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谁更无耻
    “小妹她……性格爽朗,天性活泼……”

    苏默一脸木然的看着他,果然是只有至贱才能无敌啊。扭头看看场子里正肆意绽放着“爽朗”、“活泼”属性的某人,苏默果断的转身就走。

    “何兄远来,请入内奉茶。”

    “啊?哦,好好,喝茶喝茶,喝茶好。”何言干笑两声,紧走两步跟上。至于留下妹子一个人在外面,呃,还是让她继续爽朗活泼。

    两人进了屋,下人奉茶退下。苏默举盏邀客,待轻啜一口放下,何言面一端,低声道:“言今日来此,实有要事相告。”

    苏默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

    何言:“我们得到消息,有人在朝上弹劾你妖言惑众、图谋不轨。如今天子已下旨意,责令锦衣卫彻查此事。据闻相关之人昨日已出了城,具体主事之人估摸着这一二日间便也该到了,讷言可有应对之计?”

    说罢,眼珠微微一转,随即垂下,端着茶盏不再说话。

    苏默心头一跳,暗道果然来了。他其实早有预感,田家之事不会那么轻易的抹平。前些日子他上蹿下跳的,联络这个诱惑那个的,可不就是为了应对这事儿吗?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事儿竟然能直达天听,让皇帝以旨意的形式下来,这让他不由的感到了丝丝压力。

    说起来虽然时日不长,但是凭借着超越这个时代的金手指,武清县让他经营的算是颇为雄厚了。民间方面有各大世家豪绅,官方有县令庞士言、教谕赵奉至等人。出了赵老教谕纯粹的是两人投缘,其他人都是以利益相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般情况下应该没问题。

    但话说回来,这个没问题的前提,重点就在一般情况四个字。倘若是应对一些官员阶层,哪怕是牵扯到王公贵族,这股力量也能起到一些作用。但若是涉及到天子,那就完全是两个层面了。

    天子啊,大明朝最高权力掌控者,又岂是一县的乡绅官员所能对抗的?面对皇权,也绝没有任何一家肯为了那点利益傻乎乎的站出来的。到时候不落井下石的,那就绝对算是仁义的了。

    这事儿,麻烦了!

    苏默眉头蹙起,脑中极速的转动着,思索着应对之策。猛然间忽的灵光一现,眼睛不由的微微眯起,看向一旁的何言。

    相对于其他人,何家如今跟他的关系显然更近一些。关系近也就表明牵扯的更深一层。以当下这种危急的情形,真要是牵扯起来,他苏默倒了霉,那何家也必然难以脱身。既如此,何言又怎么可能如此沉稳不惊?

    还有,京城里昨天有了动静,今天他们便知道了,可见他们经营的有多深了。那可不是什么哪一部哪一院的,而是大内宫中、内阁核心的动作啊!

    有这种经营能力,又有眼前这份沉稳,那答案就呼之欲出了。何家,必然早有了妥善的对策。今日何言来此,也绝不是简单的通风报信,而是他们有所求。想要以此为筹码,跟自己交换什么。

    既然如此,那急的就不该是他苏默,而是何家。说到底,他苏默就是一光脚的,可是何家却是穿鞋的。再确切点说,他苏默是瓦片,何家是瓷器,真要出事儿,何家还敢玉石俱焚不成?

    想明白这点,苏默心中顿时放下心来。眼角瞄了何言一眼,你丫刚才不是跟我玩无耻来着吗?成,哥这要是不给你点回报可真对不起你了。

    想到这儿,面一变,忽然伸手在桌上重重一拍。

    何言正老神在在的等着呢,这猛不丁的一声,吓了他一跳,差点没把手中的茶盏扔了。

    急抬头看去,却见苏默满面悲愤之,眼角含泪,戚声道:“这世上便是有那么多无耻小人!我苏默自问行的正坐得端,清廉自守,何惧他们诽谤!想我苏默自出道以来,献方略以救灾民,施粥米以活百姓,更是不辞辛苦、不避艰难,亲力亲为,修桥铺路,没日没夜的,只为大伙儿谋福利找生发,武清乡绅百姓从上到下,哪个不知哪个不晓?我苏某一向淡泊,原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为天子尽忠,为社稷效力,为百姓谋福,我之愿也!不成想今日竟遭小人馋陷、奸佞谋害,使得天子被蒙蔽欲降罪于我。罢罢罢,若真正道不张,我便以身殉道便是,绝不向任何恶势力低头!何言兄,此番承蒙你来报信,这份情我苏默记下了,且待来世再还。如今,何言兄还是快快离开,莫要被我牵连。何兄放心,待会儿小弟自当出去一一嘱咐认识的所有人,咬定咱们从不相识,绝不给你及何家带来麻烦。”

    苏公子拍胸顿足、唾沫横飞,一脸的慷慨激昂、义气当先,简直就是为兄弟不惜两肋插刀,为正义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楷模。

    何言张大了嘴,完全陷入宕机的状态。这是什么情况?这跟剧本完全不符啊。

    原本不该是他焦急无措,然后我再稍加暗示,待其惊喜莫名的问计之时,我再顺势抛出原本的要求,再然后皆大欢喜吗?可如今,这怎么说着说着,就到了交代后事的段子了?

    咦?不对不对,什么叫一一嘱咐你认识的所有人,咬定咱们从不相识啊?这你妹的是保密还是告密啊?

    一一嘱咐你认识的所有人……我擦,你何不干脆满武清县去敲锣打鼓喊一圈去啊?

    咬定咱们从不相识?妈的,你当锦衣卫是二傻子吗?这话要真说出去,我何家没事也要变成有事儿了。这完全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黄泥落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这小混蛋,耍我呢……

    嘎巴,何言总算回过神来,嘴巴一合,差点没咬到舌头。恨恨的瞪着某人一脸的正气盎然,直想一口唾沫吐上去才好。

    再回想回想前面的话,生性淡泊,不求闻达于诸侯……我艹!真不愧是说三国的啊,你咋不直接把出师表全背出来啊?诸侯,诸侯你妹啊!这天下太平的,哪来的诸侯?单就这话儿传出去,你苏默固然是不得好死,我何家怕是人头也不够砍的。

    太坏了!这小混蛋简直坏透了!自个儿不就是找个由头说话吗?至于的吗,这直接就下死手了。这话里言外的,完全就是要抱死了我何家一起下水啊。

    何言前前后后的算是全想明白了,恨得牙根儿痒痒的。这小王八蛋,就是属刺猬的,简直不能碰啊,一碰就要伤人啊这是。

    不过气归气,偏偏还不能发作。不说两家确实纠葛已深,真翻了脸,何家纵然不怕却也免不了要大费手脚,与利益不符。就说此次之事,宫里那位主儿怕也不是真要怎么着这小子。更多的,还是与臣权的博弈。苏默这事儿不过就是个由头,一个小小童生,还不够格让一国之君去上心。既如此,翻脸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何言这憋的啊,脸上想怒不能怒,要笑笑不出来,跟吃了一坨便便似的。

    “这个……这个,咳咳,讷言兄,这事儿……还没那么严重,不至于说到这地步。”他努力的挤出几分笑容,搓着手干笑。

    “嗯?何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相信兄弟我的人品?”讷言兄不乐意了,一脸的你伤到我心了的模样。

    何言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哪里哪里,讷言兄这是什么话。言的意思是,这点事儿不至于到那地步,想办法解决掉就行了。”

    “哦,这样啊。”苏默一脸的恍悟:“是了是了,层次不同,决定了眼光不同。这事儿对我这小门小户的是天塌了一般的大事儿,但对于何兄的何家这种门第来说,只是小事一桩,挥挥手便可解决了。唉,好好,虽说是我不愿欠人情,但有道是朋友之道,贵在于诚。既然何兄能轻易解决此事,我再纠结于欠不欠的,倒没的落了窠臼,污了咱们的朋友之情。那好,此事便全权交由何兄处理就是,小弟绝不再多问,死也好活也罢,尽付于兄手,弟信得过你。”

    何言只觉的脑门上青筋直突突,差点就要忍不住冲过去掐死这厮。我说什么了?这咋就成了我全权处理了?这跟我挨得上吗?听那话说的,死活尽付我手,你信得过我。我擦,你别信得过我成不?求别信行不?我怎么嘴就这么贱呢?这可真是多说多错了。

    何言简直懊悔的肠子都要绿了,偏偏一时间实在无言以对,嘴巴张了好几张,终是没吐出半个字来。

    他这要憋出内伤来了,苏默肚里却欢乐的快要爆了。不过瞅瞅何言那脸,知道要再继续下去,怕是真要得罪人了。

    眼珠儿转转,正要说点什么,却忽听的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随即,房门猛的被撞开,韩杏儿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满脸紧张的道:“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好多公爷,好多公爷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