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大战百合
    武清县中,大街上一辆马车飞快的奔驰着,惹的路上行人纷纷惊骂着躲闪不迭。[[

    车后七八个汉子甩开大步,撒开脚丫子紧紧跑着跟上。领头一人手里还拎着把烟黝黝的大斧子,让路人惊骂之后又吓了一跳,赶忙将骂声咽了回去,慌不迭的转身而逃。

    车厢中,苏默脸烟的什么似的,恨恨的盯着对面受气小媳妇儿似的徐鹏举,咬牙道:“一个娘们儿,能翻了天去?祸事祸事的,祸你妹啊祸!你可真是给我长脸啊。”

    徐鹏举低着头不说话,两手食指急促的对点着,眼神儿瞟啊瞟的,却怎么也不敢跟苏默对视。

    时间回朔到半盏茶功夫之前。

    赵奉至的书房中,徐鹏举突然的从天而降,让众人都大吃了一惊。再听到此人口中不迭声的祸事了仨字儿,原本正刚刚讨论过眼前危机的几人,顿时都不由的警觉起来。

    只是等到再一仔细询问,徐鹏举啦啦一通说完,张悦是满脸的无语,赵奉至老夫子是一脸的耐人寻味,而苏默同学,则是满满的一脑袋烟线了。

    事儿不大,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算事儿。就是一个女人忽然上门了,这个上门的女人的名字,叫何莹。

    何大女侠神经结构大概确实与人不太相同,她不觉得自己冒然的登门有什么不对,也从没想到过,自己或许不太受人欢迎。

    当然了,何女侠还是承认自己跟苏默有些不对付,但也仅仅只是一点不对付而已。这点不对付应该不至于不让自己进门,要是那样的话,心胸岂不是太狭窄了?太不男人了?江湖儿女,怎么可以这样呢?不会的!

    于是,她很淡定的叩门,很淡定的推开拦着她问她来意的苏家下人,又很淡定的强行走入前院。然后,她开始不淡定了。

    不淡定的原因,是因为她居然被人拦住了。拦住她的人有两个,一个是那个前天来时见过的那个好像不怎么说话的冷面人。这个人也就罢了,何女侠从不强求别人非要对她笑脸相迎。

    可是另一个人就让何女侠咬牙了。

    徐鹏举,那个狗屁的什么小公爷。一个当街调戏妇女的**贼,一个不敢跟自己单挑的胆小鬼,一个能和自己对骂小半个时辰,骂词儿愣是不待重样的混蛋!

    而就是这个混蛋,居然敢率先对自己难。不但拦着自己不让进门不说,还连讽刺带挖苦的挑衅自己。这个能忍吗?绝对不能啊!

    瞅瞅那总是跟在这家伙身边的那八个人不在,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

    于是,觉得自己不是君子,可以动手,也充分满足动手环境的何女侠,立即便付诸行动了。

    就在徐小公爷刚刚拉开架势,毒舌才翻转了不过三转的时候,何女侠一个弹跳,然后前蹬。

    呯!世界终于安静了。

    何女侠心下大爽,觉得终于扫清了障碍,可以去后院追寻自己的真爱了。

    但是,原本站在旁边懒得打嘴炮的徐光祚见她动了手,终于怒了。上前只一个冲拳,便将何女侠震了个趔趄。

    而唉哟着爬起来的徐鹏举小公爷压根不敢多看,哭爹喊娘的先将八健卒等人喊了来护驾,这才感觉心中稍安。

    而心神稍安之后,却见虽然前面有徐光祚挡住了那彪悍的女人,但无论是闻声而出的楚玉山,还是后面又出来的福伯和韩老爹,都是一脸的为难之,不好对那女人怎样。徐鹏举小公爷觉得事态危险了。

    这个女人口口声声喊着要找韩杏儿,可韩杏儿是谁啊,那可是老大的女人,算的是自己的小嫂子啊。

    对于何莹百合花的性质,徐鹏举虽然不甚明了,但是从十岁起就混迹花丛,堪称实际行动上的矮子,却绝对是理论上的宗师级的徐小公爷来说,本能的感到某些不和谐。

    所以,他认为这个时候,应该立即报知自己的老大亲自来处理才是王道。

    就这么着,他暗暗嘱咐八健卒看好那女人,自己喊了楚玉山,让他派人领着,一路直奔城中,径直来寻找苏默。

    本来么,这事儿到这儿也没啥,说不定苏默还能大大夸奖他几句,比如急老大之所急、为老大扎好篱笆不辞辛苦之类的。

    可惜,可惜的是徐小公爷觉得,既然来通报了,那就应该把事儿尽量说详细咯。兵法上不是有云:报必精细嘛。自己名鹏举,那可是岳元帅转世,别的事儿可以出错,涉及到兵法的事儿决不能含糊。

    于是,就在赵奉至老夫子的书房中,当着赵奉至老夫子和张悦,以及跟在一旁的老管家的面前,徐小公爷语声铿锵的将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了个通透。

    “……她对嫂子有图谋!绝对是!以小弟丰富的经验分析,应该有两个可能。一是想帮着她那个哥哥跟老大你争女人;二嘛,会不会是老大你沾过她什么便宜,她想通过这种方式赖上你……”

    就是这一句话,徐鹏举誓,如果人生再重来一遍的话,他绝对绝对不会将这么精妙的推论拿出来。

    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话果然有理。就算是英明如苏老大这样的,也在听到自己如此强大的推理后,当场脸就烟了。

    自己怎么就忘了呢?爷爷可是曾经教过的,永远不要表现的比你的上司更精明。唉,天才如自己,竟也一时忘形,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怨不得老大如此生气啊。

    徐鹏举默默的想着。

    这个可怜自恋的孩子,压根就没觉,当他说出那个强大的推论后,满屋子里赵奉至老夫子,还有老管家望向苏默时的眼神儿……

    苏默也绝想不到,这个奇葩的小弟直到此刻,也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哪儿。

    想想当时赵夫子和老管家的眼神儿,苏默真想在地上找条缝儿藏进去。

    嚓的!又是跟人抢女人,还是在这个时候,自己还能不靠谱点吗?自己跟人抢女人的名头,难道真的就摆脱不掉了吗?苏默觉得很忧伤。

    这还不算,这个奇葩小弟居然还要再给自己栽上一个沾女人便宜,然后不负责被女人追上门的帽子。那一刻,苏默是真的很想很想掐死他。

    可惜,苏默的心情不被理解。于是,他只能在赵夫子和老管家哀其不争的目光中掩面而去。至于说一出门就吩咐快马加鞭,其实并不是急着赶回去,实在是感觉身后赵夫子和老管家的目光如芒在背,急于让他摆脱这份窘迫所致。

    但是又要可惜了,只听着外面石悦那厮的一句大吼:“再快点!敢跟公子抢女人,回去砍死他!”的话后,苏默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车厢中,徐鹏举忍辱负重,低头不语。旁边张悦面皮一抽一抽的,拼了命的忍着不笑出来,肚子都快要抽筋了。从头到尾,最明白事情真相的就是他了。从未想到,这次出门一趟,竟能看到如此妙事,张悦欢乐的不要不要了。

    “想笑你就笑出来,小心憋死!”苏默恨恨的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张悦再也憋不住了,终于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直笑的天昏地暗,笑的鼻涕眼泪的,直到进了苏家大门还不能完全消停。

    前院中,何莹满面悲愤,对着冷脸站在面前的徐光祚声声血泪控诉着。为啥不动手了?动了,但是完全不是对手啊。

    老天不公啊!为什么这些恶人都这么厉害?师父常说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果然大有道理。世间正义想要得到伸张,便是要我辈侠义之人不怕牺牲、不畏**才能得以实现。

    他们阻拦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仗着武力强横欺负自己,还仗着人多势众围观自己,但是自己绝不屈服!绝不!

    何莹攥紧了拳头,哪怕今天怎么也进不去,却也一定要表露出自己的决心,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态度。

    就这样,在这种沉默的僵持中,苏默阴沉着脸走入了院中。

    “何姑娘,你究竟要做什么?”苏默咬牙怒道。

    何莹也怒,瞪眼道:“你回来了,正好,你说说,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去?凭什么不让我见杏儿?”

    苏默差点气笑了,满脸古怪的看着她:“凭什么?这里是我家又不是你家,我凭什么要让你进去?杏儿是我媳妇儿,你又凭什么见她?”

    何莹噎住,窒了窒,涨红了脸挥拳道:“你家不进就不进,好稀罕吗?但是你说杏儿是你媳妇儿,你们成婚了吗?可笑至极!再说了,你贪花好、**无形,而且还胆小怯懦,天性凉薄。如你这般,杏儿真要跟了你,岂不是要害了杏儿一生?休说我对杏儿一见爱慕,便非如此,单只凭我被侠义之道,便容不得这事儿!”

    这话一出,苏默脑门上青筋都要蹦起来了。怒道:“喂,八婆,别无理取闹啊。我怎么贪花好了?又怎么放浪无形了?还什么胆小怯懦、天性凉薄,这都他妈的什么跟什么?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啊,再信口开河,女人老子也照打不误!”

    何莹哈的一声,不屑道:“还不承认?你既然有了杏儿,那上次街上那个妙芸又是怎么回事?别说你们之间没什么啊,那女人的眼神儿可骗不过我。还有你,你那眼神恨不得把人吞下去,你敢说你们之间没什么?嘿,只是让人不屑的是,即是你的女人,当那个**贼调戏她时,你在做什么?躲在后面,话都不敢说一句,跟个缩头乌龟似的。现在倒好,竟还跟这**贼同居一屋成了朋友。可怜那位妙芸,被人无情的抛弃了,这会儿却不知在哪里受苦呢。这不是胆小怯懦是什么?这不是天性凉薄又是什么?”

    这话一出,旁边众人都是一愣,相互对望一眼,又再看看张口结舌的苏默,都是眼神儿一飘,装作若无其事的四散躲开了。

    这可是主家的私事啊,大伙儿听到了不好。会不会被灭口呢?哎呀,好危险,还是早早散了比较好。反正主家已经回来了,具体怎么处理自有主家拿主意就是。

    至于张悦、徐光祚和徐鹏举,则是觉得事关朋友的**,也实在不好意思听下去啊,两下都尴尬,躲开才是朋友之道啊。

    于是,场中忽然一清,只不多时,就只剩下中间斗鸡般对视的苏默和何莹俩人了。

    眼见旁边众人6续散去,何女侠大喜。觉得这绝对是公理正义得到了伸张的表现,他们被自己的正气羞愧而退了。

    苏默说不出话来是气的。自己跟妙芸确实没什么啊,不过就算有什么,又他喵的关你屁事啊?

    还有,这他喵的当日还是你大哥一个劲儿的让我远离妙芸呢,你丫的不也在场吗?这会儿怎么就成了我天性凉薄,抛弃妙芸了?当日事情的始末你难道不知?这会儿拿出来颠倒烟白误导人,他妈的,不能忍啊,这实在不能忍了啊!

    “八婆,你颠倒烟白,毁我清誉,老子忍不了了,就算何言兄怪罪也顾不得了,老子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苏默大吼一声,作势欲扑。

    何莹双目一亮,不惊反喜,叫道:“怎么,说不过就要动手了吗?好啊,我喜欢,照打!”

    “啊,八婆,你真打……我操!该死的,我打……啊,放手啊八婆!”

    “哈,来啊,来打我啊。没用的男人…..哎呀,你竟敢…..你……你无耻…….”

    “无耻你妹啊!是你让我打的,怕了就赶紧认错…….啊!你好狠!你这个该死的女流氓、百合花、蕾丝边,我诅咒你…….”

    “无耻小贼,好之徒,没……..哦,你竟敢…….老娘跟你拼了!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

    院子四周,众人各自躲在暗影中,侧耳听着里面的惨叫声、怒喝声,时不时还有古怪的**声,不由的均是面面相觑。里面那两位,究竟是在搞哪样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