自己家中的情况,甚至隐隐还透露出对家里众人的大体了解,就充分说明了对方是刻意对自己关注了。

    一个以前从不认识的县令,竟然对自己一个小小蒙童关注,这要说没问题,除非苏默真的傻了才会信。

    更不要说,这人话中暗含的陷阱。老人?孩子?他苏默不过才十六岁,问起老人也就罢了,但居然问起孩子来,这便就有问题了。

    自己都说了,只是和老爹相依为命,那又怎么可能有孩子?莫非对方真的是又针对卫儿来的?苏默只在瞬间就将警惕提高到最高点。

    刚刚沈松似乎很随意的问自己家人,自己随口回答了只有老父,那要再说卫儿是自己的弟弟显然就不对了。此人不动声色间,已然先将一条后路堵住,端的是厉害无比。

    而如果要说是韩杏儿的弟弟,显然也瞒不住人。毕竟韩家父女在武清抛头露面好多年了,从来没见有什么弟弟。这忽然冒出个弟弟来,简直就是明摆着告诉人他在撒谎。

    苏默相信,既然对方能这般设计自己,那自己和韩杏儿的关系就必然早已查明。所以,把卫儿的身份往韩家上靠肯定也不行。

    至于说是下人的孩子也行不通。对方既然能查明家里有什么人,就不会不知道卫儿整日都留在后院。

    后院是什么地方?那是主人专有的地方。下人是绝不允许进入的,这就是古代封建社会严格的等级制度。

    那么,卫儿若真是下人的孩子,就绝不可能住在后院。也正是如此,沈松问是不是苏默家族的亲戚,实则就只是针对卫儿问的,但却半分痕迹不露。

    当然苏默也可以含混过去,毕竟沈松也没明确问的是谁。但如此一来,必然彻底将卫儿暴露出来,这却是苏默不愿看到的结果。

    卫儿已经很可怜了,如今好容易安生下来,他绝不愿让孩子再受到半分惊扰。

    “呵呵,明府大人真是爱民如子啊。没想到大人这刚刚来到武清,便连学生家里有什么人在都清清楚楚了,真是让学生敬服不已啊。”苏默一脸的崇拜敬仰之色,抱拳先发了一下感叹。

    沈松眸子一缩,心下暗暗后悔。面对着苏默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些轻视之意,以至于略显心急的问出方才那个问题。

    显然,对面这个小妖孽已然警觉了。方才这话分明就是察觉到,自己早对他有过调查了。这可不是好现象,对方如此警醒,以后行事必然会困难许多。

    不行,要引以为戒!一定要引以为戒!沈松暗暗的告诫自己,决不能以常情对待这个苏默。

    心中想着,口中却笑着道:“本县既为一县之令,自当为一县之民做主。提前稍稍了解下县中的情况,也是应当应分的,苏公子这般谬赞却是大可不必了。”

    这话说的坦然,却将方才的漏洞圆满的兜圆了。是啊,人家一个马上就任的官员,提前对自己治地了解下,绝对是无可厚非的事儿,任谁都说不出任何话来。

    这话若是对别人来说,自是圆满至极。但苏默既然早有了防备,又在此刻察觉了端倪,哪里还会被他迷惑。

    当下脸上再次做出敬服之色,拱手道:“是,明府大人治官严谨,学生钦佩。也必当广而告之,使人皆知大人之举,效为楷模。至于说眼下家里的人,只是一些朋友而已。哦,那个小孩子是福伯的小孙子,与学生颇为投缘。啊,福伯便是原英国公府舍人,前些日子应家父所托,怕我一个人在这没人照顾,便带着侄儿和孙儿一起来的。哦,对了,福伯的侄儿叫石悦,便是原英国公府亲卫统领。而且英国公世子,张悦张小公爷如今也在学生家里做客。想必这些,明府大人也应该知道的吧。”

    沈松面上一僵,差点没一口血喷出去。后面那些英国公家人相关的介绍他自然早知道。此刻听苏默似乎漫不经心的提起,也知道这厮扯虎皮的意思,自是懒得理会。

    至于说孩子的解释,或许真,或许假,这个不急,慢慢查证便是。他本来也没想着一下子就能搞明白。

    可是,那个广而告之?尼玛,老子只想低调的在这做点事儿,你这广而告之了,真弄的轰轰烈烈的,不说传到上面让人觉得自己狂傲,单只落到身后的恩主耳朵里,岂不是给恩主落下个浮躁轻佻、难堪大用的印象吗?

    沈松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心中这个后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