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抽丝剥茧
    对于苏默和两位小国公的突然来访,何言是既惊喜,又充满了对老父的赞佩。

    上次他回来后,跟何晋绅说了自己本想卖好于苏默,结果却被苏默反过来恶心了的事儿说了。

    何老爷子听完后,给何言的评价就是一个词儿:心胸不阔。何老爷子的意思是,既然要交好对方,就当实心实意的。这般刻意卖好,本身就先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不如对方的地位上。更不用说后面还被人识破了,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

    何老爷子对儿子的表现表示失望。

    但接下来,对于何莹忽然闹上门去,还和苏默纠缠不清的大打出手一事儿,何老爷子面上虽然震怒不已,甚至勒令何莹禁足。但是何言却知道,老爷子事实上其实并没真个生气。这从事后老爷子哼哼着小调儿,满脸笑容的喝着小酒上就能看出来。

    何言实在想不通,按理说,自己虽然卖好不成,但却并不算得罪苏默。可是小妹那般胡闹,跑人家家里去跟人打了个热火朝天,这可是往死里得罪认了。怎么到最后,老爷子的意思,反倒是这个真无所谓呢?

    最后实在忍不住问起老爷子,何老爷子却是笑眯眯的给了他一句话:因人而事。人不同,事儿不同,角度自然也不同。

    何言百思不解。又问会不会因此让苏默恶了何家,从此再不来往了。

    何言清楚的记得,当时老爷子的眼中全是失望。直直的看了他半天,才淡然道:“莹丫头虽说是胡闹,但谁敢说就一定会是坏事?可你却因此怕惹恼了苏默,使得两家不再往来。那为父问你,你对苏默有何求?若两家不来往,你何言有什么损失?”说罢,便不再理他,自顾回了房。

    何言昨晚直直想了好久,终于才想明白了一点。是啊,当初自己结识苏默,本就是为了还不经意中欠下的情。其次,则是为了何家的使命。

    至于和苏默交好成为朋友,不过是更利于任务的完成。即便是不能交好,那么在没有苏默之前,任务不也一直在进行吗?

    而且,苏何两家交好,其实是对苏家的好处更大,至少在明面上,在目前这个时候是这样。既如此,那自己又何必纠结于这个问题?

    想明白了这个,何言才暗暗自愧不已,终是放下了心,安心的睡了。

    而到了今天,待到下面人来报,苏默忽然登门拜访,这如何不让何言对老爷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呢。

    将三人让了进来,早接到了禀报的何老爷子,也已然在客厅之前等着了。见到几人过来,当即迈步下阶,向前走出好几步迎上。

    这可比当日初见苏默时的待遇还高。当然了,毕竟徐鹏举和张悦可都是国公世子的身份,老爷子做出这种姿态,也是对两位国公的尊重。

    张悦对此表现的一如既往,贵家子弟的礼仪风范完美的展现着。徐鹏举却仍是一副臭屁的样子,就跟当日在街头拦妙芸马车时一样。脸上笑呵呵的堆着假笑,微昂着的下巴却将傲慢展露的淋漓尽致。

    唯一有些不和谐的,就是魏国公小公爷那双眼睛。眼珠子时不时的转着,不停的偷觑着左右的动静,似乎总在查找防范着什么似的。

    这让注意到此点的何言又是疑惑又是气闷。疑惑自是不明白这位小公爷要搞哪样,气闷的是这毕竟是自己家里,自己老父都表现出了应有的尊敬,但那是对魏国公的,可不是对你徐鹏举这个世子的,你丫又傲个屁啊。

    不过好在这种情绪没多久就消散了。随着苏默讲明了来意,问何老爷子是否了解,即将来武清上任的两位官员的情况后,无论是徐鹏举还是何言,都把精神放到了这个话题上。

    “戴俨吗,算是个幸运的小子吧。”何老爷子听完苏默的讲述,笑眯眯的开口道。

    “他其实不算是怀恩族兄的子系了。当年戴纶被诛,戴希文也被牵连下狱,而怀恩被阉割进宫。世人都知道怀恩是戴希文之子,却不知其实戴希文还有个庶子,是怀恩的亲兄长。而这个庶子当时已经有了个儿子,便过继给了戴纶。而这个戴俨,其实便是当年那个庶子的子系。所以说,戴俨不是什么怀恩族兄的侄孙,而是怀恩亲亲的侄孙。”

    苏默固然听的满是讶然,张悦和徐鹏举也齐齐被震的惊住了。先前苏默说何家很厉害,徐鹏举固然是满脸不屑,张悦实则也只当是苏默夸张说笑。

    可如今只听何晋绅轻描淡写的,将这么一桩隐秘事儿随口便说了出来,其背后隐藏的意义,可真就是不凡了。

    要知道怀恩那是什么人,那绝对可称为一代最高层的掌控者。甚至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怀恩的权威便说与皇权都不遑轻让。就是这么一个人物,何家却能将他的家世隐秘查的如此清楚,这可真有点吓人了。

    张悦甚至都有些怀疑了,怀疑这何家会不会是什么诸如锦衣卫这样的暗探之类的。毕竟嘛,大明朝的皇帝似乎都天生擅长搞这方面的事儿。

    朱元璋搞出了锦衣卫,到了他儿子朱棣就搞出了个东厂。再到了宪宗时,又扯出个西厂来,结果就是大明天空下,遍地缇骑,处处密探,搞的所有人整日里心惊胆颤。

    直到等弘治上位,这才取缔了西厂,好歹让这大明时空正常了一些。

    而眼前这位何家主,让他不由自主的便联想到传说中那个恐怖的时代。此时此刻,他心中哪还敢再对这个看上去慷慨豪迈的老人,有半分轻视之意。

    苏默说何家厉害,这何止是厉害。此时此刻,在张悦心中,已然不觉中跟徐鹏举在心中对何莹的评价一样了,这不是厉害,而是恐怖啊。

    何老爷子却跟完全不知道,自己给这些小辈造成了多大的震动似的,笑眯眯的随口说完这些,又歪头想了想,才继续道:“以老夫的了解,戴俨虽然有怀恩的遗惠,不过他才具平平,中了举人其实就是看在怀恩的面子上了。而后虽一直在吏部挂着等候补缺,但却一直没能如愿,固然是因为怀恩逝去没了依靠,但未尝也不是因他自身能力有限所致。但此次忽然就补了武清县丞的缺,综上所述,以老夫看来,倒似是某种补偿的意味更多一些。”

    说到这儿,他略略顿了顿,目光在苏默几人脸上扫过,又笑道:“当然,这也只是老夫一家之言,只做参考,当不得准。苏公子和二位小公爷权当听个趣闻,可莫要当真误了事儿,那老夫的罪过可就大了。”

    苏默早了解了这老头的德性,自然懒得多说。张悦和徐鹏举却是赶忙摇头,连声道不碍的。

    苏默心里有事儿,不耐看这老货表演,摆摆手打断道:“那么那个沈松呢,这人又是什么来路?”

    何晋绅眼神眯了眯,目光悠悠的望向门外,似乎在酝酿什么,半响才嘿然道:“这位沈明府嘛,什么背景也没有。”

    苏默一呆,本来以为他沉吟了这么久,定然是有什么猛料爆出来。哪成想到了最后,竟给出这么个答案来。

    呆愣了半响,这才没好气的道:“没背景你想这么久作甚?”

    何晋绅却饶有趣味的看了他一眼,抚着胡须诡笑道:“此人确实没任何背景。其人乃是关西人氏,弘治二年,以乡试四十六名入榜。之后会试落榜,直到弘治七年再次应试,一举以二甲第十一上榜,随后便入了户部为观政士,直到如今。期间历时四年,算是积累了足够的资本,此次能补缺武清县令,倒也是中规中矩,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苏默静静的听着,心绪渐渐平复下来。他知道这老家伙绝对是个千年老狐狸,既然说了沈松没背景,却偏偏又如此详尽的介绍一番,其中定然有什么东西,被老家伙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所以,安静的听何晋绅说完这些,他也不催促,只是仍平静的看着他。

    三人中,徐鹏举性子粗疏,毫没感觉出什么不妥,只是觉得这老头有些啰嗦。

    可是张悦却极为机灵,初时虽也有些不耐,但偶然瞥见苏默那出奇的平静,登时心中闪过一抹灵光,当即便留上了心。此刻见何晋绅说完后,明显有些考量的神色,心中暗道果然。

    何晋绅将几人的神色一一看在眼中,眼底微微露出赞赏之色。苏默这小怪物不能以常情论之,相交以来,其每每总是出人意料,行事又天马行空一般,让人实在难和他的年纪联系上。所以,苏默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是张悦的表现,就让他真的刮目相看了。这个小国公的沉稳和其敏锐的嗅觉,远超他的年龄。虽不说像苏小子那般妖孽,但却并不稍逊多少。真不愧是英国公家门出来的,称得上是少年英才。

    至于那位魏国公家的,呵呵,才具虽说差了许多,但从其眼底神色,还有进来之后的表现看,却也算的上一个忠厚之人。苏小子能和他结交为友,倒也是一大幸事。

    心中暗暗将几个小家伙评判完了,这才笑眯眯的抬眼看向苏默,点头道:“苏公子想必是听出来了,没错,这位沈松沈明府确实身家清白,清白的让人一眼可见,丝毫找不出任何瑕疵来。嘿嘿,可正是这种太清白了,偏偏却暴露出马脚了。一个身价如此清白之人,背后没有任何背景支持,在户部四年观政,也从没表现出任何出色的才具,那么凭什么这次让他能出缺这个武清县令?要知道,每年等候补缺的人不知有多少。年年有人等,年年进新人。不说自洪武以降吧,单只说自靖难之后,这一年一年的积累下,等待出缺的怕是少说也有数万之多了吧。嘿,老夫便想不通,难不成这数万之人中,单单就这位沈明府适合这武清县令,旁人便都不成?若非如此,那这位沈松阅历上的毫无背景、身家清白,又从何说起呢?”

    他说到这儿,便就此打住,不再多言。只微微阖上双目,宛如老僧入定了一般。

    张悦听的双目异彩频闪,苏默却是两眼微眯,若有所思。唯有徐鹏举初时一脸迷茫,片刻后才猛然反应过来,拍掌大叫道:“好啊,原来这家伙才是名妓啊。”

    众人瞠目不知所云,何言忍不住问道:“小公爷此言何解?”

    徐鹏举洋洋得意的道:“何解?当然是正解啦。你想啊,这青楼里的姐儿要想有人捧,别的才艺不说,最基本的便是这床上的活儿得好啊对不对?可这床上的活儿怎么叫个好呢?说白了,那就是得演得像啊。明明不爽,偏偏却要叫的酥骨**,蒙的过所有人这才能拉的住客人嘛。这姓沈的可不就是如此吗?嘿,却不料碰上何老爷子这个中老手,一下就给识破了。”

    众人不由齐齐绝倒。何晋绅老脸通红,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